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80章

作者:令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他们吻到疯狂, 吻到忘情。

    那些来不及说的, 还未说的,所有的千言万语,以及过往蚀骨的思念,都融化在了这个夜色里, 这个浓烈的亲吻之中。

    顷刻间,他已经推掉了她的上衣, 然而手掌所到之处, 都是阵阵滚烫。

    司航终究不忍心, 缓缓松开她, 结束了这个漫长的拥吻, 低头看她。

    庄梓已经有些迷迷糊糊。

    因为这个吻,也因为这场意外的小感冒。

    她看着他, 眼睛里仿佛氤氲着朦胧的水汽, 脸颊也通红。

    司航眸色深沉,静默了片刻,心口有种英雄气短的感觉, 但还是隐忍地叹了口气:“看来今晚真不合适。”

    本来以为只是个小感冒, 吃了药就没事。但她现在这个状态, 真的需要充足的休息,才利于恢复。

    其实刚才在药店买药的时候, 他就有了心理准备。她早晚彻底属于他,不急于今晚一时。

    但此时此刻,心里那簇幽幽的暗火, 在这个亲吻中已经无声无息地燃烧了起来,也的确让他非常难受。

    四目凝视,又沉默了一会儿。他缓缓在她身旁躺下,将她绕在臂弯,整个人依旧在他怀里。

    庄梓精神是真的很疲累,只是怕他太难受,所以一直强打起精神在支撑。

    他抱着她,望着天花板,出神了好一会儿,才拿起她的手,亲了一下,低声说:“周六白天好好休息。”

    庄梓顿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下午接她下班的时候他就告诉了她,他明天要去省厅,后天上午回来。等他从省厅回来,下午带她回别墅吃晚饭,正式跟他所有亲人见个面,晚上再回公寓。

    他让她白天好好休息,话外之意就是晚上才有精神。

    庄梓微窘了一下,极轻地“嗯”了声。

    子夜悠长,司航已经极力克制了,可内心无法压制的饥渴,还是冲击着他的感官,久久不能平静。

    最后,他终究是心有不甘,被子一拉,翻身过去,就算不能深入其中,也按住她仔仔细细品尝了够本。

    .......

    两人相拥而眠,这一觉竟然破天荒的睡到了次日早上七点半,直到被闹钟吵醒。

    司航醒来第一件事就是摸了摸她的额头,烧好像退了。

    庄梓摸过手机一看,怔了怔,没料到自己会睡到这个点。

    她扔下手机,从床上坐起来,猛然发现自己还半.裸着,赶紧拉起被子遮住,猫回被子里,到处摸自己的睡衣。

    司航看着她露在被子外面白皙光滑的皮肤,缓缓笑了,手伸到床边,勾起那件昨晚被他从她身上脱下的睡衣,坐起来,给她往肩上一披。

    庄梓顿了顿,回头看他一眼。

    司航从背后环住她,低低的嗓音里含着一丝调笑:“我脱得衣服,我来穿。”

    庄梓的脸霎时通红,用胳膊肘轻轻顶他一下。

    司航低笑出声,慢条斯理地帮她一颗一颗扣好衣扣。

    昨晚虽然没有顺利做成,但夜里一亲芳泽到了什么程度,看他今天神清气爽的气色,就明白了。

    两人快速梳洗妥当,又整理好行李箱。

    准备开门出去的时候,庄梓站在电脑桌前,拉开背包的拉链,从里头取出来一个小盒子,走过去递给他。

    司航一手搭在行李箱的拉杆上,一手接过盒子:“什么东西?”

    庄梓背上包,有点不太好意思,轻声道:“看看不就知道了。”

    司航拆开盒子,下一瞬就愣了愣。

    精致的黑丝绒上安静地躺着一枚色泽通透的白玉石扣,精心手工雕刻打磨的吊坠,莹泽细腻。

    他从盒子里拿出来,捧在手里左看右看,看着看着,嘴角的笑意再也藏不住,又看向庄梓。

    庄梓瞥他一眼,拖着行李箱就要走,司航眼疾手快拉住她:“替我戴上。”

    她站在原地迟钝了两秒,才从他手里接过来。

    司航低头看着她,用嘴唇蹭蹭她额头:“又不逢年过节,送我礼物做什么?”

    庄梓按一下他肩膀:“别乱动!”

    “嗯。”

    可规矩了半会儿,他又去捏她的下巴,摸她的耳朵。

    庄梓瞪他一眼,又忍不住笑了下。

    他拉住她的手在掌心里捏了捏。

    ......

    之后,两人又短暂的分开了一天多时间。

    庄梓白天正常上班,将培训几天累积的工作全部处理结束。临近下班的时候,她担心明天万一有临时任务,到时候要占据周六的时间来处理,耽误与他说好的约定。于是又加了两个小时的班提前做完一些工作,直到晚上八点钟才打车回柏江公寓。

    相比而言,司航此趟去开会倒是很轻松,没有紧迫的任务,也没有工作汇报。

    他中午到达省城,下午参加了大会,抽晚上时间,去拜访了当年的恩师。

    等回到招待所,已经晚上九点多钟。

    他知道庄梓这个点肯定没睡,洗完澡后,靠在床头给她发了个视频。

    庄梓接通微信的时候,还在收拾东西。

    晚上下班回来公寓,她发现司航将她两个箱子直接放进了主卧。甚至体贴的将衣服替她挂进了衣柜里,和他衣服各占据半边。鞋子也摆进了门口的鞋柜,整整齐齐。

    只不过早上他赶时间去车站,其它小物品还来不及给她摆放。

    后来她又在屋子里转了一圈,从客厅到卧室,没有司航的任何私人物品。阳台上的花一个多星期没浇水,有几株都开始焉了。屋子里的柜子和茶几上,落了一层薄薄的灰层。

    司航从回来那天起,只到公寓来找了她一趟,收拾了几件衣服,然后就直接去了酒店陪她,压根就没在这屋子里住。

    晚饭后,庄梓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又顺便给他准备了一套新的用具,一直忙到现在。

    两人闲聊了两句,司航催促她早点睡明天再弄,直接挂了视频。

    夜里,庄梓又躺在了这张大床上。

    想起过往记不清的日夜里,每次从梦中醒来发现屋子里空荡荡的,枕边空无一人,那种被空虚折磨的滋味儿,仿佛还萦绕心口,仍然难受酸涩。

    可转念一想,到了今日,这种日子总算熬到了头,心头又滋滋冒出了一丝感动。

    ......

    司航第二天中午就到了家,一进门,便稍稍愣了下。

    他观察敏锐,一眼就看出了屋里细微之处的变化。

    玄关旁的柜子上摆了一瓶富贵竹,鞋柜里的皮鞋擦得锃亮干净。

    在往里走,窗帘拉开,整间客厅都沐浴在阳光里。沙发旁闲置的空间放置着一盆棕竹和橡皮树,阳台上的花架上,摆着一排排软嘟嘟的多肉。

    餐厅的桌上,小花瓶里插一束清新的花束,泡了一壶新鲜的蜂蜜柠檬茶,茶盘里摆着一对情侣杯。

    家里的摆设和颜色搭配都让人耳目一新。

    庄梓利用了一个上午的时间,将屋子里里里外外重新收拾了一遍,以全新的面貌,欢迎他回家。

    司航没有瞧见她的人,放轻步伐,推开房门走进主卧。

    窗帘拉了一半,阳光透进来一束,落在床边。

    庄梓侧躺在蓬松的大床一侧,正在睡午觉。刚才听见客厅声响的时候她就醒了,只是猜到是他,所以没动。

    司航走来床边坐下,低头摸摸她的脸,勾起唇角,语气意味深长:“这么听话?”

    庄梓当然清楚他在说什么,微赧着掀开他的手。

    她真是因为昨晚精神太兴奋没睡多久,上午又忙累了才补个午觉,而不是配合他那句“白天在家好好休息”。

    不过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好好休息了,晚上肯定有精神够他折腾。

    司航玩笑开过之后,又问她:“吃饭没?”

    庄梓从床上坐起来:“我去煮。”

    “别了。”司航扯过旁边椅子上的裙子递给她:“出去吃,然后去趟国贸。”

    晚上要去老宅,得买点礼物。

    ......

    庄梓出门前特意化了一个精致的妆,选了条最像样的裙子,把自己收拾的漂漂亮亮。

    哪怕已经跟沈建柏和郑如之很熟悉了,但一想到今天是以他女朋友的身份,正式去见他家人了,总担心哪里出了差错,给他丢了人,心里还是有些紧张。

    等她磨磨蹭蹭终于满意了自己的着装,司航才牵着她出门。

    两人吃了午饭,在国贸转了一个下午,买的礼物放满了后座。司航劝她几次不用这么隆重,但庄梓执意要买。

    下午五点,司航开车直接前往帝景天成。当车子停在沈家门口,庄梓又再度忐忑了起来。

    司航揽着她,走上台阶,拿钥匙开门。

    一家人都在客厅,听见开门声,起身迎了过来。

    郑如之笑眯眯道:“回来啦。”

    庄梓紧张微笑,周到有礼的跟两个长辈打了招呼。

    沈家的二儿子跟儿媳她从未见过,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称呼,但年轻人大家心里都明白,没有人情世故那一套,相视一笑就算是打过招呼了。

    司航拉着她进了门,众人都回到客厅里坐下。

    原本坐在沙发里在看动画片的小姑娘,一见司航回来,溜烟就跑到了他身边往他身上爬,甜甜地喊他:“大伯伯。”

    “还有呢?”她的妈妈在一旁提醒:“还要叫谁?”

    小姑娘看向今天家里从未见过的新客人,有点害羞,红着脸冲庄梓一笑,开口就脆脆喊了声:“姐姐好。”

    安静了一瞬,哄堂大笑。

    庄梓也忍不住失笑,这一闹,她吊着的一颗心顿时落下。

    “你是不是见着美女都叫姐姐?”司航摸摸她头发,哄道:“改口,叫伯母。”

    庄梓:“.........”

    小女孩儿比庄梓还害羞,动了动嘴唇,总觉得叫不出口,趴在司航身上咯咯笑,又引得一屋子的人乐开了怀。

    大家闲聊了一会儿,郑如之坐到庄梓身旁,单独跟她讲了会儿话:“阿姨很久没见你了。”

    庄梓笑了下。

    郑如之望着她,轻声跟她说:“我知道你跟着司航受苦了,他性格又那么执拗,我跟他爸怎么劝都不肯辞职回来上班。以后他要哪里对你不好,就来跟阿姨说,当自己亲妈妈一样,阿姨绝对不会偏私的。”

    庄梓脸莫心头一暖,点头道:“好。”

    司航正跟他爸和老二讲话,仿佛是意识到了什么,朝这边看了一眼,并未察觉异样,又收回了目光。

    家中许久没有这般融洽温馨,郑如之笑中也始终带着一丝泪光:“阿姨现在实在是太开心太幸福了。要是将来你跟司航有了孩子,我就是死了,也肯定是带着笑的。”

    “您别说这种话。”庄梓不太会劝人,有点窘迫,又感觉很窝心:“您和叔叔一定会看到四代同堂那一天。”

    郑如之哈哈笑:“那我和你叔叔不是活成老怪物了?”

    庄梓一愣,也低声笑了起来。

    餐厅里,秦嫂已经准备好了一大桌饭菜。

    郑如之拉着庄梓起身:“我们都过去吃饭吧。”

    上了餐桌,一家人其乐融融,这种感觉,对于庄梓来说又陌生又幸福。

    现在再回头看看。

    曾经最渴望的生活,原来不是她没有运气遇到,只是来得比较迟。

    司航怕她因为人多拘束,一直给她夹菜,庄梓在桌下轻轻碰了下他的腿,递给他一个眼神,他再给她夹菜,她都要不好意思了。

    他瞥她一眼,又给她舀了碗汤。

    ......

    晚饭后,两人陪父母聊了会儿天。

    到了晚上九点,司航先按耐不住,跟父母打了声招呼就带着庄梓离开了。

    临走时,一家人送她们到别墅门口。

    等两人上了车,郑如之又走来车窗边,拉起庄梓的手,给她手里塞了个大红包。厚厚的一叠,捏在手里都有一定的重量。

    郑如之嘱咐她:“以后跟司航每个周末多回来看看。”

    庄梓手里拿着那叠红包,要推拒回去:“阿姨,这太.......”

    一句话还没说完,司航的车子已经稳稳驶离,没给她纠结拒绝的机会。

    庄梓从后视镜瞧一眼,郑如之还站在门口冲他们招手,她莫名眼眶一热。

    “爸妈给你的就拿着。”

    庄梓没说话,低头摸了摸手里那叠厚实的红包,不是因为这份礼的重量,而是这份心意,

    让她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受。

    司航把手伸过来,一边开着车,一只手不动声色地握着她。

    车子一路平稳急速地开回了公寓,两人下车,司航扯着她,脚步急切地上了楼。

    苦难经历了,心结解开了,感情坚固了,父母也都见过了。

    一切都是自然而然,他一刻都不想再等。

    仿佛心有灵犀,庄梓默契地紧紧跟着他脚步,心情逐渐变得奇妙。

    一进电梯,他就焦灼地将她按在了墙壁上开始接吻。

    庄梓搂住他的脖子,热切地给他回应。

    两人一路厮磨到家门口,司航一只手抱着她亲吻,另一只手去按门上的指纹密码锁。

    门打开,他推搡着她走进去,反脚踢上门,下一秒,手就将她裙子的腰带一拉。

    庄梓胡乱地帮他解开衬衫的纽扣,腰间的皮带,拉链。

    从客厅到卧室,衣衫自玄关到床边扔了一地。

    ......

    翻翻覆覆到半夜。

    卧室到浴室,浴室再到卧室,水深火热,心智大乱。

    等到彻底坍塌释放,压抑太久的欲.望,终于得到了解脱,理智才一点一点回笼。

    .......

    第二天是周末,庄梓醒来的时候已经天光大亮。

    昨天她太累了,累到连一个梦都没有做,一觉酣睡到现在。

    此刻,她一睁眼,就见司航斜撑在枕头上,嘴角勾着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正低头看着她。

    醒来的第一个画面,如此温柔缱.绻,庄梓也缓缓笑了一下。

    司航手指轻缓地顺着她的头发,忍不住又低头,与她亲吻揉弄。

    左右今天都不用上班,两人厮磨了一阵之后,又相拥着睡了个回笼觉。

    等庄梓终于睡饱,彻底清醒的时候,司航不知何时早已醒了,这会儿正曲腿坐在床头叼着一根烟看手机。

    他已经很久不抽烟了,从那次受枪.伤住院就已经戒掉。刚刚在屉子里找东西的时候,发现里面放着一包烟,没忍住抽了一根。

    他没打算让自己再次上瘾,只是昨晚刚刚一场酣畅淋漓,他就想体会一下这种事后一根烟的爽快。

    的确通透舒畅。

    庄梓问他看什么?

    他垂眸,嘴角荡开一丝笑,有种说不出的不怀好意。

    庄梓越发好奇,拉着被子遮住裸.露的胸脯往上爬了一点,靠到他肩头,又问了遍:“看什么?”

    司航顺势搂住她,手伸到床头柜的烟灰缸里弹了下烟灰,声音微哑:“屋里有监控。”

    庄梓隐隐约约猜到了什么,视线转向手机屏幕想确认。

    结果下一秒,就屏幕上的画面吓得浑身一麻,双脸瞬间炸红。

    这一大早上,他居然在看他俩昨晚那种事情的视频!

    庄梓脸上又烫又麻,羞得说不出话来,伸手要去抢手机,司航却比她动作更快,扬起了手臂。

    她急得爬起来去追,可面前的被子一掉,她面前美好的曲线都展露在他眼前,她一窘,又退后被子里躺好,用力掐他:“赶紧删掉!”

    司航咬着烟低低笑出一声。

    屏幕里那些不可描述的,让她都不敢相信那是自己发出的羞耻声音,还在继续播放着。

    他声音里含着笑意,低头问她:“不想再回味回味?”

    庄梓又气又羞,翻了个身,拿背对他。

    司航掐了烟,放下手机,转身过来从背后抱住她,吻了吻她通红的耳垂,低声哄:“不看了。”

    反正趁她睡的时候,他已经看完了好几遍。

    她把脸埋在枕头里,强势要求:“删掉。”

    他“嗯”了声,又低低笑了起来。

    庄梓猛地回身捂住他的嘴:“还笑?!”

    他的嘴唇贴着她的掌心,轻轻翕动:“再给我一次,我就不笑了。”

    庄梓立刻推开他,往床边挪动,跟他拉开一定的距离,甩给他一个白眼。

    昨天晚上整个过程中,他一言未发,只是按着她发狠的宣泄,不顾她的告饶和失控时候的哭喊,着实算不上温柔。虽然的确也是享受和痛快的,但她毕竟是初次,总希望他能更将就她一点。

    她不否认,他是给了她一个绝对深刻又漫长的第一次。

    但这会儿看他嗓音低沉微哑地求她,她平静地骂他一句:“禽兽。”就像好好报复他一下,也算是惩罚昨晚的不温柔。

    司航自然清楚她心里在不服气什么,一把就将她捞回来:“生气了?”

    庄梓懒得理他。

    他又低声解释:“是真控制不住。”

    庄梓推他:“那你这会儿忍着吧。”

    他理直气壮道:“忍不了。”

    “......”庄梓不甘示弱:“我不给。”

    他懒懒哼笑一声:“那你可别怪我用强。”

    “.......”

    .......

    等两人再一次纠.缠结束,已经十一点钟。

    庄梓已经累得浑身要散架了,而餍足的男人,此刻心情却分外愉悦,单臂撑在她身旁,低头看着她,黝黑的深眸中有浅淡的笑意。

    庄梓故意别开脸不看他。

    他又低下头,吻在她的侧脸上,强势里又带着一点得意,低声对她说:“只有我可以对你这样。”

    像宣誓主权一样,这个世界上能对你这样折腾的男人,只有我一个。

    他在她脸上轻咬一下:“是不是。”

    这几句话,听得庄梓脸一阵一阵发烫。

    她实在招架不住,只好转移话题说:“我饿了。”

    ......

    半个小时后,等她整理好从卧室出来,司航正站在客厅的落地窗边订外卖。

    他挂了电话,回头看向她,她穿着宽松的睡衣,披着头发,有种慵懒的性感。

    他抵着舌尖笑了下,唤她:“过来。”

    庄梓慢腾腾走过去,直接往他怀里一靠,问他:“外卖什么时候到?”

    她已经很饿了。

    “半个小时。”他低头亲她:“跟你讲个事儿。”

    “嗯?”

    他在她耳边轻声说:“昨晚没戴套。”

    庄梓身体顿了顿,问:“吃药还是顺其自然?”

    不想要就暂时不要,想要就生,她都无所谓。

    “我说的不是这个。”

    她有气无力地问:“什么?”

    他告诉她:“公职人员不能未婚先孕。”

    庄梓一愣,抬头看他。

    司航眼中浮现笑意,黑沉的眸子定定地看着她。

    庄梓假装不懂他的意思,又慢慢垂下眼,“哦”了一声。

    然后就听他低声问:“明天去领证?”

    庄梓心头微微一荡,低着头,没有吭声。

    虽然知道这是迟早的事情,而且也是水到渠成。可听他此刻亲口说出来,心里还是有些激荡。

    她迟疑了两秒,一副满不在乎的口吻,淡淡道:“随便啊。”

    只是嘴角,控制不住往上翘。

    ......

    司航这个人做事就喜欢快刀斩乱麻。

    吃饭的时候,他问庄梓的意见,是去庄家那边拿户口本,还是去他们局里打印一份户口本复印件?

    庄梓想了想,实在是不想再回庄家,而且马上庄峤就要二审了,她现在跟庄家就是水火不容,没那个必要还去跟他们那一家人打交道。

    于是当天下午,司航就要去派出所给她弄复印件,拉她明天上午直接去领证。

    庄梓没料到他会这么着急:“这么快?”

    “迟了八个月还快?”

    庄梓无言以对,翻出手机看了看,跟他说:“明天日子不好。”

    司航要笑不笑:“你还信这个?”

    庄梓没说话。

    以前是不信,可现在,她实在是怕了,所以万事都小心翼翼,只要有一点对他不利的,她都不想沾染。

    司航放下筷子,也掏出手机来看,然后嘴角渐渐勾了起来,看向她:“后天周二,黄道吉日,宜婚嫁。”

    庄梓突然反应过来:“后天庄峤二审。”

    她要去法庭,替姐姐亲眼看着庄峤被定罪。

    司航表情僵了僵,端起水杯喝了口水。

    这人还真是他们两姐妹的天敌。害了庄瑶不说,现在他跟庄梓结个婚,还能因为他庭审耽误时间。

    只是下一秒,他想到了什么,又提起精神问她:“庭审只用半天,不还有时间?”

    庄梓实在不忍拒绝他,可又真不想在那样糟心的一天,与他完成人生最重要的事情。

    她好语气的同他商量:“17号也可以,只不过再多等八天,行吗?”

    ......

    于是,原定的10号领证,改成了17号。

    10号那天,司航也陪同庄梓一起去了法院听审。

    至于结果,当然是维持原判。

    种其因者,必食其果。

    只是庄氏那一家人对这个道理压根就不理解。

    哪怕现在结局已定,从法院离开的时候,庄峤的母亲还对她恶语相向,甚至故意找茬,唾骂她居然跟庄家的“仇人”在一起,白亏庄宏养她这么大,简直狼心狗肺。

    庄梓面对他们的多番挑衅,只是笑笑,冷静回怼:“如果可以选择,我也绝对不想与你们作为一家人。但现在好了,我跟你们恩怨终于全部解决。从今以后,我不再是庄家的人,跟你们也再无瓜葛。”

    她至始至终,在庄家都只有姐姐一个亲人,现在姐姐离开了,今后,她会有自己的家庭,更不会与他们庄氏一族有任何来往。

    从法院离开以后,司航急着赶去警局无法陪她,她便跟姜知昊一起,去了一趟永安墓园,将这个消息带给了庄瑶。

    在姐姐的墓碑前,她把下周17号要结婚的事情,讲给了姐姐听。

    姜知昊也为她高兴:“这下庄瑶终于可以放心了。”

    庄梓却满心遗憾,姐姐终究是没有等到这一天。

    等到她,终于嫁给了一个像姐姐一样,真心疼爱体贴她的男人。

    虽然偶尔也会替他担心忧虑,害怕意外随时降临,但这个世界上原本就没有十全十美的事情。

    她现在把每天都当成最后一天来与他生活,司航亦是如此,所以,两人也更加懂得珍惜彼此。

    庄梓每天都会尽量在工作日把事情做完,不耽误周末与他相处的时间。

    司航也减少了在警局加班的时间,如果碰到有必须紧急处理的案件,他会斟酌轻缓,带回家处理,不忍浪费与她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

    所以他们现在感觉很满足。

    哪怕生活不完美,给过他们很多不公平的考验,但还是觉得幸福比苦难更多。

    .......

    17号那天一大早,两人早早就起了床,穿上提前就准备好的白衬衫休闲裤。

    两人虽然都是很会克制情绪的人,但是这天,还是藏不住满脸的兴奋和激动。

    两人下楼,司航解开车锁,却没有急着上车。

    还不明情况的庄梓,走过去拉开车门,下一秒,整个人怔在原地。

    车厢里铺满了玫瑰花瓣,满车玫瑰清香,粉红色的气球漂浮在车厢的半空之中。

    副驾驶的座位上,安静地放着一个装满红色玫瑰的心形玫瑰盒,玫瑰花朵中间,一枚璀璨的钻石戒指,晶莹剔透,十分夺目,正等待着它的女主人将它戴走。

    庄梓的心一阵一阵狂烈地跳动,微微笑起来,眼睛里却泛着泪光。

    玫瑰花再怎么俗气,只要是爱人送的,她就变成了最浪漫的代表。

    庄梓压根就没想过要他特意给他求婚,因为她并不在意那些虚无的仪式。

    可现在看着眼前这份意外又浪漫的惊喜,她呼吸微微凝滞,跟每个被爱的女人一样,幸福到想落泪。

    司航从背后轻搂住她,伸手去拿玫瑰花簇拥的那枚戒指时,在她耳边问她:“你以后不再是庄家的人了......”

    他把戒指缓缓套进她的无名指上,大小刚刚合适,问她:“那你现在是谁的人?”

    庄梓低头看一眼手指上的钻石,含着眼泪抿了抿唇,说不出话来。

    司航搂紧她,吻一吻她的耳垂,嗓音低哑:“你是谁的人,嗯?”

    庄梓眨了下眼睛里的水雾,不答反问:“你什么时候准备的这些?”

    “别转移话题。”他不依不饶地追问:“说说,你是谁的人?”

    她失笑,转过身就搂住了他的脖子,仰起头用力吻住了他。

    短暂的拥吻之后,司航慢慢松开她,两人相视一笑,继续接下来最重要的流程。

    车子一路开到了民政局门口。

    下车以后,司航拉上庄梓的手,一起大步走进了办公大厅。

    两人填了表格交了资料,然后去照结婚登记照,再去做婚前体检。

    最后将所有准备好的资料交到工作人员手里,审核过后,仔细看着工作人员在两本证件上面盖上了大红章。

    面带微笑的工作人员,将鲜红的结婚证递到他们手里,笑着祝福他们:“恭喜你们,从今天起,就是合法夫妻了,祝你们白头偕老。”

    庄梓鼻腔一酸,去接结婚证的手,都在轻轻发抖。

    他们低头看一眼手里的结婚证。

    朱红的背景,穿着白衬衫的年轻男女,司航表情轻松自然,庄梓嘴角轻抿淡笑。

    仿佛有默契似的,两人同时从结婚证上移开目光,看向彼此。

    司航凝视着她,眼神真挚而热烈。

    庄梓嘴角含着浅浅的笑容,目光笔直而柔软。

    司航拽紧她的手,庄梓亦用力回握住他。

    二零一九年,九月十七号,我们正式的成为了合法夫妻。

    从此甘苦与共,携手此生。

    ————全文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