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82章 番外

作者:提灯夜赏韭菜花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国师 X 半潮先生

    王汐眉眼皆上扬着,忍不住的欢喜,明眸细细瞧着手中的青玉瓷瓶,瓷质极细,釉色透亮,瓶颈处还系着红绳,甚是好看。

    不仅如此,里头装的东西,也正是她想要的。

    她嘴角一勾,将小瓷瓶塞入腰间,便偷偷摸摸从郡王府侧门溜出去了。

    七拐八绕地终是找到了前日买下的那匹马。

    她瞧了瞧之前留下的马草,还没吃完,应该是没饿着。

    国师一行正是要回山上去面见师尊。

    刚出了城,往西,便是山。长队浩浩荡荡,就这般在山中穿梭着。

    王汐骑着马在后头行当着,在不远处的路上瞧见了车队,摇摇头,轻啧一声,白衣在这翠色的山中,甚是显眼。

    一路上王汐尽是啧啧的不耐烦之声,却是瞧着那一行人,天色有些暗了,才寻了处住所。

    有间客栈?

    王汐抬头瞧着那匾额,忍不住的想要吐槽。

    却是哪知她刚迈进去一步,便猛然出来了,疾步向旁边的一家小面馆里头走着,口中还不停念叨着:“哎哟,我的亲娘七舅姥爷,怎的会有这么多穿白衣服的人哟…”

    在那小店中,草草吃了些面,王汐想了想,却并未急着走,反是又多点了些小吃,磨蹭了许久才离开。

    此时刚入夜,正是人多的时候,本就狭窄的店面里,座位本就不够用,若不是小二哥瞧她长得漂亮,穿着物饰又不像本地人,早就将她撵走了。

    却是这回她再往那有间客栈里头去,一楼坐着用饭的,几乎没什么白色了。

    王汐这才放心大胆的往里头走着,却是没急着订下房间。

    她先将小二哥拉到一处,悄悄递了锭银子,贼兮兮地开口道:“小二哥呀,你可知道那一群白衣裳里头,穿的最富贵的那个人住哪一间屋子吗?”

    “姑娘…是想问国师吗?”

    那小二哥年纪不大,今日收了银子很是开心。却是一听这话,他原本还觉得这姑娘很是好看,此刻便不由地上下打量起了王汐,竟多了两份妖气。

    国师是什么人?

    那可是天上地下绝无仅有之人,灵得很,同仙人没什么两样的!方才小二哥也见着了,那是真真的谪仙!

    “正是。”王汐笑呵呵的道。

    小二哥更是狐疑,“姑娘问这个,打算做什么?”边说着竟是边向四周瞧了瞧。

    王汐立马换了一副嘴脸,紧蹙着眉,泪几乎要从忽闪忽闪的大眼睛里头掉出来了。

    小二哥一瞧她这架势,立马便怂了三分。

    “你有所不知啊小兄弟!”王汐轻叹了一声,微微将头扬起,努力不让眼泪落下,“我同我夫君五年了,始终没个孩子,访遍名医,求遍神佛,皆是无用……”

    小二哥登时便了然了,边点着头,边道:“原是想求国师给祈福的吗?”

    王汐原本想的并非此因,却是听着小二哥替她将话本子圆了,连忙点头。然后又低了头,凑到小二哥跟前道:“只是我一个妇道人家,因着此事在大庭广众之下请求国师,咱们国师该多丢面子呀!你说是也不是?”

    小二哥煞有介事的点了点头,随后露出一个祝君好运的眼神,道:“天字一号房。”

    “好嘞!”王汐登时便一扫面上的阴霾,笑得极是欢心。“谢过小二哥了!”

    小二哥兀自在一旁理解着:定是因为那姑娘觉得求子有望,才这般开心的。

    王汐心中兴奋,扭到柜台前头,手托在腮上,低声一句:“掌柜的,地字一号房还在么?”

    那掌柜瞧见她先是愣了一愣,随后道:“在的、在的,却是有些贵,要十五两银子。”

    王汐可不缺钱,随手便将银子付了。

    “小二!带姑娘上去!地字一号房!”那掌柜的立时遍冲人吆喝着。

    附近的小二一听,马上便应了声:“得嘞!”

    王汐却是在心中盘算着:牧明离在天字一号房,等做完案,她便直接躲回地字一号房去,那厮

    定是猜不到自己跟他住在同一个楼里头。

    却是那小二哥方将她带上楼,她心中便有一丝隐隐的不安:怎的天字六号房对面竟是地字六号房?

    再往里走,天字五号房对面是地字五号房,天字四号对面是地字四号、三号对面三号……

    王汐一步也不想再往里走了,登时立在原地,“小二哥啊,你去替我瞧瞧,可还有别的房了?”

    住对面,是真的,太近了……

    小二哥口上说好,却是一脸的不满,心中忍不住腹诽:瞧着是个体面人,怎的这般抠唆,钱都付了,人都到门口了,这才想起后悔……

    王汐趁着小二哥一走,忍不住的便去往天字一号房里头瞧着,却是透着那层纸,仿佛只看到了屏风,旁的什么都看不到。

    一瞧那小二哥颓丧着脸回来了,王汐连忙装出一副端庄的模样。

    “没房了,姑娘,小店里头,只剩这间和一间柴房了。”小二哥拱着手道。

    王汐轻叹了一声,怕是不想让退吧,罢了罢了,这间就这间吧。说不定越危险的地方就越安全。

    进了地字一号房,却是厅不小,四四方方的桌子,周围四把木椅,脚下的绒毯瞧着便是上好的料子,十五两也算值了。

    桌椅后头是一张巨大的屏风,由此推测着,大约是同对面的布局一样。

    王汐绕过屏风,后头是一张坐榻,中间摆放着小木桌椅,上头的茶具倒也算得上精致。

    那坐榻紧邻着窗户,王汐将窗子推开了,却是外头景致一般,只能瞧见这客栈里头的人来人往。想来,天字一号房的窗外,大约是街景,会好看些吧。

    王汐坐在厅中拌药,却是不一会便瞧见外头有人跑来跑去的。

    开了个门缝一瞧,小二哥正提着一桶水,往天字一号房里头送。

    天字一号房的大门则是敞开着,却不见里头的人。

    好机会!

    王汐登时便将门开了,道:“小二哥,我这里屋里头茶杯打翻了,需一张布巾,你可快些替我拿了来?提着桶跑上跑下的太累了,我替你看着,年快去快回。”

    小二哥无奈,将桶放下了,扭头回去拿布巾。

    就是此时!

    王汐瞅准了没人,便毫不留情的将瓶中未拌的多半瓶药水,直接滴尽了。此时,她回想起了给她药那人的话:无色无味,酥麻至极……

    拿了布巾,王汐便在屋中坐着,等。

    却是半个时辰之后,王汐才出了屋,左右一瞧没人,便立时推门进了天字一号。

    怎料她一进屋,里头的烛火便灭了,一切都瞧不真切,可她不知怎的竟仍是借着月光,摸索着往里走了两步。

    突然一人从她后头点了她的哑穴。

    单手便将她的一双手给制在背后,后来又强推着她往屏风后头走。

    那人有几分凶暴,直接便将坐榻中间的木桌推到了地下。

    王汐知道身后的人是牧明离,她嗅到了他的气味,却还是惊呆了,这药还有叫人张狂的效用?

    不是该柔弱无骨,听话的任人摆布,只那处威风堂堂的?

    却是来不及多想,王汐便猛地被牧明离推倒在榻上,半个身子都被他压着。王汐此刻羞红了脸,却是耳边响起了那熟悉的声音:“听说你生不出孩子,想来找我祈福?”

    王汐的眼睛登时便瞪大了:他没中药!

    却是牧明离紧紧攥着她的手,任她怎么挣扎都挣脱不开。

    他的声音又从身后响起,“你既有求于我,还如此费尽心机,我怎能不叫你如愿?”

    王汐的脸早烫得能煎鸡蛋了,此刻强回了头,瞧着那男人。

    窗户开着,微微的风吹着男子的头发,月光柔和的洒在男子身上。

    这个男人不似平日里那般一本正经的模样,只中衣松垮垮的套在身上,因着方才的动作,此刻竟若有似无的露出了一片胸膛。

    四目相对,牧明离登时便放开了她的手,边俯身边将她的身子正过来,就这般,唇对着唇亲在了一处。

    却是纠缠了小片刻,牧明离才想起来,将身下那人的哑穴给解开。

    果不其然,一串串细碎的轻吟声便从王汐的口中溢出。

    原本王汐被他吻得像一只猫儿一样,软软的蜷缩在他身下,却是他刚离开她的唇,轻笑了一声,那厮便像疯了一般的弹起身,粗鲁地将他的中衣裳扒开了去,一把抱了过来。

    王汐的衣裳自是好脱,不一会儿便没了。

    她被他就这般压在身下,吻得七荤八素的,躺在那处喘着气。

    却是牧明离起身,瞧了她已然迷迷糊糊的眸子一眼之后,便直接抱起了她,往里屋去了。

    她本还意乱,却是光裸的背一触到那微凉的锦被,登时便清醒了几分,却是此时挣扎已经迟了。

    男子已然抓了她的脚踝,随后便俯了身下来。

    她初时痛得叫不出声来,只一身冷汗,随后便挺尸一般,浑身僵硬了,喉间低声祈求道:“出去。”

    “乖。”牧明离哪肯听话,轻轻地摸着她的头发,亲了亲她的额头,轻声道:“放松些,就不那么疼了。”

    他方才伸手轻轻探过那处,已然润泽了,只要她慢慢的适应了,便会好的。

    借着模糊的月光,牧明离瞧着她眼中莹莹,忍不住又垂首吻在她红艳艳的唇上。

    王汐若有似无地感觉到那人的手在她身上轻轻摩挲着,意识又渐渐涣散,不一会儿身子便没之前那般僵硬了。

    牧明离这才开始动作。

    身下的人儿本就惑人的眸子,此刻或半眯着或紧闭着,更是说不出的娇媚。

    婉转的轻吟声随着男子的动作,不停地溢出。

    男子口间竟也时不时溢出一声低吼。

    许久之后女子的低吟声,已然禁不住地换了一声声可怜又婉转的求饶。

    男子这才将她额间的细汗擦了擦,轻咬了她洁白的耳垂,又在她面上亲了一口。

    才又开始剧烈的动了起来。

    念着她是第一次,昨天夜里牧明离并没有太久,她一哭,便将她放过了,只在那雪白的胸口上又徘徊了片刻。

    却是王汐一早醒来时,只觉得自己浑身像是被什么巨石给碾过一样。

    她低头瞧了瞧自己的胸口,她红了脸,心中却只有一句话:

    完了完了,这回可彻底没脸了。

    本想着给他下药,却是计不能得逞,反被他折腾了许久,这可怎么在嫂子和小姐妹跟前立足啊……

    脸都没了……

    作者有话要说: 脸都没了……

    推下菜花正在更的新文(?(? ???ω??? ?)?):

    《代嫁之后》

    (妖气美女在线教你如何把日子过得更鸡飞狗跳。)

    林璃嫁到了忠勇侯府叶家。

    烛火通明的洞房里,新郎官任她一人独守空房。

    林璃长舒一口气,拍了拍胸口,放心了许多。

    婚后三天,叶府便有她那个夫君和她带来的箜篌师傅厮混的消息。

    林璃积极组织,替他纳妾。

    婚后十好几天,他几乎夜夜在外,不归家。

    林璃乐得清闲,毕竟叶府这么大,她都还没好好看看。

    直到那一天,他半夜回来,闯进她的卧房,吐了她一脸血……

    自那晚之后,他就跟换了魂儿似的,狗皮膏药一般日日粘着她,还时时说她长得狐媚……

    狐你妹的狐媚!这清闲日子还怎么过?

    不如和离算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