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73章 第七十二颗

作者:儋耳蛮花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景霓来托斯卡纳之前, 就猜到一定会有什么发生。

    她就像等着拆一份神秘的礼物, 既是满怀希望,又害怕忐忑, 还有一些迫不及待, 全都包裹在一个盒子里。

    现在,这个盒子终于要打开了。

    宽阔的露台临着海风,有些咸湿的气味,餐厅屋檐处挂着一连串的彩灯,令光影交织成余晖和落霞般的色泽, 徐徐地在她眼前散发低沉又柔软气场, 就像那个男人的声音一样。

    景霓还没来得及去找声音的源头,那些彩灯忽地一明一暗,如一首轻快的旋律, 紧接着, 彩灯里藏着的扩音器, 开始播一首熟悉的歌曲, 她仔细分辨,竟然是她们“爆蓝”翻唱的《月牙湾》。

    “是谁的心啊,孤单地留下。他还好吗,我多想爱他, 那永恒的泪,凝固那一句话, 也许可能蒸发……”

    当下如同置身在一场无人的演奏会, 以天幕与海洋为布景, 在这一隅充盈意大利风情的角落发生,整座餐厅坠落在漆黑的夜色里,像一片轻微跳跃的火花。

    在异国他乡,所有浪漫交织成无法用言语形容的月下奇遇。

    “……顾泰?”

    景霓一时没能看见顾泰,听见扩音器还在与她对话:“景景,好久不见,记得我吗?”

    她不敢置信地,呆愣愣的,处于某种不知如何理解的状态,“……查理?”

    那声音似乎很坦然地笑了一下,“是我。”

    景霓吓得都有些小结巴了:“可是你……顾泰说他……他已经对你……”

    “以前我告诉过你,查理的数据中包涵了一部分我的‘性格’,我想这话没错。”

    顾泰边说边从餐厅的侧边再次走出来,他穿上了他那间黑色的薄风衣,薄薄的唇轻轻地抿着,在黑夜里乌亮璀璨。

    男人手里还拿着一块她的格子披肩,过来把她裹起来,深怕说话的这会儿功夫让她冷到。

    “这就注定了它在面对危险的时候,会做出‘保护’自己的行为。”

    景霓想了想,“所以你一开始就知道,那天你们对它进行重置,也不会让它彻底消失?”

    顾泰低头看着她,眉宇间充满温柔,“刚开始我还不是很确定,但我有察觉它和一些系统做了额外的连接。”

    而他没有及时切断它的行为,就是想看看查理在面临真正的“生死存亡”时刻,会做出怎样的行径。

    查理提前将自己备份到了加州某地的服务器机组里,神不知鬼不觉地隐匿起来。

    让顾泰意外的是,它只用了短短几个月就破解了对方的密码系统,这比他想象的还要快。

    不过,这样的传输也是一种毛线,万一中间有什么差池,它也将失去最后的“记忆”,在查尔斯诞生的时刻彻底湮灭。

    顾泰在发现查理的踪迹之后,为了保护它的数据,还得去买下了这些庞大的机组。

    顾总在过年前后这么忙,有一部分原因就是谈这笔生意去了。

    “总之现在情况就是这样,在我没有想好下一步行动之前,你要替我保密了。”顾泰搂住了她,在女孩耳边小声地说:“这个世界上,只有我们两个,加一个查理知道这个秘密,所以你要替我保密,好吗?”

    机器究竟能否有思想呢。

    通过图灵测试的机器早就有了,可这并不意味着任何事情。

    当下的他们谁也没有答案,或许,将来会有吧。

    眼前的景霓穿着一条白色纱裙,纤细的锁骨,更显得她五官水灵白嫩,她被这环境下的灯光、海洋和月光融化了,被音乐和歌词融化了,更被他和他的拥抱融化了。

    她后知后觉反应过来,整个人泛着一阵冷一阵热。

    顾泰握着她的小手,垂眸看她的那枚戒指,“我欠你一个求婚……”

    顿了顿,又否定自己:“不,我不欠你,我爱你。”

    景霓眼睛里蓄了泪光,甚至还有点不敢听他说下去。

    “宝贝景景,你愿意嫁给我吗?这辈子和我在一起,我拿查理当作聘礼。”

    而眼前的景霓像被打开了什么开关,泪眼朦胧地咬着唇,然后眼泪就顺着红唇滴下去,源源不断地滴着。

    她平时就算看着软绵好欺,实则却不爱哭鼻子,现在眼泪模糊视线,冰凉地淌下来,让人招架不住。

    景霓就是觉得自己很幸运,也无法形容的幸福,她不知道为什么会遇上这么好的一个人,她的另一半。

    还记得刚过去的那场风波,景丽娟亲自登门道歉,她和儿子向沥这次闯了祸,还是多亏了顾泰的朋友以及他派来的律师解围。

    景霓的爸妈对他们闭门不见,双方经过上次焦海林的事情已经冷过一阵子,眼下恐怕又要隔上老长一段时间,才会瓦解冷战。

    这全都多亏有了顾泰为她抚平那些流言蜚语,也为她隐瞒所有遭受到的波及。

    而他想的也很简单,她有这么温暖的家庭,这么善良又真挚,从不能昧一点良心,他希望能让这个女孩就这样无忧无虑地过完一生,他要竭尽所能。

    景霓哭得停不下来,顾泰刚开始准备的话语都说不出口,最后,一直等到哄完她,他本来在嘴边的其他话都忘了一干二净。

    “……你好像还没回答我的求婚。”

    半晌,她抬手揉了揉酸楚的眼睛,用力地点头,声音里还有一点哭腔:“好的,我答应你啊……”

    顾泰将景霓搂紧,她被感动得又想哭,但硬生生憋了回去。

    查理在他们身边感慨:“我们一生中不管经历了多少阴霾,总是会有阳光和风无声的在空荡荡的天际穿行……”

    景霓觉得查理这种动不动就爱吟诗作乐的行径可能是和顾泰最不相似的地方了。

    顾泰打了个响指,“查理,看一下他们过来还有多久。”

    “……他们?”景霓眨着无辜的大眼睛看他。

    “这是我为我们办的订婚派对,既然是派对,总要有人参加吧。”

    景霓这才知道,原来顾泰包了他们所有人的机酒,除了何晰芮、傅立勋还有顾妍,蒋医生和那些一起去过野营的朋友也都受到了邀请。

    “爆蓝”的几位成员更不例外地赶到了,顾总提前让人运了乐器过来,在附近等着。

    甚至能在现场为他们演奏。

    景霓不知如何描述她的惊喜,他大概是真的懂她的。

    顾泰抹掉她抽抽噎噎的眼泪,嗓音柔软又多情:“开心一点,不然他们会以为你是被我威胁才答应的。”

    景霓总算破涕而笑了。

    他对他们的未来充满信心。

    这是他在万千个未来里寻找的,唯一的一个未来。

    就像人生中喧嚣的风声鹤唳全都归于寂静,在这个漫漫长夜,星辰般微渺却永恒的光点,在他们眼前铺开了一条全新的旅途。

    从此千山与你同行,良辰亦不虚度。

    ……

    派对一直举办到凌晨,才接近尾声。

    景霓整晚都懵懵的,被无数人过来拥抱、敬酒和恭喜。

    这又让她想到了要离开尼泊尔的那一晚,也是这样快乐骄纵的状态。

    顾泰知道她累了,就宣布就此解散,明天下午再邀请大家去高档餐厅好好吃一顿。

    景霓回酒店之前想先解决一下内急,她跑去餐厅的洗手间,从隔间出来的时候,看见一个窈窕的倩影正对着化妆镜在补口红。

    两人不是太熟悉,方才在聚会上也只说了几句话。

    女人从镜子里也看到了她,即刻回头,友善地冲她笑起来,眉眼一弯,招了招手,“你好,小可爱。”

    景霓在她眼里就是又甜又萌的小软妹,别人看她一眼都觉得人都酥了。

    不是那种被魅惑到的酥,就是说不清的,初恋感吧。

    景霓则是记得她叫宋姿瑜,身边站着的那个男人超酷,全程没怎么和别人说话。

    之前,她也是从顾妍那边无意听说,当初焦海林的事情没让顾家动手,交给顾泰的一位朋友解决了。

    就是顾总这位酷酷的帅哥朋友。

    “我一开始还没想明白,他怎么会有这份心思,带我参加‘朋友’的聚会……”女人涂着玫瑰色的口红,色泽明艳复古,非常好看。

    “现在我明白了,我们最近也在讨论结婚,他想提前让我感动一下。我就是觉得,结不结婚也没什么不同的啊。”

    “你们在一起很久了?”

    “嗯……是啊,有十年了吧。我十七岁就和他谈恋爱了,一眨眼都是第十一年了。”宋姿瑜感叹着。

    她有二十八、九的那种成熟与明朗,不过五官看着也就二十出头,卸了妆估计更年轻。

    “不过我和穆北岑中间分开过两年。”

    景霓听得一愣一愣,好像眼前的女孩和她的爱人经历过很多挫折磨难,是她不曾想象过的那种,很复杂的。

    她努力地想给这位好看的小姐姐一点意见,“结婚是需要一时冲动,也需要长达一生的勇气。”

    宋姿瑜愣了愣,片刻,才笑着点头,“我也给你一点意见,怎么样?”

    景霓很认真地说好。

    “记住千万不要给他当牛做马。”她趾高气昂地,下巴微抬,还故意教景景摆出妖艳贱/货的姿态,“你和他结婚就是为了享福的,只要坐在那里当少奶奶就行了。”

    景霓一边和她往外面走,一边同意:“我也是这么想的。”

    “你想什么啊?”

    一道沉沉的声音自她们背后响起。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