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442章 蝴蝶垂泪霓裳动

作者:吞鲸食蚕哦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墨萱扶着桐嫦在庭院的石桌旁坐下,千泽皱眉,“这里风凉,桐嫦完就快回屋里坐吧。 更新最快”

    桐嫦摇摇头,抓紧墨萱的手,虚弱地说,“毒已入骨,回天乏术了。”

    千泽把手指骨节攥得吭吭响,“别担心,我再想办法。”

    桐嫦勉强笑笑,“您还是那么温柔。”

    桐嫦捧起双手,一颗金中带红的宝珠渐渐显现在双手上方,墨萱一愣,“姐姐,你把内丹取出来岂不是自寻死路!”

    本就剧毒加身,再没有内丹的支撑,桐嫦这具身体很快就会耗尽所有的生命力。

    桐嫦道,“我不能让霓裳珠被毒沾染…今日你们来了…帝公子,请您务必吸了我的内丹。”

    千泽摇头,“别胡闹了,把内丹收回去,说不定还能撑到我找来解药。”

    桐嫦甩开墨萱的手,虚弱的身体跪在了千泽脚下,淡淡笑道,“公子,您要为大局考量,七百多年了,神不能再输了,不能再被驱逐奴役了。”

    千泽怎么也扶不起坚决跪着的桐嫦。

    从前没有看出来,那个胆小怕骷髅的娇小姐,竟然这么有骨气。

    霓裳珠开始变得透明,离开温养之处太久,已经出现了一丝裂纹。

    “公子,等不得了。”桐嫦无力的手抓住千泽的衣摆,“你甘心身为神却是人的奴隶么。”

    桐嫦这句话咬得异常真切。

    蓝蝶突然慌张地跑过来,“宫主!神殿的人来了!”

    千泽唰的站起来,桐嫦拉住千泽,嘱咐道,“听奴家的,以大局为重,奴家为你挡神殿来人,您吸了内丹就立即离开,到无人之处消化。”

    千泽僵在原地,桐嫦已经消失在庭院,飞出了宫门。

    蓝蝶匆匆对千泽躬身道,“公子请快做决断。”

    墨萱双手的指甲骤然伸长,化成尖锐利爪,站在千泽身边,“我为你护法。”

    千泽拿起浮在空中的霓裳珠,“为什么你能淡然接受,霓裳珠入了我体,就算是我亲手杀了她。”

    墨萱神情冷峻,望向宫门,淡然道,“我们不在乎性命,那是作为神兽的尊严荣耀。”

    千泽将体内玄火注入霓裳珠,霓裳珠骤然破碎成漫天璀璨星火,被千泽的身体一点一点吸收。

    千泽承受着强行灌注进自己身体里的灵力,那是星神的内丹,不是岳玲珑的妖兽内丹能比拟的,其中蕴含的力量之沉厚,更是超过千泽的预料。

    千泽感觉自己的经脉都要撑爆了,霓裳珠里的灵力就像吸不完一般,强行灌进千泽身体中,挤压着经脉。

    千泽压抑着心神,身体各处传来剧烈排斥的反应,千泽一一压下去,直到越来越难压制。

    我真的不懂荣耀啊…我只是想让你们都活着而已。

    墨萱坐在千泽身边,见千泽已经隐隐有了灵力满溢回流紊乱的迹象,墨萱深吸口气,盘膝坐在千泽对面。

    “我体质为水,姐姐是火,或许能镇压下来。”

    桐嫦到正门时,叫华阳和心月去守着千泽,“护送他们离开,多加小心。”

    心月无力迎战,华阳拖着妖刀,问道,“你要去拦神殿?凭你自己?”

    桐嫦摸摸华阳的头,“虽然没见过几面,可你也要听姐姐的话,比起我,帝二公子更重要些。”

    霓裳宫外,桐嫦慢慢走了出来。

    雁南倾站在对面,身后是一众金袍人,足有千位。

    雁南倾掩面轻笑,“桐嫦小姐,可愿答应神殿的邀请了?”

    桐嫦不知从哪来的力气,打起精神面对着雁南倾,就算虚弱至此,那面容仍旧是极美的,如白壁般无暇,一如刚拜入霓裳宫的那位少女。

    霓裳宫的老宫主选弟子,必要选整个归墟最美、最有灵气的女子。

    这也是雁南倾很嫉妒的一个地方。

    凭什么千泽身边的女人一个一个都漂亮得晃眼?

    雁南倾时常幻想,抓住千泽和他身边的女人,只要他们落在自己手里,就一定要扒了那几副美人皮囊,把丑陋尸骨和千泽关在一起,让他生不如死。

    桐嫦身上的霓裳飘忽,轻盈拂起锦袖,霎时漫天飞舞起金红星光。

    霓裳舞有三段,前奏霓裳动,间奏炎阳舞,桐嫦已经灵力枯竭,便直接舞出了尾声。

    金红的星光落在金袍人的队伍中,连成细密的丝链,金星飞舞,锋利如刀刃的金丝便在金袍人之中来回游荡。

    众人尚未觉察,下一秒便已经骨肉分离,被循环往复的金丝割成了肉块,瘫倒在地上,断面焦黑,竟流不出一滴血来。

    雁南倾尖叫一声,撑起手中纸伞抵挡,身后的金袍人飞快跑过来把雁南倾给带出了包围,近千位金袍人朝着桐嫦涌过去。

    桐嫦的身体越来越透明,从脚开始,血肉化成了无尽的蓝蝶,环绕着周身飞舞,金丝阻断着神殿与桐嫦,自始至终,桐嫦也没有让神殿之人的脏手碰到自己一片衣角。

    雁南倾远远躲着,那金丝削去了自己手臂上一块皮肉,痛得要死。

    雁南倾不屑道,“哼…竟然用霓裳舞的禁术,是想与我们同归于尽么?”

    霓裳舞的尾声,燃烧生命的自爆之术,蝴蝶咒。

    数百金袍人死于桐嫦强劲的霓裳舞之下,桐嫦的血肉已经消散到了大腿,无尽的蓝蝶将天空掩盖,纷纷扬扬飘落幽蓝星光。

    雁南倾朝旁边的金袍人一伸手,“把破妖箭给我。”

    金袍人递了把弓箭上去,疑惑道,“桐嫦是星神,神兽,破妖箭破不掉她的功力。”

    雁南倾置若罔闻,举弓搭弦,瞄准了桐嫦的丹田,“只要射碎了她那颗内丹,她必死无疑。”

    一道妖箭飞去,从桐嫦丹田之中穿透而出,桐嫦被牢固的妖箭钉在了宫墙上,嘴角溢血,金丝却仍旧不停,不受影响地无情切割着不断冲上来的金袍人的身体。

    金袍人所剩无几,不敢再与这无坚不摧的金光硬碰。雁南倾咦了一声,“她的内丹不在身上?”

    雁南倾挥手下令,“来人!霓裳宫里有古怪,一定藏着什么人!别管这个快死了的女人,给我进宫搜!”

    桐嫦听到雁南倾的命令,用尽全力拔出丹田上的妖箭,挡在宫门口。

    雁南倾道,“放妖箭。”

    剩下的数百金袍人拿出妖箭,对准了桐嫦。

    霎时箭雨潇潇而下,聚拢在天空飞舞的蓝蝶被穿透了身体簌簌摔在地上。

    万箭穿心而过,霓裳破碎落地消散,桐嫦回首望了一眼庭院,骤然化成漫天的蓝蝶,被箭雨冲散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