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03章 长生

作者:醉折枝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耳边的声音越来越响,人声、脚步声、器皿碰撞的声音,混杂着灌进耳朵里。李时和越发觉得难熬,眼睫颤动,挣扎着睁开眼睛,看见的却不是清宁宫垂落的帘幔。

    他在一个院子里,倚着葡萄架。院门开着,屋门也开着,侍女打扮的人进进出出,个个紧抿着嘴,端进去的盆里装着清澈的水,端出来的就是触目惊心的红。

    门口站着个仆妇,瘦削的一张脸,很有些刻薄,李时和也顾不得那么多,过去试探着问她:“这是怎么了?”

    那仆妇像是没听见,看都没看他一眼,恰巧这时屋内又出来个仆妇,个子矮一点,也更敦实,眉头却如外边那个一样紧紧皱着。

    “我瞧着不好。”她伸出手,给人看掌心里淋漓的血,“王妃这胎……恐怕是生不下来了。”

    李时和一惊,下一瞬面前伸过来一只手,拈着花样精细的糕点。那只手比花糕还精致,纤细柔软,骨节柔润,指甲上涂着鲜红的蔻丹。

    “无忧?”面容精致的女人学着霍氏的叫法,面上含着笑,眼睛里却是冷的,“阿娘这里的糕点,你喜不喜欢?”

    李时和认出面前的女人是谁,一阵恶心。他生性内敛,本来不至于发作,现下却忍不住,连告退的话都没说,转身就往外走。

    屋里的人想拦,又不敢拦,只能放任他走出去,李时和推开门,隐约听见后边武氏哀哀戚戚的哭声,说的是“这孩子怎么这般对我”,再就是边上几个侍女低声的安慰。

    他越发觉得反胃,脚下快起来,闷头跑过院子里弥漫的雾,再抬头时居然站在殿前,御殿用的是黄绿两色的琉璃瓦,飞檐翘角,水雾从稍远处的湖河里漫上来。

    李时和知道这是上阳宫仙居殿,后退半步,边上突然冒出来一个内侍,死死低着头,面容藏在雾里,一把嗓子却尖细,像是铁锥相互磨蹭:“郡王,您可算来啦!陛下等您好久了!”

    李时和皱眉,本能地想后退,那内侍却伸手钳住他,分明身量没多高,力气却大得吓人,死死地钳制着他,几乎是把他拖进殿内。

    仙居殿的榻前垂着帘幔,后边投出个略显佝偻的身影,帘后的人咳了几声,嗓音沙哑,喉咙里像是积着咳不出来的痰:“是……是言协吗?”

    “……是我。”李时和忽然想起这是天后将崩时的场景,只不过那时他是自己走进仙居殿,路上根本没有内侍敢和他说话。

    “好……好孩子。”天后说的话也跳过许多,直接到了最后一句,“长乐长公主有什么心思,你可知道?”

    李时和还没答话,背后忽然传来一阵笑声,沙而甜,像是个烂熟的果子,轻轻一掐就满手都是汁液。

    这声音耳熟,他猛地转头,果然看见的是长乐长公主。

    长乐长公主那时候刚过三十五岁,极尽奢华,用尽天下的方子,肌肤白腻头发漆黑,看着像是少女,又多了几分妇人才有的风韵。她歪头笑的时候真有几分娇俏:“阿娘这是在说什么?”

    天后崩于仙居殿时,长乐长公主分明在长安。寒气从脊骨涌起,李时和眼瞳紧缩,长乐长公主却像是把先前的事儿忘了,在他身边跪坐下来。

    “你看,这就是太极殿,是太极宫,是你要住的地方。多漂亮啊,喜不喜欢?”长乐长公主一把抱住他,轻抚着他的脸颊,特意留长的指甲刮过肌肤,略微刺痛,“姑姑爱你,所以让你当皇帝。你啊,要听姑姑的话。”

    一只手扣在她肩上,猛地把女人掀了出去。李时和惊讶地看向她,在地上的女人一身囚衣,容颜枯槁,哪里还有那个丰韵美艳的样子。

    金吾卫上将军站在他身边,语调森寒:“陛下,请定夺。”

    李时和没能开口,脚下的砖石崩裂,四面的墙崩塌,架上桌上的东西全摔在地上,宫人尖叫着四散。他听着纷杂的声音,沉默地站在原地,巍然不动。

    他忽然想起来了,这就是他前二十年过的日子,欢愉少之又少,幼时的那一点点快乐怎么想都想不起来,反倒是那些战战兢兢的痛苦如此清晰,埋在他心里腐烂发酵。他也想过逃跑,可一面是太傅的教导,把天下和圣人压在他身上;另一面是天后,是长乐长公主,是站在朝堂上看不清面容的群臣。

    痛苦,煎熬,每时每刻都不得安宁,每一次呼吸都是在计数终将到来的死亡。

    ……又或许该说是解脱。

    “人间沉浮,唯有苦恶。”有人在他身边踱步,披着漆黑的长发,绕襟的深衣也是黑的,李时和只来得及看见一个熟悉的侧脸,长睫下隐约是金色的竖瞳,“你还要折腾自己么?”

    他停下脚步,隔着漫上来的水雾,朝着李时和伸手:“回来吧。”

    李时和茫然地向着他走过去,一步一顿,水雾越发浓,随着呼吸漫进口鼻,居然有种异样的安宁。

    碰到那人的手之前,他忽然止住脚步,缓缓后退。

    “怎么?”黑衣人没收回手,“还想继续受折磨吗?”

    “……不是折磨。”李时和说,“还有人等着我。”

    四面轰然倒塌,李时和猛地坐起来,额上全是冷汗。殿里的宫人先是一惊,旋即兴奋起来:“陛下醒了!”

    **

    毕竟肚子里揣着个孩子,虽然还摸不到,沈辞柔也不敢乱来,再心急也只是走得快点,到清宁宫时李时和刚喝完药,随手把药碗递给边上的高淮。

    他是刚醒的样子,长发披散着,连根发带都没有,身上也还是寝衣。脸色倒还好,神色清淡,浓密的睫毛微微垂着,也看不出什么。

    沈辞柔一时都不敢上前:“我这该不会是做梦吧……”

    “不是,娘娘,陛下是醒了。”听风小声地说。

    沈辞柔点点头,继续往前走。

    等她到榻边,屋里的宫人连同高淮,都挺会看眼色,早就悄悄退出去了。屋里没人,沈辞柔憋着的那点眼泪又想冒出来,她连忙用手背蹭了蹭:“无忧,我……”

    “我都知道。高淮都说了。”李时和扶住她,指腹点在眼尾,轻柔地抹去渗出的一点眼泪,“做得很好。”

    就算知道八成是安慰的意思,沈辞柔也不想纠结,直接去贴他的额头:“还烫不烫?”

    额头相贴,沈辞柔刚急着走了一阵,本身有点热,这会儿这么贴着,倒真感觉不出什么。她有点不知所措,还是李时和抬手压在她肩上,拉开点距离:“这会儿应当还有点热,刚服了药,过会儿就退下去了。”

    “嗯。”沈辞柔点点头,还不太放心,“让太医令来看过了吗?”

    “看过了,一切都好。”

    看样子确实是挺好的,沈辞柔放下心,又想起别的事情,不由抚上腹部:“还有别的事情,高掌案和你说了吗?”

    高淮先说的都是朝堂上的事,别的还没来得及,李时和真不知道:“还有什么?”

    “那我说了。”按平常的性子,这件事肯定要为难为难他,至少得让他猜,但李时和刚醒,沈辞柔也舍不得再折腾他,抿抿嘴唇,“嗯,你要有孩子啦。”

    李时和一惊,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他知道这是喜事,一瞬间的欣喜涌上来,混着点久违的激动,他想说话,唇齿却僵住了,只能定定地看着沈辞柔。

    沈辞柔猜他是懵了,有点好笑,故意用另一只手推推他:“怎么愣住了?你不高兴?”

    “不……我高兴。”李时和憋了一会儿,问了个傻问题,“男孩还是女孩?”

    沈辞柔惊了:“太医令说才一月多点,就算是快要生了,生出来之前也不知道男女啊。”

    “……我犯傻了。”李时和还没缓过来,真不知道该说什么,“是我的错。”

    他少有这么犯傻的时候,还明显地表现出窘迫,看着反倒多了几分可爱。沈辞柔看了他一会儿,含着点笑:“那我问你,你想要男孩还是女孩?”

    “都好。”李时和没想过,只要是沈辞柔生的孩子,就没有不喜欢的道理。

    “可是男孩才能继承皇位呀。”沈辞柔也无所谓,就是故意逗他,做出点苦恼的样子,“要是我这一胎生出来是个女孩,怎么办?”

    “焉知不能做女皇呢。”

    按李时和的性子,沈辞柔猜他会说从宗室里过继个孩子,或是让她别多想,这么一个答案,她连想都不敢想,整个人都愣住了,茫然地看着榻上的郎君。

    李时和笑笑,轻轻揽住沈辞柔,在她脸颊上轻轻蹭了蹭:“阿柔,男孩女孩都好,我因爱你,才能把爱分给这个孩子。若想做皇帝,又有才能,是女孩,我也得试一试扶她上去;若是不想,稳居长安城,或是游历山水,也是好的。”

    他很少这样直白地表露心绪,沈辞柔压根没想过孩子将来怎么和皇座折腾,但听李时和这么说,她心头一颤,环住他的腰:“好。”

    “我前二十年昏昏沉沉,甚而算不上是人,遇见你之后才觉得我也能像人那样活着。”李时和拢住沈辞柔的手,闭眼时浓密的睫毛垂落,“阿柔,若能长相厮守,我甘愿半生凄苦,不羡长生。”

    作者有话要说:嗯,完结啦。就以无忧难得的剖白来结尾吧,反正阿柔怎么答不重要(喂)

    写到这里其实我很痛苦啊,尤其是后期,每天都在怀疑人生,写完自己都不敢回头看,看评论也战战兢兢的。大概是因为期望太大,整个人都是应激状态,生怕有哪里写得不好或者偏了,临了还出问题。

    某种程度上说,这本的主cp真的是初恋组了,是我少时对男性和女性所有的迷恋与幻想,故事里的爱情也非常的理想化,虽然我写着写着,无忧还是不可控制地往秩序恶的方向去了,独留阿柔一个人茫然地秩序善着(。)

    基本上我写这个故事,想写的还是少年少女的恋慕和婚姻的磨合。无忧从“机械”的壳子里脱出,回到“人”的身份,并且和过往二十年的凄苦和解;阿柔则是从不通情爱的样子,渐渐学会接纳包容爱人,并且为爱人做出一定的牺牲。

    如果没有对方,这两个人的人生轨迹可能完全不一样。

    无忧把自己封死在皇帝的壳子里,他是贤明的君主,但也只是君主,没有爱人没有孩子甚至没有什么常见面的朋友。相对应的,他也不会回想之前的苦痛,因为机器是没有感情的,他只要把这个帝国运转周全就好了。

    阿柔则是一生都不通情爱,不知道爱情是怎么回事,也不能理解,但她澄澈明朗潇洒恣意,没人会指责她不合格,也没人会关注她是不是有个孩子。

    所以遇见对方,是最大的不幸,也是最大的幸运。无忧是个无数be支线的avg游戏,恰巧遇上了阿柔这个一根筋的女孩,刚好走出了唯一的happy ending。

    一开始完全没想到会写这么多,我以为20w字顶天,写到这里也超了30w了,后续应该还有很多番外,类似于顺着剧情往下的养孩子还有if线的黑化囚禁之类的,考虑到个人接受程度不同,就不作为正文了,有兴趣的可以接着订阅番外,买之前注意先看一下内容提要的预警再决定。

    这个故事真的吸尽我的心血,能一路追文过来的估计也不容易,战线拖得很长,如果没有陪伴,可能我很久很久也写不完这一本。非常感谢,谢谢正版的读者姥爷们!!

    顺便我知道还有一些盗文网会把作话也盗了,所以如果是在别的渠道看见这段话的,我先和您说,这个文首发在晋江文学城,您可以动动纤纤玉指,打开百度搜索一下,打开新世界大门。当然如果您就这么叛逆,非要看盗文,我也不知道怎么办,就给您拜个早年吧(。)

    最后祝读者姥爷们天天开心!!相逢一场不容易,有缘下本你还是掉我坑里(一铲子(x)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