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四百六十三章 五年后(尾声)

作者:郁真羽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天色玄黄,风声阵阵。

    扬州城的千里古湖边上。

    一个说书人手持折扇,嘴巴上粘着一根小胡子,说得那叫一个眉飞色舞。

    “……传说那黑鬼将军面具之下,青面獠牙,武功盖世,把当时的寒衣王侯打得那叫一个惨!整个战场上,都没有一个人能治得住他!”

    台下的一个少年听得入神,忙不迭地问道:“那然后呢,这么厉害的黑鬼将军后来怎么样了?”

    说书人捏了捏他嘴边的小胡子:“然后嘛,他被手下推举为大齐的皇帝,文治武功,励精图治。只可惜,他即位一年不到,就生了一场怪病,疯疯癫癫的没法做皇帝了,所以就退位让贤了……”

    “怪病?”少年闻言之下,小嘴嘟起:“怎么这样子,这么厉害的一个人,竟然就这么退位让贤了。”

    说书人捋了捋胡子道:“生病嘛,这是无可奈何的事情。只不过听说,新上任的皇帝,是他旧时的战友,也就是九渊阁以前的四当家。”

    少年傻了眼:“什么?九渊阁的四当家?我听你说过他的事情,就他这个人也能做大齐的皇帝?”

    说书人“嘘”地一声:“轻一点,他毕竟是大齐的现任皇帝啊。”

    少年“哦”了一声,听话地低下头来,再不说话。

    说书人微微一笑:“放心吧,那个笑剑有着黑鬼将军传给他的治世宝典,游刃有余着呢。”

    “原来如此。”少年奇怪地看他一眼:“不过,这么机密的事情,你怎么知道?”

    说书人心里一紧,不由慨叹一声,心想,现在的小孩怎么感觉那么敏锐,一下子就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

    “苏弟弟,在哪溜达着呢……?”酒楼的最高层,一句娇媚的女声传来,让人心中酥麻不已。

    “说书人”闻言一愣,嘿嘿一笑:“好了好了,时间差不多了,我说的就到此为止了啊。”

    周围一圈人露出可惜的表情来,那个少年更是巴不得说书人再多留一会。

    说书人将所用的东西一股脑儿塞进包里,忙躲到暗处去,把嘴上粘着的胡子给取了下来,拍去了一下脸上的尘土,露出一张俊朗消瘦的面孔来。

    “云姐姐,刚才我腹痛难忍,去茅厕的时间久了一点,还望云姐姐见谅。”

    云倾淡笑一声:“原来如此,确实是久了一点,大概有半个时辰了,我和妹妹刚刚都洗完澡出浴了。”

    苏离脸上顿时露出懊悔之色:“早说嘛,洗澡这么重要的事情,怎么能不跟我说一声呢!”

    云翊微微笑道:“你啊,这么多年了,还是那么坏。”

    苏离嘿嘿一笑:“云妹妹误解我了,是这样的。我在扬州有呆过一段时间,知道这边有个很好的澡堂,温度绝佳、气感绝佳、环境绝佳,本来想推荐给二位绝世佳人的。”

    “扬州有这么好的澡堂,我怎么知道?”阁楼之上,一个俏影显现出来,她的一绺靓丽的黑发飞瀑般飘洒下来,弯弯的峨眉,丽目勾魂慑魄,此时,正嘻嘻笑着,看向苏离等人。

    “曲儿?不是跟你说过么,你有身孕,不能多走动。”

    苏离小心翼翼地来到阁楼之上,想要去扶丹曲,却被李婉霜一把拦着,寒着脸道:“等等,你这个家伙粗手粗脚的,我不放心你。”

    扶个人而已,有什么好不放心的。苏离不由苦笑一声,摇了摇头。

    “爹爹,爹爹,锋儿他欺负我!你要给我做主!”

    “小沫别跑,你敢偷摸本大爷的大腿!我让你尝尝我的厉害!”

    顺着阁楼,两个小孩急冲着奔下,李婉霜出手不及,眼看着就要撞上丹曲。

    千钧一发之际,众人眼里闪过一道黑影,两个熊孩子就被夜莺像是提小鸡似的提起。

    “夜莺姑姑!”

    夜莺妩媚一笑,一身惹火的劲装让苏离看了大喷鼻血。这么多年来,要说穿着打扮上变化最大的,还是夜莺。

    郁涟和郁文心两人顺着阁楼急忙走下,看到丹曲没出什么事情,这才放下心来。

    “锋儿,娘怎么教你的,你是哥哥,要让着点沫儿,她是你妹妹,知道么?”

    沫儿边哭边在郁文心怀里撒娇道:“娘,哥哥他自己摸我大腿,还说我摸他的,简直……太无耻了。”

    苏锋从她怀里挣脱开来,跑到了苏离的怀里。

    “娘,我不学你,再教我也没用,因为,我一直以来,都是以爹为榜样的。”

    苏离嘿嘿一笑,一把抱起苏锋道:“好小子,嘴巴倒是挺甜的。不过,爹爹的优点你没学到多少,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你倒是学得很快嘛!你要么跟着你的夜莺姑姑学武功,要么跟着你的皇甫姑姑学锻造去,再要么……”

    苏锋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不要不要!这些都是微末本事,我要学屠龙之术,天下大统之术!”

    薛小悠嘿嘿一笑,从门外进来:“天下无龙可屠,你苏锋学了又有什么用?来来来,我刚刚从外面买来的新鲜鲈鱼,今天中午,大家有口福了!”

    苏离上前接过鲈鱼,略有深意地看向薛小悠道:“小悠,你烧的鲈鱼,不知道还有没有以前我被你从河里救上来的那段时间的功底?”

    薛小悠神秘一笑:“和你朝夕相处了五年,你觉得我的厨艺是精进了还是退步了?”

    苏离嘿嘿笑道:“厨艺我不知道,但床艺嘛……嘿嘿……要不我们趁胜追击,今晚我们再造一个?”

    薛小悠狠狠拍了一下苏离的手,稍稍别过头去,眼里的秋波却是送个不停。

    而在另外一边。

    苏沫儿破涕为笑起来:“太好了,有鲈鱼,我最爱吃鲈鱼了,我去苏子学院找莉莉和雅雅去!”这丫头一看,未来就是个吃货。

    云倾微微笑道:“放心吧,她们两个知道今天爹爹回来,准定要翘课,不用你提醒,她们也准会过来的!”

    云翊更是指了指门外道:“你们看,门外不是有人么?莫不是我的雅雅宝贝?”

    柳千千嘻嘻一笑,抱着怀里还正牙牙学语的孩子道:“翊妹妹,雅雅那么乖,怎么可能会比莉莉早冒头呢?门口的人,那是人家南雨凝,这么多年了,她都一直默默地关注着我家苏离,虎视眈眈着呢。”

    果不其然,站在门口的女子身着绿衫,一脸娇羞的样子,像是没见过什么生人似的,不是南雨凝是谁。

    皇甫寒月轻轻拍了拍苏离的头道:“这么多年了,雨凝姑娘也不容易啊,反正已经那么多姐妹了,我也不介意再多一个了,要不,你就给别人一个名分吧……”

    云倾笑着点头道:“是啊,寒月妹妹说得有理,相公,雨凝那么痴情,你就从了她吧……”

    苏离沉吟片刻,做出一副很为难的样子来。

    “这样,不好吧,我会带坏孩子的,我要为我的孩子做出榜样的。”

    兰雅依靠在窗户边,淡然地看了眼苏离的内心,笑而不语。

    小蝶则是站在薛小悠边上,附耳偷偷说道:“你们是不知道,苏离他表面上装得抗拒,其实暗地里,和南雨凝早就互通私曲了……”

    苏离咳嗽了一声:“小蝶,你不觉得,自己说话的声音,有些太响了么?”

    “咚咚咚。”敲门声传来。

    “哎哟,这不是天下第一庄的苏木凛苏老板么,今儿个,什么风把你给吹过来了?”苏离忙迎上去道。

    苏木凛晒笑一声,不好意思地道:“什么天下第一庄,还不是沾了苏爷的一点光么?这回我上门,是给你送来了你制作新式内衣的报酬的,外界普遍反响非常好啊,卖的都脱销了,整个商盟的单子都飞起来似的,根本来不及订做啊。”他说着伸出大拇指来,又凑到苏离耳边道:“实不相瞒,我自己也给我老婆,买了一套。”

    苏离嘿嘿一笑,一手接过苏木凛递来的银票,随手扔到一边。至于上面有几个零,已经不是他关注的重点了。

    “好了,苏老板,今日我们不谈这些生意上的事情,你来一趟不容易,我带你出去四处走走吧。”苏离指了指外面道。

    苏木凛摆摆手道:“这哪里使得啊,被您老人家带着走,我何其荣幸。”

    苏离没好气地一脚踹他屁股上:“行了,我们什么交情了,还给我来这套,你以为你是李三那厮么?”

    苏木凛一愣:“敢问李三是?”他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两人便往扬州街边去了。

    苏离边走边笑笑道:“他是我在古意楼一阶二阶做着杀手时的伙伴,跟我一样正直的好汉,最近我让笑剑封了他一个古意学院院长当当,小日子听说过得还挺滋润的。”

    “跟苏爷一样正直,那可以想象得出来,人品一定是扛扛的。”苏木凛哈哈一笑:“唉呀……这些人啊,别说抱着苏爷的大腿了,就是抱着苏爷的腿毛,也能让他们这些阿猫阿狗从此平步青云,蒸蒸日上。郁家山庄是一个商盟发达的上好例子,而九渊阁现在完全变成了九渊书院,交给龙战野打理,由冯道辅佐,秦慈轩、甘家麟等人更是成了征北大将军,就连原本在古意楼大牢里蹲着的昔日苏爷旧友,也都一个个飞黄腾达,试问哪一个不是在天下有着响当当的名号的?”

    他压低声音,凑到苏离耳边:“不过说起来,这最开心的还是笑剑啊,你们辛辛苦苦打下的江山,转眼全都交给他了,真的就不留恋么?”

    苏离哈哈一笑:“王的生活并不适合我,过过权力的瘾倒是不错,但是我真正所想,不过是和所爱之人纵情山水、相守到老罢了。”

    “哈哈哈,说得好!苏爷那么豁达,倒显得我小气了!来,今儿个,我们也别管什么了,两个一起去这扬州最有名的赌场玩上一把如何?”苏木凛嬉笑着建议。

    苏离脸上浮现出笑意:“若是飘香阁也就罢了,这赌场,啧啧,自问好多年前就天下无敌了,对我来说,已经是没有太多的玩头了……”这么一想,他不由得又是想起了千神奶奶,心里一阵感慨。

    “这位兄台好大的口气,竟然还敢在扬州自称无敌?也不知,有没有跟妙玉赌坊的陆仙子赌过?”一个头发微微卷起的中年汉子不屑地笑笑。

    苏木凛正想开口教训他个几句,却被苏离一把制止住。

    “妙玉赌坊在什么地方,还望引荐。”

    中年汉子上下打量了苏离一番:“看你这样子,也不像是很有钱的人吧,还是别去了吧,小心输个倾家荡产,连裤衩都未必剩下。”

    “还望引荐。”苏离重复了一遍,从怀里拿出一块金元宝来,在手里捣鼓了几下。

    那中年汉子见了这元宝,眼神徒然变暖起来:“原来如此,阁下深藏不露,是我眼拙了,妙玉赌坊就在这千里湖的下游地带,从这里往南乘船个十里地就到了,那边的人,没人不知道陆仙子的……”

    苏离嘿嘿一笑,眼中一道精光闪过,拉起苏木凛道:“愣着干什么,今日正好有空,就去妙玉赌坊,会会那个什么陆仙子的。”

    中年男子尴尬笑着,看着苏离:“消息给你们了,那这元宝……”

    苏离微微笑着看他一眼:“我这元宝放在口袋里不透气,出来纳个凉,你有意见么?”

    “你!”中年男子正想上前教训一下苏离。

    只见一道残影划过,带起一阵风沙,中年男子忍不住出手挡住了眼睛。

    等他再回过头来时,苏离已经带着苏木凛上了一叶小小竹筏,向着妙玉赌坊的方向驶远了……

    “赌神,赌神,是赌神妹妹抢钱来了!”

    赌坊里的小厮看到江边来的花色竹筏,忙大叫了起来。

    苏离笑着眯了眯眼睛,看往旁边的一叶小的竹筏,他心里想着,坐在船舱里面的人,应该就是那些赌徒们所说的陆仙子了。

    “陆仙子,可否出来一叙?”苏离隔着几道扁舟,微微笑道。

    “你是何人,不明不白的,想接近我家陆大小姐做什么?”

    苏离木然片刻,也不知道当不当把真名托出。

    转眼之间,他灵机一动道:“这个嘛,本人姓南名彭游,略有赌技,愿与陆仙子切磋切磋……不知仙子可否赏脸?”

    那奴婢冷哼一声道:“想见仙子的人多的去了,看你的样子,想必是外乡来的吧。不好意思……”

    “等等。”舱里的女子有些激动地说:“他说,他叫做南彭游?”

    奴婢点点头道:“是啊,他还说,想要跟您切磋赌技,这个人啊,真是自取其辱。”

    “赌神爷爷,是我啊,我是君离啊!六年了,我等了六年了。”舱里的女子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情绪,万分激动地从舱里跑了出来。

    她美目轻闭,泪水如断了线地珠子一般滚落下来,六年来,她是真的长大了,在那个改变了她一生的赌神爷爷的帮助下,她的命运完全改变了,可她为了有朝一日能够找到赌神爷爷,不惜日复一日地混迹在原来的赌坊里,久而久之,竟是成了这边远近闻名的赌神妹妹。

    苏离微微一笑,任由那个陆君离将两边竹筏架到了一起,登上了自己这边的竹筏。

    “赌神爷爷,我做梦都想见到你,没想到,你却是那么地年轻……”

    然后,苏离张开双臂的时候,她再也忍受不住,一把扑到了苏离的怀里,大声哭了出来,那动容的场景,足以让在场每个人都惊诧不已,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苏离在欺负着她呢。

    苏木凛拉了拉苏离袖管,低声道:“苏爷,你真的认识这个女人么……”

    苏离神色一凛,微微一笑:“当然……不认识了。”

    苏木凛闻言一愣,嘿嘿笑出声来:“原来如此,苏爷果然博爱无边,兼济天下,佩服佩服……”

    “不是博爱。”苏离嘿嘿一笑,将陆君离深深地拥入怀中,眼神渐渐流向了远方。

    “我只是见不得,一个女人在我面前哭泣罢了。为了她们,就算做这大齐的魔人,与整个世界为敌,那我,也无怨无悔……”

    完本感言

    各位读者朋友们:

    《大齐魔人传》连更366天,今天,终于是要走到了完结的那一天了。

    谢谢各位编辑,也谢谢一些给我鼓励留言的朋友们。

    这其实不是写的我的第一本书了,之前其实也有写过不少,只是很少有落到电子版上的。

    这本书见证了我青涩的网文年代,给了我一些教训,却也让我成长。就算是那么无节操的我,起码也是坚持到了最后。

    那么下一本呢?哈哈别急,下一本书今晚就可以见到:《最强丹神》。

    这本小说和我之前写的会有很大不同,无论是风格,还是体裁。

    这本《大齐魔人传》在写的时候,不知道有多少人觉得这是玄幻小说,就算盗版网站上挂着的分类也是玄幻小说,好吧,其实我确实是比较适合写玄幻的。

    所以,让我在玄幻,让我在《最强丹神》里,与你再见,与你相约再一年。

    【全书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