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八十三章 敌友不明难相信 (6)

作者:安如遇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目光,继续听如意的嘱咐。

    一旁,江絮凝蹦蹦跳跳的也不好好走路,挽着齐盈盈一路话语不断,江一诺只有这么一个亲妹妹,从小更是娇生惯养,极少有人能入得了这位大小姐的眼,可是今日,他的亲妹妹竟然能高看这位齐姑娘,还似好姐妹似的挽着手腕,江一诺又在心里记了一笔。

    一行人舍了马车一路进城,也因着今日天气好,江承烨带着妻子晒了晒太阳,转头对江絮凝道:“你娘已经于国子监中打过招呼,你来了汴京也不可荒废学业,正好如今国子监中似乎也学到了《大学》,你收拾收拾,明日便去报道吧。”

    江絮凝一张娇艳的小脸瞬间垮了下来。

    她不爱去那些束手束脚的地方。

    齐盈盈似乎是看出了她的不乐意,悄悄的不知道在她的耳朵边嘀咕了些什么,江絮凝立马眉开眼笑,好像也不在意自己就要入学了。

    回到府中的时候,阿七已经赶回了马车,府中的下人得知老爷夫人并着小姐都要来,早已经将各自的房间打扫的干干净净。

    阿凝似乎极其喜欢这个姊妹,拉着齐盈盈:“我要和盈盈睡一间房!”

    如意和江承烨对孩子的小事向来是不怎么约束,此番就看齐盈盈怎么回复,江一诺原本已经吩咐下人为齐盈盈多收拾一间房,此番闻言,也望向了齐盈盈。

    齐盈盈并未有多么的欢天喜地,她很严肃地摆摆手:“不不不,我没有与人同睡的习惯!”

    阿凝的脸上流露出失望的神色。

    齐盈盈以为旁人不觉,对着阿凝小声道:“咳咳……因为我脚臭,我怕影响你。”

    阿凝已经认定了这段难能可贵的友谊:“那你洗干净了不就好了嘛!”

    齐盈盈抽了抽嘴角,继续道:“可是你打呼噜,也会影响我!”

    阿凝,卒。

    江一诺若有深意的看了齐盈盈一眼,转身去后面张罗午饭。

    ------题外话------

    啦啦啦~大家喜不喜欢酱紫的小爱情故事捏~没有阴谋没有大构架哈,就是小安子想要满足自己写小白文的心愿~

    大家觉得怎么样~?

    少爷篇 君子一诺 (二)

    如意和江承烨如今的日子十分逍遥,而自从宁王落居东桥镇后,这些年同刘阁老一样被如意的膳食调养的越发精神,两人时不时的相邀杀一盘棋,一日一晃即过。

    重回到汴京,身为曾经的女官,如意自然有许多人要去探望一番,首先一个就是自成亲开始就被无下限的放鸽子的端敏王爷与王妃了。

    端敏王爷与王妃成亲三年内生下连个孩子,听说是江煦阳咬着牙要赶超江承烨的岁月静“好”,奈何一个不慎,如今府中已经变成了三个女人一台戏,两位郡主加上一个不安生的王妃,端敏王爷的生活似乎过得十分之精彩。

    明阳公主出嫁在即,江一诺要和光禄寺与尚食局一同主办此次宴会,江言的意思是,皇宫许久不曾有过这般盛事,且公主远嫁大显,应当拿出国宴的阵仗来,江一诺为此有些忙碌,然而再忙碌,如意交代下来的事情,他也万不会怠慢。

    次日一早,江一诺准时出现在阿凝的房门口,示意她的近身丫鬟明月敲门。

    明月有些迟疑,正欲说些什么,江一诺已经皱起眉头:“即便身为奴婢,你亦当劝阻者小姐,而非这般维护纵容。”

    话毕,江一诺正抬起手敲门,那门儿吱呀一声竟然打开了,江一诺不放,微微屈拳的手依旧按照原本的路线敲了下去,哪晓得硬邦邦的门板儿没敲到,竟直接触上一个软绵绵的温热物体!

    齐盈盈瞪大了眼睛,缓缓低下头看着这个才见了一次面的男人握拳敲上自己的胸部,这么看了一会儿,又缓缓抬起头,惺忪睡眼中带着些无措和茫然,就这么直直的又望向江一诺。

    江一诺原本是怔住了,可是当他触上她不急不缓望过来的目光是,右手终于如同触电般猛地缩了回去:“对……对不住,我……”

    明月已经快把头低到地上去了,微微颤抖着的肩膀将那强忍住的笑给暴露了出来。

    “嗯?”齐盈盈的肩头忽然就冒出一颗脑袋来,衣衫整齐的江絮凝从齐盈盈掌着连扇门的手臂下面钻了出来,站在两人之间,左看看右看看,然后目光落在神情有些不自然的江一诺身上。

    “哥,你怎么啦?”江絮凝歪歪脑袋。

    江一诺不自然的看了还迷迷糊糊的齐盈盈一眼,轻咳两声:“这……这不是我为你准备的房间吗?”

    江絮凝点点头:“是啊,我们换了啊!我来叫盈盈起床一起去学里呢!”

    江一诺点点头,转身就朝饭厅走:“早膳已经准备好了,娘说过,一日……”

    “一日之计在于晨,早膳必须吃,不能像姨父她们一样都不爱吃早膳,会生病的!”江絮凝已经倒背如流,她挽着齐盈盈,笑盈盈的往饭厅走:“盈盈,我娘说大周许多百姓都不爱吃早膳,他们支持中午和晚上那一顿,这是非常不利的!”

    齐盈盈很赞同的点头,诚恳道:“嗯,我娘也让我吃早膳来着,可是我爹爹都没有吃早膳的习惯。”

    江絮凝顿时眉开眼笑:“那我们真是太有缘了!”

    齐盈盈跟着笑了笑,刚才和江一诺的那段小插曲好像根本没能影响到她。

    如意已经携江承烨和秀姑姑出门了,饭厅里只有他们三人。

    “盈盈,这些都是我哥做的,我哥和我娘一样,手艺极好,你前些日子不是说我娘的手艺超凡么,我哥绝不输我娘!”江絮凝与有荣焉的夸赞着自己的哥哥,齐盈盈很是配合的点头呵呵笑,可是江一诺又怎么会看不出来,这个女人根本无心这些。

    他默默地看了一眼略显敷衍的女人,开始用早膳。

    早膳是江一诺隔夜泡好的豆子磨得新鲜豆浆,鸡蛋灌饼更是做的真材实料满满一大个。调料和酱汁都是他自己做出来的,味道一流,放在汴京的百味楼,每日现卖一百个,这独家秘方都能让酒楼一个早晨就在门口排吃长长的队伍,皆是那各门各户派出来得排队买的下人。

    江絮凝从小到大已经算是吃过美食无数,此番抱着鸡蛋灌饼竟也吃的津津有味,齐盈盈见识过江絮凝的挑剔,她拿起灌饼咬了一口,香嫩酥脆的鸡蛋摊饼加上里面丰富的配菜和独特的酱汁,竟是说不出的香酥美味!

    齐盈盈不自觉的就挑了眉,紧接着又咬了一口,无意识的点点头,吃的越发欢快起来,和先前那副敷衍模样全然不同。

    她这样的表情被江一诺尽收眼底,向来都是温柔有礼的男子,眼中竟多出了一分不大寻常的笑意。

    用完早膳,江一诺要送江絮凝去上学,江絮凝就快十五岁,平常人家十五岁的姑娘都已经许了人家,可是如意执意没有让她过早嫁人,是以如今,这江二小姐的求亲是一件接着一件。

    “你的书包和书都带好了吗?”江一诺一如既往的从不动手,只做监督,看着江絮凝拖拖踏踏的收拾好所有的东西,领着她出门。

    可才刚走到门口,已经款好了包包的齐盈盈正穿着江絮凝的一身粉色对襟长裙站在门口,俏生生的张望着这边,她一眼瞧在江絮凝身上,忙不迭的赶过来拉着她的手就走:“快快快!赶不上上课时间了!”

    国子监里有严格的上课时间,江絮凝被齐盈盈拉着一路小跑蹭上马车,正准备麻烦阿七驾车,阿七有些汗颜的指了指一身青衫还没上车,却默不作声站在那里的江一诺。

    “齐小姐,咱们公子还没上车呢。”阿七跳下车把已经被齐盈盈关了一半的车门打开,恭恭敬敬的请江一诺上车。

    齐盈盈扫了江一诺一眼,点点头坐回到江絮凝身边,小声咕哝:“你这么大了还要你哥哥送你上学啊!?”

    江絮凝很严肃的摇头:“才没有,他就是爱管我。”说着,又忽然见来了兴趣,拉着齐盈盈的手臂一个劲的小声问道:“盈盈,我娘说你从小就被你娘锻炼着,肯定有不少好玩的是不?”

    齐盈盈摸着下巴看了一眼满怀期待的江絮凝,说:“好玩说不上,不过我五岁就会自己上学堂了。”

    两个小姑娘自以为声音压得很低,可是一旁的江一诺却是听得清清楚楚,然堂堂七尺男儿偷听姑娘家说话实在是一件十分不英武的事情,江一诺目不斜视的望向窗户外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到了宫门口,按照规定是不许将马车驶进去的,是以一行三人便下了马车徒步进去。江一诺明明赶着要去尚食局,却坚持要送江絮凝到国子监才肯离开。

    经过方才那个“五岁就会自己上学堂”的对比,江絮凝这会儿是耿直了脖子不让江一诺送她们。拉着齐盈盈提着裙子就跑了,江一诺追赶不上,只好任她们去。

    江一诺虽年少,但在宫中,他的地位不亚于如意的地位,沈元辉一直都十分肯定他的能力,世人只知男儿志在四方,唯有仕途方属光明前途,而他却能看透这一点,于厨艺上专心研磨,能去的今日的成绩和一手好厨艺,也算得上是实至名归,是以在很多事情上,沈元辉会有意提点更多。

    明阳公主的婚宴菜式重在寓意,吉祥如意长长久久是必不可少,然此次江一诺想要研发一些新的菜式,方能让公主的婚宴更加别具一格。

    “我听闻你母亲与你父亲来了汴京,婚宴的大体我已经安排了不少,你前些日子不是说过想要花些时间好好想想婚宴的菜式么,既然如此,现下倒是实在没什么必要日日报道,你嘛,自然是信得过的。”沈元辉笑着说道。

    江一诺点点头,淡淡一笑。

    其实要新的菜式,他不是没有,可是至今为止,他受娘亲的影响实在太多,有时候她甚至忍不住去想,若是没有如意这个娘亲,自己如今还能否有半点造诣。

    呆在尚食局和府中,其实并无差别,但江一诺一心想要避开如意的影响真正做出好的婚宴,免不得要出来走一走,放松一下,哪晓得这一走,就走到了国子监的大门口。

    距离他们下学还有一段时间,江一诺小时候也在这里念过书,里面的布局他十分清楚。想着如今众学子正在上课,他不好打扰,绕到一旁直接去了僻静清幽的藏书阁。

    穿过一个月亮门,就要去到书阁外的一个小院子,江一诺的步子还没跨出去,忽然就听到了两个熟悉的声音,一个是他再熟悉不过的娘亲,而另一个,却是……齐盈盈?

    “这竟然就是传遍整个大周的那本养生食经么,夫人能信手默出这样厚一本书,可真是了不得!”齐盈盈穿着江絮凝的粉嫩裙衫,这套裙子还是江一诺为妹妹亲自去取的,金贵得很,江絮凝穿上时,是浑然天成的小姑娘的娇羞美艳,可是穿在齐盈盈身上,她垂首看书时,露出了洁白的后颈,那认真的模样竟带上了一丝让人忍不住发笑的严肃模样,让江一诺看的有些失神。

    如意手里也拿着一本她亲手默出的食谱拓本,此刻她正垂着眼一页一页的翻看,听到齐盈盈的话,如意只是浅浅一笑:“如何,可想出什么好策略了?”

    策略二字让原本俏生生的小姑娘无端生出了几分无奈和伤感,她耷拉着脑袋,双手叠放在石桌上搁着下巴:“他们一定是不要我了,他们一定是嫌我太笨。若不是夫人你收留我,我一定在城墙下面啃野草呢!”

    如意被她的一番话逗笑了,江一诺正欲离开,却发现不远处一个熟悉的身影也拐了过来。不知为何,他忽然不是很想让自己的爹爹知道自己在这里,等他反应过来时,自己已经躲在了一丛青竹之后。

    江承烨应当是从尚食局过来,他手中的瓷碗都是尚食局中专用的,要跨过月亮门之前,江承烨的步子微微一顿,身后低着头走的奴才险些撞了上来,惊恐地望着江承烨。

    江承烨把手里的盅子递给他:“帮我拿一下。”

    下人忙不迭的接过去,原以为是要送进去,可是江承烨只是抬手理了理袖子,又接过了那一盅东西,跨过月亮门进了小院子,将这些奴才们遣走。

    江一诺知道爹娘向来不喜欢宫女太监们呼呼喝喝跟一大群,因为他也不喜欢。此番见到人都走开,他鬼使神差的又走了过去。

    江承烨送来的是一盅子的参汤,如意平日里是不爱喝这样大补的东西,也不许他们玩命的喝这东西,奈何据说这东西是太后娘娘她老人家心血来潮亲自熬的,还特地命人送了给如意,一番心意,定然不能辜负。

    江城也很贴心的拿了三只碗,然后他倒了三碗,全都递到了齐盈盈面前。

    “你娘说今年赚不了五十万两就不能回家过年,听起来怪可怜的,不过如今才将将开春,一年之计在于春,你还有很长的时间可以继续努力。看在你这么辛苦的份儿上,这三碗参汤你都喝了吧。”

    齐盈盈有些苦恼,尤其是在听到“五十万两”的字眼上。

    江承烨也翩然落座,看着愁眉苦脸的小姑娘,淡淡道:“十五岁的年龄,还是一个弱不禁风的小女子……年前要赚五十万两……”

    悲惨的命运被人复述,齐盈盈流露出了流浪野狗般的神情,她凄楚可怜的看了江承烨一眼,又看了何如意一眼,手中绞着一块小白帕子,弱弱道:“盈盈很可怜对不对?”

    江承烨、如意:“嗯,很可怜。”

    齐盈盈的眼中闪过一丝嘚瑟,神情却越发的可怜:“盈盈是真心想要出来挣钱的,听说大周最厉害最会挣钱的女人就是夫人您了,盈盈诚心投靠,希望夫人指一条生路……”

    齐盈盈双手合十,十分虔诚。

    如今的不夜镇已经成为江南最具特色之地,而身为京中唯一的女官,放着隆恩不要,却远赴江南,无非是因为那里的日子要更舒服,听说在旺季,不夜镇一个晚上的收入就能吓死人。加上这位夫人手艺灵巧,能做出许多旁人想不出来的菜式,不夜镇中的一条十里飘香街每日都是人满为患,偏偏他们自产自销,诺大的农场和牧场运去的都是最新鲜的食材,谁都没法子沾到油水。

    这么多年这位何夫人都油盐不进的,听说身边这个好看的男人从前还是王府世子,即便贬为庶民依旧厉害得不得了,把这位夫人宠上了天,齐盈盈秉着擒贼先擒王的原则,觉得将这位夫人拿下,自己的创业大计就有希望了!

    这样,就能回家过年了!

    江承烨坐在如意身边,伸手虚扶住她的腰,看了一眼自己的妻子。

    如意也看了自己的丈夫一眼,十几年的默契,当真可以用眼神来沟通了。

    如意笑了笑,轻轻点点头,一旁捧着碗喝参汤的齐盈盈感觉到了一股子阴谋的气息。

    如意看着齐盈盈一口吞下一碗,顺手又给她添了一碗:“这么说来,你是诚心诚意的希望我给你指一条明路?”

    齐盈盈眼珠子一亮,再次吞下一碗,豪迈的一放碗:“夫人这是答应了?”

    这会儿轮到江承烨把最后一点剩底倒给她:“我给你指一条路,一百万都不在话下,如何?”

    嗷嗷嗷嗷!是要夫妻齐上阵相助吗!齐盈盈觉得自己已经看到了一百万两在跟自己招手!

    江承烨再次与如意对视一眼,看着捧碗喝汤的齐盈盈,淡淡道:“很简单。你去勾引我儿子,把他弄到手,我们家的彩礼会很丰厚,一百万两,唾手可……”

    “噗——”

    齐盈盈满口的参汤悉数喷了出来,江承烨那个“得”字还没说完,已经眼疾手快的抱着自家夫人起身轻逸,那喷射而出的水花连两人的一片衣角都没沾到。

    齐盈盈呆呆的看着这夫妻二人,笑得有些僵硬:“呵……呵呵……二位开玩笑呢吧?”

    如意好整以暇的看着齐盈盈:“不,在没有比这个更认真的了。其实你莫要当真,我只是担心我那风华无双的好儿子成日里与锅灶为伍,往后也得娶一口大锅过日子,即便你不愿意,也可以适当的去勾引一番,若我儿子当真对女孩子还是有兴趣的,我依然可以付钱给你。”

    喔喔喔喔!齐盈盈长大了嘴巴——她听到了什么!?

    为什么她觉得那个迷倒万千少女的江一诺江大人在自己爹娘看来,好像不大正常!?

    可她毕竟也是一枚纯洁少女,贸贸然的用“勾引”这个词,多少有些害羞。

    “那什么……夫人……我……考虑考虑……”

    哐当一声,外面忽然传来了花盆踢翻的声音。

    院中三人循声望去,江承烨率先开口:“兴许是猫打翻了花盆,无须理会。”

    一句话就将注意力又拉了回来,如意若有深意的看了丈夫一眼,对着齐盈盈浅浅一笑:“无妨,离过年还有好几个月呢,你慢慢考虑。”

    齐盈盈,卒。

    从藏书阁一路离开,江一诺的脑子里只有两个字——荒唐!

    若是旁人也就算了,他的亲生爹娘,竟也能说出那样的话,他怎么就不像正常男人了!?简直荒唐!荒唐至极!

    居然还让来历不明的女人勾引他!?

    荒唐!荒唐!

    江一诺有生以来第一次有了一种暴躁的感觉,而这种感觉,在回府之后升到了一个最高点。

    月上柳梢头,府内静悄悄。江一诺刚刚沐浴完毕,准备去厨房看一看宵夜,哪晓得一开门就看到了挂着俩鼻血条的齐盈盈站在门口……

    “江……江公子……我好像参汤喝多了……上火了……你……你有没有什么降火的菜啊……我好热啊……”

    白日里如意的话再次在江一诺脑子里浮现,江一诺太阳穴一跳,哐的一声关上门,语气是从未有过的高冷。

    “没有,吃药去吧!”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