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224 终成眷属(大结局) (3)

作者:王婆种瓜得豆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太上皇不可能真的如此放任皇上胡来的。

    “诸位,不奉陪了!皇上还等着呢!”徐寅走人,身影很是坚决果断,然而内心其实也盼着他们能说动太上皇,谁愿意自己女儿被抢?

    刘云超首辅看着徐寅果断离开的背影,心里微微叹息,也许他心里是最苦的,也许他从柳大坝那回来,就见过太上皇跟皇上,无忧公主根本就不是他能要回来的,他作为一个爹,不能要回自己女儿,心里如何不苦?然这么多人还以为他以女儿邀宠皇上呢!

    不过,皇上如此做法,却是过分了。不仅仅不顾臣子之心,也不顾他作为一国之君的礼仪了?

    然刚刚徐寅的说法,皇上如今能勤政爱民,倒确实比流年后宫,酒池肉林的贪图享受好太多了,也许如此人性的皇上,更会体贴百姓疾苦?

    当太上皇听到太监传话,知道这么多人求见自己,心里如何不明白这些人的心情,不过得知这些人里面,并没有徐寅的时候,太上皇心里舒服多了,这个孩子还是能爱屋及乌的。如此就好。

    “去将皇上悄悄请来!让他们等皇上过来之后再放进来。”太上皇吩咐身边的李公公。

    “诸位大臣,太上皇正在小憩,稍后杂家必定为你们通传,太上皇最近睡眠差点,还请诸位大臣稍等片刻。”李公公笑眯眯的出来答话。

    众臣听到李公公如此答话,心情都不错,说明太上皇愿意见他们的,那就等等吧!

    皇上到了太上皇这之后,太上皇简单吩咐了他两句,便叫皇上抱着无忧坐在屏风后面,好好听听大臣们的心声。

    “参见太上皇,太上皇万岁!”众臣终于得见太上皇,各自激动不已,这一次一定要求得太上皇出面,抵制皇上的无所顾忌的行为。

    太上皇给了每个大臣机会,也让屏风背后的皇上好好听听他的臣子心声,太上皇自己并非不不知道皇上如此做法,确实是于理不合,但正如徐寅刚刚说的,若是皇上疏于朝臣,留恋后宫,酒池肉林,贪图享受,难道就更好了吗?

    有了无忧,皇上对朝政并没有任何的放松,反而因为皇上的情绪开朗了,处理朝政更是比从前耐心多了,再说了,无忧现在还小,可以抱着上朝,等无忧再大一点,无忧能跑能说了,到那个时候,儿子就是想抱着无忧上朝,无忧也耐不住那么长时间的早朝吧?

    就在群臣激动的说着皇上抱着无忧上朝的各种弊端的时候,忽然屏风后面一阵婴儿大声啼哭,原来是无忧睡醒,肚子饿了!

    顿时各朝臣脸色骤变,这样的哭声,他们每一个人都听过很多遍,这分明是无忧公主的响亮声音啊!难道,屏风后面皇上一直都在?

    冷汗,僵硬,胆颤。

    “不哭,不哭,小宝贝,父皇在这呢!”皇上也不遮掩了。抱着哄着大哭的无忧,稳稳的从屏风后面出来。

    “你们继续,无忧饿了,奶娘呢?”皇上脸色还不错,没有狠狠瞪着这些朝臣,而是越过他们出去找奶娘了。

    “看到了吧?皇上如今虽然时时抱着无忧,于理不合,但对于你们来说,这样心平气和的勤政皇上,不更是你们需要的?

    再说了,你们看看,无忧还有几个月就能走能说,到那个时候,皇上就是想抱着无忧上朝,无忧也不会肯的,这一点大的孩子,耐得住那么长的早朝么?都耐心等等,皇上高兴了,你们也不必伺候的胆战心惊不是?”

    太上皇也笑呵呵的说着话,眼里没有严厉,言语上也很是温和。

    众臣看着皇上一脸宠溺的抱着无忧出去,又听到太上皇的如此一番话,顿时头如小鸡啄米一般点着,也是,皇上自从抱着无忧,心情一直挺好,仔细想想,皇上从那时候起,没有在早朝上胡乱发狠过呢!

    还是太上皇远见,皇上本是没有什么耐心的人,从前更是动辄杀人,现在看来,除了皇上会时时抱着无忧之外,其余还真有太上皇的风采,那就忍忍吧,无忧可要快点长大啊!

    以此同时众人也看清楚了。连太上皇都默许皇上如此作为了,徐寅还能胳膊拧过大腿?看样子,他也是有苦难言啊!

    难怪今日徐寅火气很大?必定是已经在后面吃过亏了。说起徐寅这个人来,也真叫人不得不服气,谁能有他的本事,妻子叫太上皇皇上太子看重,连生的女儿也叫太上皇皇上太子看重?

    此人一家的荣耀至少维持百年以上,千万可不能再小看了啊!别以为他成了大周驸马,就以为他这辈子没用了,人家现在正在给皇上看折子呢!

    徐寅此时一边看折子,一边注意太上皇那边的动静,这些朝臣可不要叫自己失望才好,众志成城应该能说动太上皇的吧?徐寅心里有点小期待,女儿是自己的,谁也不给抢!

    就在徐寅一心两用的时候,皇上抱着吃过奶后一脸满足的无忧,心情极好的到了徐寅这边来,打算陪着徐寅一起看折子,顺便气气徐寅。

    无忧就是自己女儿,怎么样?以为你鼓动那么多朝臣一起见太上皇就能从自己手里抢走无忧了?做梦!哈哈哈!

    皇上挥挥手,里面伺候的宫人相继离开,徐寅抬起头来,忽然看到女儿被皇上抱着过来。顿时站起来,扔了手里的折子。

    “见过皇上。”徐寅不得不先对着此人行礼,不过行礼的时候,徐寅的眼睛看的还是自己的女儿。女儿此时乌黑的眼睛正看着自己呢!

    “今天不少人都去见了父皇,非说无忧碍了早朝,呵呵,我们家无忧怎么就碍着早朝了?无忧是吧?连你皇爷爷都说无忧不碍事,他们全傻眼了呢!”

    皇上的声音极为醇厚,低低的,沉沉的,极富磁性,听的无忧都咿咿呀呀的答应起来,惹的皇上一阵笑声。

    看着女儿跟皇上之间亲密的互动,徐寅脸黑了!血液沸腾了!忍无可忍了!

    “我忍你很久了!这是我的女儿,我的女儿!无忧,来,爹抱!”徐寅第一次当面挑战皇权了,一脸激动的低吼起来,实在是忍无可忍了!

    皇上看着一脸狰狞的徐寅,顿时脸也黑了!一国之君的尊严被践踏了不说,自己掩藏在深处的火也被勾了出来。

    他还有脸说忍自己很久,自己才是忍他很久,好不好?自己是君,他是臣,还有臣子如此挑衅郡王的?

    君叫臣死,臣不得不死!他还敢跟自己摔脸子?活腻了?要不是为了文婧,朕怕你?早叫你死千遍万遍了,朕还要忍你?

    “你忍我很久?特么的朕才是忍你很久了!明明知道朕喜欢文婧,你还假惺惺的要为朕传信给文婧,答应帮我赢得文婧的心,结果朕瞎了眼,看错你这个小人了,害的朕错失文婧,你说要不是你,朕能错失文婧?文婧现在必定是朕的皇后,你还有脸说忍我很久?”

    皇上也狠狠瞪着徐寅,一脸的火大,但考虑到怀里的无忧,皇上还是将声音降低了不少,前面徐寅也是如此,两人都在降低分贝互相攻击呢!

    “你还有脸了?要不是你,太上皇能赐婚给文婧?不然我跟文婧能蹉跎这么多年来?你还叫我给你传信给文婧,我脑子进水了给你传信?把无忧还给我!不然的话?”

    徐寅不管不顾了,压抑多久的火,怎么也克制不住了。激动的徐寅,看起来还有动手的意图,真正是被气的忍无可忍了。

    “怎么?你想动手?好啊,朕早就想揍你了。朕今天就是抱着无忧,也能揍的你满地找牙!你放心,朕给你留着脸,免得文婧看的认不出来你!”

    皇上一脸的嚣张,完全不把徐寅看在眼里,不过这也是实话,他一个杀敌无数的战神级别人物,跟一介书生,实在是不在一个档次,怎么虐都不过是小菜一碟。

    徐寅顿时酱紫了,抽搐了,这厮鄙视自己到如此地步?打他!

    好吧,自己还真打不过他,除非自己找虐的,还会叫文婧担心。

    徐寅收敛心神,退回一步,然后深深对皇上鞠躬行礼:“微臣最近深感疲惫,今天才看了一下折子,便感到力有不逮,还请皇上允许微臣辞职。”

    徐寅气的不干了,打不过你,还不能累死你?这些折子为毛给自己看?明明是他的事!

    自己去柳大坝的时候,不都是他自己看的么?现在自己才回来,还没歇两天,凭什么自己要给敌人看折子?累死自己还气死自己?除非把女儿还给我!

    皇上一看徐寅不肯跟自己打架,还一副以退为进的要跟自己辞职?

    你还能辞职?全大殿的臣子,都可以辞职,你都辞不了职!想以此要挟朕,看看谁能要挟谁?

    “你以为大周的江山是朕的?朕告诉你,这是世安的天下!你别以为这是给朕看折子,你这是给世安看的折子。

    要是文婧知道你不管世安,呵呵,你看看文婧到时候怎么想你!你爱看不看,无忧,父皇陪你玩去,这些折子,父皇早就看腻了,又不是父皇的江山,这可都是世安的江山,走了,小宝贝,父皇带你找你娘去,你娘前些天也想你世安哥哥了呢。”

    无忧小公主看到眼前的两个男人对战,抽搐了。

    来到这个世界几个月,从上朝得知这是大周朝,架空的,也得知宠溺自己的帅大叔,是大周的皇上,便打定主意,抱紧最大Boss的大腿,所以才会整天粘着皇上,培养父女之情,到时候自己就能吃遍天下,玩遍天下,有皇上罩着,谁敢惹自己?

    番外009 飞扬来了

    不过,貌似爹也不是好惹的主!敢跟皇上叫板,说忍他很久了,也是个了不起的人物啊!

    娘啊,你真厉害,一网打尽两个如此极品男人,一个是高高在上的霸气皇上,一个是气质优雅的腹黑爹,看看这两人,分明爱你爱的要死,恨不得互相撕扯,但为了你,倒也能斯文些。还能说定打架的时候不打脸,佩服!

    徐寅彻底的无语了!还有如此无赖之人?

    一想到世安那个孩子,徐寅的心也软了,那孩子也是自己心疼的孩子,更是文婧心疼的孩子,此时的他,正在为了将来接管江山,在边疆吃苦受罪,而自己难道就能忍心不管他吗?

    深深吸一口气,还得看啊!皇上任性耍无赖,说不管折子就不管的走人了,自己要是不管,不仅仅是自己心里过不去,恐怕文婧跟太上皇那边也过不去,还是看吧,等到世安回来,就能交给世安了。

    无忧,自己的无忧,自己现在抢是抢不过他了,不过,自己也不会束手待毙的,明的不行,就暗的,走着瞧!

    皇上是很想揍徐寅,但也知道自己需要徐寅看折子,徐寅此人果然如父皇说的那样,对政事敏感,在这方面,自己真不如他,世安倒是学了他这方面的十之八九。

    这样的人不好好用着岂不是浪费?再说了,自己也能多出时间,好好陪陪小无忧不是?哈哈哈,看他那个憋屈样,打是打不过自己,斗也斗不过自己。敢威胁自己?朕倒是看看,你敢不管世安?

    “无忧小宝贝,你爹这个人实在是阴险小人,以前父皇不知道他道貌岸然,上了他的大当,以后你可不能上他的当,别以为你是他女儿,他就不会出卖你,这个世上,除了父皇,哪个男人,你都不能相信,知道了么?”

    皇上抱着无忧,轻轻贴着无忧的粉嫩脸上,呢喃着。

    无忧很想翻个白眼,皇上还真以为自己听不懂,在自己耳边肆无忌惮的诋毁自己亲爹,娘要是知道,不跟你急才怪?看她到时候还能心疼你一个人孤单去?

    爹啊,你也真够悲剧的,怎么就惹了如此强大的情敌?一国之君成为你的情敌,估计你也是醉了!

    “文婧,无忧今天对我笑了呢!”皇上抱着无忧看到文婧,顿时笑得一脸的灿烂,哪有刚刚面对徐寅的那个嚣张得瑟样?

    “真的?无忧,娘抱抱,对娘也笑笑?”文婧看着自己的女儿,乌黑的眼珠,看着自己,心都化了。

    无忧努力笑笑,顿时惹的文婧,高兴的笑出声音来:“无忧真的会笑了,会笑了呢,皇兄,今天就在这吃晚饭吧,让徐大哥也看看,无忧会笑了,好不好?”

    文婧昨晚感受到徐大哥想女儿的心情,尽管不能配合他,把无忧从皇上手里要回来,但自己起码可以做到,尽量给徐大哥多制造些机会,接触无忧,培养他们父女之情。

    “好啊,再把父皇也请来,我们一家人一起好好吃一顿!要是世安回来看到无忧,一定很高兴!”

    皇上站在抱着无忧的文婧身边,一边用手指轻轻逗逗无忧,一边高兴的说起世安。

    无忧有些鄙视,皇上还真的要用那个自己没有见过面的世安哥哥,来掐自己爹的七寸哪!

    “皇兄,世安去了这么长时间,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文婧忽然心情有些沉重起来,明显带着担忧之情。

    “文婧,世安好好的,你也别老是想着他,你自己的身体才好些,不能多思,要不然,我给司马将军传信,让世安回来看看你跟无忧?”

    皇上原本是想提一下世安,让文婧等会忍不住的在徐寅面前也提世安,保准气死徐寅,叫他敢威胁自己?

    可看到文婧如此担忧世安,皇上又后悔了,就不该提世安,惹的文婧担忧,也罢,叫世安回来看看文婧,让文婧放心一些再去历练两年。

    文婧忽然两眼璀璨,但瞬间恢复寂静。

    “我只是有点想世安,知道他好好的,我不担心,你原本怎么打算的,还是怎么安排吧,世安每隔一段时间,也会给我来信的。”

    文婧猛然听到皇上要世安回来一趟,顿时一阵高兴,不过瞬间也淡定下来,世安现在正是在历练的时候,要是因为自己,耽误世安,自然不能的。父皇也曾说过,要想世安收服边疆将士的心,没有几年根本不行的,世安才去一年时间,应该是不够的。

    无忧看的出来,那个世安哥哥在娘的心里,有很重要的位置,看起来娘当他是儿子一样了。

    晚上吃饭的时候,徐寅一家子,皇上太上皇聚在一起边吃边聊着,无关政事。无忧看着爹跟皇上两人在这个时候,居然还能互相露出一点笑脸,顿时感到不可思议,白天还互相叫嚣着要打架,晚上两人脸色如常,看起来,娘根本不会知道这两人之间的撕咬。还以为两人相处不错呢!

    “徐寅,快看看,无忧又对我笑呢!”皇上连吃饭也抱着无忧,就在皇上看到徐寅眼巴巴的看着自己手里无忧的时候,皇上忽然笑的很高兴,故意凑近了徐寅,一脸的嚣张得瑟。

    “无忧,无忧,我是爹啊,对爹也笑一个?”徐寅急忙凑近孩子,一脸的讨好,还带着一点点小心,就怕孩子忽然不给面子的哭起来。

    无忧心里隐约有些心疼,为了巴结皇上这个一国之君,不得不故意疏远自己亲爹,还真是不孝。

    那就笑一个吧!除了不离开皇上之外,其余的都尽量对这个亲爹好些,可怜见的,谁叫他悲剧的跟皇上成为情敌,自己要是不好好巴结着皇上,谁知道皇上哪天一怒之下,克制不住的干出什么,娘不伤心死去!

    “啊!无忧也对我笑了,无忧,给爹抱抱,爹抱抱?”徐寅忽然激动异常,女儿那张天真无邪的小脸,正对着自己笑呢!一时间徐寅感到了心头软成了一片。

    无忧抬头看天,爹,可别得寸进尺啊!你有娘陪着,皇上每天可孤单着呢,若是没有我每天费力的哄皇上开心,谁知道皇上能忍你多久?

    无忧果断忽视爹向自己伸出的双手,坚决站队皇上这边,无忧安慰自己,自己现在可是为了爹娘潜伏在皇上身边,为的可是保家卫国!

    哈哈哈!皇上见无忧如此不甩徐寅,顿时笑得极其畅快。

    徐寅脸黑了,被自己的女儿打倒了。这孩子肯给文婧抱,肯给太上皇抱,甚至肯给杜妈抱,可就是不给自己抱,果真被皇上教唆坏了!气死了!

    “来来来,给皇爷爷抱抱。”太上皇见徐寅一脸的黑线,也觉得自己儿子欺负徐寅有些过头了,好歹徐寅也是无忧的亲爹,稍微给的面子也该的。

    再想到徐寅之所以跟无忧不亲近,也是儿子在柳大坝问题上欠缺造成的,亏得徐寅这孩子一心想的是社稷百姓,抛下了怀孕的文婧,前往柳大坝,成功处理了柳大坝的事件,后来也替儿子散尽家财为柳大坝的事善后。

    正因为这样,前前后后耽误了很长时间,等徐寅回来,无忧对徐寅这个亲爹才会生疏的很,现在徐寅想弥补,可儿子压根不愿给他机会。听说今天两人竟然差点打起了,现在还能一起吃饭,还真不容易啊!文婧这个样子,似乎根本不知情呢!

    无忧急忙扑向太上皇,这是更大的Boss,马虎不得,到了太上皇的手里,无忧就狗腿的对着太上皇笑的一脸的阳光灿烂。

    “徐寅快看,无忧对我笑的更开心呢!”太上皇抱着无忧,转而凑向自己右边的徐寅,借机弥补儿子对徐寅的亏欠。让徐寅多亲近亲近他自己的女儿。

    无忧见亲爹虽然凑向自己,但脸色有些僵硬,看来是被自己刚刚刺激的不轻。挥出小手,怕打怕打亲爹的胸口,对着他说:“爹,女儿可是为了你好!”

    可惜无忧也知道,自己现在说什么都是咿咿呀呀的,压根没有人听懂。不过徐寅看着自己女儿的眼神,忽然感觉女儿这会还是亲自己的。

    徐寅脸上顿时有了笑容,不着急,孩子大了,总归会知道自己才是亲爹,皇上最多算是她大伯,还是干大伯,跟她没那么亲的。

    无忧打定主意,从今以后,对亲爹多笑笑,但是,千万不能站在亲爹这边,免得皇上孤单难过,若是皇上孤单难过了,无忧估计全大殿的那些臣子,一定也不会好过,包括自己的亲爹,他必定是首当其冲的受害者。

    不过说实话,这几个月天天被皇上抱着,无忧还是感受到了皇上对娘的深深爱意,幸好皇上爱的足够深,才能希望娘幸福开心。

    皇上这样的男人,说起来也真是叫人敬佩,可惜皇上都三十多岁了,要是再小十岁,自己都想接手了。

    诶,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如此好男人,只能想办法,给他配上一个好女人,既解放爹娘,也免得皇上孤单到老。难怪娘默许皇上天天带着自己,娘心里怕是也是心疼她这个用情至深的皇兄的。幸亏有自己呢!

    无忧三岁了。世安今年也会回来了。徐寅心里也有些激动,世安若是回来,自己也可以轻松些了,皇上这人实在是叫人无语,每天带着自己女儿,学这个学那个,有劲的很,偏偏不管这些政务,好在刘云超还是能干的,不然可真要气死自己。

    无忧很兴奋,皇上竟然花大价钱给自己找来高人,要给自己从小练筋骨,皇上还说要亲自教自己习武,将来带自己出去打海盗,弄得无忧每天激动无比,也不觉得累苦的。

    前世看电影电视上面的大侠,那可是都有飞檐走壁的,自己有机会成为这样的高手,能不激动?学好了本事,万一遇上天灾人祸的,也拿得出手,是不是?

    “皇上,这些折子,我跟刘首辅都已经看过,等你批过,就可以执行了。”

    徐寅一脸平静,心里却是有些激动,朝中几个老臣终于打动了太上皇,同意为皇上选皇后。也同意说动皇上答应。

    不过太上皇给了条件,就是皇后不能从贵族功勋当中出,一定要从六品以下的地方文官官员家里出,最好是家族人员简单。家教质朴,女子贤惠大度安静。

    皇上对太上皇的劝说,还真没有太过激烈反抗,但却用了拖字诀。

    这不,徐寅从中得到机会,既然你拖,我就给你积极寻找,符合了太上皇的要求,在写在折子里,天生你不耐烦仔细看折子,每次只要是自己跟刘云超等内阁批示一致的时候,他连看都不耐烦的就签上,同意。

    这一次只要他在那个选后的折子上面写上同意,他就等着当新郎吧!哈哈哈!

    果不其然,皇上看折子,实在是潦草的很,打开看到徐寅跟刘云超都批示过的,意见一致的,他一如既往的不想多看,直接批示同意。

    对刘云超,皇上还是知道的,这个人及其守旧,不会操之过急,也不会徇私枉法。

    对于徐寅,他更是放心的很,这个江山他早就知道是世安的,文婧那么在意世安,他敢不仔细看?

    这不,皇上死也没有想到,他自己会栽在这个上面。包括后面连续几次的关于大婚日期等等的折子,皇上一如既往的没有发现,就批示同意了。

    无忧被皇上抱着批示折子的时候,一目千行的扫到了关于皇上大婚的折子,见皇上一点反应也没有的就批示同意,心里顿时感到自己的亲爹,果真是腹黑型的主,难怪皇上说爹是小人。

    “无忧,来,到爹这边,爹教你识字。”

    趁着皇上扫折子的时候,徐寅过去直接从皇上手里抢抱无忧,皇上从无忧会叫人说话之后,不得不松了不少,徐寅得了机会,就时常抱无忧,哄着无忧,尽量多跟无忧说话互动。

    “无忧,去吧!”皇上并不在意的将无忧转交给徐寅,自己则是加快速度。徐寅也不会将无忧带走,就在这儿一字一字的教导孩子。

    徐寅尽量表现的极为平常,皇上后面发现也无法更改了,那个时候,全天下的人都等着看皇上大婚娶皇后呢!

    婚期被定在了两个月后,皇后十五岁,刚刚及笄,是通州桐城县县令的嫡女,姓花。桐城花县令是通过科举考试出来的,老家成员简单,只有一个弟弟一个姐姐。

    而花县令的家庭成员更是简单,花县令只有这个一个独女,更没有纳妾生庶子庶女,经过细致了解,花县令的独女,及其贤惠安静大度。

    如此,正适合太上皇的要求,刘云超等人将花县令的一家连同其余十几个类似这样的资料送给太上皇的时候,太上皇还是圈定了花县令。

    太上皇想到了徐寅跟文婧两孩子,他们说起来也是经历过艰苦生活的,历练过磨难的,也是能够坚忍的,识大体的。

    这个花县令能守着糟糠之妻,守着一个独女,不纳妾,说明他家重情重义,这样的家庭教导出来的女儿,必定也是如此重情重义的。

    自己儿子应该有一个重情重义的女子陪伴着,这个花小姐听说从来不出宅子,说明是个安分守己的,儿子若是娶了她,也许得了眼缘,将来也不会跟自己一样孤单到老了。

    无忧这孩子虽然会逗他开心,但无忧很快就会长大,到时候,儿子依旧还是孤单的,趁着无忧还小,给儿子娶个妻子,也许过上几年,儿子终究能接受她的。

    花飞扬一脸的不可思议,这样的离奇事件也能发生在自己头上?

    哦,不,发生在自己头上的离奇事件已经足够多了。连穿越都赶上了,现在又赶上了入宫为后,特么的自己人品爆发成什么样了?

    一万个草泥马呼啸而过,皇后?

    特么的历史上的皇后有几个是老死的?就连大周的前面几个皇后,都死的早早的,三十多岁算是高寿的,自己好不容易得了一个县令的独生女身份,正惬意着呢,谁特么的见不得自己舒坦?

    大周现在的皇上,可是从死人堆里杀出来的主,听说此人前后娶过两嫡妻,一个死,一个离,各种版本都有,谁特么的知道那种是真哪种是假?尤其是传闻他对现在的清平公主情深意重到了背着她出嫁的地步?

    狗屁,若是真爱,有一国之君背着女人出嫁的?这科学么?脚趾头想想,其中也有阴谋阳谋。

    但素,关于无忧公主的版本只有一个,那就是被皇上照死了宠溺,若是以自己的观点来看,皇上一定是故意害他前妻清平公主呢,要不然谁家女儿被宠溺成这样也是被毁一条路。说不定清平公主的一家人,将来都会毁在无忧公主身上。可见皇上从来无好人。

    后宫之路,披荆斩棘啊!清平公主不知道死了多少层皮才逃了出来,哦,不是,清平公主就是死了多少层皮,也没有完全逃出来,谁个公主出嫁还得必须住在皇宫的?谁个公主的女儿被照死了宠溺的?

    买糕的,现在轮上自己了么?

    ------题外话------

    感谢18916971642送的花花,非常感谢,也谢谢所有支持我的亲,这番外,还有两天也要结束,后面要开的新坑,架空古代种田,诚邀亲们围观收藏,非常感谢。

    番外010 冤家路窄

    “爹,娘,我不嫁,我死也不嫁,爹,娘,我们回老家种田吧?”

    花飞扬怕的要死,自古后宫红颜塚,不要啊!自己就是死,也要死在青山绿水之间,死也要死得自由啊!呜呜呜!

    花县令跟妻子万氏互相悲苦的看了一眼,满是无奈,赐婚是能悔婚的吗?谁不知道当今皇上脾气暴躁?幸亏他不耐政事,政事几乎由驸马徐寅,首辅刘云超两人一手操持,不然哪有这几年的清平安宁?

    自己倒不是怕死,可老家的弟弟姐姐当年为了供自己读书,现在自己刚刚才有些能力报答他们的时候,难道就要如此报答他们?带着他们一起下黄泉?

    花县令想到老家的弟弟跟姐姐,两眼红润,忍不住的哽咽起来,左右为难,一生只有这一个女儿,难道就要眼睁睁的看着她入宫,过那吃人不见骨头的黑暗日子?

    “好,好,我们女儿不嫁就不嫁,大不了一死,我们女儿也不去那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呜呜呜!大不了一起死,呜呜呜!”

    花飞扬的母亲万氏哭的一塌糊涂,万念俱灰。

    花飞扬被母亲这样无私的爱给震到了,母亲宁愿一家人死,也不要自己吃苦受罪,难道自己真的就这么自私?自私到了为了一个人,让全家人陪着自己去死的地步?

    “爹,娘,我错了。我想通了,想通了,我要做皇后,应该高兴,我高兴,我去!”

    花飞扬有些语无伦次,真正理解了古代的家族兴衰,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最多自己打起精神跟她们宫斗去,也不能叫一家人被自己连累到死。

    特么的,早知道就好好看看同学推荐的《甄嬛传》了,谁知道皇宫里面有多少敌人等着自己?

    听说皇上有三个妃子,其余封号美人倒是没有,但是,整个皇宫里面的宫女,可以说,全是皇上一个人的女人,可以想象,自己的敌人有多少?

    好吧,自己承认,有些草木皆兵了。关键是自己前世只是一个太普通不过的一枚吃货,大学毕业在回老家农村开了了小饭店,才搞定一个小帅锅,还没吃上就穿到了这。就自己这样的经历,有什么本事能在吃人不吐骨头里面的后宫毫发无伤的活下来?

    这一世的自己,因为从小表现乖巧,帮助娘扶持爹,才有如今的安逸生活,还没有来得及给自己找一个古代帅锅,就落入虎口了,特么的这是逼的自己要宫斗啊!

    花县令跟万岁听到宝贝女儿如此,更是哭得泣不成声。

    “不哭,不哭,爹娘,女儿听说皇上是重情重义的人,女儿不会吃苦的,你们都别哭了,我做了皇后,你们可就是皇亲国戚了,我们家祖坟冒青烟了!”

    花飞扬想通之后,做了决定,既然牺牲了自己幸福,那就要给花家谋求利益,总归不能亏死去。

    说不定,说不定自己还能等着皇上死了,自己还能出来再找一个帅锅,听说那个皇上都三十好几的人了,而皇上一向不长命,不是勤政累死,就是贪图享乐肾亏而死。

    自己十五岁,足足小了他近二十岁,特么的亏大发了,穿到古代,小帅锅没有钓上,就吊死在一颗老叔身上了。

    无忧今天一大早,就被娘穿起来了,今天太子世安哥哥要回来了。这个哥哥自己可是如雷贯耳了三年,今天终于能见到他了。

    为了他回来,爹娘昨晚激动的一夜未眠,两人嘀嘀咕咕不断地说着那个太子哥哥的事,看出来了,太子哥哥,可是爹娘的心头肉呢!

    皇上也是激动了几天,太上皇更是,连带的自己都极为期盼起来。

    太子这次是大捷而归,靼子被太子狠狠的端了两个部落,并且将这两个部落的草场稳稳的占领,用来训练大周的将士同时也将那边发展成为大周战马的饲养地。

    现在的太子,已经真正将大周边疆将士的心都收拢了,皇上极为欣慰,一国之君,对战事若果没有切身体会和把握,江山如何安稳?

    世安很激动很激动,离家三年多了,妹妹无忧都三岁了,自己还是从父皇的信里得知妹妹极为聪慧乖巧懂事,很想看到妹妹呢!

    无忧随着爹娘到了昌平,先见了祖母跟姑母他们,然后就在这边等着太子哥哥。

    当无忧见到太子的时候,心里还是震撼了,明明不过是一个高中生,却拥有了一股强悍的王者气势,相比皇上,没有多少逊色。

    “无忧?无忧!我是哥哥!”太子见到姑母跟徐老师的时候,急忙下马,直奔而来,行礼之后,立即伸出双手,就抱起来无忧,一脸的宠溺。

    无忧无语了,看来要宠溺自己的强人又多了一个,太子哥哥第一次见到自己,竟然丝毫没有一点点的生疏之感,抱起自己就蹭脸。也不怕蹭错了人。

    “无忧,这是娘跟你说的太子哥哥,叫太子哥哥?”谢文婧眼眶湿湿的,世安这孩子究竟是长大了,周身的霸气,一如他父皇,在边疆吃苦了!

    “太子哥哥!”无忧脆生生的叫了一声,心里想着,这可是自己第三个要好好巴结的Boss啊!

    幸亏,整个大周,除了皇上,太上皇,太子,其余人,都要巴结自己,爹娘家人不算,还好还好,总算自己还算是在金字塔的顶端。

    徐寅在太子回来的第二天,就跟刘云超首辅带领众臣,恭贺皇上太子回归,同时也恭贺皇上下个月的大婚之喜。

    “砰!”皇上狠狠一拳砸在龙案上,自己什么时候答应娶后的?

    太子回归后的第一天上朝,就遇上如此事件,父皇竟然不知道下个月他自己大婚?怎么可能?一时间太子也一脸的求知的看向徐老师,这件事徐老师一定很清楚。

    “启禀皇上,早前礼部曾经拟过折子,奏请皇上娶后,微臣等自无异议,皇上也做出批示同意。就是下个月的婚期,也是皇上亲自签字同意的,现在天下百姓都知道,皇上下个月娶后,都普天同庆呢!”

    徐寅看到太子的目光,还是主动站在了刘云超的前面,这件事就自己跟刘云超两人能承担皇上的怒火。

    不过自己站在刘云超前面,应该比较好,自己相信,皇上就是再恨不得一脚踹飞了自己,他也只能心里想想。

    皇上气的蹭的一下子站起来,狠狠的瞪了一圈下面的所有臣子,尤其是徐寅,更是让皇上恨不得一脚踹出去,用脚趾头想想,也知道,必定是徐寅阴了自己一把。

    一想到自己这几年对他极度信任,将政事全权交给他处理,结果,他就敢在这件事上面阴自己?偏偏自己还在折子上面签字同意?皇上气的满脸发黑,手紧紧的捏成拳头,终究还是克制住了,先回去看看折子,再看看有没有补救可能。

    太子懂了,父皇应该是不耐政事,折子看的太粗糙,才造成今天的结果,不过对自己来说,倒不算坏事,就怕父皇心里抵触太狠,喜事也被父皇搅黄了,当年的姑母嫁给父皇的时候,若是父皇能心平气和的娶了,如今父皇也不会孤单一人了。

    罢了,这件事自己只能看着,希望父皇能早些放下姑母,让姑母跟徐老师心里能轻松些,也能让父皇有个伴。起码有个说话的人吧!

    虽然无忧妹妹这三年几乎天天陪着父皇,但无忧妹妹很快会长大,到时候父皇依旧还是会孤单的啊!就是不知道这一次嫁给父皇的女子,是怎样的人了?

    世安陪着父皇,静静的看着他一脸铁青的翻看从前的折子,终于翻出来那几个关于娶后的折子,果不其然,刘云超跟徐寅两人都在上面签字同意,结果自己看都没有看,也签字同意了。

    狠狠砸了几个折子,这一辈子,自己爱过两个女子,一个早早伤逝,一个苦苦求去,心已经碎到不能再碎,难道还能再娶?

    再娶来女子干什么?用来碍自己的眼的么?凭什么自己最爱的两个女子,都没有享受过一天皇后的荣耀,却给一个不相干的女人享受这样的荣耀?凭什么?

    不给,谁也不给,皇后的荣耀,除了芷若文婧,谁也不配!皇上的内心嘶吼着,痛苦的瘫坐着,一脸的无助。

    太子心疼万分,昨天回来的时候,父皇还意气风发,笑容满面,特别是抱着无忧,显得特别的满足,可今天忽然变成这样,让自己好不心疼。

    “父皇!”太子眼眶湿湿的,也不知道说什么才能安慰父皇,只能蹲在父皇面前,拥抱父皇。

    皇上的眼眶也湿润了,回想从前,心如刀割。

    芷若那么年轻,那么无辜,却死于后院女人之手。让自己心痛到杀尽后院女人也不能解恨。

    文婧那么坚忍,那么付出,却被自己伤了又伤。眼睁睁看着文婧离开,眼睁睁感受着心碎成片,只想她再不受伤害,只想她再不会艰辛,只想她永远笑语如嫣。

    如今她果真不在受伤,果真不在艰辛,果真笑语如嫣了,而自己也能远远的感受着她的幸福了。

    该死的徐寅,该死的刘云超,该死的礼部,全都该死!难道要自己连远远的陪着文婧幸福也不能吗?

    文婧,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我要娶后?徐寅有没有回去告诉你?为何你没有跟我说这件事?难道你也这么想我娶后的么?

    父皇,这件事你从前提过,我没有答应,为何他们敢这样做?难道父皇默许他们的吗?父皇是不是一定要自己娶后,才能安心?父皇!

    好!好!你们都这么想我娶,我就娶,不就是娶妻么?朕娶了两回了,还在乎什么第三回?大不了当个物件摆着,谁还能再逼我什么?

    “父皇!”无忧急匆匆的跑过来,一脸的绯红,看样子,是跑的厉害造成的。

    无忧在皇宫里面算是独特的存在,什么地方都没有人能阻挡她,甚至是皇上的乾坤殿,御书房,也是无忧能随意出入的地方。

    不过,这一次无忧可是听了宫人的传言,皇上愤怒了,还是爹刺激的,吓得无忧急忙从练武的大殿跑来,赶紧替爹哄哄皇上。

    原本无忧应该叫皇上舅舅的,但是,皇上在无忧婴儿时期,就教导无忧,称呼他父皇,结果现在无忧见了皇上叫父皇,见了徐寅叫爹。

    “父皇哭了?谁惹的父皇,无忧去杀了他!”无忧一脸的霸气狠厉,一如幼时的太子。

    太子顿时被这样的无忧给雷倒,分明从无忧身上看到了自己小时候的影子,还记得那时候自己第一次见到姑母,就是无忧现在的神情,一心想杀人泄恨。

    皇上忽然愣住了,从来不知道乖巧的无忧,会爆发出如此狠厉之情,顿时心里舒服多了,这孩子如此维护自己,见不得自己伤心难过呢!

    皇上松开太子,转而抱住无忧,欣慰的将自己大脸贴在无忧的小脸上:“无忧,你爹惹我了!”

    呃?无忧一脸黑线,皇上语气里面竟然有撒娇的味道?希望自己替他收拾自己亲爹去?我勒个去!

    无忧故作傻呆的看着抱着自己的皇上,装萌吧!

    太子看着无忧如此可爱的表情,顿时内心一阵柔软,自己不在的三年,父皇他们有无忧这么可爱的宝贝,必定都开心着,连父皇刚刚还是一脸的阴霾,见到无忧都变得温柔起来。

    “呵呵呵,小东西,舍不得杀你爹了吧?那你怎么就舍得父皇伤心难过?”皇上看着一脸不知道如何是好的萌样,也忍俊不住的笑了起来。似乎刚刚的愤怒并非存在过。

    “父皇,要不然,我帮你罚爹抄书,嗯?就抄千字文十遍!娘发狠的时候,就这么罚我的!”

    无忧看到皇上笑了,心里呼地松口气,还算皇上好哄。

    “呵呵呵!好好,让我们无忧罚他抄千字文一百遍!谁也不给他求情,好不好?”

    皇上忽然心情大好,不就是娶一个女人,娶就是,只要文婧愿意,只要父皇期盼,自己也愿意一次。

    无论如何,自己还有无忧陪着,小无忧才是最心疼自己的人!

    太子惊辣了。无忧才三岁,能抄千字文十遍?姑母这么狠?怎么可能?

    “无忧,姑母好好的怎么罚你抄这么多遍千字文?那一千字你都会写?”太子终究还是问了出来。

    “你无忧妹妹可是父皇亲自教导的,两岁就会识字,两岁半就能习武,将来我们无忧也是文武双全的呢。”皇上顿时一脸的骄傲自豪。

    太子哈着嘴,很想问父皇,这样会不会拔苗助长?无忧才这点大就要学这么多子,还习武?

    “太子哥哥,父皇说我聪明绝顶呢!”无忧继续卖萌。

    无忧一脸骄傲的语气,彻底叫太子无语了,看无忧的样子,很是高兴这么辛苦呢!不由的一阵心疼无忧。

    婚期如期而至,花飞扬为自己做了各种假设,最后不得不唉叹一声,听天由命吧!

    好在自己出嫁之前,爹高升了,从一个知县高升成知府,还是富硕的嘉兴知府,连着叔叔姑母两家都能照拂不少,能这样多少也值得一些了。

    听说嘉兴这个地方,清平公主的爹,谢大人曾经在那任过知府,不过现在谢大人刚刚致仕在家,一心作画了。

    皇上今天虽然配合娶后,但脸上一片阴沉,弄得一干大臣,人心惶惶,就怕皇上忽然暴走,介时谁能制止皇上?

    “看,无忧公主?”眼尖大臣忽然看到无忧一身喜庆被太子抱出来,顿时有种找到护身符的安全感,谁不知道无忧小公主是皇上的心肝宝贝,只要无忧公主在场,皇上怎么都不会暴走,幸好幸好啊!

    花飞扬整个累的迷迷糊糊,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进的皇后的宫殿,头上顶着的凤冠,粗粗估计一下,至少五斤重,脖子都僵硬了,可恨的是自己还真没有胆子自己拿下来。

    忍!我忍!我忍忍忍!

    皇上本想不去见自己今天娶回来的皇后的,不过想想还是去见见,跟她说说该守的规矩,别自以为是的用皇后身份,伤害了无忧文婧她们。

    文婧今天特别近距离几次观察新娘子皇后,看到皇后文文静静的,不急不慌的,心里安慰多了,看起来这是个有耐心的女子。

    皇上一个人孤单多年,从芷若去了之后,他就没有好好痛快过,就是自己,在嫁给他的那些年,带给他的也没有快乐,只有疲惫和伤痛。

    若是老天垂怜,但愿皇上这一次能真正得到一个知心人。

    无忧更是紧张,皇上终于娶了皇后,皇后若是得势,并且还是小人的话,她如何能容忍娘的存在?

    趁着人多混乱,无忧蹬蹬的就跑没了影子,钻入坤宁宫,要亲眼看看她是何人,心性如何。

    站在自己立场,自然希望皇后是个包子性格,这样对娘跟太子哥哥,就都没有任何影响,若是一个包藏野心的女人,说不得自己也得出手,绝不能让任何人伤害爹娘太子哥哥他们。

    不过,皇上不是那么简单就被女人蛊惑的,这点自己太有自信了,宫里的美人,多的是,各种形态美的,应有尽有,但皇上这几年来,几乎不曾宠幸过一个女人。

    但凡事都做好后备,绝不轻看对手,这是自己前世经商的准则。

    “参见无忧公主!”坤宁宫内的一干宫女太监忽然见到无忧公主,无不跪下行礼。皇宫里面无人胆敢忽视无忧小公主,谁都知道无忧公主是皇上,太上皇,太子的心肝宝贝。

    “你就是皇后?”

    无忧挥挥手,免了众人跪礼,对着盖上红盖头的女子萌萌的问道。

    花飞扬顿时心里一惊,无忧公主?这可是皇上照死了宠溺的小孩,怎么就跑自己这边来了?自己入宫前,礼部的嬷嬷说过,千万不能在皇上来之前多舌,哪怕自己不屑这个皇后,但这一天自己无论如何也要忍下来。这么多人盯着自己啊!

    随行的嬷嬷也一脸的无措,无忧公主自己也不敢惹啊!

    花飞扬沉默了一阵,没有听到公主离开的动静,知道这个孩子是等着自己回答,不得已花飞扬只得努力微微点点头,小心翼翼的不敢讲头上的凤冠动掉下来,那可就闹大了。

    就在无忧看到皇后努力点头的时候,皇上大踏步的来了。顿时外面里面又跪了一地。

    “父皇!这是你的新娘子皇后哦!”无忧笑的及其天真,犹如精灵一般的可爱精致。

    “全部退下!”皇上一边抱上无忧,一边呵退所有人,顿时就剩下皇上皇后无忧三人。

    “自己揭开盖头,我有话说。”皇上抱着无忧,清冷的说着,今天的自己已经极其烦躁了。幸好找到了无忧,心里的烦躁才轻松不少,虽然明明知道这个女子也是无辜,但自己绝不会容许她有任何机会,伤害家人,绝不许!哪怕圈禁她一世,也绝不容许!

    花飞扬不由得僵硬起来。心中无法克制的的恐惧蔓延开来。以至于自己抬不起手来揭开自己盖头。顿时花飞扬又急又怕。

    “父皇,我给新娘子揭盖头,好不好哇?”

    无忧一脸的天真无邪,无忧看到皇后听了皇上的话,并没有动手揭开盖头,便以为她一定渴望皇上能为她揭开盖头,可惜她错了,以自己对皇上的了解,他今天一定不可能给她揭开盖头。

    若是两人僵持起来,无忧怕皇上发怒起来,今天的大婚,一定叫爹娘太子哥哥,皇爷爷他们都难受。

    “不好,让她自己揭开。听到朕的话吗?没有耳聋的话,自己揭开盖头,给无忧看看。”

    皇上的话刚刚落下,花飞扬终于鼓起了全身力量,掀开了盖头,看到了抱着一个精美女孩的男子。

    顿时花飞扬倒吸一口凉气,这是怎么样的容颜?如刀刻雕琢,巧夺天工,尽管他满脸的清冷不耐烦,也无法遮掩他耀眼的光华。

    花飞扬忍不住的看呆了!忘了恐惧,忘了传闻中的皇上是怎么样暴虐无情,就这样微微张嘴,呆呆的看着震撼人心的容颜。

    皇上被花飞扬如此呆看,惹的一阵厌恶,竟然是花痴一个!

    “朕下面说的话,你仔细听着,胆敢违抗,后宫自负,后宫里面从来不缺埋骨之地!”

    皇上对这样花痴女人,更是没有一丝同情之情,言语间的恶劣,显而易见。连威胁恐吓都出来了。

    “记住,你能活动的范围,只有这个宫殿,胆敢离开一步,杀!胆敢利用皇后之名,危害后宫任何人,杀!这是无忧公主,若是她无意进来,你胆敢让她受一点点委屈,杀!”皇上一连串的杀,顿时激怒了花飞扬。

    “杀杀杀,有本事你现在就杀了我!不愿娶我,还要费那国家大事?娶了我,哪怕就是做做样子,也没有你这样的!”

    忍到了极限,会忍无可忍,恐惧到了极限,也会无所畏惧,花飞扬现在的状态,便是这样。

    恐惧了很久,忍耐了很久,不说见到皇上,能有一个说得过去的见面方式,哪怕自己被晾着也好过这么一连串的杀杀杀!

    最最叫自己无法忍受的是,他竟然打的是囚禁自己一生的主意,这样活着还真不如痛快死了。

    有本事你就今天杀了我,老娘大不了穿越回去,这一世的爹娘,最多伤心哭一场,但一定不会被连累。

    但要是自己今天忍了这个暴君,说不得自己被哪个妃子按上什么造反罪名,恐怕连这一世的爹娘都连累了。

    呃?买糕的!这是怎样的女人,竟然敢对着皇上嘶吼?无忧瞬间佩服了!

    这个女人,倒是有骨气的,似乎不是野心女人,诶,若是这样,自己还不忍心她出事了。

    皇上也愣住了,根本没有想到她敢如此叫板自己,当真不怕死了么?

    花飞扬跟皇上两人,竟然互相瞪着对方,花飞扬脸色发白的等着自己被一声令下,咔嚓一声。

    皇上脸色气的发黑,很想一巴掌劈死这个不知所谓的女人,但一想到今天父皇跟文婧两人对自己的嘱咐,手抽搐着,愣是下不去手!

    无忧回到爹娘身边,想着今天的皇上皇后的对峙,心里忽然期待起来,这分明是火星撞地球的节奏啊?

    不在碰撞中毁灭,就在碰撞中涅槃,这个花飞扬绝对有问题,放眼看去,整个大周,敢跟皇上叫板的人有么?

    太上皇不算,连爹难得爆发一次,也是黯然收场,最后也只能玩阴的,满潮堂的大臣,有憋屈的只能找爹哭诉,看看这样的女人,特么的奇迹般的存在啊!

    有问题,大大的有问题,重生的货,穿越的主?神仙下凡历练?

    “无忧,怎么发呆了?看到皇后了吗?”徐寅抱着女儿,心情极为痛快。

    今天看起来那个皇后还不错,能不急不慌的走完全部过程,不出一点岔子,说明她心性不错。

    就是不知道她有没有心善待皇上?想想应该不会的,她资料,自己全部知道,是个极其重视家庭的女子,能在幼时吃苦耐劳,扶持母亲,供应他爹读书,必然是个好女子。

    皇上虽然跟自己不对付,但不得不承认,皇上作为一国之君,还是足够大度,足够睿智,足够知人善用的。

    从不贪图享受,心里装的是亲人,是江山,这样的皇上,站在客观角度来说,是大周百姓的福气,也是做臣子的福气。

    但是,作为自己个人来说,就不喜欢他在心里惦记文婧,一点也不愿意。现在终于能给他娶上皇后了,自己为他精挑细选的女人,可不能辜负自己的期盼啊!

    “爹,我看到了皇后,还看到皇后跟皇上吵架了呢,皇后可凶着呢!”无忧轻轻的贴着爹的耳朵说着,就怕隔壁的娘听到,无端的为皇上夫妻操心。

    呃?徐寅有些呆滞了。心里剧烈翻腾起来。

    怎么会这样?明明是自己精挑细选的重情重义,大度安静的女子,怎么会在大婚第一天就敢跟皇上吵架,还很凶?

    转而看看无忧一脸无辜的眼神,知道无忧虽然是三岁孩子,但却是超乎年纪的聪慧,也从来不会胡乱说话。

    不得不说,皇上把自己的无忧教导的及其出色,但这点自己绝不会承认的!

    “无忧,来,娘给你准备好洗澡水了。”就在徐寅抱着无忧心里翻腾的时候,在隔壁给无忧准备洗澡水的文婧,笑盈盈的出来。

    而此时的花飞扬,也同徐寅一样的呆坐着,心里剧烈翻腾着。

    草泥马,原来还真有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奇迹!

    担心了半天,恐怕了半天,原来豁出去,竟然会是另外的收获,皇上虽然一脸的狠厉,但自己看出来了。他不敢杀自己,哈哈哈哈!

    想着自己后来跟皇上吵出来的结果,自己就想笑出声音来,柳暗花明又一村啊!

    这下好了,自己从原来的无期徒刑,转为十年有期徒刑,而且是带高薪的那种,极为叫自己开心的,还是皇上答应了自己,给自己在皇宫靠后山那边建农田,如此自己打发日子的地方也有了。

    关键还有自己每一年都有探亲假期,知足了,能在皇上的虎口里面争夺出这样的结果,知足了。

    十年之后,自己不过才二十五岁,搁前世自己还没有找到对象呢!等自己出去的时候,就不再是花飞扬了,到时候虽然不能再做爹娘的女儿,但还是可以做爹娘的义女的嘛!

    似乎,这个皇上还真没有传闻中的那么可怕啊!这要是电视剧,自己早被咔嚓了,还有机会跟皇上拍桌子,讨价还价?

    皇上这会儿也在自己的乾坤宫里面窝火呢,要不是知道自己现在脾气暴躁,怕吓着无忧,自己一定去找无忧,只有这个孩子最贴自己的心,就连自己的儿子,都不如无忧贴心,儿子看到自己娶妻,竟然还带着期待之情。

    谁都没有无忧关心自己,特意跑去看皇后对自己好不好,见到皇后朝自己发火,无忧还一脸的狠厉,要替自己杀了她呢!

    皇上可不知道无忧的小心思,无忧当时知道皇上脸色极差,就怕他暴走,一巴掌劈死这个奇迹皇后,到时候喜事变丧事,全家人都不好过,满朝堂也不好过。

    顿时以退为进,自己率先狠厉的叫嚣着要杀了皇后,这才堪堪救了花飞扬一命,让皇上歇了不少火气,才能有后来的花飞扬跟皇上之间的讨价还价。

    花飞扬现在想想,那个无忧还真是皇上的心头肉呢,这十年时间还长着呢,要想安安稳稳的度过十年,无忧公主不仅仅不能得罪,还得想方设法的拉拢。

    小孩子么,自然是用吃的拉拢,前世好吃的不要太多,随便扔几个,绝对拿下一个三岁小p孩。

    竟然还嚷嚷着要杀自己?等会自己把肯德基,披萨,冰淇淋整出来,小小无忧,能抵抗得住?哈哈哈!就这么办,收服好皇宫里面的小魔女,很有必要啊!

    一个月之后,皇后要的农田建设成功,不仅仅有近二十亩大小的田地,还配有一个前世一样的四合院别墅,外加一个温泉,还佣人齐全,哈哈哈,花飞扬差点笑翻了。

    发了。大发了,这要是前世,绝壁是富豪才能住的超级别墅,现在自己拥有十年居住权,对了,十年之后,自己还能从皇上那边挣十万两,怎么算都不亏啊!皇上英明!但愿他再活十年以上,老天保佑!

    “公主知道你吃的这个叫什么吗?”

    皇后看着吃的一脸满足的小孩,顿时骄傲无比,肯德基,孩子的必杀美食,看这还还是众星捧月的小公主呢,吃的满嘴油渍,哪还有公主的形象,连手都用上了。

    “嗯额,是什么?”无忧边吃边吱一声,还是第一次吃上油炸鸡翅,油炸鸡腿,虽说不过是孩子吃的玩意,但很怀念前世肯德基那个味道的,也不知道这个女人是如何想出来的,这个炸鸡翅炸鸡腿,还真有七八分肯德基的味道。

    “这个叫肯德基!”花飞扬笑的很是骄傲,穿越女的自豪油然而生。

    我擦!肯德基?

    无忧傻呆了!眼珠乱转了!穿越猛于虎!

    然一山不容二虎,除非一公一母,现在可好了,两母的在一个山头,能不掐么?

    “呵呵呵,不知道什么叫肯德基吧?肯德基就是这么好吃的东西,母后还会做更多好吃的,披萨吃过么?牛排吃过么?冰淇淋吃过么?母后以后经常做给你吃,好不好?”

    咪咪咪,小p孩要傻了哈!花飞扬得意洋洋,亏得小时候没敢做这些,就怕爹娘当自己是妖怪,现在不要紧了,自己不仅是皇后,还是无聊透顶,只能使劲折腾食物的皇后,就是再折腾出多少吃的,也可以解释为自己化悲愤为力量,谁敢质疑一个?本宫是皇后!

    穿越吃货!

    无忧贼溜溜的眼珠打转,要不要来一场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

    还是免了。先观察,以观后效,别来了一个武则天,想掀翻父皇,伤害爹娘,迫害太子哥哥,这是自己绝不允许的,哪怕她是跟自己一样的穿越,也绝不能留情,家人是自己的底线,谁也不能伤害。

    三年后,徐寅经过观察,皇后心性开朗,性格坚强,极为适合皇上。特别是最近两年,皇上竟然能跟皇后一起下田种地,可惜两人都倔强的不以为然。

    遂暗自给花飞扬跟皇上两人下药,成就两人,谁知道两人竟然一次中标,花飞扬欲哭无泪,特么的皇宫果然是宫斗的地方,谁害的自己,自己竟然还不知道啊!这是要吐死自己的节奏啊!

    皇上也傻眼了,虽然已经知道自己被徐寅坑了一把,但想到徐寅给自己下药之后,还光明正大的说,若是自己不想,一定能抗的住。

    谁知道自己是能抗的住,但皇后却差点一头撞死她自己,总不能眼睁睁让别的男子玷污皇后?不说自己膈应,就算皇后最后得救,也还是会寻死。

    一年后,皇上禅位给太子,带着皇后跟自己女儿,就在皇宫后山那边住下,也喜欢上了种田。

    直到现在,无忧才真正放心了,这个跟自己一样的穿越女,还真是没有野心,尤其还是自己亲爹给她跟皇上下的药,自己也怪歉意的,虽然爹是一片好意。

    “哈喽!从地球村来的?”这天无忧趁着皇后一个人的时候,一脸媚笑的凑近她,终于将自己暴露出来。

    花飞扬被雷劈了!浑身颤抖了!眼珠突出来了!

    许久,皇后发出凄厉吼叫!

    死无忧,老纸竟然在你面前傻呆卖弄肯德基披萨?

    啊啊啊!来一个响雷吧,劈死这个人渣!竟然眼睁睁看着老乡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都不伸一把手啊!

    ------题外话------

    亲们,到这番外也结束了,飞扬同学,为了你,我这几天被砸了多少砖,泪流满面啊!好吧,擦干眼泪,背起行囊,昂坚决果断出发,奔向种田。

    谢谢亲们一直以来的支持,谢谢,很多很多的亲们,虽然不曾露脸,但我看到了,后台能看到你们的,谢谢你们,感激你们,是你们陪伴了我,鞠躬感谢!

    新坑《娇娘难养》,恳亲亲们围观收藏,不过我还没有存稿,想用半个月时间存稿,然后再更新,亲们支持哦!谢谢,谢谢!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