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142 大结局 (5)

作者:黑竹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小银子答应着起身走出去吩咐人做事,夏侯昕却是陷入了自己的思绪之中。

    那个小丫头,母后能看的上吗?

    而此时,司徒文已经带着司徒星星来到了悠园外面。

    两个人下了车,司徒文亲自上前去叫门。

    好一会儿后才有人过来打开门,“司徒大人?”

    “阮侍卫。”司徒文急忙露出了笑容。

    真好,今天来开门的人是阮宁。幸好是他,如果换做是其他人,总是会磨磨蹭蹭的很久。

    “司徒大人有事?”阮宁问道。

    司徒文急忙点头,“正是,我有要事见太后,不知太后是否有时间见见我们?”

    阮宁露出了一抹无奈的神色,“太后跟太上皇现如今都忙的很,只怕不见得有空见你们。”

    “那我可以进去等吗?不管太后要忙到什么时候,我都会等。”

    看着司徒文一脸的焦急,阮宁暗道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他想了想,这才点点头,示意司徒文两人跟着自己进去。

    悠园很大,但却很雅致,谓之世外桃源毫不过分。

    看着周围的风景,司徒星星露出了羡慕的神色。

    能够住在这里这里真的是太幸福了,她也好想住在这里。

    “阮侍卫,不知道太后是在忙些什么?”司徒文试探的问道。

    “钓鱼。”阮宁语调古怪的说着。

    ------题外话------

    吼吼,妞儿们记得过去支持竹子的新文呦,难道……你们都不喜欢看宅斗?

    番外之宝宝老大篇(9)

    不大会儿,司徒文与司徒星星两人总算是见识了何谓真正的钓鱼,而且,阮宁为什么又会那样一副古怪的表情。

    在悠园的偏僻一角有个不小的湖,据说是引自附近的湖水,因为是活水,所以湖水清澈见底,甚至可以看见里面游弋的鱼儿。

    湖边遍植柳树,长长的柳条垂下来,伴随着风儿飘摇,仿佛正在跟水中的鱼儿轻和着。

    在湖边的一角坐着几个人,不,准确来说,坐着的就只有两个人,他们悠闲的躺在两张看起来就非常舒适的躺椅上,手边的茶几上摆满了各种吃食跟瓜果。

    后面还有两个人正在替他们打着扇子,说有多自在就有多自在。

    而司徒文看着却是眼角不停的抽搐着,这……生活也太腐败了吧。

    “爷爷,你的眼睛怎么了?”司徒星星一转头便看到自家爷爷的眼睛不停的抽搐着,不禁开始有些担心了。

    司徒文尴尬的摇头,“我没事。”

    “真的吗?”司徒星星还是不太放心。

    “司徒大人怎么了吗?”慕容卿那好听的声音远远的传了来。

    司徒文脊背猛然僵硬了,他顿时摆出了一副面无表情的神色,拉着司徒星星走过去。

    “臣见过太上皇,太后。”

    慕容卿一副无奈样子的从椅子上坐起,不太高兴的看着司徒文,“司徒大人,我已经跟你说了多少次了,以后不用叫我太后,我这么年轻,你可是把我叫老了。”

    “礼数不可废。”司徒文又道。

    “哼!”慕容卿一把拍在了隔壁的夏侯奕胳膊上,“奕,你看,现如今我说的话都没有人听了。”

    夏侯奕眯起眼睛,冷冷的回头看过去,“你再叫一次试试?”

    司徒文只觉着脊背发凉,脸上的肌肉也开始不停的抽搐着。

    “爷爷,太后她老人家这么年轻,为什么要叫她太后呢?”

    在司徒文那紧张不安的注视下,司徒星星直接跑到慕容卿身边蹲下去,“卿姨,你在做什么,钓鱼吗?”

    “是呀。”慕容卿笑着拍拍司徒星星的头,“还是我的星星比较乖,听话的很。”

    她一回头,吩咐着背后站着的绿心,“去给星星准备一张椅子,我要教她钓鱼。”

    “是。”

    绿心一副古怪表情的转身走了。

    司徒星星却是很高兴的道:“卿姨,你真的会教我钓鱼吗?太好了,我一直很想学钓鱼,但是爷爷都不准,说湖边湿气重,而且容易掉到湖里去。”

    “别听他的。”慕容卿摆摆手,“他那个人的脑子都僵化了,跟我们不是一路人。对了星星,你想吃点什么,我吩咐下面的人去准备。”

    司徒星星偏着头想了一会儿才道:“卿姨,我想吃你做的红烧鱼了。上一次在这里吃过之后,我找了厨子去做过,但是,他们做出来的味道跟你做的完全不是一回事。卿姨,你做的红烧鱼好好吃哦。”

    她说着就有些回味的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嘴唇,一副很着迷的模样。

    “那是当然。”慕容卿得意的冲着旁边的夏侯奕直眨眼,一副我很厉害的表情。

    夏侯奕面无表情的别过脸去,淡淡的出声,“好像也就那一次。”

    “你说什么?”慕容卿不高兴的瞪过去,“我做的红烧鱼,哪一次不好吃了?”

    “对啊。”司徒星星也是一脸奇怪的看过去,“哪一次不好吃?”

    夏侯奕黑脸,这两人一搭一唱的,说好的是吗?

    旁边站着的司徒文简直快要被吓死了,他冲着司徒星星不停的眨眼,希望她快些闭上嘴,

    这丫头,脑袋安在身上不舒服了吗,竟然敢得罪太上皇,找死不是?

    “太上皇,您不要见怪,星星这丫头不懂事,胡乱说话,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司徒文急忙说道。

    “你闭嘴。”夏侯奕冷哼,回头,他再度问道:“前几次的红烧鱼真的是你做的?”

    慕容卿有些心虚的点点头,“那当然是我做的。”

    夏侯奕突然就俯下身子,靠过去。“真的?”

    “当然是真的。”慕容卿挺直了脊背说道。

    “那好,待会儿我亲自陪着你去厨房做红烧鱼。如果……味道与之前的不一样,今儿个晚上,你……”他余下的话并未说出来。

    可是,从慕容卿那瞬间爆红的脸色便可以看的出来,她显然是知道夏侯奕想要说什么的。

    “你耍赖。”

    夏侯奕挑起眉头,“我耍赖?”

    “反正就是你耍赖。”慕容卿没好气的说。

    司徒星星一脸奇怪的看着他们两人,有些搞不懂,他们到底在说什么,为什么她一点都听不懂?

    而旁边站着的司徒文却是后悔了,早知道就不带着司徒星星来了。这下可好,太上皇两个人在这里耍花腔,说那些乱七八糟的话,岂不是会带坏了他的星星?

    “卿姨,你们说的是什么意思呀?”司徒星星终于忍不住的问了出来。

    “没事。”慕容卿笑着挥挥手,“待会儿卿姨就给你做红烧鱼。对了,来,坐下,卿姨教你钓鱼。”

    “好呀。”司徒星星兴奋的跳起来。

    这时,绿心拿着一张同样的椅子过来。

    司徒星星坐下,接过绿心递来的鱼竿,好奇的摆弄着,“卿姨,我应该怎么做?”

    “很简单,直接把鱼竿甩进湖里面就行。”慕容卿握着司徒星星的手,直接扬手,将鱼竿给甩了出去。

    司徒文瞪大了双眼,不敢置信的瞪着慕容卿,原来,钓鱼竟然是这样钓的吗?

    他捂着额头,有些风中凌乱了。

    后悔哇!

    这等祸害,为什么自己还要巴巴的找上门来?

    司徒星星什么都不知道,还以为慕容卿教的就是正确的,将鱼竿甩下去后,她便开始直勾勾的盯着湖面,期望着可以钓上来一条大鱼。

    “呀,有鱼上钩了。”司徒星星惊喜的大叫。

    才刚把鱼竿甩下去,怎么就钓到鱼了,好好玩。

    “赶紧拉出来。”慕容卿叫着司徒星星将鱼竿扯起来。

    一道五尺多长的大鱼活蹦乱跳的被拉了出来。

    “卿姨,我好厉害,第一次就能够钓上这么大的鱼了。”

    “那是当然。”慕容卿宠溺的拍拍司徒星星的头,“星星是最厉害的。”

    “爷爷,你看,我钓上来一条大鱼了。”司徒星星卖宝一样的回头冲着司徒文笑着,挥舞着手里的鱼竿。

    司徒文欲哭无泪,他真的不想说,那鱼根本就不是你钓上来的好不好?

    就在刚刚,他看到了,原来,湖里面竟然藏着两个人,他们每个人的手里都握着一条大鱼,只要慕容卿他们将钩子甩下去,他们便会用第一时间将鱼儿挂上去。

    表面上说是慕容卿跟夏侯奕在钓鱼,实际上却是在考验湖中那两人的行动速度。

    谁的速度快,他相对应的那个人便可以更快的钓上大鱼,反之便输了。

    不过,据他所观察,夏侯奕那边的人好似武功平平,又怎么可能会是竺亭侍卫的对手。

    司徒文黑着脸看向慕容卿身边的鱼篓子,果然,里面已经摆了几条鱼了。

    可以想象的出来,一定是慕容卿赢的比较多。

    之后的时间里面,他们依然用这种方法钓鱼,基本上每一次赢的都是慕容卿还有司徒星星,两个女人乐得就跟旁边的野花一样,说有多灿烂就有多灿烂。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慕容卿跟司徒星星两个人终于觉着差不多了。

    慕容卿拉着司徒星星站起来,她指着脚边的鱼篓子,对夏侯奕道:“奕,我去准备红烧鱼,你跟司徒大人聊聊吧,我看他好像是找你有事。”

    “太后。”司徒文紧张的追上去一步,“臣今儿个来是想要找你的,臣找你有事。”

    “嗯?”慕容卿回头,露出了疑惑的神色,“什么意思,你是来找我的?可我并不觉着跟你有什么可说的。”

    这个老顽固,如果他不是司徒星星的爷爷,她才懒得去理会他。

    “太后,臣真的有要事要找你。”司徒文沉声说道。

    看他的样子不像是在假装,慕容卿不禁微微愣了愣。

    她犹豫了下,才拍了拍司徒星星的手背,“星星,你跟着绿心先去厨房帮忙收拾鱼,我待会儿过去找你。”

    “好的,卿姨。”司徒星星乖巧的答应,又跟司徒文打了一声招呼,这才跟着绿心一道离开。

    等到他们走的远了,慕容卿才回头,“如果我所料不差,你是为了星星的婚事来的吧。怎么,你已经有了好的选择吗?”

    她走到司徒文身前站定,一脸的无奈,“其实我是真的很喜欢星星这个孩子,司徒大人,不如你考虑一下,皇上是个好孩子,老二也挺好,别看着他表面上花花公子一样,但其实什么事儿都没敢做出来过。司徒大人,这两个你随便挑一个吧。”

    夏侯奕在一旁听着嘴角直抽抽,什么时候他的儿子这么不值钱了,随便挑?

    亏她说的出口。

    “太后,您就饶了臣吧,不管是哪一个,我的星星都是高攀不起。”

    “胡说!”慕容卿有些不高兴了。

    番外之宝宝老大篇(10)

    司徒星星的脸霎时红了起来,她羞涩的垂了头,无意识的开始扭着自己的手指。

    她虽然单纯,但却并不是傻瓜,夏侯昕对自己如此特别,她不可能什么感觉都没有。

    只不过,关于他,司徒文说过太多的事情,她一时根本不敢做出什么反应。

    看着她那因为羞怯而泛红的脖子,夏侯昕的眸子微微闪了闪,突然就觉着,无事的时候这么逗弄逗弄她,倒也是个挺有意思的事情。

    他突然就伸出手,拉住司徒星星的手,淡然道:“如何?”

    “我……”

    夏侯昕垂头,默默的去把玩着她的手。

    这丫头的手,细长的犹如白葱,握在手中,滑腻温润,格外的舒服。

    “你的手很漂亮。”

    “你……你放开我。”司徒星星结结巴巴的往回抽自己的手,“我……”她红着脸不安的看着他,紧张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夏侯昕那逗弄的心思却是更加足了,他悄悄的扬起了眉头,淡然说道:“回答我,喜欢我这样对你好吗?”

    “我……”司徒星星望着他,露出了犹豫的神色。

    见此,夏侯昕抬起手,摸上了她的脸,随后,他一把扣住了她的脖子,用力的往自己压了压,“说出你自己心里的想法。”

    “我……”司徒星星再度红了脸,“我愿意。”

    “嗯?”夏侯昕倒是颇为意外的挑起了眉头。

    虽然自己身为皇上,但他却不觉着自己真的就是万人迷,什么女人都会喜欢自己。尤其这个人还是司徒文的孙女儿,他肯定不止一次在她面前说过自己的坏话,既如此,她更不应该对自己有什么好感才是。

    他之前虽然那样问,但却没有一丁点儿的信心。

    可现在,她竟然真的答应了?

    如此一来,倒是让他颇有些猜不准,总觉着哪里不太放心。

    思量了片刻,夏侯昕才伸出长臂要将人抱入怀中。

    可司徒星星却像是受到了惊讶一样,慌忙推着他,退开来。

    她垂着头,红着脸道:“非,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

    “好了。”夏侯昕打断了她的话,这丫头说这些话的时候简直就是个小司徒文。他突然就有些后悔了,自己将一个小司徒文弄到自己身边,真是一件好事吗?

    想了想,他才拉住她的手,不容她挣扎的握紧,沉声问道:“真的愿意?司徒大人应该不止一次说过我的不是之处吧。”

    “呃……爷爷他其实并未说过什么你的不好之处。”司徒星星急忙抬头替自己的爷爷做出了辩解。“皇上,我……我只是觉着跟你相处的感觉很舒服,而且,你,你不会看不起我。很多人都说我有点傻,还说司徒府将来早晚会败落在我的手中。可是……”

    她突然就抬头认真的看着夏侯昕,道:“皇上,我还记得第一次跟你见面的时候,我让你做了那么多傻气的事情。但是,你却根本没有觉着我的提议有什么问题,竟然宠着我,让小银子替我做成了。如果换做是普通的男人,倒还有一种可能。可是……你是皇上,你竟然不觉着我幼稚,还帮着我做了那么多的事情。我……”

    “你如何?”夏侯昕好心情的追问着。

    “我觉着跟你很投缘。”司徒星星红着脸说道。“爷爷说过,人要说真话,顺从自己的心意。你是第一个不会觉着我幼稚,会宠着的人,我,我愿意……”跟你在一起。

    她的这一番话倒是让夏侯昕颇为意外,一直以来,他都以为这个小丫头是个胆小,幼稚的小丫头。倒是没想到,她胆子并未有自己所想象的那么小,刚刚的那一番话,说的倒是极为顺溜,而且,那么的认真。

    话一说完,见到夏侯昕久不回话,司徒星星的脸瞬间白了白。

    她紧张的扭着手指,不安的垂头望着自己的脚尖。难……难道他最近总是撩拨自己,全是因为好玩?

    他……并不是真的喜欢自己,只是图个乐子吗?

    越想,司徒星星就越是紧张不安,总觉着哪里好像有点不太对劲。

    “皇上,你……”她抬头,不安的望着夏侯昕,眼眶开始微微的泛红。

    “小傻瓜。”夏侯昕揉了揉她的脑袋,站起身,他冲着她伸出手。“跟我走。”

    “嗯?”司徒星星满脸的诧异,怎么回事,他为什么不回答自己,又要带自己去哪儿?

    夏侯昕再度晃了晃手,认真的说道:“跟我走。”

    司徒星星犹豫了下,这才将手放到他的掌心之内。

    借着他的力道,她站起身。

    夏侯昕微微扬起眉头,颇为满意。

    他拉着她转身就走,走了一会儿,司徒星星有些不解的问道:“皇上,你要带我去哪儿?”

    “到了自然就知道。”夏侯昕淡然的回答。

    “哦。”司徒星星默默的答应了一声。

    夏侯昕有些奇怪的回头望着司徒星星,讶异的问道:“怎么,你这样就不再追问了?”

    “为什么要追问?”司徒星星很奇怪的问道。

    “你不想知道真相?”

    司徒星星点点头,“我想知道。”

    “那你为何不追问?”夏侯昕更加不解起来。

    司徒星星笑起来,“刚刚皇上不是已经回答了我吗?你说到了地方自然就会知道,既然如此,我为什么还要再追问?”

    夏侯昕眸光微闪,不知道在想什么。

    片刻之后,他的眉头突然就舒展开来,握着司徒星星的手更加的紧了紧。

    这个丫头,或许真的是他找到的最为适合自己的那个人。

    她虽然单纯,但并不傻,而且,她有一颗玲珑剔透的心。

    凡事不多嘴,不多问,这样的她,最为适合自己。

    夏侯昕越加的满意,同时也下定了决心。

    不多会儿,两人便站在了慕容卿的寝室外面。

    绿心见状,忙上前行礼道:“奴婢见过皇上。”

    “无需多礼,母后是否在里面?”

    “是。”绿心轻声答应着。

    夏侯昕点点头,拉着司徒星星抬脚便往里走。

    绿心忙跟着,上前帮着打起帘子,让他们进去。

    到了室内,夏侯昕果然见到慕容卿正靠在软榻上看着书。

    他拉着司徒星星走过去,轻声喊道:“母后。”

    “咦?”慕容卿轻咦了一声,有些诧异的放下手中的书,转头看着手牵着手的两个人。“你们这是……”

    夏侯昕上前一步,沉声说道:“母后,儿臣已经做出了决定,她就是自己的选择。”

    慕容卿挑了挑眉头,颇有些意外,“你应该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吧。”这些年轻人,也太不知道稳重了。

    刚刚才说要去弄清楚自己的心意,难道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就能弄清楚了?是不是太儿戏了一点?

    她没有去理会夏侯昕,只是转头去对司徒星星道:“星星丫头,来,过来卿姨这里坐下。”

    “是。”司徒星星轻声答应着。她松开了夏侯昕的手,快步过去,在慕容卿的身边坐下。

    人这个时候,夏侯昕却是突然垂头看了看自己的手。就在刚刚她松开自己的时候,心里竟然突然涌出了一种淡淡的失落感,仿佛自己并不愿意就这样放开她的手。

    他握紧了拳头,微微的皱了皱眉头,同时也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星星,来,告诉卿姨,我这个小子有没有欺负你?”

    “没有。”司徒星星红着脸摇头,“皇上他人很好。”

    慕容卿挑了挑眉头,更加的意外。夏侯昕是好人?貌似从小到大,就没有听到有谁这样说过他。这种称赞,用在老二的身上倒是颇为的合适,但是夏侯昕……可就不太妥当了。

    “星星,不要介意这小子的身份。如果你真的不愿意,他不敢为难你。放心,有卿姨给你做主,没事的。来,告诉卿姨,他有没有逼你答应什么?”

    司徒星星很认真的想了想,这才郑重的摇头,“皇上没有逼我什么,他只是问我,是否愿意他一直这样对我好。卿姨,我觉着皇上是个好人,我愿意他对我好。”

    慕容卿开始觉着头疼了,眼前的小丫头分明就是一副被洗脑了的模样,自己再问估计也问不出什么来。

    但是,司徒家可不是普通的人家,她并不希望因为这件事而牵扯出什么麻烦事儿。

    再者,司徒文那个老家伙也不是个容易对付的,真热闹了他,不知道会闹出什么事儿来。

    想了想,慕容卿才再度问道:“星星,你认真想想,果真愿意吗?”

    她拉住了司徒星星的手,“孩子,婚姻是一辈子的事情,我不希望你做出错误的选择。”

    夏侯昕在一旁听着心里可就有些不高兴了,哪有这样说自家儿子的,好像他真的那么不堪一样。

    “星星,你再想想,这件事不要如此着急做出决定。这样吧,你先回去好好想想,等最终有了决定,卿姨再……”

    “母后。”夏侯昕无奈的开了口,“我们已经做了决定,不会再更改了,您就成全我们吧。”

    “混账小子。”慕容卿不高兴的站起身,一巴掌拍在他的脑门上,“如此大事,怎么能就凭你一句话做决定?”

    ......交流,吐槽,傍上书院大神, 人生赢家都在潇湘书院微信号xxsynovel (微信添加朋友-公众号-输入xxsynovel)

    番外之宝宝老大篇(11)

    夏侯昕一看慕容卿的表情便知道不是轻易能够让她答应这件事的,想了想之后,他便转头对司徒星星道:“你先去厨房看看饭菜准备的怎么样了。”

    司徒星星一怔,来回看了看夏侯昕两人,好似明白了什么,微微红了脸,答应着,躬身行礼后,退了出去。

    人一走,慕容卿便有些火大的伸出手,扭住了夏侯昕的耳朵往一旁的椅子上拉,“臭小子,几天不收拾你,敢给我惹出这样的事儿来了?”

    被她这样拉着耳朵,夏侯昕倒是一声不吭的,仿佛被拉着的根本就就不是自己的耳朵,丝毫都没有感到疼痛。

    等被慕容卿按坐在了椅子上,他这才道:“母后,我是认真的。”

    他回头,静静的望着慕容卿。“母后,是否可以听我说几句?”

    慕容卿倒是有些意外,从未见到他这样认真的跟自己说过话。她犹豫了下,这才缩回手,在他对面坐下。

    她沉声问道:“说吧,我倒是很想听听看,你到底是怎么打算的。”

    “母后,在我说明自己的心意之时,你是否可以先回答我一个问题?”

    “你这小子倒是行,如今是我问你,怎么,不想回答,反倒要来问我?”慕容卿不高兴的一指头弹在了他的脑门上,“行了,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

    夏侯昕沉声问道:“母后,我只想知道一件事,在你与父皇走到一起之前,难道你就已经明确的知道你们两个人在一起会合适吗?”

    慕容卿语塞,这个问题她真无法回答。实际上,当时她早已经选择了夏侯奕,而那个时候,她根本就没有想过要去考虑什么合适不合适的问题。

    她知道,夏侯奕是自己唯一的选择,也只有他才能够给自己幸福。她不知道当时为什么会有那种想法,但那种想法真的很明确。

    现如今夏侯昕这样问自己,慕容卿一时倒是不知应该如何回答了。

    “母后,其实我一直都在按照你所说的来做,找一个自己喜欢的,只有双方有感情,才能够在一起长长久久。”夏侯昕拉住慕容卿的手,抬头,认真的道:“但这么久以来,我真的没有找到那个人。”

    慕容卿皱起眉头,有些不安起来,既然没有找到,他现如今为什么又要选择司徒星星呢?

    这个孩子,到底是在打算什么呢?

    她真的搞不懂,这个孩子一向是很认真的,也很听自己的话。既然已经确定司徒星星并不是他真正喜欢的,那为什么还要选择开始?

    如此做,伤害的不只是夏侯昕一个人,将来受到更大伤害的却是司徒星星。

    这个孩子很单纯,也算是她从小看着长大的,慕容卿真的不愿意看到司徒星星受到任何一丁点的伤害。

    更何况,伤害她的那个人还有可能会是自己的儿子。

    这样,慕容卿更加不能允许。

    想了想之后,慕容卿沉声道:“你这孩子,既然已经知道感情是不可以勉强的,为什么还要如此坚持?纵然你之前没有找到心里所希望的那个,但不代表你以后就找不到。母后不会催着你成婚,如果朝中有谁胆敢催你,母后替你出面解决,可好?”

    “谢谢你,母后。”夏侯昕突然就垂头,将自己的额头放在了慕容卿的手背上。“娘,自从你跟父皇搬出来之后,很多时候儿子觉得很累,有些时候想找个人聊聊天都没有。”

    慕容卿心中一酸,有些不忍的抱住他,“对不起,娘……”

    “不是你的错。娘,其实,这是我自己的选择。当时父皇曾经问过我,是否愿意接手,我真的愿意接手,因为我希望通过自己的势力去让天昊国越来越强大。只是……有些时候,我也还是希望自己的身边能够有人陪伴。”

    “所以娘才让你去找一个自己喜欢的人。”慕容卿无奈的道。

    一国之君有多么辛苦,她又怎么可能会不知道。但是,总不能因为这样就害了一个人的一生。

    “娘,以前我曾经见过司徒星星很多次,但每一次都没有任何的感觉,或者说,我从未将她放在心中过。而直到这次在外面巧合遇上,我突然发现,这个女人虽然傻傻的,但也单纯的很可爱。”

    他微微抬头,望着慕容卿,郑重的说道:“母后,以我的身份,本应该挑选一个才智能够与我匹敌的女人。但是我不希望那么累,更何况,这样做,也不见得能够有感情。可现在却不同,跟星星在一起,我觉着很放松,这种感觉是以前从未有过的。”

    慕容卿听着他说完,心里却泛起了不同的心思。一直以来,她以为夏侯昕是不喜欢司徒星星,只是想要随便的找个女人。可此时听他这样一说,事情好似根本不是自己所想的那样。

    难道,这小子真是对司徒星星有了好感?

    但为什么之前却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

    “娘,我跟星星两个人以前虽然认识,但根本没有交集。并不是没有缘分,只是时机还未到。而现在,再度重逢,我才发现她的特别,她这样单纯的性子就是我想要的。如果自己身边的女人都不能让自己放心,我回到寝宫还要与一个女人勾心斗角,太累了。”

    话说完,他顿了顿,再度说道:“娘,给我一个机会,我相信自己没有选择错。”

    慕容卿的脸上没有任何的神色,她只是认真的打量着面前的儿子。

    自己的儿子自己最为了解,他既然这样跟自己说话,也便代表着他做了决定,虽然如今是在请求自己的答应,请求自己能够赞同,但实际上,他早已经下定了决心,不会再做出任何的改变。

    而慕容卿如今所能做的,也不过就是就是劝说他能够想的清楚。

    “儿子,你应该知道,娘一向都很尊重你们几个的决定。尤其是你,根本不会做出让娘操心的事情。但这一次却不同,事关你跟星星两个人一辈子,我不能轻易做出决定。”

    “娘,还请你相信我。”夏侯昕认真的道。

    慕容卿微微点头,“是,我是很相信你。你刚刚说的话也让我很感动,你跟星星两个人是有缘分的,只是因为时机未到,现如今,你们能够再度相逢,这也就代表着你们是真的有缘分。但你要明白,有缘也要有份才行。如果是有缘无分,将来也难得会有结果。”

    夏侯昕悄悄的扬起了眉头,“娘,我相信自己跟星星是有缘有分的。娘,我希望你能够支持我,如果没有你的祝福,我无法心安,也无法开心。”

    “随他吧。”夏侯奕的声音突然在门外响起。

    慕容卿皱起眉头,看着他快步走进来,在自己身边坐下。

    夏侯奕冷冷的望着自家儿子,淡淡的道:“男人要有担当,有承担,既然如今你已经做了决定,那就要对此而负责。女人是你自己选择的,如果将来有什么事情,也要你自己来负责。现在,我最后再问你一次,你是否依然决定要跟司徒星星在一起?”

    “是。”夏侯昕没有迟疑的回答。

    这几天,他总是会时不时的想起那个傻傻的小丫头,尤其是看到她脸上的笑容之时,人就会变得轻松。

    那种感觉,并不是什么人都能够给他的。在没有见到司徒星星之前,也就只有慕容卿一个人才能够给他这种放松的感觉。

    现如今有了一个司徒星星,他又怎么可能会选择放弃。

    他本来就不是一个会犹豫的人,既然已经做了决定那就不会再做出任何的改变。

    打定了主意之后,夏侯昕道:“我已经做了决定,还请你们能够成全我。”

    “行了,就这样吧,其他的事情你自己来办。星星那丫头是个好孩子,不准你欺负她。至于司徒大人那边,你自己想办法。”夏侯奕淡淡的道。

    慕容卿回头,微微皱眉,“你真的认为这样做适合吗?”

    夏侯奕握紧了她的手,“儿孙自有儿孙福,再者,他也不是那种鲁莽的人。既然他已经做了决定,那我们就应该相信他。从小到大,他什么时候让我们操心过?”

    慕容卿不说话了,她知道夏侯奕说的是实话,夏侯昕这个孩子从小就不会让人操心,事事都能够自己做的好。

    只不过,她心里还是有些担心,毕竟,那是一辈子的事情。

    “相信他。”夏侯奕又道。

    “嗯。”慕容卿无奈的点点头,话都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她还能如何,除却选择相信之外,也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了。

    “星星,你进来。”夏侯昕回头喊道。

    司徒星星红着脸走进来,夏侯昕冲着她伸手,后者犹豫了下,才将手放上去。

    夏侯昕握着她的手,与她一同跪下,认真的道:“父皇,母后,谢谢你们能够成全我跟星星。”

    慕容卿笑了下,拉住他们两个人的手,交叠的放在一起,“我希望你们能够幸福。星星,如果将来他敢欺负你,记得告诉母后,看母后怎么收拾他去。”

    众人笑起,慕容卿心中的那一丝淡淡的忧虑也慢慢的消散。

    儿孙自有儿孙福,是啊,他们都会幸福的,自己又何必管那么多呢?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