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章 鸿蒙道境

作者:无极书虫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兄长果然已经将自己的鸿蒙道果彻底圆满了?”在风烨讲道之后,阿罗目光向风烨脑后道果光轮望去,一片广阔无际的鸿蒙气海中伫立一座混元宇宙,那宇宙以及鸿蒙五太的演化已经到达圆满状态,这便是风烨三十个元会在界外的苦修。

    “那位魔神的本源果然不错,贫道借助他的尸骸在太易之地重开了一片鸿蒙之地。非但自身大有裨益,此地也可作为天极山私有,正好让吾等门下在此地证道混元。”那一片鸿蒙之地尚且没有真正建立完全,在风烨三十个元会的努力下才仅仅演化出来初始鸿蒙元气,太素不生、太极不显,如何能够开辟天道宇宙?

    风烨将一枚毁灭道果交给阿罗,此物正是风烨对阿罗所言的伽炎机缘。

    “伽炎和明垠同源而生,明垠的毁灭本源对那一处鸿蒙界域无用,正好给伽炎作为证道之用吧。”一位毁灭之道的混元圣人,也能增加天极山一脉的实力。

    “那小弟便替他收下了。”阿罗眼前一亮,将那枚毁灭道果收起。

    “贫道这次仅仅是回来露个面,不久之后贫道会再度回去演化鸿蒙,顺带在混沌中宣讲混元神道演化新的混沌神魔。”风烨对着诸位交代一下:“太恒跟着贫道去混沌传道,太泓便留在太渊天中守护道统传承吧。”

    大道毁灭劫过,原本该有一位大道之子诞生,但女娲娘娘截留了部分鸿蒙本源合入造化;风烨执掌鸿蒙至宝鸿蒙金印,并且炼化了明垠道体自开鸿蒙界域;阿罗重开新天地借助这个第一宇宙的气运也分去部分气运;加上元馗作为盘古的继承人重炼盘古斧后也得到了部分气运眷顾,所以在大劫之后并没有真正的大道之子诞生,那气运被他们四人分走。

    宓妃心中一动,跪下道:“弟子愿跟师尊一起去混沌修行。”

    风烨深深看了宓妃一眼,颔首:“既如此,你跟着贫道归去便是。”

    ……

    又是三百年,四神君在内混沌开辟了四方小天地镇守混沌胎膜,随后便看天地间功德金光照耀三界。

    孟章正在帮助三位神君转化混沌道体,看功德金光后便有所明悟:“人族再度诞生了?”随后他传音龙族,让诸多龙神前去帮助人族以谋取教化功德。

    与此同时,漫天神佛悉数得知人族再一次诞生,地府鬼门豁然洞开飞出来一道道火云天圣贤的真灵转世人族。

    神农和轩辕静静站在火云天,神农对轩辕道:“皇弟,此刻人族重演合该你再度下凡引导人族,顺带嫘祖等人也能再度度回来。”

    “小弟明白。”轩辕将真身留在火云天,便将真灵遁入人族化作人皇。

    三祖神庙,风扬和白起静静看着人族诞生。昔年风扬不断轮回转世,白起则是在一旁暗中护持,到了量劫来临之际两人便一起躲在了建木神舟度过劫数,以先天生灵的身份看护风氏一族。

    两人看人族再兴,百年之后,风扬笑道:“这回我又要往人族走一遭了。”

    一百年,轩辕、孔丘等人纷纷登场教化人族,如今火云天分去了头汤也该旁人插手了。

    “嗯,我陪你,只要你别傻得再度转生百世就好。”白起双手抱胸道:“我是看不出来人族有什么好的,值得你这般留恋。”白起和风扬虽然都转世过人族,但二人本相乃白虎和金鹏。

    “人族有情啊,那七情六欲是我昔年作为飞鹏之时所不能理解的。”风扬眺望北冥海方向,那混鲲老祖对着座下亿万妖族宣讲妖道秘法,而他旁边则坐着北冥圣母玄冥娘娘。

    随后风扬的目光望着如今的人族聚集地,有一只九尾白狐守在一位刚刚转世的男婴旁边,也有一条千丈应龙隐在天空静静守护一位十三四岁的少女。

    “即便是人间流连百年,其精彩也不会逊色成神作仙呢。”风扬感慨道。

    ……

    人族重出,风烨早带着宓妃和太恒去看护那一片鸿蒙之地,然后便带着两位大神在盘古混沌中游走,教化鸿蒙而点化一位位混沌神魔。

    到了最后,风烨命宓妃和太恒继续在混沌讲道,而他孤身一人晃晃悠悠在混沌中游荡,一股股鸿蒙元气飞到了他的身边,他身后那一处完美宇宙和鸿蒙道境顿时化作一颗无上鸿蒙道果与他自身相容。

    教化混沌,将混沌证圣法传播出去之后,这位身兼两种问圣法门的混元圣道代表,终于水到渠成而功德圆满证道鸿蒙。

    有鸿蒙至宝辅助,有一具无上鸿蒙道境的尸骸供他随便摆弄研究,然后自己又开辟了一片鸿蒙界域,他如果还不能迈入那一步才是怪事。

    不过当风烨跨入那一步之后忽然有感盘古宇宙附近也有一股鸿蒙道气弥漫便踏足赶了过去。

    “原来是道祖在开辟仙道宇宙?”风烨站在混沌中看着鸿钧以造化玉牒自开宇宙,在鸿钧旁边还有三清圣人、镇元圣人、乾元圣人、新晋圣人的灵阳道人、玉皇道人和金母两位亚圣以及风烨的圣人弟子太泓。

    风烨盯着九位站在一边的仙家们忽然笑了:“原来道祖打的是这个主意?”

    开辟宇宙并无不可,正觉宇宙和星辰宇宙早已经重新开辟,甚至东云和景希所在的那一个宇宙也被元馗阿罗帮忙重新造化了出来,但是鸿钧开辟的宇宙跟他们大不相同。

    风烨静观其变,看鸿钧将宇宙开辟,其中除了一方仙界之外再无他物。

    “诸位,速来助贫道演化无上仙道!”仙界中央的鸿钧对着几人喝道。

    混元大道从鸿钧身后出现,九位仙家纷纷动手将其中一条混元道韵镇压,借助自身之力帮助鸿钧演化仙界。

    “嗯,三清圣人以三清境锁住三清圣人业位,让自己脱离自由之身来帮助鸿钧开辟宇宙,然后再度在此界占据三清业位?这么说,这三位是打定主意要以三清之道证道。”

    如果每一个天道宇宙中都有三清业位的话,那么三清圣人借此而开辟一座座三清境,日后他们三个便是携手证了鸿蒙也不出奇。

    “不过,这法子很麻烦啊。”风烨看三清在仙界凝结三清境,再度将太极、阴阳、四象之道打入天地,以他们的大道帮助鸿钧演化天道。

    随后,太泓的五行大道同样显化,帮助鸿钧梳理天地元气。还有镇元子和乾元子镇压天地两极,灵阳圣人开辟星辰,几位圣人纷纷动手帮助鸿钧道人衍道。至于玉皇。金母也出来演化一道先天玄阳玄阴道气,中和此界的元气。

    鸿钧得到九位仙家的帮助,他身后再度出现九位仙家的法则虚影,然后九尊天道圣位忽然落向了九位仙家。

    三清以三清境来承载圣位,确保自身可以随时出现在任何一处具备三清境的宇宙。太泓则是将圣位化作一天道圣器五行太一轮,然后将此物祭练将一尊化身留在此界,参悟此界的天道。鸿钧能够将太泓请来帮忙,除了许诺符道可以传道此界外,也是对太泓自身悟道大有好处的缘故。

    镇元子将圣位收入地书中,其本尊直接在仙界中开辟了一座万寿山传下地仙一脉。灵阳和乾元出手在仙界之下开辟两方宇宙,将他们身上携带的自己宇宙本源融入此界。他们两个都算不得盘古宇宙圣人,本人都携带者一方破灭宇宙的最后传承。但如果他们自己开辟一方宇宙且不论其难度,他们自身也无法保护这些宇宙不受旁者的侵扰,倒不若开辟两个附属宇宙融入鸿钧仙界中。

    乾元开辟的宇宙是一座座小千世界,然后汇聚在一处地仙界中。至于灵阳圣人则是一颗颗星辰,和星辰宇宙仿佛。

    玉皇道人拿出来一卷封神榜吸收圣位道韵,借此一步登临天道圣位开辟天庭。

    “贫道开辟天庭,开三十三天,以此统治群仙。”

    金母也将最后一道圣位吸收,不过她所为的便是在此界传下女仙修行一脉,以此功德而证了最后一尊圣位。

    “将白帝之位传下,就是为了在仙界得到一尊圣位来全了自己的圣道?”风烨不置可否,反正是西王母自己的选择,风烨和她非亲非故自也不会干涉。

    “不过能够一口气分化九尊圣位,鸿钧道祖当初绝对从元虚老祖手中得到了不菲的本源啊!”风烨推演后,坐看鸿钧道祖借助九位圣人的力量而将自身天道圆满。

    毕竟这鸿钧仙界本身便是他的道果衍生,在九位仙家帮他圆满之后,他也瞬间将此仙道宇宙法则圆满,助他一步超脱而出。

    在鸿钧超图之后,便看到站在混沌中的风烨了。风烨并没有刻意隐藏身形,但他周边鸿蒙气息和混沌相合,非鸿蒙道境中人断然不能轻易察觉。

    “恭喜道祖!”风烨拱手道贺。

    “彼此彼此,道友居然先行一步,想来那明垠魔神也给你不少助益吧?”

    “元虚老祖不也成为道祖的踏脚石了吗?甚至元馗那厮也得到了不少好处。”风烨站在混沌笑吟吟道:“说不得下一个证道之人便是元馗了。”

    “这可不见得,在娘娘沉睡修养的时刻,烛龙老鬼的时间法则造诣极高,或许下一个道友就是他呢。”

    “但如今一方方天道宇宙重新演化,这些身合混沌法则之人也会也发艰难了。”风烨有些感叹:“说起来,贫道以为道祖和贫道是一脉而成,如今看来道祖也选择了太一陛下等人的道路。”

    风烨的最终道果是彻底凝聚鸿蒙,自身便是天道,自身便是鸿蒙,从此真正不死不灭。不管明垠和风烨如何敌对,他们俩在成为鸿蒙道境后可以说是一脉同归。

    但鸿钧不同,原本和风烨一脉而走的鸿钧道祖在最后自开天道而应证己道。仙界便是他的鸿蒙道果显现,虽然在沟通天道方面鸿钧要占据优势,但如果量劫到来他也会有一时的削弱。这种法子和元虚老祖当初一模一样,不过鸿钧借助元虚作为踏脚石完美的将此道演绎罢了。

    两位鸿蒙道境的巅峰强者在此讨论下一位证道之人的时候,忽然听到一个轻柔的声音响起。

    “你们也太过瞧不起人了吧?你们两个是不是太高看你们自己了,这一步很难吗?莫非除了烛龙和真王之外,本宫便不能先行一步?”

    女娲的声音传了过来,鸿钧和风烨二人看到女娲艰难的迈着脚步行走在混沌之中。女娲娘娘身披天凰羽裳,穿紫色云罗裙,手腕戴着一串宝石珠链,拿着一柄水玉香扇不断晃动。随着女娲的足迹踏过,一朵朵七彩莲花在混沌中生长盛开。

    三千莲步,女娲走到鸿钧二人面前,虽然如今女娲娘娘尚且不能完全把控自身的气息,但是那股力量风烨二人也是明白。

    鸿蒙造化!女娲娘娘在置之死地而后生之后终于将整个混沌的造化法则纳入掌中。女娲娘娘居然在二人之后成为第三位鸿蒙境强者!

    “道友,本宫证道归来,已经邀请诸神庆贺。兄长、真王、神农、罗神、太一等人都已经去了娲皇宫,甚至宓妃丫头也从混沌归来,如今就差道友了。”

    风烨目光望向娲皇宫处,如今诸多神圣汇聚娲皇宫,伏羲一脸喜意和周边的元馗等人喧闹。阿罗正自顾自的饮酒,时不时在场中做一些恶作剧,而他身边刚刚证道混元的伽炎则忙着替他收尾。

    他的女儿风素灵忙着替师尊宴请诸神,不得已之下居然还要分出来一个个化身,一面应酬天极山一脉,一边还有和星宫太一夫妇陪坐。至于星辰宇宙新晋圣人紫微者悄悄跟着宓妃去了后花园。不过那后花园不单单是他们俩在,大禹夫妇、云桑夫妇还有应龙女魃等人同样也在……

    “好啊。”风烨笑着点头。

    鸿钧看风烨有所去意,便借口仙界之事回去构建仙道宇宙去了。至于太泓在接到女娲娘娘传音后也飞去了娲皇宫。

    风烨和女娲慢慢行走混沌如履平地。

    “看本宫的选择,道友应该将珍藏的那一瓶娲皇密酿拿出来跟本宫对饮吧?说起来,那密酿还是本宫亲手所制。”女娲当先打破沉寂,随后从鸿蒙造化莲中飞出来一条金龙落入风烨手中。

    “娘娘的鸿蒙彩莲果然也成为至宝了?”风烨目光一动,盘古斧是开辟毁灭,鸿蒙印是镇压演化,那么这造化莲应该便是造化衍生了吧?

    “嗯,实在毁灭漩涡破灭的时刻晋升的,所以将至宝异象一并遮掩。”女娲嗯了一句,又道:“多谢了。”

    当初风烨通过灵晔珠交给了女娲一贴生死符箓。此符箓是当初风烨在太初世界夺取生命神王和冥王的本源练就而成,两位圣人神王的本源能够催化大司命突破一个混元境界,风烨自然不会让这一道生死符白白浪费,便刻意收留了起来。

    生死符,一注生,一注死,加上同时掉落的衡天笔,以及生死符上面那一枚鸿蒙法印,女娲娘娘瞬间明白风烨的主意。

    将自己的名字写在生符上,然后死符直接射向了核心处元素神王的毁灭元胎,随着女娲娘娘求生意志爆发,将所有造化元气注入生符中,立时引动风烨留下的鸿蒙印法印。

    鸿蒙定道!印类的灵宝都有权柄的含义,作为鸿蒙至宝的鸿蒙印也具备扭曲法则镇压法则的特性。

    随着鸿蒙印的符印引动,女娲娘娘的生机被悉数牵引,通过鸿蒙至宝的力量让女娲的“生”得到了大道的认可,加上女娲娘娘拼尽全力将阿罗舍弃的鸿蒙莲花和造化彩莲相合祭练这一件至宝。终于在两件鸿蒙至宝的帮助下顺利逃脱劫数,顺带化入造化法则中彻底掌控整个混沌的大道,可以说是因祸得福了。至于元素神王被风烨的死符击中,在鸿蒙印的定义下直接将他的生机毁灭,鸿蒙定死。

    金龙和女娲娘娘身后的天凰交相辉映,最后化作了一杆衡天笔被风烨收起。

    “不客气。”风烨回了一句后,望着眼前看不到前路的混沌,忽然对女娲伸手:“手给我。”

    “嗯?”

    “路还挺远的,为了不在混沌中迷失还是牵手一起走比较好吧。”风烨道。

    “……”女娲望着风烨的脸庞,忽然笑了:“真拿你没办法,那就一起吧。”女娲的芊芊玉手被风烨轻轻一握,两位圣人携手走回娲皇宫,仅仅在他们身后留下荡漾的混沌元气。

    路或许很远,但两个人相伴或许便不再寂寞,甚至相互扶持亦不会迷失方向。

    (终)

    后记

    终于完结了,从四月份喊到现在,总算是彻底结束。从去年五月九号到今天的五月八号,整整用了一年的时间。虽然中间也担惊受怕洪荒流的太监诅咒降临自己头上,但终究将本文彻底完结了,心中长舒了一口气。

    按照原先的预定有两个结局,但是关于黑暗结局女娲娘娘身陨的计划,刚刚说出来就被大家一致吐槽。灵魂人物被写死,这是彻底作大死的节奏!

    于是最后将两个结局中和了一下,曲折的让娘娘安稳活了下来。不过如此一来,结尾的时候就混乱了起来。预计四月结尾便推迟到了五月,然后从五月一号开始频频打脸,说生日前完结也没达成,当天逼着我两大更啊。之后每一天都希望能够彻底完结,但都一天天的拖延了下去。

    今天忽然潜力爆发四连更,将一切彻底完结,总算感觉轻松了。

    不过从我一开始写文的时候从没想过女娲娘娘居然会这么受欢迎,最后的结局都让我修改了。但书虫毕竟是感情废柴,纯洁的我从来不会写爱情啊,于是最后这个开放性结局便需要诸位各自的感观了。相濡以沫,不若相忘于江湖,其实是我早就在文里提及的,两个人相伴并不一定都是爱情,到底如何便只有各位看官智者见智了。

    一篇完本的小说,不管其成绩如何,至少能够看到这篇后记的都是书虫的支持者。随着书中的跌宕起伏,甚至书虫自己写的时候有一些情节也哭了,如果大家能够被书虫的文章感动,那么也是书虫的小成就了。

    大家陪着书虫走过了一年的时光,也让书虫年长了一岁,不知道诸位看官又如何?

    至于大家所关心的新书,按照我的偏执癖,原本想着五月九号开新文和去年此时遥相辉映。但明天似乎有些赶,争取吧,或许明天开始我们又能够在新书见面呢。

    虽然有一些读者会离开,但也让我们好聚好散,时不时能够再度翻起元符录,想起这一年追文时光足矣。

    仙侠新书《太浩》即将上传,还请大家多多支持。

    番外

    番外之末路荼蘼

    娲皇宫,女娲娘娘专心致志对着面前一盆荼蘼花修剪,而在她身边不远处的莲池中则盘腿坐着一位华服青年。

    “你的又一尊神庙被推到了,这次应该是被换上了一座三清观吧?”大命尊幸灾乐祸说道:“一位圣人居然连自己的神庙都保护不住,你还真不如拿一块豆腐撞死得了。”

    女娲不理大命尊的话语,专心将那株荼蘼花裁剪了出来。

    “怎么样?”女娲将花盆摆在了大命尊面前,笑吟吟问道。

    “某人的性子真够好的!”大命尊讥讽道:“要我是你,早就出手降下神罚将那些凡人诛灭了。”

    “需要么?”女娲忽然道,她的目光同样望着大命尊所在的幻世池。“可不单单是一座神庙,本宫如今在洪荒中的神庙应该已经灭了七七八八了吧?”

    “神道有一句话,信则有,不信这无。本宫隐世无数年倒也无怪这些生灵将本宫遗忘,那么本宫正好落得清闲,专心在娲皇宫中修行造化。”

    所以你这位无欲无求的圣人才能修为越渐高深?大命尊心中暗暗叫苦,她的修为越发高深,那么自己如何又有逃生的一日?

    恼火的将荼蘼一花枝掰断,直接将女娲修建出来的自然美境破去,随后大命尊又将荼蘼送回女娲面前。

    女娲托着下巴盯着一阵子,动手将荼蘼另一端的一朵灵花掐灭,再度让这盆栽完成。

    “真是的,跟你这个不懂得欣赏的人在一起真是无聊!”女娲将荼蘼花栽在幻世池旁,摇头道。

    “是啊,我这所谓的域外魔神不懂得欣赏你们天道宇宙的东西,那么你要杀便杀,何必将我关在此地,想要借此芸芸众生感化我?”大命尊讥讽道:“我从这个宇宙之中可没有感觉到你所言的什么情感,就看尔等那些圣人们勾心斗角,这个宇宙还是毁去吧!”

    女娲默默无言,起身离开了这一处幻世池,只留下大命尊在此不住冷笑。

    一天……两天……

    大命尊在此等待了不知道许久,但那位女主人好似将他遗忘了一般,再不曾过来这一处莲花池。而大命尊通过幻世池中映照的无量大千世界也渐渐漠然起来,随着时间的变迁女娲的神庙终于彻底消散,甚至连女娲是妖的说法都不在有人提及。不过是所谓神怪小说中的谈资,又有何人相信世间曾经存在了这位女神。

    有何人相信,曾经有一位女神以自身精血而塑造人族?

    又有何人还记得,那曾经力挽天倾之祸,以自身无上神通修补天穹的圣德神女?

    “如果我是你,恐怕断然没有这般好的性子吧。”大命尊望着幻世池中的洪荒景象,感慨道。

    不知道过了多久,女娲捧着一卷星图出现在了大命尊面前,随着女娲将星图展开,其中一方与洪荒与众不同的世界出现在了大命尊面前。

    “这是?”大命尊看那星辉绚烂的星辰世界,不由愣了。

    “这是本宫催化时间重新创造的一方星河世界。”女娲望着星辰世界的璀璨光辉,自豪道:“恐怕这是本宫造化之道的最高成就,即便是如今本宫想要再度开辟这一处世界也难以功成了。”

    “原来如此!你是要借助这一处世界重新收集香火,然后跟玄门三清以及佛门二圣一争高下?”大命尊眼前一亮,立马琢磨出来好几个计划,帮助女娲如何算计三清和接引准提。

    女娲失笑摇头,随手将那一卷星图抛向洪荒,一条天河悬挂在了洪荒上空,正巧王母在拆散牛郎和织女,这一条天河顺着金母的力道直接将牛郎拦住。

    看到天河中的一颗颗星辰世界,金母愣住了。随后,无数大能的神念降临过来扫视这一条星河,星河的源头立在虚空之中不可照见,而这一条天河仅仅是星海中的一个星系。之后几位圣人也将神念降临下来,纷纷商议如何在此世界中传道。

    “你就这样将这个世界送给他们了!”大命尊忽然火了:“有这个星辰世界在手,这可是你翻盘的机会啊。”

    “本宫原本就不喜欢什么称王称霸,能够安安心心看着自己的造物成长就可以了。如今洪荒灵气和土地已经不够众生使用,那么多出来这一片星海应该也不错。”女娲狡黠一笑:“况且,这个星海世界的本源在本宫这边,就是让他们在其中教化生灵,亦不过是给本宫做苦力,你就好好看看这一方世界中的生灵如何吧!混沌之中生灵稀少,故而尔等神魔不知神祗职责,但看了这众生百态之后,本宫希望你也能够明白自己所应该坚持的东西。”

    “怎么,你想要我受到这些蝼蚁的情绪感染,然后断去灭世的念头?”大命尊嘲讽道。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大命尊仍然专心致志推演众生之态,为此而参悟了命运法则,他的修为心性在无数年间也渐渐提高。

    ……

    “喂!那个叫做真王的家伙找你做什么!”这一日,大命尊看女娲一脸忧愁,便问道:“那厮据说是神族最古老的皇者,该不是找你一起复兴神族吧?”

    “真王陛下若真有意权势,当初就不会将神皇之位外传了。”女娲深思道:“真王陛下传过来消息,有两个天道宇宙似乎准备对洪荒动手,想要本宫和鸿钧道祖前往帮忙破敌。”

    “所以你这位宣称隐世的圣人,又要为了洪荒宇宙出力了?这种事情怎么不让三清和西方那两位去做!”

    “你这是在担心本宫不成?”女娲用袖子将笑容遮掩,咯咯笑个不停。

    大命尊冷哼一声,嘲讽道:“如果你回不来了正好,没有你的力量压制,我可以轻松突破娲皇宫的限制,直接降临洪荒施法将此界毁灭。”

    “那么本宫便是为了回来镇压你,也要早些回来不是?”

    “所以你最好别回来了!”大命尊喝了一句,便再度开始参悟命运之道。

    女娲又站了一阵子方才转身离去,而女娲离去之后大命尊忽然睁开眼望着女娲远去的背影沉思。

    “为什么用命运之道窥见未来,居然看不到这位女神的未来?莫非这位女神她最后——”大命尊心中浮现一缕担忧,但随后又被喜悦所覆盖:“她若是死了,那么我突破封印的日子也就近了!”

    昔日女娲种下的荼蘼花渐渐败去,洁白的花瓣落在了幻世池中随水波摇曳。

    ……

    虽然大命尊静待脱困一日,但却不想那一天的到来远比他预想的还要早。这个有着大道眷顾的最初宇宙居然因为内讧而给了旁人机会,大命尊也借此时刻从娲皇天逃离了出去。

    女娲娘娘神力不在,娲皇宫中不少奇花毁灭,当初女娲留下的荼蘼当然也难以存在,大命尊最后扭头望着这片困住自己的圣人道场时,那一株荼蘼花也真正寿终正寝。

    借助混沌元气回复自身法力,大命尊站在混沌之中望着女娲和鸿钧等人奋力杀敌,犹疑了一阵他才退入了混沌。

    “如今到底没有恢复全盛状态,就先不跟你清算了,等你们将这些外敌退去之后吾等再行较量吧,看看是你的造化之道更胜一筹,还是我的命运之道!”

    番外之天皇往事(上)

    盘古重开天地之后道化万千,无数先天灵光逸散洪荒之中孕育了种种神圣。

    而在虚空之中有一道先天氤氲紫气幻化灵云随风而飘。诸天万气以紫为尊,这道氤氲紫云合着一条先天不朽紫虹神光诞生了一位先天之神。

    “罗?这就是我的名字?”一个六七岁大的稚童漂浮在虚空之中,以好奇的目光望着这广阔无际的洪荒世界。

    洪荒很大,即便是生而神圣的罗神亦不能观照整个洪荒。但刚刚出身的他,亦可以说是赤子心性,对这个未知的洪荒充满了各种好奇,于是便在洪荒之中各种游玩。

    洪荒初开,天地之间的争斗还算不上多,罗神行走洪荒之中时不时与龙凤为伴,以弄花为乐,倒也颇为闲逸。

    ……

    伽炎是火神,按照后来天皇的说法他是司掌毁天灭地的无上火神,在末日之时以劫火毁灭天地。故而在他一出生的时候周边地域便彻底化作一片火海,再无有一点生灵存在。

    之后,每当炎火之神走到一处,那一处便会彻底化作火海焦土,所有生灵都是避着他走,知道他碰到了命中的那人。

    “呐!你就是他们说的那个火鬼?”少年歪着头看着孤零零站在荒凉大地上面的伽炎。

    炎火之神默默看着对面的那位少年,不知为什么自己的神火在碰到了少年身体的时候便瞬间消散,甚至让少年将足下的那一条河流护住,不被自己的毁灭天火烧干。

    “你在想,我为什么不怕你的神火?”少年的赤足在不断踢打水面:“你的神火虽然不错,但你的修为实在太弱了,甚至你连怎么收敛自身的火焰都不会做吧?”

    前不久,罗神在一只凤凰口中得知了关于这个火鬼的消息,据说是徘徊附近,而火鬼所到之处赤地千里再无有一点生机,所以罗神好奇之下便想要来此看一看这位火鬼。

    “你有办法帮我将护身神火收敛?”火神声音嘶哑问道,语气中带着一抹急切。

    少年搅动河水,托着下巴想了一阵儿:“这样吧,我帮你将火焰收敛,你陪我行走洪荒游玩怎么样?”

    “游玩?”火神沉默了一阵儿:“你不怕我?”

    “怕你什么?你又不是我的对手。”少年从河边起身,伸出左手在右手上的手链处摩擦了几下,手链中的一颗宝珠忽然散发湛蓝光辉,天空中似有感召一般降下了甘露。

    天雨,这是火神第一次看到所谓的雨水。按照以往的情况来说,每当他到了一处雨水密集的地方,那地方瞬间便会水汽消散气温也会随之升高。

    雨水散落大地,火神身边的灭世天火渐渐消散,火神双手捧起一滩雨水仔细观看。对于他而言,这是他第一次碰到雨水之类的东西。

    罗神走到他面前:“怎么样?我帮你压制火焰,然后你陪我行走洪荒,如何?”

    “可以。”在雨水停下之后,火神周围的气温再度升高,于是他连忙点头。

    罗神双手一拍:“既然契约定下了,那么我要怎么称呼你?对了,我的本命叫罗,你叫我阿罗就好。”

    “本名?”火神有所迟疑:“那是什么?”

    “每一位先天神祗在诞生之后都会有真名印入天道,难道你没有?”罗神有些好奇道。

    火神摇摇头,语气多了几分尴尬:“没有。”

    没有先天真名的神祗?阿罗皱了皱眉头,随后又再度道:“既然你没有真名,那么我们就起一个名字好了。”

    低头思考了一阵子,阿罗抬头道:“以后就将你‘伽炎’好了,伽是名字,炎是你火神的象征。”

    “伽炎?”火神念叨了一句:“那就叫这个名字吧。”一言而出,天道顿时有感将此名记录了下来。

    “对了。”罗神摊手伸到了伽炎的面前:“将你的本源凝聚一颗神珠交给我。”

    神珠?伽炎随手划破手腕,精血洒落凝聚了一颗血珠飞到了罗神手中,被他串入了右手腕上的手链中。这时伽炎算是明白罗神手腕上面的那一串手链到底是什么东西了,这分明是诸多先天神祗的本源宝珠啊。

    相对的,罗神从手链中取下来一颗青木珠埋在地下,不多时便有一株灵株生长了出来。这灵株乃是一颗藤木,生有气根和淡黄花朵,一缕缕青木之处渗入大地,渐渐遍布了这一整片赤土。

    “嗯,有这株灵根转化赤土,这一片被你毁灭生机的土地也能很快恢复原样了。”罗神借助青木珠而造化了一种灵根,他对自己的手段也颇为满意:“此物便叫做常春藤吧。”

    说完,罗神从藤木上面截下来一段青枝,然后在其上施展神咒编织成手镯戴在了伽炎左手。

    “有了我的咒法镇压,你的火焰也不能伤到旁人了。”

    伽炎看着左手的手镯,再看看面前的这一个阳光少年,心中不知是何滋味。

    ……

    罗神和伽炎漫步行走在洪荒之中,一开始阿罗多了一个同伴倒也挺快乐。时不时让伽炎跑去将母兽引开,而自己溜进兽巢抱着幼兽玩耍。或者偷偷将两只凤凰的鸟蛋给换个位置,或者跑去拔凤凰的羽毛……

    但是随着两位先天神祗渐渐成长,罗神的手链穿满了一位位神祗的本源珠后,洪荒之中也渐渐多了一些纷争。龙凤之斗,四位混沌神欲要让自己的种族称霸洪荒而开始了所谓的战争。

    看着洪荒之中战火四起,罗神再没有原先的那般欢快感觉,行走在一处处战场上罗神的笑容渐渐失去。

    “伽炎,你说为什么洪荒之中要有这些战争呢?”天真的少年神当然不知道在曾经的上一个量劫,曾经爆发过无数次比这个战斗规模还要庞大的战争,甚至将整个宇宙未来作为赌注的战斗也不再少数。

    伽炎默默跟着罗神行走在一处战场遗址,阅历浅薄的他当然不能回答罗神的问题。只听罗神指着场中那些尸骸说道:“这一只紫凤凤凰曾经被我拔过羽毛,这一只天龙曾经送给我一片逆鳞,这一头飞天神虎曾经送给我一堆神果……”

    随着罗神在战场上面看到了一位位熟悉的神兽尸骸,他忽然对伽炎道:“或许那些混沌神祗想要争夺天地霸权,但天地众生何其无辜,为何便要为了他们的争斗而遭了无妄之灾?”

    伽炎无言陪着罗神将战场打扫完毕,罗神坐在树下静静思考,烛龙的阴阳明晦之力轮转三次,象征了天地间度过了三日的时光。

    三日之后,罗神起身坚定道:“我要去找几位混沌神,让他们将这一场战乱停下。”

    伽炎拿起自己的神枪,点点头:“我陪你。”

    番外之天皇往事(中)

    混沌神一个个自傲的很,即便是罗神亦不会傻到跑去几位混沌神面前指手画脚。而是决心汇聚一大批不乐意战斗的神祗对那些混沌神魔施压,这也就是最初的天宫雏形。罗神曾经和许多先天神祗打过交道,从他们手中得到了一颗颗本源珠。或如伽炎一般帮他们完成愿望,或者跟他们打斗一场,再或者是以物换物,这位从虚空中诞生的天神其人际关系还是很广的。

    “盘古大神开天辟地不是用来作为混沌神的游乐场!”

    “吾等既然为天地生养,身具大神通,那么便有义务维护这一处天地的安危!”

    “吾欲汇聚诸多先天生灵,开辟神族以维护吾界!”

    最初的罗神,以大义为号,在自己的大器之下汇聚了一大批的追随者,甚至作为阴阳明晦之神的烛龙也加入了天宫作为上师。

    天界的开辟,诸神的坐镇,将洪荒中的那些争斗一并消隐,而罗神也因为开辟九天而被尊称“苍离氏”,位列天皇至尊。

    虽然龙凤的争斗伴随了整个太古时代,但是在天皇年间而言龙凤的争斗完全被天皇的光辉遮掩,即便是四位混沌神亦不敢触及锋芒。

    始祖双龙曾经被天皇邀请加入神族,同样两位凤凰老祖也被他邀请过,以及鸿钧、云祖等人亦是如此。鸿蒙有道神与道同,在天皇开辟神族的时代,即便是鸿钧亦要以神之名存世,这是万神的时代,亦是天地间第一位皇者的时代。

    ……

    以天皇之尊镇压天地乱战,与诸神商议神职之分运转天道,开辟永劫之地作为诸神的沉眠所。天地在天皇的统治下稳步发展,但作为天皇的罗神却仍是一脸的闷闷不乐。

    大罗天中,朱红战甲的青年对御座上面的苍衣神皇单膝下跪道。

    “您是天地之子,世界所有神祗都凝聚在您的身边,甚至世界也包容在您的皇者大器之下,您到底还在担忧什么呢?”

    “是啊,以孤之名统合诸神,维护了整个天地的法则,即便是那些混沌神亦不敢轻易施展神通毁天灭地,还有曾经的龙凤霸主也已经臣服。”天皇拄着神杖从天皇御座走到殿门口,俯览下面天界九天以及洪荒大地。“世界在孤的统治下稳定发展,再不似昔年龙凤之战一般,孤也算是对得起诸神的拥戴了。”

    “但是为什么孤在那亘古天道之中却感觉到了一股足可以毁灭众生的力量。”万神杖在皇者的挥动下指向了冥冥天道。“孤开大罗元灵之道,任何一位神祗在凝聚元灵之前都会将盘古印记斩却,但在孤的观测下那些印记都归入了冥冥天道之处。”

    “您是说?”青年战神迟疑道:“那位大神还有归来的一天?”

    “不错。”神皇将万神杖一震地板:“所以孤欲率领诸神去试探一下,看看那位大神到底是什么状态。烛龙大神所言以洪荒无量众生为血祭将盘皇重生的法子,到底可不可行。”

    “试探?”

    “不错。”神皇起身道:“在那冥冥天道之中到底藏着什么,就让孤亲眼见证一下吧,在一万年之后孤欲率领诸神行革天之举!”

    “革天!”伽炎听了阿罗的话目瞪口呆,连忙劝阻道:“吾等神祗和天地同在,所谓革天必然会对吾等形成反噬,还望陛下多多思量。”

    “伽炎啊,洪荒很大,虽然吾开辟了天界九天之野,但天界的地域仍然不能和洪荒比肩。即便是吾想要横跨洪荒的两极也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世界之辽阔无远弗届,但如果你从一开始就认为自己办不到,那么从一开始你便失去了奋斗的方向。”

    阿罗扭头看着伽炎:“呐,在昔年你我二人游荡洪荒的时候,你可曾想到吾等终有一日站在世界之巅?”

    伽炎哑然,他虽然打定主意陪着罗神走到最后,但他仍然没想到昔年那白衣少年,真的可以止戈战火,开辟神族来维护天道运转。

    “为众生计,便是盘古大神也不能将众生毁灭来成全他一人!”

    罗神的意志伽炎从来不能反驳,在一万年之后天神们在天皇的号召下开始了所谓的革天,借此试探盘古大神的情况。

    不过因为时代久远,在亿万年后便流传成了,天皇为一己私欲革天失败故而有天谴降临,方有地皇出世。这个传说,便是将天皇革天之后到天谴的中间一段时间给排除了。

    ……

    “原来如此,这就是所谓的世界真相吗?”罗神听了盘古的话后,闭上眼默默思量了一阵。一个界外宇宙虎视眈眈,逼着原始宇宙进行了这一次的轮回涅槃吗?

    “那么便请大神帮我兵解好了。”阿罗一脸坦然:“我欲沉眠永劫之地化作最终的救世之神,算是为众生谋取最后一线生机吧。如果这个宇宙仍然难逃内斗甚至是外敌毁灭的话,我欲效仿盘古大神重演下一个宇宙。”

    “你真的想好了?”盘古讶然:“你肯放弃你目前的所有权柄?要知道,如果你继续努力下去或许能够证道混元呢。”

    “大神,我到底是天道的代言人,如今的第一位神皇,关于盘古宇宙的事情我知道的也不少。如今的盘古宇宙天道根本不全,想要诞生一位混元圣人根本就不是此刻可以办到,不然天地必然遭逢劫数!”

    “况且!”阿罗又笑了:“按照大神所言的上一个量劫情况,想必是要按照上一个量劫重新演化吧,这应该也是那位圣母神的意思吧?其他的不说,便是为了给她的补偿,也要在此界重新孕育那两位兄妹神祗才是。

    如果我强行执掌天道权柄必然会造成和上一个量劫完全不同的轨迹,那么到时候会有几位圣人的诞生几乎不可考证。而如果按照上一个量劫的运行轨迹以及诸圣本源演化,或许能够一口气多出来七位圣人呢。”

    “如果真的按照上一个量劫的情况,或许这个世界还会有不少内斗呢?”盘古大神想起上一个量劫的悲剧,面色复杂了起来。

    “但是上一个量劫仍然诞生了一位圣母神不是吗?”阿罗右手贴在胸口:“我愿意赌一下未来的可能性,虽然圣母神身陨了但天道的运转下必然诞生一位和她一般的造化女神。我相信那位造化女神一定会继承圣母神的意志,继续维护这一方天地的运转。”

    “按照大神的说法,我仅仅是上一个量劫的人类残破灵魂本源所化,那么我坚信既然我都拥有维护天地的信念,在未来也必然会存在无数和我拥有同样意志的同袍。”

    “既然你愿意相信未来的可能,那怎么不继续主掌天地,或许在你的统治下也能够击败界外之人呢。”

    “但如此一来就没有人镇守永劫之地了不是吗?我不做,恐怕也没人愿意做了吧?”阿罗笑了起来,丹凤眼眯成一线:“我不知道在我的统治下能够维持天地和品局面多久,甚至我亦不确信自己是不是能够成圣证道。但是我相信,在遥远的未来必然有人怀着跟我一般的心意。天地为众生之母而孕育万灵众生,那么定然会有人为了这个世界而奋斗牺牲。”

    “只要这个世界仍然有人愿意为了世界牺牲,那么我沉睡永劫之地也算是有了一份意义。”罗神答道:“况且,我还用纯粹理智化身合入天道,借此也能执掌天地一段时间等待后来人的继承。我相信能够于神族封皇者,必然有着一颗为了天地众生的大爱之心。”

    “天地之子,天道宠儿,你的确当之无愧。”盘古赞许道。

    罗天皇再度展露笑颜,俏皮道:“别说那么多了,还请大神赶紧动手吧,不然小子真不知道自己过会儿还有没有这份大义了。”

    盘古也笑了起来,挥动左手将一道开天罡气劈在了天皇头上,直接将天皇的头颅斩下滚落永劫之地。

    “不要!”就在天皇的头颅被斩落之时,伽炎等人也都看到了这最后一幕。

    番外之天皇往事(下)

    “你可知错?”天皇御座上再不似原先那青年人模样,而是十二道都天神光笼罩一位看不见面孔的神祗对着下面的伽炎质问道。

    大罗天宫中站立一位位原始神,这些原始神神色各异看着御座上面的天皇,以及亲手被天皇镇压抓住的伽炎。

    在天皇革天失败之后,神族之中已经开始流传一个传言:而今的天皇已经再不似原先那人,似乎在革天的时候出了什么问题。

    绝对的公正,绝对的理智,和昔年那位将所有神祗汇聚在自己身边的少年罗神再不相同。

    “永劫之地是众神的沉眠之地,伽炎你擅闯永劫之地该当何罪?”

    伽炎为什么闯入永劫之地,对诸多经历过革天之时的神祗们而言并不难猜。天皇玩的双重精神意识瞒不过诸神,鸿钧烛龙等人都明白如今的天皇仅仅是罗神的绝对理智身,而他真正的自我意识早已经沉入了永劫之地。伽炎神为什么要闯入永劫之地,除了救人还有什么可能?

    伽炎被天皇封印神力,跪在地上不言不语。

    果然和原先大不相同了!诸神看到天皇的做法后心寒不已,如果是原先的罗神断然不会如此对待一位跟随自己日久的神祗。昔年有三神之乱不受神规而被天皇镇压,但他们仍然没有遭受伽炎神一般的待遇,更别提专门在脸上刺青“罪”字,以天皇之力彻底镇压他的神力。

    “既然你没什么要说的,那么便算是认罪喽?”天皇言语冷淡:“永劫之地事关重大,擅入此地之神,合该受万雷齑粉之刑。雷君,便有你将他挂在东天之外施展刑罚吧?”

    诸神欲言又止,虽然想要帮助伽炎求情,但伽炎此次的确是犯了大罪,他们也的确不敢为他求情坏了立场。如今有人敢于闯入永劫之地,那么下面还有人如此效仿,那么沉睡诸神的宁静安眠何在?

    雷君苦笑连连,对着目光投过来的几位大神摊摊手,一副自己也没辙的模样带着伽炎出了大罗天宫。

    “雷君放心,吾自不会让你难做。”伽炎深深望着御座上面那看不到人影的光辉,眷恋的望了一阵便跟着雷君大步去了东天。

    诸劫不上大罗天,这是当初天皇开辟九天之时所得到的祝福。在大罗天中不准施展任何刑罚杀戮,此乃诸神圣洁之所,所以雷君也必须带着伽炎下去东天来施展刑罚。

    不多时,东天雷光阵阵直冲大罗天,不少天神摇头叹息,感叹一位同道的消亡。但没多久,那雷君一脸古怪的走了过来,对天皇道:“启禀陛下,那伽炎神身具异能,居然硬抗万道神霄天雷而不死。”

    诸神一愣,伽炎神早已经被天皇封印了修为,怎么可能还抗住雷君的雷术?毕竟这两位神尊可都是顶尖的一流神祗啊,平日里两位大神也是实力相当。

    “元水神、孟云君,你们两位跟着雷君再走一遭吧。”天皇的语气依然不变,仍是那一副平淡语调。

    但没多久三位大神再度回来请罪:“陛下,吾等法力低微难以对伽炎神施展刑罚,还请陛下降罪。”

    三位强力神祗齐齐无功而归,如果不是伽炎神真有这般神通的话,也就是他们三个一起放水了?诸神炸了锅一样在大罗天宫中商讨起来。

    “肃静!”天皇的声音再度从都天光幕中传出:“既然三位大神难以击杀伽炎,那么诸神便随着孤亲自去看看吧。”

    一道十二天龙华盖出现在了诸神面前,隐约可见华盖之下的身影,但华盖垂下玄光妙气仍然将天皇本人遮掩其中看不到真貌。

    诸神跟着华盖去了东天,便看到伽炎被挂在天门之上仿若垂死一般。

    “雷君可接着施法,且让孤看看伽炎神有何能为?”

    雷君闻言,和两位大神联手汇聚雷云,然后万道雷霆从当中击打而下,但当这些雷霆落到伽炎身上的时候便有一道青光将这些雷霆一一抹消。

    “这是?”烛龙一愣,若有所思的望着天皇:“陛下?”那伽炎神身上的青华护体不就是您当年造化而出的常春藤吗?

    常春藤,罗神昔年造化一株常春藤,用其上的藤蔓给伽炎编织了一个手镯封印天火。而随着伽炎的实力越发强大,罗神为了镇压他的灭世天火也越发艰难,那常春藤上面有着天皇施展的无数神咒。除了可以防御伽炎自身的天火之外,还能帮助伽炎抵御诸多攻击。

    望着常春藤的守护神光,天皇在光幕之后的表情不为人知,不过据烛龙猜测既然这位天皇仅仅剩下了绝对神性,那么想必便是如此情况也不会被牵扯心神吧?

    “烛龙大神可否亲自动手前去震断那物?”天皇命令道。天皇全盛时期的咒法,除了天皇本人之外也就是烛龙这类混沌神有把握了。

    烛龙叹了口气,小子,这可不是老头不帮你啊,只不过老头的本事亦不能瞒过这位陛下的眼光啊。

    阴阳明晦之力纠缠在了伽炎身上,以时光之力渐渐催化他的衰老,但没多久常春藤上又有一道灵光浮现,将时光之力也随之逼退。

    烛龙惊异了一下,顺势下坡:“陛下,老头子的手段也不能对他造成伤害。”

    不等天皇再度回话,烛龙趁机建言:“陛下不若将他永世镇压好了,如此一来即可彰显陛下的仁慈,算是对伽炎神以往功绩的补偿,亦不会对天地造成伤害。”天皇仅仅是绝对神性化身,那么只要摸准他的命脉,不对天地造成危害便不会触犯他的底线。

    “那便如大神所言吧。”天皇神光大盛,下一刻伽炎和天皇的身影同时散去。

    ……

    “那常春藤上面的咒法固然高明,但仍然不可能和时间之力媲美,想必这其中有大神的影子吧?”空无一物的大罗天宫中,天皇不知在和谁人对话。

    “他归入永劫之地前,刻意托吾照拂一下伽炎。”一个雄厚的声音从冥冥天道传了过来:“但是如果你要亲自动手,那常春藤的咒法也算不得什么不是吗?毕竟如今的你与道相合,想要破开当初的祝福也不难。”

    “伽炎身上似乎有一些问题。”天皇听了盘古的话语后,又顿道:“但镇压之后亦不会对天地造成妨碍,孤便算是默认了大神的这一次举动。只不过大神如今的状态不好,在镇压那位神王的时候还是不要刻意干涉洪荒了。”

    盘古不再回答天皇的话语,神念收回天道宫中的盘古殿。

    “绝对的神性化身,但是在不影响天地大局的时候你还是放了伽炎一条生路啊。而且为什么你会将他镇压在了永劫之地?这样一来不是顺了他的心思吗?”盘古笑了笑,再度闭上眼以沉睡来拖延自己死亡道化的时间。

    ……

    永劫之地,伽炎被雷君三神送入此地后望着空荡荡的一片虚无之地不知所措。在永劫之力慢慢侵蚀他的时候,常春藤手镯帮他撑起了一道屏障,让他能够在此地寻找到了一股同源的力量。

    一颗元胎,在辽阔空荡的永劫之地熠熠发光,其中似乎有着一个新生命在孕育。

    “果然是他吗?”伽炎心中狂喜,但常春藤的灵光暗淡,伽炎终究抵抗不住永劫之地的力量而陷入沉睡。直到无数年之后,一位擅闯进来的神祗想要将他吞噬来回复神力,伽炎身上的毁灭天火瞬间爆发反而将他神祗彻底炼化。

    “必须想一个办法才好,那些正常沉眠的神祗有永劫之地的庇护不死不灭,但是自己这种罪神可不行啊。”随后伽炎便开辟了囚神之地专门吸收闯入此地的罪神,借此来获取暂时性的属性照看那一颗生命元胎。

    当外界洪荒一颗流光从虚空乱流投入燧人部落的时候,生命元胎中也孕育了一位新神。

    伽炎再一次睁开眼望着死寂的永劫之地,忽然看到一位少年站在了自己面前。

    “你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少年好奇道。

    “我叫伽炎。”

    “伽炎嘛?”少年点点头,严肃道:“我叫‘罗’,初次见面多多指教。”

    初次见面吗?伽炎苦笑,同样伸手到少年面前,常春藤在永劫之力的滋养下再度闪现光辉:“嗯,初次见面,多多指教。”

    番外之灵泽女荻

    上古时代,在太古末年紫光率领诸神道化天地将元气回补之后,上古年初又进入了诸神的一次新生时代。

    类似太阳星中出来了一位抱钟而生的日神太一,大地之中也有一位得大地眷顾而出的后土女神,此外还有诸多太古神精气散化天地而诞生的神祗,以及紫光这类在上古重生的太古神。

    女荻是灵泽山地域秉承地戾之气而诞生的女神,作为一位地神她同样也是司掌瘟疫、毒气的女神,和最初的西王母倒是颇有几分相似。只可惜灵泽山不比昆仑山,女荻后来的际遇也不如西王母。

    以恐怖威胁周围的生灵获取力量,地震、毒气都是女荻的手段武器,作为天生地养的地戾女神在受到周围生灵的敬畏之后也没想许多。除了每过一段时间地震一次宣扬一下自己的存在感之外也不会胡乱使用自己的权柄,在混乱的上古初期而言她的做法也算不得什么,便是一开始的西王母不也是如此凭借本能行事?

    孤独,在周围没有和自己相伴的神祗时候,女荻的确也会有孤独伤感的一面。因为周围生灵畏惧她的权能亦不敢和她亲近。而每到了这个时候她都会来一场地震发泄一下,久而久之也就成了一个恶性循环,直到她遇到了一位男神。

    女荻喜欢太一,但女荻一生中仅仅见了太一三回。

    女荻第一次见太一是在一片朱顶红花田玩耍的时候,那时候的太一正逢群星争位。作为太古紫光天女转世的九真神女,和他这位日神争夺北极星尊之位正到了关键时刻。两位星辰之主为了星尊之位而战,却不料半路杀出来一只天狗捣乱。原本占据上风的太一直接因此而失了胜算,而九真神女得到了一个翻盘的机会。

    大好局面丧失,太一一怒之下提着混沌钟追杀天狗千万里而来到了灵泽山附近。

    来到了女荻地盘,她和太一最初也大打出手。不过女荻哪里是太一的对手?而太一到底不是滥杀之人,女荻也不是他的真正目标,在交手了解之后两人便算是和解。甚至女荻在碰到一个平等意义的对手后还帮助太一将那只天狗镇压投入了域外之地封印。

    随后,女荻请太一在灵泽山做客,太一思及要重新安排对付紫光的计划也就应承了下来。

    太一这一呆便是一年,女荻和他相互之间也多了几分熟悉。女荻对太一准备重新统一神族的大志向也颇为钦佩。将闲散的诸神一一统合来运转天道,可以说便是昔年天皇的翻版。在太一的劝导下女荻也将原本的性子收敛几分,作为大地女神梳理这一片地狱的灵脉地气,而不会再度以瘟疫毒气威胁周围生灵种族。

    一年之间,对太一而言仅仅是一个蛰伏调息的时间,但对从来没有神祗朋友的女荻而言足以让她将芳心暗许。

    在太一所言的话语中,女荻对太一口中的盟友后土女神隐约敌视。天皇地母,为什么执掌大地的不能是自己?

    所以在太一离去之后,女荻也努力修行想要成为大地之主,借此让太一将她迎娶回去。顺带着女荻还大发善心将几处先天毒泉给封印起来,给自己日后埋下了一道善因。

    女荻是地神,对天界的消息知之不多,当她再一次听说太一消息的时候日神太一和九真神女忽然一同消失不见,似乎是在一次交手中身受重伤各自闭关养伤去了。

    一元会有十二万九千六百年,对于神祗们而言时间根本算不得什么,那些大神们一个懒觉的功夫说不得便是一个元会。女荻虽然对自己的梦中情况有些许担忧,但也没有在意。毕竟在她想来根本没有神能够杀死太一。

    女荻和太一的第二次相见,是太一来附近寻找灵花瑶草。女荻头戴朱红花冠热情的帮助太一指点那幽兰花所在的山谷。那种紫色兰花位列先天之数,一旦采摘之后便会玉化而不朽,是女神们颇为喜爱的一种神花。原本是女荻为自己所留,但看太一需要之后便直接送给了太一。

    女荻本以为太一在采集兰花之后会跟上一次一样留一段时间,不过太一急匆匆的离去,并没有理会女荻的挽留。只留下女荻带着朱顶红花冠默默望着太一的背影。

    随着时间飞逝,天界的消息一条条传向洪荒。什么太一自号东皇开辟天庭,什么东皇太一坐镇星尊帝座,什么太一册封九真神女为九真圣德天后,她的九子也被一一册封帝号等等……

    女荻在第一次和太一相见的时候,知道太一和那位紫光天女乃是大仇家,这俩冤家怎么会走在一起?女荻听到自己属神打探的消息后嗤之以鼻就抛之脑后。直到她最后一次也是第三次见到太一的时候,太一和紫光两神驾驭一辆天车从女荻头顶划过。

    两位天神在太阳金车中相互调笑,那紫光天女云鬓间带着一道万花神冠,昔年太一采摘的先天灵花紫玉幽兰正在其中。太阳金车前有九只龙鸟驾驶,在金车之后挥洒七彩虹光散落大地,而女荻身边的朱顶红花田也被毒气给彻底毁灭。

    女荻默默将自己头顶的朱顶红花冠捻灭,女为悦己者容,甚至为了自己的爱人可以改变性情,专心修炼争夺地皇尊位。但看到太一为了讨取紫光欢心而专门收集洪荒各种神花编织花冠,女荻当然明白天界的那些传言并不假。似乎在太一和紫光养伤的那一段时间,两人真的是化身投入洪荒,在机缘巧合之下结成夫妇了。

    “周御王和紫光王妃吗?”女荻面色复杂的喃喃道:“但是天地一体,最为适合你的应该是即将成为地皇的我才对!”

    这一段单恋以苦涩告终,但女荻并不认为自己失败了,而是专心收敛属神准备证道地皇尊位,以众生的恐惧苦难中摄取念力修行渐渐堕入魔道化作魔神。

    直到某一天一位自号女娲的地母神前来,将她降服镇压。因为女娲怜悯女荻修行不易,加上女荻昔年封印了几道先天毒泉,所以女娲仅仅将她封印在了域外,和昔年的那一只天狗一般无二。

    无数年后,女荻和几位困在域外的魔尊脱逃而出,正巧又碰到了女娲娘娘的化身在人间历练。看女娲和身边那与太一有几分相像的人族大圣,女荻忽然笑了。

    在最后被女娲炼入补天炉的时候,女荻最后讥讽道:“女娲,你贵为圣德之神,高坐诸天之上,却不想到了最后到底也是动了情念。”

    “情念?”女娲不屑一顾:“本宫和你不同,别拿你那些想法跟本宫比。本宫和风烨之间关系确实不错,但却不是你想的男女之情。在吾等近乎永恒的生命中想要一段永恒的爱情,你以为你的紫光姐姐和太一陛下?别开玩笑了!”

    “风烨他是本宫的道友,既能够帮助本宫出谋划策,又能够在造化之道上相互切磋,是能够真正相伴永世的人,吾等之间可不是单单的爱情可以言语。”

    对永恒圣人而言,凡世情爱不过是永恒人生的一道调味剂,能够真正长久相伴的仅仅是志同道合之辈。

    【全书完】

    ╔═══════W╦R════════════╗

    │   ╭╮╭╮  ╭↓╮http://bbs.txtnovel.com│

    │ ╭◆┴┴◆╮.╲╱    书香门第整理。      │

    │ │︵  ︵│. ↓    本作品来自互联网     │

    │ ╰○--○╯. ↓    版权归作者所有       │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