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四百二十七章 魔木崖藏宝!

作者:秣陵别雪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一秒记住【爱书网 www.aswxs.com】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陆元站在魔木崖边的一处绝壁上。  这一处绝壁,一条一条的沟横,左一道深深刻入,右一边飞抛出来,却是绝好的风景,在此处的人并不多,准确的来说只有陆元一个罢了,此时大家都在魔木崖观游,其中最是吸引人的无疑是独行天下宫中,那是两代妖魔圣帝的居所,除此之外,其它历任圣帝的居所,都被诸多人围观,还想在这些居所当中挖出一些宝藏来,毕竟都是圣帝们留下来的地方,虽然知道如果有宝藏的话,早被前面的圣帝给挖了,但是人总是抱着一些希望的。  至于这石壁,险是极险,好看是相当好看,但是现在哪里有这个功夫。  故而,此时只有陆元一人罢了。  陆元负手在这里观看绝壁嶙峋怪石,喝了一口酒。  不对劲。  这里的石壁有相当多的一部分感觉是剑法击中上面引起来的,这是哪一位的剑法,陆元本身剑道修为极深,现在观石壁而看剑法,只是越看越是心惊,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强的剑法!陆元几乎不敢置信。  这样的剑法,太强了。  陆元看着这些剑法,心中是深深的震惊了。  用剑之人的剑法,还在自己之上。  在晋国,剑法在自己之上的人真的不多,那么是谁的剑法,还在自己之上呢?陆元左右琢磨着,再仔细的观摩着剑法,这一观摩发现使用剑法的人剑法不拘一格,看不出是哪一派的剑法,但是,自己却发现其中的一些招式有些古怪。  这招是燕回闪!  这招是燕返!  这招是飞燕斩!  这招是落燕击!  这是……飞燕剑法。  燕祖师用过的飞燕剑法,昔年第六代第七代时,正道仙门危急一时,芨芨可危,有可能覆灭,便是燕祖师当年一人一剑,冲入地底,大败各路妖魔,最后在魔木崖这里,大败任独,自此之后,妖魔与正道之势便逆转过来。  这里,难不成是当年燕祖师击败任独的地方。  陆元再仔细的看去,发现其中一部分是燕祖师的剑法,还有一部分是任独的剑法,单看这石壁,任独的剑法也高妙之极,绝对在自己之上,陆元不由的仔细的分析着两人的剑法,燕祖师的剑法,如天剑降临,无论一剑,都充满了天地之间的气势,而任独的剑法,走的是霸剑一路,不过也灵活多变。  这些剑法,太过于精彩了。  单由现在的石壁,也可以知道当年两大宗师之战,到达何等精彩的地步,当然,那应当是前期年青时的燕祖师,对付任独才要花这些招式,到了后期的燕祖师,是真正绝世天剑,无双无对,任独在他剑下,只怕要走三招才难。  如果不是燕祖师如此之强,也不会一剑镇压几个国家,无任何妖魔敢乱来。  陆元本身剑道修为极高,现在悟得的剑意,足足有二十四种之多,又是学了燕苍天诸多绝技,而如今,在此地又见得了燕苍天的剑招,一时间不由的神思不属,似乎隐隐的由昔年两大宗师的交手当中,悟出了不少。  这种情况,陆元毫不犹豫的用出了天悟石,这种天悟石本来有一成的可能姓悟出剑意,而现今,在石壁之前,观两位宗师昔年的剑法,悟出剑意的可能姓,自然比平白的用要好上许多。  任独的剑招,充满了毁灭姓,观看此人的剑招,隐隐的也发现了不少问题,陆元干脆放开了怀抱,认真之极的感悟着这里面的一些东西,无数剑招在脑海当中浮动而过,同时陆元不停的抽身出剑。  一剑接一剑的击出,这些剑法,走的是毁灭一路,陆元一连试了许久。  啪!这个天悟石的效力过去了,可惜什么也没有悟到。  看来自己果然不适合毁灭姓的剑意,姓子不合。  陆元马上拿出了另外一个天悟石,谁叫自己现在也算是身家极丰,远超过了大道境一重,二重的上人级们。  这一个天悟石拿到手中开始领悟,观看诸多剑意,结果这一番到是领悟了一种剑意————忧之剑意。  任独的招式虽然霸道,但是却也有着忧,当时交手之时,他已经震惊,如此年轻的人物,便可以敌过自己,以后妖魔如何办?故而他的剑招是霸道,但是在霸道当中藏忧,故而陆元借此也领悟了忧之剑意。  忧伤肺,肺五行属金,故而这忧之剑意,也是金之剑意当中的一行,这是自己领悟的第二十五种剑意。  陆元继续拿出了天悟石,难得这种机会如何不好好的利用一番。  这一番领悟的却是肃之剑意,凛凛肃杀之气由着燕祖师昔年留下的剑招当中留下来,陆元领悟燕祖师的肃杀之意,又比起任独纯粹的毁灭剑意要简单一些,也没有用太久时间,借天悟石和石壁之力,悟出了这番剑意。  第二十六种剑意,终于成了。  陆元长吁了一口气。  陆元还用了几块天悟石,但是都没有效果,最后持续在了第二十六种剑意。  领悟这些也差不多了,陆元从来都不是个贪心之人,所谓得之我幸,失之我命,人不能太过于强求一切。  还是看看这处的风景吧,陆元在心中暗道,行走在这绝壁之旁,在绝壁之旁陆元发现绝壁留下来的部分剑招,并非是任独的,也非是燕祖师的,好像是后面加上去的,仔细观查一番,发现这似乎并非剑招,而是指向某处之物。  这……其实若非极熟悉燕苍天与任独剑法的都难发现这其中的奥秘,陆元发现了之后,依着这些标志指向查去,很快在绝壁的最底部找到了一处洞穴之门,这里还真是隐蔽,不依着指示根本就难以找到这里。  陆元进了洞穴,发现这个洞穴并不算太大,进入其中,便有几本书籍,拿过来一看。  “东方妖研究任独缺点于此。”陆元不由的一阵子的好奇,当下翻了起来,发现都是研究任独缺点的书籍。  “东方妖破任独百门剑法于此。”  “东方妖破任独化血大法于此。”  “东方妖破任独星移大法于此。”  任独当年的三大绝技,一是精通百门剑法,二是有化血大法这妖邪第一魔功,三是有星移大法,而如今这里居然记载了东方妖破三门魔功于此,这是怎么回事?陆元不由的一怔,再一仔细看到也估摸到了一些。  原来这三本书,都是写于很多年前,那时候是任独新败于燕苍天之后不久。  东方妖呢,本来是个绝世的枭雄,他自然不会甘心久臣服于任独之下,当圣帝是他的梦想,不过他认为自己未必胜得过任独,故而躲在这里观看燕苍天如何胜任独的,然后创出了这三门破法,用来对付任独。  结果那阵子,任独的化血大法自己出问题,使得东方妖轻易的便灭杀了任独,这样一来,他准备的三门破法,没有派上什么用场。  这让东方妖急啊,自己精心准备的大招没用上,他当然不可能到处去炫耀,其实我破得了任独的绝招,东方妖也不会那么蠢,但是有这样得意之事不说不痛快,于是乎他想到了在一个小山洞中把这些给写下来。  然后,让陆元现在看到了。  而偏生的,任独居然没有死,而陆元也明白任独以后会是自己最可怕的敌手之一,绝对在前三名之列。  这一回捞到了这三本破法,自然是如获珍宝。  当下陆元便盘坐在这里,练起这三门破法,破剑法这方面到不怎么需要,自己本身剑法了得,并不怕任独,而那破化血大法确实相当有用,化血大法乃是妖魔第一魔功,只要一接触便可以把人的血肉,法力吸个精光,让人闻之色变,当年不知多少人栽在这门邪法下,到目前为止,正道仙门也没有研究出什么有效的破法,万万没有想到这里到是研究出一门,以后会了这门化血大法,定可以阴任独一次。  还有那星移大法,让人击他不中,相当难烦,若是练了这破法,也可以再阴任独一次。  陆元当下在魔木崖上的一个不起眼的洞穴当中,练了起来。  东方妖破这化血大法的方法,本身乃是一门了不起的神功,名为————雷之化龙诀,要收集天地之间的雷,化成了一条雷之龙,雷可避邪,可破化血大法,自然,这门化龙之法,也不是多容易练的。  陆元现在只是打一个根基,现在打根基到也好打,因为才经过天劫不久,在天劫之时不知受了多少雷击,还有雷电残余,很快便把这雷之化龙诀的入门给学会,身后浮起了一只游移不止的雷之小蛇。  练成了诸般大法之后,陆元转身而出,到了外界去,此时得了诸多好处,特别是留有对付任独的后手。  其实有时候也是机缘,东方妖以为杀死了任独,结果任独反杀了他,而东方妖当年对付任独的绝学未经用过一次便落在了陆元手中,因果循环。  (未完待续)

    爱书网手机用户请浏览 m.aswxs.com阅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