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524章 江湖再会(大结局)

作者:边城 浪子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一)

    王朝五年!

    北国之战落下帷幕!

    这场旷日持久的超级大战在消耗了近两年后终于到了尾声!

    自东北关四国联军宣布败野之后,君若见不知所踪,雪中晴和云中月也解散了联军,光明左使退出幽灵联军,东北关只剩下幽灵部队。

    天惊绝率军大举南下,奇怪的是辽东三省再无京华楼势力、也不见有青衣楼的出现,幽灵部队势如破竹直取辽东三省,直逼京机要地。

    面对来势凶悍的幽灵部队,中原朝廷大为震惊,朝廷调集南七北九十六路兵马汇集京城拼死抵抗,总兵力逾越百万之众,实施人海战术,一步步逼退了幽灵大军。

    这场战役整整持续了一年,辽东三省才逐渐收复。

    天惊绝退出东北关,盘踞塞外大漠,自立为王,自封塞外大帝,国号为理想之国,坐拥400万平方公里的疆土,拥兵五十万,建立四大州、七大省、十八城、二十九镇、五十六村,各种玩家NPC人口加起来逾越千万之众,同时慕名而至的玩家成千上万、络绎不绝。

    天惊绝下令全国通发福利,但凡新手老鸟愿加入理想国,都可领百两银子、封相应之土地。

    一系列的措施使理想之国变成继蒙辽之后的第三大帝国,天惊绝终于梦想成真。

    理想之国成立大典之上,天惊绝特邀张赫参加,奈何张赫闲云野鹤、天外神龙,始终不曾见其踪迹。

    王朝五年!天下武林盟主大会又于京师召开,这次大会邀请四国高手,其中二盟主大爆冷门,华飞虹过五关斩六将,逐将工会副主席、惊鸿仙子、林若离一干女子高手纷纷淘汰出局。

    而大盟主几乎毫无悬念,被光明左使获得,只因本次大会张赫君若见等超级高手久未露面,传说已是退出王朝舞台。

    在这一年,江湖中又出现了一个神秘而可怕的组织,名字就叫做青龙会!

    “天青如水,飞龙在天!”

    这个神秘组织的势力并不在当初云中月的青衣楼之下,一系列惊人的大事件出现之后,光明左使决定联手天惊绝共同商讨对付。

    江湖永远都是那个江湖,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少不了刀光剑影、爱恨情仇。

    不管青龙会大龙头是谁,阴谋有多么可怕,光明左使深信所有的真相都会有大白于天下的那一天,这永远都是江湖的定律,即使没有了张赫它也不会改变!

    所以,为了理想!

    他不会妥协,也不会放弃!

    (二)

    梦星城远郊!

    冬天已经过去,春季的阳光让人觉得格外温暖。

    阳光洒在江面上,波光粼粼的江水似乎也是温暖的。

    这个地方是一处临江的复古商业街,之所以把聚会的地点选在这里,那是因为这里既热闹又安静,这里充满着古韵,人在其中难免不对王朝与往事充满了感慨和怀念。

    胖子蹲在一个小摊上啃着夹肉大馍,他也是在怀念!

    他怀念曾经在王朝中的快意恩仇,怀念曾经在王朝中一起战斗过的那些朋友知己!

    也许他怀念的并不是王朝风云,他真正怀念的而是曾经和张赫在最落魄的时候,在出租屋那段日子里的酸甜苦辣、同甘共苦,过去的经历有过欢笑、也有过眼泪,但现在在他看来,那些都是人生中的宝贵财富。

    当然,现在的他已经不用再过那么辛苦的日子了。

    当年的奉天山事件之后,他与马君梅就在王朝中独自经营了一家镖局,名字就叫做胖马镖局。

    这家镖局的厉害之处就在于,它既可以行走中原大陆的南七北九,又可以在理想之国的四大州畅行无阻,诚然,天惊绝是给了他极大照顾的。

    因为你来我的地盘上走镖,那还得交税,我怎么不可能给你大开绿灯呢?

    所以,有了这个基础后,胖马镖局的生意一下子就火了,很快就开了分局,分局之后再开分局,大宗生意到来,大把银子进帐,马君梅数钱数得手都软了。

    不过最近青龙会的牛鬼蛇神在辽东道上劫了一把胖子的镖,损失是不大,可是声誉影响就大了。

    对青龙会胖子很是头痛,以他的智商想对付这个猛男组织,那还不够资格,虽然他的大镖局中有步小云这样的猛男级高手,但是这么多年的王朝经验不是白混的,他也知道武力再高,也难敌智慧过人。

    于是想来思去,他觉得还是只有请哥子重新出山才行。

    其实说白了,这两年他很是想念张赫,虽然张赫一直了无音训,但是在胖子心中,哥子那就是威武的神!

    只不过一年前他跟马君梅结了婚,大家都知道,男人一旦“昏后”就会跟兄弟伙往来较少了,这不是有了女人就没兄弟,而是兄弟也能理解你,成家了的人最好不要半夜三更在外面胡吃海喝的,否则回家了老婆就要弄你!

    所以这次他也是跟哥子事先通了电话的,约在今天这个地方碰个头,交流交流心得,请教请教法子,当然,最重要的是可以埋头大喝一场。

    问题就是现在已经超过约定时间差不多快一个小时了,张赫还是没有现身。

    胖子有点蹲不住了,又要了一张肉馍吃。

    “你猪吗?一天到晚吃成这样?”马君梅也等得心烦。

    她虽是在骂,但心中还是很温暖,胖子现在好歹也是有钱一族了,但是曾经那些朴素的习惯还是保留着的,从不奢侈浪费,也不招摇过市,穿的也是百八十块钱一件的衣服,抽的是普通的香烟,至于业务用车,那是花了几万块从龙二哥手头买来的四车烂车,这些都是马君梅一直欣赏胖子的地方。

    “女人家懂什么?一边给我凉快去!”胖子驱赶道。

    “呀哈,你这混蛋要翻天了是不?”马君梅不服。

    胖子看了看手机,皱眉道:“都过点了,估计来不了了!”

    马君梅道:“你哥子更混蛋,放着好好的王朝不玩,听说在练习什么毛笔字,还要进什么协会,有病啊?说不定迷恋上了什么玩书法,今天不得空理你呢。”

    胖子嚷嚷道:“你懂什么?哥子一向神出鬼没,说不定这会儿就在哪里盯着我们?”

    马君梅的目光望着对面的商场大门,忍不住笑了:“我看你的哥子今天是等不来了,美女们倒是等来了一群!”

    “哦?”胖子顺着她的目光望去,一眼就看到了人群中的林若离。

    (二)

    商场的大门口,有三个美女相当扎眼。

    面若桃花的林若离在春天这个阳光明媚的季节中最为醒目。

    当然,她身边的茗中刀又是另外一种风情,两个人有说有笑的,看似在结伴逛街。

    唯一不笑的,那就是如同空谷幽兰的华飞虹,她虽然穿着朴素,可是任何人都只敢远观不可亲近。

    “华师姐,逛了一上午你怎么什么都不买?”林若离笑着问道。

    华飞虹淡淡道:“我若是要买的话,后面这位就受不了了!”

    原来三人的背后还有一位跟班,这个男人身材高大,面目英俊,尤其是眉宇之间,既有一股英气,又带着一种诚实的神态。

    只不过呢,今天实在不是该穿西装来见佳人的,因为他手上了提了六个袋子,背上背了一包,脖子上挎了两串,全是林若离和茗中刀买的杂七杂八的东西。

    林若离笑着望了他一眼:“你要是顶不住,就让我们帮你提!”

    “我确实顶不住!”英俊男子回答道,“但我也不能要你帮提!”

    林若离笑得更迷人了:“好,你确实是个诚实君子,我就喜欢诚实君子!”

    英俊男子也笑了:“我要追诚实女生,自己就一定要诚实!”

    茗中刀大笑:“好啊,我们拭目以待,就你能不能获得我们林姑娘的芳心了,兄弟,我可提醒你啊,我跟林姑娘如同亲姐妹,要知道能俘获她芳心的男人,一定得智勇双全、胆识过人,是大英雄,大豪侠。”

    英俊男子老实的答道:“好的,我记住了,谢谢你!”

    他有些好奇,虽然他知道这三位大美女美得那个惊人,但是自认识她们这三个月以来,他又觉得这三位有点不同于一般的都市美女。

    因为她们三位好象都有点共同的特质,那就是有时候说话文绉绉的,而且像是古代江湖儿女的用语,他实在想不通这是怎么回事?主要是因为他没接触过王朝。

    就比如说茗中刀刚才所形容的,什么智勇双全、胆识过人,这简直跟现代用语格格不入,他好歹还是有车有房、年薪百万,万中无一的高富帅,怎么能跟英雄豪侠扯上关系呢?

    不过幸好茗中刀已经在开始解释:“以前的日子里,确实有过这么一位英雄人物获得过如此殊荣,获得过佳人青睐。”

    “哦?他是谁呢?”英俊男子好奇了,忍不住了。

    茗中刀不禁笑了:“他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生命有过这样一个人就足够了!”

    这种话还不是英俊男子这种阅历的人能够理解的。

    华飞虹感叹道:“生命是美好的,请多多珍惜,人能走在一起是缘份,缘本不易,但愿惜缘到永远,勿挂念、勿憎恨、勿自怨,珍惜已有才是最美!”

    英俊男子迷茫了:“华师姐,你的话我不是很懂,但是我觉得大概是这样的吧,反正我看见你们三个笑,我就觉得生命很美好,也觉得生活充满了希望。”

    华飞虹终于笑了:“看来你懂了!”

    “是吗?我真的懂了吗?”英俊男子还是一脸懵懂。

    林若离笑得更灿烂了:“师姐说你懂了,那你就是懂了,既然懂了,中午还不请我们大家吃饭?”

    英俊男子反应极快:“我请三位去那边的威斯顿西餐厅!”

    茗中刀第一个反对:“那太俗气,我建议一会去那边的新龙门客栈,这样才有古代韵味,胃口自然就会大开!”

    英俊男子丝毫不犹豫:“好,那就新龙门客栈!我先去取车!”

    (三)

    古香古色的新龙门客栈自然不是古代的那种,而是一家古典特色酒楼,完全仿王朝打造的。

    此刻的二楼的雅间中,站在窗前的江尧忍不住笑道:“你猜猜看,她们三个怎么会突然跑到梦星城来了?”

    钟舒曼道:“听说林若离从北京出发,到这边来办事!”

    江尧笑道:“是来逛街的吧?你看她们三个有说有笑的,还有个男跟班,买了这么多东西。”

    钟舒曼道:“逛街也办事的一种!”

    江尧笑得更厉害:“不是吧,听说胖子约了张赫在这一带喝酒,这消息一下子被马君梅传出去了,于是她们三个就莫名其妙的出现在这里了。”

    钟舒曼叹了口气:“看来这顿饭你得请大家了。”

    江尧摇头道:“你怎么越来越小气了,新龙门客栈这么大一家酒楼的老板,居然好意思还要我一个公司职员请吃饭?”

    钟舒曼也笑了:“就是因为我是老板,所以才得抠门,我要是不抠门,酒楼这样子经营下去,没准两个月就垮台了,再说了,我也只是名义上的老板,这儿真正的幕后老板可不是我。”

    江尧有些好奇:“哦?那会是谁呢?”

    钟舒曼指着楼下道:“在对面的。”

    顺着她的手势望去,只见对面时尚精致的威斯顿西餐厅一楼靠窗桌边,坐着四个人。

    其中三个人江尧都认识,不但认识,而且印象深刻。

    光明左使、雪中晴、云中月,另外一个是一位气质成熟稳重的中年人。

    江尧到底细心,通过座次和他们的言谈表情一看就心中有底了:“云中月好象是在相亲吧?”

    “你错了!”钟舒曼否定,“不是在相亲,那个中年老头就是她男朋友,交往一年了,他们今天来这里就是在讨论婚期。”

    “不是吧!她变得这么快?”江尧明显吃惊。

    钟舒曼笑道:“有什么不可能的,该来的始终要来,左使和雪中晴半年前就结了,这家酒楼就是他输给我的。”

    “输给你的?”江尧更吃惊,“他是怎么输给你的?”

    钟舒曼笑道:“他非要和我打赌,赌我能在十天之内能找到张赫。”

    “结果他输了。”江尧失笑道。

    钟舒曼也笑得很愉快:“听说他最近在对付青龙会,想找张赫帮忙,但是张赫这段时间人间蒸发,也不知道去哪鬼混了,谁都找不着。”

    江尧道:“结果你就白白得了一家酒楼!”

    钟舒曼叹了口气:“但是这家酒楼的钱听说好象又是龙二哥从张赫手上诈来的。”

    江尧不顾淑女形象的大笑:“说来说去,这家酒楼的真正幕后老板,其实还是张赫!”

    钟舒曼忍不住笑道:“不过张赫手上的这笔钱,好象又是从胖子的镖局里骗出来的,而胖子的私房钱,又是你那小表妹马君梅抠出来的,听张赫说,马君梅的那笔钱,好象是你赞助的。”

    江尧无奈的叹了口气:“说来说去,好象我才是这里的老板?”

    钟舒曼道:“所以我说刚才让你请客,我说错了没有?”

    江尧道:“说不定我比你更抠门!”

    钟舒曼眨眼道:“这里的老板很多的,但是老板娘却不知是哪一个?”

    江尧道:“难道你还不够资格?”

    钟舒曼笑道:“她们三个今天来了,我又感觉压力大了,不过我喜欢有挑战有竞争的生活,再说我们大家都是好姐妹,今天中午请对面西餐厅和对面商场的几个家伙吃饭那是应该的。”

    江尧望着窗外笑道:“可能还不止,看见那边那个小摊子没有?”

    钟舒曼失笑道:“胖子两口子鬼鬼祟祟的在那吃烧饼,以为没人发现,其实我早就瞧见了。”

    江尧道:“我猜他们一定还不知道我们大家全在这里!”

    钟舒曼拍手道:“好吧,我们也该下楼去了,今天中午说不定是一堆老板娘的聚餐日呢。”

    (四)

    新龙门客栈的对面,临江茶座就不是那么热闹了。

    到底是临江茶座,面对大江、红樱绿柳,春暖花开,复古的茶舍充满了诗情画意。

    茶舍下,一人、一几、一砚,人在几上,笔落白纸,一时间龙飞凤舞、墨韵飘香,小小的茶舍犹如文人骚客的清雅静修之地。

    只不过张赫这番书法的修炼被旁边的龙二哥扫净了一切雅。

    龙二哥坐在一张木椅上,翘着二郎腿、叼着老红梅、眯着眼睛,摇头晃脑的哼哼着小调。

    “兄弟,今天热闹了,你的难兄难弟、红颜知己、大小老婆、亲戚朋友、生意伙伴、贤内助路人甲,全都到齐了,呵呵,今天是个什么日子?”龙二哥看起来很开心。

    张赫放下笔,诡异一笑:“呵呵,你瞧瞧他们,你看过去,我看过来,都以为对方不知道自己在这里,其实我早都瞧见了,嘿嘿,真正没人知道我就在他们眼皮子底下。”

    龙二哥大笑:“这才是幕后黑手的标准风格!”

    张赫笑道:“你今天神出鬼没的出现在这里?绝对不是来看我练书法的?二哥几时做过亏本生意?说吧,有啥事?”

    龙二哥笑道:“那是什么事都瞒不过你的,听说王朝中出大事了!”

    张赫笑了:“王朝中出大事了关我什么事?”

    龙二哥改口道:“对对对,王朝中的大事与你无关,但有几件事你却一定要管管的!”

    “哦?”张赫好奇。

    龙二哥道:“胖子的镖局走失了一趟镖,据说是被人劫了;江尧在京华楼的单子被人截糊了三次;钟舒曼的车队在祁山关卡中了人的陷阱;林若离经营的林家铺子前几天失火,听说是有人纵火;华飞虹竞争蜀山大圣,据说有人在暗中使坏;光明左使和雪中晴的天下霸刀最近在招兵买马,说是要高薪请你,还有……”

    张赫忽然笑着打断他:“所以这些人今天全都莫名其妙阴错阳差的到了这里来,而且还很会演戏,一拨人说请我喝酒,一拨人假装逛街,一拨人站在酒楼上看戏,还有一拨人在假装吃西餐?”

    龙二哥大笑:“原来你早就清楚了!”

    张赫沉吟着,道:“我听说王朝中最近出了一个青龙会的组织。”

    龙二哥道:“说不定那组织又是冲着你来的。”

    张赫放下笔,叹了口气:“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人就是江湖,怎么可能离得开,退得出?我的好日子难道又到头了?”

    龙二哥摇头晃脑道:“你明白就好,你总不可能看着大家又被人阴了吧?”

    张赫盯着他笑道:“所以你就当了他们的说客,千方百计的来请我?说说看,你收了他们多少的好处?我至少要抽个五成!”

    龙二哥干咳了两声,勉强笑道:“其实也没多少,他们不过是一人请我吃了一顿饭而已!”

    “是吗?”张赫盯着他。

    龙二哥马上挺直了腰板:“当然是!”

    张赫盯着他不说话,龙二哥顿时就心虚了。

    张赫立即扳着手指头开数了:“这样子,你上海钱庄我要抽一成纯利,京城的宝来记当铺我占15%的干股,理想之国的马场新店我要白金贵宾级身份,陈州的药材行要给我永久免费,还有,别以为你悄悄在新州新开的大龙哥客栈我不知道,我起码也要占30%干股,否则我凭什么参与你们的阴谋诡计,对了,还有你和光明左使他们在越州合开的悦宾楼,我怎么也得拿100文铜钱占5%的股份,不然的话有我在你们别想上市……”

    他还在那里研究着怎么敲诈,龙二哥已经听得抽筋了。

    许久,张赫也摇头晃脑的站起身,朝外面走去。

    “你要去哪儿?”龙二哥赶紧追出去。

    张赫冷笑道:“别以为我在这里他们不知道就可以私吃,尧姐她们看样子一会就要在新龙门客栈里聚餐,大吃大喝的好事居然想把我扔下那可不行,我饿了,我要吃鸡……”

    张赫大声嚷嚷着,龙二哥只好跟在后面。

    这二人刚一离去,茶舍里就又冲进来三个人,三个人手上均提着鱼杆、鱼网、水桶等钓鱼工具,一身污垢泥浆活象清洁工人。

    工会副主席仰天大笑:“武同志到底是武同志,太弱智了!”

    财政局局长也跟着附和:“他自以为他在这里没被人发现,其实老早就被我们盯上了,哼哼哼,我看看谁才是真正的幕后黑手。”

    工会副主席笑道:“这就叫做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他们在玩躲猫猫,我们就钓他们的鱼,哈哈哈,大哥,你觉得我说得对吗?”

    纪检委书记怒道:“你们两个混蛋!还有心情在这里念诗!”

    工会副主席顿时愕然:“怎么了?”

    纪检委书记一脸的沉痛:“武同志钟同志他们这些人,一看就知道今天是在这里聚众公款吃喝,现在国家提倡勤政廉洁,他们却大吃大喝,一会一定会点上满桌子的菜,结果又吃不完,最终造成巨大浪费,这股歪风邪气一定要给我及时刹住!”

    工会副主席正色道:“大哥所言极是,我们绝不能助长这股歪风邪气!应该及时制止!”

    财政局局长搔头道:“可是头儿,我们要怎样做才能让他们不造成浪费呢?”

    “这个简单!”纪检委书记大手一摊,振声道:“我们悄悄的跟上去,打枪的不要,然后我们也混进去大吃大喝,有了我们三个人,满桌子的菜就可以吃完了,这样就不会造成浪费了,歪风邪气就刹住了,你们觉得怎样?”

    工会副主席振臂高呼:“大哥思路清晰、方法正确,小妹自愧不如!”

    财政局局长立马拥护:“头儿勤政廉洁,事必躬亲,实在是一代伟大之领导!”

    工会副主席精神更震:“把这个方法传播下去,今年我国GDP必然再翻一番,全民小康指日可待!”

    财政局局长双拳朝天:“后年必然赶英超美,壮我中华!”

    纪检委书记哈哈大笑:“咱们三兄妹齐心协力、同舟共济,一定能够把这次公款吃饭不开票不报销的腐败工作搞好,走,闲话少说,我们跟上去!”

    “咦?慢!”工会副主席注意到茶几上张赫练书法的那张白纸,“武同志好象有东西忘在这儿了!”

    纪检委书记道:“拿来我看看,上面写的什么!”

    白纸上的字迹雄健洒脱、气势飞扬,仿佛是在形容他跌宕起伏、波澜壮阔的王朝一生:

    义气云天不知愁,曾闯连营十八楼;

    挥剑破云斩星落,举杯高歌豪情酒;

    前尘旧事一场梦,片片柔情不肯休;

    梦醒夜看清风瘦,江山却似还温柔;

    纵使西楼锁清秋,九天御风任遨游;

    不如笑归红尘去,共我飞花携满袖;

    诗的最后,还格外题有一行小字,当看见这行小字后,三位领导就目瞪口呆,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再也笑不出来了:

    “三位钓得太久了,我等不起了,我先去大吃大喝了,你们赶快过来,让我们大家——江湖再会!”

    (全文完)

    小说下载尽在http://bbs.txtnovel.com--书香门第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