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64章

作者:弄泥沙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那一年的高考顺利结束后, 程航和季念两人还一起回了一趟外婆家过暑假。

    程航偶尔会和李春华碰面。

    但程航从不和李春华打招呼,还常常用戒备警惕的眼神扫射她。

    李春华也不怪他, 她早从阿彪嘴里得知,他是有钱人家的小少爷。

    看在他这么有钱的份上, 她可以原谅他不叫她阿姨, 以后不叫也行,只要他以后能给她女儿衣食无忧的生活, 她也算是了却了一桩心头大事。

    李春华最近心情不错,自从搭上了长相不赖的阿彪, 李春华大有收山安静过日子的想法,她心想着女儿的归宿有着落了,自己也该想想后半生的归宿,她瞧着阿彪就不错, 虽然阿彪好吃懒做, 但是她和阿彪在一起的时候也挺开心。

    李春华觉得到了自己这把年纪,就不能要求太高了,阿彪最近还找了份保安的工作,工资不高但是勉强糊口是没有问题的, 李春华还想给他生个小孩,给季念也添个弟弟或妹妹,若是季念以后嫁给了程航, 还能提携弟弟妹妹,顺便提携阿彪。

    李春华把算盘打得特别好,晚上干事也特别积极, 阿彪每天晚上都被她缠着搞,没有搞个天翻地覆,李春华是不会放过他的。

    外婆的屋子和李春华的屋子只有一墙之隔,老房子的隔音效果那是约等于没有的。

    程航睡在季念卧室地板的时候,就每天接受这种刺激,有时候是噼噼啪啪的撞击声,有时候则是哼哼唧唧的女人叫声,有时候甚至伴随男人低吼的爆发声。

    程航一个正常的男性,在这样的声音中怎么能睡得安稳呢?

    他看着季念美丽的脸庞,心里盘算的都是要怎么找机会剥了她衣服看个究竟,他太好奇了,特别想看看她里头的构造。

    胖子一直看的那些电影他看过是看过,但他觉得她们都没有季念美,因为季念太美,他就愈发想一探究竟了。

    可是季念警觉性是很高的,他每次一有风吹草动,她就用手挡着他,不许他越雷池一步。

    程航心里那个忧愁,等待高考成绩出来的这段时间里,季念每天热衷于和他踩单车去山里吹山风。然而,程航觉得自己不再是一年前的抽风少年了,他现在要的不仅仅是和她一起踩单车吹山风那么简单了。

    他想要更多的东西,他想要把她的身体抱在怀里,不是隔着衣服抱,他想和她毫无阻碍的拥抱在一起,肉贴着肉的拥抱着,他想象着,把她抱在怀里的肉感一定很不错。

    这天正逢三六九赶集日,季念说想带程航去镇上的市场上长长见识,于是两人骑着单车一起出发了。

    季念在市场上碰见了一只可怜兮兮的狗子,蹲下身子,注视着这只土狗的眼睛,总觉得这狗仿佛在流眼泪,于是她和这只狗对视了一分钟那么久。

    程航绕了一圈,发现季念丢了!绕回来才发现,她正蹲在地上和那只土狗含情脉脉的对视呢。顿时就火冒三丈,把季念给拉了起来。

    季念指着那狗对程航说:“你看,它饿得小小的,好可怜。”

    程航瞥了那只土狗一眼,只一眼,他就发现了一个事实,这只土狗低着狗脑袋憨态可掬的模样竟是像极了季念,这狗虽然还小小的,可它小归小看起来确实肉敦敦的,身材长得饱饱的,估计以后养大了也是个胖狗。

    程航笑着瞥季念一眼,“我瞧着它像你。”

    “才不像。”季念不乐意了,瞪他,“你骂我?”

    “我就是觉得它可爱。”程航淡淡的开口道,“要不我们买回家里养吧?它看起来像是饿得要死了。”

    季念觉得买回去养也可以,程航也觉得没有什么问题。但是两人却又都知道,过几个月上了大学,这狗迟早是要送人的。

    “等我们把它养胖了就送给别人养,不然它待在这里可能得饿死。”程航付了钱对季念说,“就当做是在做好事。”

    季念仰头看看程航,她突然觉得,她的程航也是个善良的人呢。

    他们提着狗笼子,走到了市场的外头,有个小摊贩正在摆卖一些季念没见过的玩意。

    季念好奇的走过去瞧,起初她还以为是玩具,拿起一根棍子状的东西起来看,用手捏了捏,发现还是软的,那触感像是人肉,连颜色也相近。

    季念便晃了晃那棍子,问程航:“这个是什么?”

    程航也没见过这玩意,但他反应快,很快他就被季念手里那玩意吓了一跳。

    而且他觉得自己不是被那玩意吓到的,他是被季念若无其事捏着那玩意的动作给吓到了!

    周围有不少男人正在看着季念的举动,程航顿时觉得这群人都是不怀好意,赶紧走到季念身边,把那玩意一丢,捂住她的眼睛,把她带走了。

    季念后知后觉从程航嘴里得知那玩意是性.用.具,走在路上哈哈大笑起来!

    晚上到了外婆家里,夜深人静时分,程航不老实把她压在床上,故意往她耳朵里喷气:“念念,你要不要看一看真实的长什么样?”

    季念反应过来,打他一拳说:“不要!坏蛋!”

    程航很不满意,竭力介绍自己:“你下午不是还拿起来看吗?我比你下午看的都长,都粗,都厉害!”

    季念觉得他不要脸,捂住耳朵,“不许你乱说了!”

    “没乱说。”程航去抓开她的手,“我想很久了。你真的不想看一下我吗?我很大方的,给你看。”

    季念实在不想接受程航的“大方”,她一脚把他踹在地上,让他睡老实了。

    可是程航一整夜都睡不老实了,他辗转反侧,快要眯眼的时候,隔壁房子又传来了噼噼啪啪唧唧哇哇的动静。

    程航觉得这简直是他的催.情.药,他不行了,非得抱抱季念才能完事,否则今晚是怎么也睡不着了。

    季念已经迷迷糊糊睡着了,今天天气很热,老风扇在桌子上转动着,她身上只盖一条薄薄被子。

    程航翻身上来的时候,她睡得沉没有感觉,但他的手摸进去的时候她察觉到了,很快她被他掐紧了。

    季念揉了揉眼睛,看着他,推不开他的手,只能打他:“你干什么啊?”

    “我什么都没干,我就摸摸。”他回答得理智气壮,手也摸得理直气壮。

    季念觉得他简直是混球,都这样了他还说什么都没干,他说只是摸摸,可是摸着摸着就不老实,料子聊起来又亲又咬,最后季念是怎么被他剥干净的,连季念自己都不太清楚,那天她穿的太少了,他三两下就把她除干净了。

    总之,这天晚上,程航同学无师自通把她压在了身下,又无师自通磨了几圈后找准了地狠心进去了,他甚至无师自通的捂住了她的嘴,在她发出声音之前,他很及时的堵住了她的声音。

    他什么都不懂,全是凭借雄性动物的本能占据领地,他甚至全程保持安静,因为他不能让屋外的外婆,和隔壁的李春华听见半点动静,否则他今晚的事就办不成了。

    程航不仅让自己安静,也成功让季念安静,他进去后体会了一下那种销魂滋味后,他就不动了,也或许是他还不懂该怎么动,他轻声的在她耳边哄她,“乖,念念,安静一点啊,我爱你,爱死你了。”

    季念觉得他简直是不要脸到家了,他从来就没和她说过爱她,甚至连喜欢她都没有说过,可是他今晚为了发泄在她身上,他真是什么肉麻的、不要脸的情话都说出来了!

    她现在是痛得,也的确是被他堵得说不出半句话来,她觉得自己可能是要死了,后来才知道原来男人进来的时候真的说不了话,他一动她就更说不出话,如果当时她说得了话,她一定狠狠骂他是个混蛋。

    明明说好不能做,他也答应了,但是他最后还是趁她没防备就强制做了,而且,他竟然选择在外婆的小屋子里,天气把他俩热得黏黏腻腻的,风扇都吹不干两人身上的汗水。

    他进去一下子就结束了。没有多舒服,程航为了表示出自己的厉害,还问季念:“是不是比你下午看到的都好?都厉害?嗯?”

    季念没觉得他有多厉害,用纸巾往腿上一抹,发现自己血都流了,没有多痛,但是血流了不少,他身上也带着血,她给他仔仔细细的擦干净了。

    程航把她拉到怀里抱着,说:“你给我擦了,把我看光了,以后你就是我一个人的。”

    季念觉得他脑抽,她才不想看他那里呢,一点都不好看!

    程航做了一次,总算抱着她老实睡了,却耿耿于怀的重复问她一句话,“念念,你还没说我刚才特厉害呢。”

    季念把他推开,“一下子就结束算厉害吗?哼,你跟电视里小说里写得都不一样!”

    程航被自己喜欢的女孩说成“一下子就结束”,自尊很是受打击,他觉得主要是因为这房间太小,不够他施展。

    于是他吻着她的耳朵,信誓旦旦说:“ 总有一天搞到你下不来床,跟电视小说的一样!”

    季念懒得理她,她心情复杂,觉得自己真没用,妈妈都警告过她这么多次了,她还是没把持住,但是看着程航终于睡得安稳了,她又觉得很有成就感,觉得自己至少让他开心了一次呢。

    他们的第一次就在这样半情愿与不情愿的闷热夜晚结束了。

    很多年后回想起来,季念觉得,程航当时的做法简直就是强.暴,可惜她当时是被爱情迷了眼睛,完全也没觉得他的做法恶劣。她甚至连生他气也是短暂的,只几分钟就原谅了他。

    第二天,纪念就彻底原谅了程航昨晚的所作所为,甚至答应了和他一起回城里去住,原因是,乡下太热了没有空调!

    第三天,程航带着季念和狗子向外婆告别,决定回城里的屋子里长住了。至此,他们开始了高考后放荡不羁的三个月同居生活。

    办公室里,程航以攻击者的姿态结束了占据领地。

    她全身被他弄得脏脏的,他倒是很干净清爽,甚至连衣服都整整齐齐,皮带扣好了,他把她裙子放下来,朝自己位置走去,又是一副衣冠楚楚的模样,仿佛他刚才什么事都干过。

    季念在他看不到的视线里狠瞪了他一眼,低声骂他:“暴君!”

    她不敢骂出声音来,程航却仿佛听到了,冷嗤一声。“胖鱼,我好像听到你在骂我!”

    “我骂你什么了?”

    “你骂我暴君傻逼死胖鱼,当我耳朵聋?”

    季念就不淡定的垂下了脑袋。

    他高大的身子坐回了大班椅上,点了根事后烟吸上,但也只是吸了半根,他就回头看季念狼狈的整理她自己的衣服,她用掉了许多的纸巾,他看一眼,目光有些热,又瞧见她坐在沙发上,笨拙的穿着她的棉长袜。

    刚才他把这双棉长袜扯下来的时候费了不少功夫,甚至一度没耐心想把它撕烂,但是季念不许他撕烂,自己把它给脱下来,他当时看着她胖到连脱棉袜都艰难,心里就想她简直是胖得没救了,已经是一点梦中情人的样子都没有了!她彻底进化成一条胖鱼!

    而且她都那么胖了,为什么还要穿这么厚的棉袜子,她那个品味简直是越来越倒退了。

    好在她的脸还是好看的,他看着她,看着看着就入了迷。

    程航想自己明明已经长大到了只看女人身材的年纪,为什么还是喜欢看她的脸,她胖了不要紧,她的脸还是特别美,她的脸还是占据了他的心。

    而他的心仿佛永远停留在十八岁那年的夏天,他觉得全世界只有她是漂亮的,现在他竟然还是这么觉得。

    季念穿好了棉袜,把外套也穿上去了,问程航,“你是不是答应帮我妈了?”

    程航回过神来,侧着脸,薄唇微微勾起,“我有答应过你什么吗?”

    “那我刚才不是已经……”

    “刚才不是你自己勾引我的吗?”程航抿着唇轻笑,玩味道,“我有叫你做什么吗?你自己跪下去,自己解我的皮带,自己趴在上面求我上你。”

    “无耻!”季念气得咬了下唇,心想程航这是想赖账了!气死人了!她冒着危险给他发泄,他刚才可一点都不让她好过,每一下都把她死里戳呢!她都这么豁出去了他竟然赖账!混蛋!要不是还得求他,她现在就给他两巴掌!

    “你别用这样的眼神看我,搞得我多对不起你一样,咱俩谁对不起谁,你心里清楚!”程航嘴角微微翘着,魅力无限。

    季念知道自己以前对不起他,但他也不见得就多对得起她,既然他已经把以前的事情都想起来了,自己也就不用再藏着掖着了。

    “你都想起什么来了?”

    程航垂下眼,睫毛覆下来,眼神暗沉沉的,一字一字的说:“我想起来,你以前也杀过我们的一个孩子,加上这一个,总共就是两个。多么可怜无辜的孩子,全被他妈妈亲手给了结掉。”程航目光嘲讽看着她,“你晚上睡觉不会做噩梦吗?”

    季念冷冷撇过头,“你就只记得别人对不起你的事,而你自己做过什么伤害别人的事情呢?你从来不知道,你自私!”

    “对,我自私,但我想来想去记得我只做过一件对不起你的事情,第一次在外婆家,算是我强.暴了你,我现在和你说对不起,你愿意听吗?”

    季念觉得他说“对不起”也是装出来的,冷笑给他一个字:“假!”

    程航轻轻一笑,没有生气,薄唇轻启,他缓缓开口道:“那你觉得我还有哪里对不住你?我像你一样一声不吭做掉孩子吗?还是像你一样和我说分手,第二天就走得无影无踪,再过几天,你就连同你妈妈来绑架我?你当时既然那么想要钱,怎么不直接和我说?那样反而来得还容易些。”

    季念侧着头抿着唇不说话,反正怎么说都是错,“随便你怎么想。”

    “反正你也不是第一次骗我了,”程航嘴角噙着笑意,眼底却满是幽冷的凌厉:“去年平安夜,你就是故意接近我的对吧?有预谋的是吗?包括陈芳芳和李金逸都是你的棋子?你这么处心积虑,一次次接近我又离开我,你图什么呢?”

    季念瞪他一眼:“我图你家的钱你满意了吗?”

    “你觉得我能满意吗?我说了,你求人得有求人的态度。”程航嗤笑,“别以为今天给我上了一次,我就能为你做多大的牺牲,不过就是上床,我们以前又不是没有过,去年你不也收了我好几万就给我睡吗?那我再给你几万,再送你套更好的房子,算是很对得起你了。”

    季念心里想,滚你妈比,贱人,你再逼我,我就把你孩子打死!

    “我不要你的钱!我就要你撤销翻案!你不答应我就去找别人帮忙!”

    “找谁啊?”程航冷笑,再次见面后第一次有了生气的迹象,“秦毅啊?他早死了。”

    “我人多了去了,除了秦毅还有其他人。”

    “是吗?”程航上下扫荡她的胖身材,静静笑着,“那你可能得先减减肥。你知道你现在有多胖吗?除了我还有哪个男人想上你?白送的都没人要!“

    “你!”季念气得面红耳赤的,仿佛瞬间回到了青春期被人喊奶牛的绝望境地!

    程航觉得她气得脸涨红的样子和以前一样可爱,像条胖鱼,又像条奶牛,他觉得她搞笑可笑,看着还有点可怜。

    他想把她抱在怀里,又担心她这次回来又恃宠而骄,搞得自己以后没地位。他得让她长点教训,至少得给自己死去的孩子报一报仇。

    他丢给她一根家里的钥匙在地上,“你拿这钥匙去开家里的门,收拾干净了在家里等我。”

    季念犹豫了一下,没有去捡钥匙。

    “捡起来。”程航命令的语气,“如果你要继续求我的话。”

    “我去了你就你放弃翻案吗?”季念问。

    程航嘲讽的看她一眼,“我看情况,看心情,看你表现。”他用意味不明的眼睛看她勾着唇角笑了,“我们刚才那么爽,你今晚也会令我满意的吗?”

    季念脸红了红,她低声压抑的说:“你就是故意要羞辱我的。”

    程航嘴角上弯,眼底笑意明显:“那你现在知道也不迟,你知道了也得受着我。”

    他说完就盯着她,示意她赶紧把钥匙捡起来,季念在他注视下,缓缓的蹲下腰去捡地上那根钥匙,程航觉得她动作有些迟钝,也不知道她是被他操累了,还是变胖了行动不便,他总觉得她这一蹲很艰难,速度也很慢,她捡起了钥匙,撑着自己的腿站稳了,又慢慢的回过头往外头走了。

    程航看着她的背影,低垂的睫毛在眼睛下方留下一片暗影,他叫住了她:“季念?”

    “嗯。”她停下了脚步,没有回头。

    程航微眯着眸子,轻轻叹了口气:“季念啊,你这次如果敢趁着我不在的时候滚蛋,那我们就真没什么好谈的了。你懂我意思吗?”

    “嗯。”她还是没回头,也不知道是懂了还是没懂,但她笨笨的点了下头。

    程航知道她这一次不会再走的。但他知道归知道,还是担心有变数。

    他害怕再次失去她。而季念的本事比他想的大得多,她总能消失得无影无踪。

    所以季念走了不久之后,他让小凡找人盯着她。寸步不离盯着她。

    他不信这一次,她还能在他眼皮底下溜走!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