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449章 想要你

作者:吞鲸食蚕哦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千泽抹干墨萱小脸上的泪痕,“好了。她们呢。”

    “华阳心月帮我挡着神殿入口的金袍人,我独自突围上来的。”

    千泽的表情凝重,“神殿尽是天阶高手,她们怎么挡得住。”

    千泽身上的伤口愈合,快步领着墨萱走出牢室。

    墨萱紧随其后,刚出牢房,门外已经有刚刚赶来的五六位神殿高手拦路,功力都在天阶,其他人大多在抵御天魔的城墙上,听到墨萱闯进来的消息以后,纷纷往回赶来支援牢狱驻守,想必很快就会赶到。

    一天阶高手厉声道,“罪神千泽,站住。”

    千泽眼神阴寒,“我不是才帮你们打退戮人魂,为何是罪神。”

    另一天阶高手道,“别跟这怪物废话,他们和天魔一样,没法交流的!”

    六位高手从六个方向包围千泽墨萱,面前的一人迎面轰来一掌,千泽左手揽着墨萱肩头,缓缓伸出右手,接下那一掌。

    不愧是天阶高手,力量说是穿云裂石也不为过,一股沉重压力从千泽掌心入体,掀起巨大风浪,将千泽身后的精铁牢狱轰成了碎片。

    墨萱不敢再看,闭紧眼睛抱着千泽的侧身,下意识把头埋到千泽胸前。

    一阵轰鸣巨响之后,紧接着是一片死寂,凝固的空气中传来骨骼断裂的脆响。

    千泽面前的那天阶高手惊恐地望着纹丝未动的千泽,而自己的手臂像是被什么东西钉住了一般,身体里的灵力以千泽的掌心为出口,正在被千泽疯狂吸收。

    那人怎么也抽不回手去,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胳膊变得干枯,直到自己的胸腔,双腿,直至头颅。

    千泽撤了手,那人已经像一团干枯的皮包骨架,被风一吹就倒在地上碎成了好几块。

    千泽舔了舔嘴唇,“天阶也不过如此。”微微看向身后围着的几个金袍人,从前明亮的眼神变成一片死寂,毫无情绪的波动。

    墨萱蹙眉抬头看千泽,“你…什么境界。”

    千泽轻声道,“我也没注意…不过不重要了。”

    身后围着的几个金袍人被千泽一瞥,忍不住往后退,很快,身后传来密集急促的脚步声,城墙那边的支援赶过来了,空中飞起无数锁妖环,朝着千泽这边飞过来。

    “陛下快下来!”

    清晰的喊声让千泽恢复了些神志,千泽抱起墨萱从几十丈高的高台上跳下,高台之下,已经整齐排列了几百辆载着暴雨针匣的机关车,千泽落下高台之时,容逸下令放箭,几百个暴雨针匣同时开启,漫天飞舞着注满了妖力的针箭,将飞来的锁妖环打得漫天乱飞没了方向。

    漫天的针雨化成一道屏障,隔断了金袍人和千泽之间的空隙,千泽从高台之上落下,身体里的半颗霓裳珠和墨萱遥相呼应,破碎的浅蓝羽裳化成了一身与墨萱身上的霓裳相得益彰的长袍。

    空中传来扇动翅翼带起的风声,一只血红六翼的巨大蝙蝠急速飞来,从千泽和墨萱身下掠过,稳稳接住二人,朝着神殿入口飞去。

    容逸见花影顺利带走千泽和墨萱,重新点燃信号旗,“炮攻。”

    神殿高手不惧针雨,接连从高台上跳下来,却见地下针匣阵营已经换成了漆黑的黑管,那黑管足有三尺口径。

    一金袍人诧异喊道,“是凡人!”

    有金袍人质问容逸,“凡人何苦助纣为虐!为何帮那些怪物!”

    容逸不惧,高声反驳,“怪物不怪物是你们说了算吗?!你们怎么不上天呢!”

    容逸把下令‘发射’的信号旗一扔,所有身穿轻甲的蓬莱士兵点燃了黑管旁的引信,抱着头撤退,容逸也飞快地捂着耳朵撤退。

    接连的爆炸威力异常强大,容逸日夜钻研火铳,把那细弱又易碎的工艺做了极大的改良,金袍人被炽热的巨浪掀翻灼烧,只有能放出护体功力的金袍人没有被灼烧到,却也被那连绵的爆破风浪炸的分不清方向。

    花影把千泽和墨萱送到了入口,正看见华阳以一人之躯抵抗数十天阶金袍人而不落败,心月以咒术支撑着华阳的灵力。

    “怎么可能。”千泽眉头紧皱,把墨萱交给花影,独自冲进了金袍人的阵型之中。

    华阳满身都是血,手中妖刀插在地面上,周围金袍人对峙不敢上前,华阳靠在刀背上喘息,鲜血咳了一口又一口。

    “她要不行了,再耗一会。”

    “弄死这个龙女,能拿到星神内丹啊。”

    千泽忽然闯进阵中,抓住华阳把华阳抱在左臂里,枯木龙吟从地下飞出,漂浮在千泽面前,千泽右手拨弦,一股极强劲的风刃从血红琴弦上飞出,迎面冲来的几个金袍人被那强劲风刃拦腰斩断。

    金袍人突然混乱,“那是谁!”

    “是千泽!他跑出来了!”

    千泽无心理会周身人的叫嚣,蹲下身,把华阳靠在自己身上,下一刻,千泽感觉心里有什么东西碎了。

    华阳的额头上长出了一只角,和灵人一样的角。

    千泽声音微抖,“为什么要吃封枕丹。”

    华阳眼神涣散,嘴里被淤血染红,断断续续道,“不吃…就打不过啊…”

    千泽看向花影,花影冷漠的脸上无甚表情,悄悄把手心里攥着的一枚褐色药丸扔掉了。

    至今千泽才知道,每一个人,他身边的每一个人,都在洛笙儿的药炉那里拿了一颗封枕丹,他们全都做好了赴死的准备。

    千泽抱着华阳,感受着华阳身上的体温一点一点消失,封枕丹透支的生命力已经到了尽头,那是寿命的终结之时,无论如何都救不回来了。

    华阳靠在千泽怀里,抓住千泽的手,不甘心地问,“你可曾有一点喜欢过我?”

    千泽一愣。

    华阳又问,“你有没有想过用我…给墨萱长生…”

    千泽哽咽道,“没有…”

    华阳微微一笑,“我信了…我知道…有些话你从没想过对我说…但我想说…我喜欢你,爱你想要你,想把一切都给你。”

    华阳的丹田中,微微的金光若隐若现。

    千泽抓紧华阳的手,“我什么都不想要,我只想要…”

    话未说完,华阳的身体骤然破碎成点点金光,一颗金色的内丹飞到千泽面前。

    华阳最终也没有听到千泽说的最后一个字。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