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451章 魂兮归来(大结局)

作者:吞鲸食蚕哦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十年后。

    清明时节,桃李落英,街上行人来来往往,有位披着蓑衣的旅人推门进了茶馆,要了碗清茶暖身子,许久归隐,也不知今是何世,抓了旁边一茶客询问。

    “现在瀛洲是谁做皇帝呢?”

    那茶客见这种逢乱世归隐,多年再出来的避世客多了,也不意外,笑道,“我说了,您老别不信,现在是归墟共主,瀛洲早灭了,方丈投降,现在的归墟主人叫帝无忧。”

    “您老还不知道吧,十年前,淳于家作乱,引得天魔泛滥,饕餮主神力挽狂澜,终于平定天下。”

    有人反驳道,“你乱讲。饕餮主神入了魔,听说老主神帝麟大人出关以后领着鬼门三十六地煞及时赶到,才把事情摆平。”

    又有人插嘴道,“你懂什么,鬼门三十六是护卫,真正前锋的是邪念三十六地煞。”

    “得得得,你说的都对。”

    那蓑衣旅人摸着下巴自语,“无忧皇帝么…从前那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皇帝呢,饕餮主神现在去哪了?。”

    “嗨,那位可是仙人,早就带着仙女到仙境游山玩水去啦。说起饕餮主神,想当初凭一人之力…”

    那蓑衣人笑了笑,把茶钱放在在桌上走了。

    ——————

    桃花谷中桃花遍野,清香铺面,偶尔传来女孩子们空灵的歌声,唱的仍旧是那首桃花吟。

    山谷深处有一间临时搭建的小木屋,桃林之中有小小的一片碑林,伫立着四块碑,埋葬着四个人的衣冠。

    千泽拿着一壶清酒,坐在碑林前自斟自酌,今年带回一把秀丽的纸伞,被千泽放在了华阳的碑前,这伞名叫人月圆,伞面之上有一行隽永行书,一年三百六十日,愿长似今宵。

    墨萱领着一个粉嫩漂亮的小女孩,小女孩三四岁年纪,手里拿着一枝桃花。

    小女孩问,“娘亲娘亲,爹爹为什么坐在这喝酒啊,好像很不开心的样子。”

    墨萱蹲下身,温柔道,“华儿乖,不要说话,爹爹在想念故人。”

    小女孩挣脱墨萱的手,撒开小腿跑到千泽身边,抱住千泽的脖颈,乖巧的说,“爹爹不要难过了,华儿要看好这个地方,不叫别人来碰。”

    千泽抱着小女孩亲了亲,“华儿真懂事,爹爹不难过了。”

    千泽牵起墨萱的手回了木屋,华儿在门口摘桃花玩。

    这些年来,千泽和墨萱游历世间,每到一处就住一阵子,玩够了就去下个地方,归墟有无忧给爹爹看着,身边花影容逸尽力辅佐,千泽乐得清闲。

    千泽双手环住墨萱的身子,低头在墨萱额头上吻了吻,“萱儿,还好你还在。”

    墨萱给千泽把垂下的发丝理到耳后,温柔笑道,“我一直在。”

    忽然,华儿哭哭啼啼地跑进木屋,委屈巴巴地抹眼泪,哭喊道,“爹!娘!外面有坏人把您的碑林砸了!呜呜呜!”

    “什么!”墨萱最怕有人触及千泽痛苦的回忆,连忙跑出去看。

    千泽却看见,华儿身后还跟了一个秀气的小男孩。

    “你这孩子…”千泽抱起那小男孩,越看那小脸越觉得熟悉,忍不住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那小男孩腼腆地回答,“我叫九柒。”

    心里仿佛被轻轻敲了一下,千泽放下这小男孩,踉踉跄跄地跑出了木屋。

    到了碑林,远远便看见九霄挽着袖子,踩在被自己砸塌了的墓碑上,撒泼似的嚷嚷,“千泽那混球,敢咒我!”

    毒蝎一身雪青衣袍,坐在自己的那块碑上,漠然看向已经愣在那的千泽,淡淡道,“能留我们吃个饭么。”

    千泽不争气地抹了把眼泪,笑骂道,“吃你的烤尾巴肉啊!”

    其实还有个彩蛋。

    九霄抱起粉嫩嫩的华儿,问,“小姑娘叫什么名字?”

    华儿害羞地捂脸,“帝念华。”

    九霄又问,“那华儿以后嫁给我们九柒好不好啊?”

    华儿继续捂脸,“不要,华儿要嫁给九霄叔叔。”

    千泽一口茶水喷了出来。

    “ 你敢,打断你腿。”

    这次真没了

    ————————

    后边不定期更番外,正文里挖的坑番外里也会填

    番外篇1 中央毒仙学院(一)

    千泽百年不遇的去了一次厕所。

    出来推开门的一刹那…

    喔,女孩们怎么能穿的这么少。

    “啊!!!有变态啊!!!”一个穿短裙校服的女生尖叫着把千泽从女洗手间给踢了出来。

    抬头,就像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走廊里尽是穿着短裙丝袜的女孩子,还有穿着短袖短裤抱着篮球的男生勾肩搭背。

    千泽蹲在女洗手间门外思考人生。

    “这是哪,我是谁,我怎么在这,为什么全是凡人……”

    一个无比令人激动的声音从千泽头顶传来,“呦,小泽泽你怎么蹲女厕这来了。”

    千泽激动万分地抬头,终于在这个完全陌生的世界里看见了一丝生命的曙光。

    九霄一身白衬衫牛仔裤,浅棕的短发利落清爽,蹲下来揽住千泽肩头,抬手做畅想未来状,“有点出息,不就是被校花丑拒了嘛,天底下比她美的女神多了去了,走,今晚哥就带你去溪水阁泡妞…额…泡澡去。”

    本来千泽见到九霄实在堪比他乡遇故知,不过这种欣喜在千泽低头看见九霄腿上裹的2017新款破洞牛仔裤以后,马上就消失了。

    “看来这个破鸟过得也很艰辛。”

    九霄一向粗神经,完全没发现千泽疑似脑震荡症状,领着千泽就往寝室走。

    千泽不多问,四处望了望,差不多弄明白,自己现在处在一个民风很开放的时代的学堂里,九霄称它为大学。后来千泽发现,自己身上也穿了一身很符合这里风格的一身浅蓝卫衣。

    千泽挠了挠头,到底是我现在在做梦还是以前在做梦?

    迎面走来两个抱着书本的女生,千泽边走路边出神,冷不防撞上了人,那弹弹的触感给千泽弹了个机灵。

    “萱儿?”千泽回过神来,墨萱一身紧身黑皮衣,面带薄怒,抱着的书本都被千泽给撞到了地上。

    九霄则一脸司空见惯的淡然,站在旁边看热闹。

    千泽下意识拉住墨萱的手,“撞疼了吗?”

    墨萱被这人的不要脸给震惊到,瞪大了眼睛,把手从千泽手里抽出来,一把抓住千泽的领口,一如往常的温柔嗓音里夹了怒气,“姓帝的,你要是再动手动脚,别怪我不客气。”

    “…”千泽嘴角抽了抽。

    紧接着,旁边那束着长长马尾的女孩架起胳膊,冷笑道,“切,不就是个富二代么,成天拽得跟学校是你家开的似的。”

    听到这声音,千泽更是五雷轰顶。

    九霄不满意地插嘴道,“华阳你这就太以偏概全了,我可是遵纪守法好公民。”

    华阳拉起墨萱就走,哼了一声,“我们走,这两个都不是什么好鸟。”

    九霄默默委屈 : “我是个好鸟。”

    千泽恍若被渡劫天雷劈成个二百斤的狗子,被九霄拖着上了寝室楼。

    推开门,上床下桌,满地泡面盒子,拖鞋,墙上桌子上椅子上堆得哪都是衣服,九霄转了一圈没地方坐,踢开几个垃圾袋,蹲地上打王者荣耀去了……

    毒蝎正靠在枕头上拿尾巴吊着笔记本电脑啪啪的打字,见千泽一脸衰的走进来,眼都不斜,从鼻子里哼出来一句,“怎么了。”

    九霄随口道,“还能怎么,第一千零二百五十次被萱女神拒绝。”

    毒蝎淡淡哦了一声,继续埋头打字。

    千泽抓抓头发,“你是我亲哥吗?能不能看我一眼。”

    毒蝎目不斜视,一边打字一边说,“不行,今天又有四五个盟主打赏催更,今天还要赶八千的稿子,不写文拿什么养你。”

    “盟主??”千泽脑海中浮现各种玄镜堂掌门,流云涧领主,以及各门派长老的百年沧桑的脸。

    九霄按了手机,“你今天是傻了么?涟漪现在是终点外文网签约大神作家,上个月才给过你一万零花钱你忘了啊。”

    千泽把九霄这段话简单翻译了一下 :

    涟漪现在是 @ :牛逼!

    千泽道 : “啊,对的。”

    对个屁,终点外文网是个什么玩意。

    ————————

    借这里剧透一下新书 :

    简介 :

    大师,召哪位凶鬼来助阵?

    大师挥手一指,召厉鬼凶神录里排名第一的血蝉司。血蝉老魔。

    大师威武!

    祭坛奏乐,祭缸里光芒大绽。

    一清秀少年拿着个包子从缸里手忙脚乱地爬出来,“虎落平阳被犬欺!想淹死本老魔!”

    爬出来以后看四周人都看着自己,景蝉泡回缸里盖上盖,嘟囔着,走错了走错了…

    景蝉怒,你他妈才是厉鬼。

    听众人说明来意以后,景蝉只想问,凭什么!本老魔在阎王殿睡得好好的,我同意被召唤了吗?醒来想吃个早饭走两步就掉召唤洞里了!差点磕掉本老魔半颗牙!

    冷傲孤僻小教主 x狂拽狠辣蝉老魔的爆笑故事。

    消失十年的血蝉司重出仙界,天若有邪,厉鬼重生,教主,等等我。

    完本感言

    从16年6月9开始,蚕在此打下了第一个字,时至今日,也已经有快一年了。

    其实蚕是个很懒很没耐心的人,却因为有大家的陪伴,蚕不知道你们在哪,但每张推荐票,每张月票,每个打赏,每条评论,都是给我最大的鼓励,让我在写故事上能一直坚持到现在,每天心里都在念着毒仙的情节还有我亲爱的读者们。

    毒仙只有一个模糊的大纲,我只知道大概的故事走向,并没有细化到每一个人物的生平,经历和结局,所以很多人的命运会因为大家的意见而发生很大的变化。

    比如说华阳小姐,我最初的设定是让她爱上千泽,最终为他而死,没想到这个一出现就打上悲剧烙印的姑娘竟然如此博人喜爱,令人心疼,我也只好用我的文字去把她救活,但我觉得千泽对于她的感情,只有失去时才能让自己正视自己的感情,只有永远的怀念和爱而不得才对得起华阳的真情。

    毒仙是我第一个作品,也是我倾注心血最多的一部作品,本来没有想写的这么长的,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起初这故事只有一万五千字,到毒蝎公子卷就完结了,不知不觉却成了大长篇。

    千泽的每一个阴谋办法都是我绞尽脑汁策划出来的,不过我也挺怀疑我提出的观点的可行性,不知道蚕蚕穿越到古代,是不是仍然活不过两集。

    写到七十万以后,我已经发现了蚕蚕自己文笔上和情节安排上的许多缺陷,也在努力的把这些缺陷总结出来,争取下一部作品做到我能做到的最完美。

    新文的大还没写好,构思什么的只有大概的框架,我想我要好好想想下一个故事,不过时代肯定还是古代啦,至于是历史还是穿越还是重生,这些还要再决定。

    毒仙的中心思想是,神并不是世界的主宰,人也不是万物的灵长,世间万物都存在一个制衡,并没有什么物种能够永垂不朽,也不要自大的以为自己是天,可以号令天下。

    但我想,对于我来说,我不是很喜欢看修炼之类的情节,有的读者说我这里等级很模糊,并不是仙侠。

    我也不是很清楚,是不是有规定说必须有一套严格如游戏等级的体系才叫仙侠,当然我会再摸索什么才是仙侠的,蚕是一个萌新作者,要学习的东西还很多。

    对于华阳这个角色我有些感慨:

    她一生中有三把珍爱的伞,第一把是花犯,是慕容公子亲笔题字,第二把是长相思,为流觞所赠,第三把是人月圆,是千泽赠予放在碑前的。

    这三把伞几乎可以昭示华阳的一生。

    三把伞都以词牌为名。

    有一伞名花犯,今年对花最匆匆,相逢似有恨,依依愁悴。吟望久,青苔上,旋看飞坠。

    花开锦绣,却在风雨中飘摇,飞坠凋零,是华阳哀痛的前半生。

    有一伞名长相思,天长路远魂飞苦,梦魂不到关山难。长相思,摧心肝!美人如花隔云端。

    是流觞对华阳的爱慕之心,辗转反侧思而不得,这也正是华阳对于千泽的感情。

    有一伞名人月圆,一年三百六十日,愿长似今宵。

    是千泽对于华阳的祝福,也是华阳终于摆脱命运的枷锁,如愿与千泽如影相随,那是华阳一生中真心快乐的日子,有的时候,对杀戮之女华阳来说,毁灭即永恒,消失即存在,死亡即永生。

    ——————

    本文就此完结,真的感谢一路陪我走来的大家,番外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写完,就暂时先这样吧,写完我就发上来。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