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十八章 又一个“辰语”

作者:宅宅人生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那魂空级别的死灵死之前那惊恐表情和不敢置信的样子,新月看到了,虚影也同样看到了,两人对看了一眼,往刚刚那魂空死灵看过去的地方看去。

    是主人,但是这个时候的主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微微侧身,让在这边的人能够看得清楚她的样子。

    这个样子像是沉睡中的睡美人,恬静而纯美,晶莹剔透的皮肤白犹如凝脂白玉光滑细腻,精致到完美的五官,墨色的长发飘逸的披散在那软榻上,玲珑有致的身材包裹在那合体的绿色衣衫下,即使是这样躺在也能让人看出身材是比列的完美。

    这样的主人非常的美,没得让人感觉到不可思议,但是新月和虚影知道刚刚那个魂空死灵绝对不是因为惊艳于主人的容貌才会如此惊讶的。

    到底是为了什么,他们好奇了!主人从来没有来过这个死神国界,他们是知道的,但是看刚刚那魂空的样子,似乎是见过主人的,难道刚刚那个魂空死灵去过魔界了。

    现在他们也只能有这个解释,毕竟那个死亡国界和魔界之门到目前为止已经开启了快三个月了,想起主人进来之前的伟大之举,那炼狱一般的火场景,也许那个死灵看到过,在看到主人的时候,太过惊恐吧!

    两人同时为刚刚那个魂空死灵的表现想了一个很好的借口。

    墨色的大地上又恢复到了平静一片,地面上空荡荡的,仿佛刚刚的杀虐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那是那些尸体会留下来的话,这里也许已经成一座山了,而且还是一座尸体堆积而成的大山。

    新月和虚影在次回到了辰语的身边,这一战为时一个月又十二天,加上虚影前面的十天,和主人前面的几天,他们来这里至少有两个月了,当然这里不分昼夜,完全漆黑,能判断天数的是他们随身携带的魔法钟,当然这样的时间消耗是新月和虚影故意而为之。

    而这样的战斗在持续进行着,时间也一点也点的过去,每将一批死灵打败,下一批会在两天之内到来。

    这一一的打下来竟然差不多已经是七八个月,克莱尔还在继续他的修复大业,辰语也一直在修炼。

    这样打打杀杀的一批比一批强大,到后面,新月和虚影不用在故意隐藏实力也用了很长时间才能将那些死灵打败。

    当然在这大半年里,两人也不是没有收获,新月的战斗技能比原先纯熟了,虚影更是技能纯熟的同时收获了前所未有的能量。

    又来了!

    看着那数以万计的又高一个等级的死灵队伍,新月依然清冷,虚影到时开始有些凝重了,虚影也是到现在才知道,死亡国界的高手竟然会如此之多,简直就是数之不尽。

    后来又想想那无数的数月死去的人的灵魂都来了这里,那数量庞大也是正常的,而也许他们所看到的只是那冰山一角。

    每次出现至少数百万,开始的时候是等级低的,后来是越来越高,就算是现在,这等级至少也和诸神的神王四五级的高手,而这一来又是数百万。

    不过这些他们还能应付。

    “奶奶的,他们这到底有多少的死灵啊!每个等级都能来这么多,要是按照这个数量,要是让他们完全打开通道,将整个位面攻下都没问题了。”新月不出声,但是心中也深以为然,看着这些不管在那个界面都是高手的存在,但是在这里很显然只是炮灰。

    新月和虚影和往常一样,等他们出击,但是这回的灵空等级的死灵领导着却没有立刻进攻,而是看向两人身后的女子。

    “将那个女子交给我,你们可以不死!”对方领头的灵明级别的强者,那修长的手微微抬起,一指指向两人的身后。

    灵明级别的高手相当也神王巅峰的强者,那气势当然不在话下,当然这也只是针对那些灵明初级的高手而言,对于新月和虚影没有多大的影响。

    “你做梦!”新月懒得理会那人,但是虚影却是看不下去对方这嚣张冷哼道。

    “那你们就去死吧!”对方气愤对方的态度,二话不说指挥死灵高手上前,新一轮的厮杀再次开始。

    新月和虚影这回知道这些死灵的厉害,打起来也谨慎了很多,自己两人的实力比对方强很多,但是对方的数量实在是太多,耗都能将他们力气完,而且打的同时还要时刻提防着那个一直没有醒过来的主人。

    “小墨,你护主人!”新月想了想回头叮嘱,小墨虽然无法出来,但是关键时候还是可以保护主人的,主人也不知道要修炼到什么时候,在这样下去,他担心他和虚影对付不了了。

    不过现在不是操心这个的时候,先见这批家伙解决了在说。

    两人对上上百万死灵高手,而且实力还很高,所以新月和虚影两人直接用上了自己的全部实力。

    那领头的看着两人在这灵空高手中游刃有余的杀伐果断,剑起剑落间是十几个灵空高手死去了无痕迹,那领头越看越惊心。

    这两个死灵到底是什么身份,竟然有如此的实力,也许这样的实力都比他高了,看着也许都能到灵将,不到灵将也有灵明九级巅峰,这实力实在是太可怕了。

    那领头虽然看着惊心,但是现在也没有担心,毕竟他这次带来的亡灵高手可是不少,耗都能将他们耗死。

    那领头只是看了一会儿新月和虚影,目光在次看向那绿色衣服的女子,从这个角度,他无法看见她的脸,但是感觉那身姿是这么的熟悉。

    那领头眉头微微皱了一下,再次看了一眼那两个在杀伐中的黑色身影,在看那绿色身影百米之内的地方,那两个人在怎么打都会将敌人控制在离那绿色衣服女子的百米之外,这两个人在保护那个人,这是很明显就能看出来的事实。

    那个人趟在那里一动不动,这么大的动静也没有一丝反应,难道是受伤了?毕竟在他之前已经有不下八批的死灵来对付过他们。

    头领再次看向那新月和虚影,一个飞身直接前往那个绿色身影。

    在那头领前往的时候,新月已经第一时间看见,但是却没有动,虚影想拦截却被新月眼神示意不用。继续原来的斩杀,但是速度上已经开始慢慢变慢。

    “碰!”白光闪了一下,在那个头领快要靠近软榻上的人时,一个白衣少年屹立在了软榻前,在那个头领还没有来得及反应的时候,乘胜追击白光直接攻击向那个被反弹出去的人。

    “想要杀主人,没门!”小墨虽然不能长期呆在外面,但是对方实力比他低,速战速决的话也是可以的。

    小墨白色光剑形成,在这漆黑的地方,光是特别的凸显的,光剑形成也只是一瞬间,还没有来得及将战场照亮,已经没入那领头的身体里。

    在那领头瞪大不敢置信的目光时,那领头的身体慢慢的变成了星星点点。

    “不自量力!”小墨冷冷的撇了一句,也没在看战场,更是不敢浪费时间,直接化作一道白色的光束消失在了辰语的身体内,从杀灵明高手到没入辰语的身体,整个过程脸五分钟都不到,能这么快杀那灵明高手,其实主要是小墨也占了偷袭的便宜。

    那灵明高手也许真的没有想到,软榻上的人身体里还有人,毕竟这七八月间,每次战斗中一直只有那两个黑衣人在保护。

    灵明头领死去对于其他灵空死灵并没有多大的影响,他们虽然听命于那头领,但是他们最终的任务却也是将那个绿色衣服的女子捉住。

    厮杀在继续,但是最终的结果还是新月和虚影险胜,时间足足是两个多月,将最后一个灵空高手剿灭的时候,两大神器也虚脱了。

    不过好好虚影身体内收集了足够多的能量,而且可以随意转换,所以新月和虚影倒是很快的恢复了。

    两人刚刚想回到辰语的身边,发现那软榻上已经有七八个月没有动过的人忽然睁开了眼。

    “主人!”两人高兴的跑了过去。

    “嗯!辛苦了!”她在修炼但是不代表外面的事情一无所知。

    “主人这是什么话,这是我们应该做的!”虚影见主人这么说有些受宠若惊,他们本来就是主人的神器,保护主人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新月没说话,但是看他的样子应该是同样虚影的话。

    “呵呵!”辰语坐了起来,看着两人,感觉这两人竟然在这大半年里竟然强大了不少。

    “主人!”见主人看着他们俩人笑虚影疑惑,他说的话是实话有什么好笑的。

    “你们都变强了呢?”看来在这段时间的战斗中,两人都得到了不少好处。

    “嗯!嗯!我也感觉到了,新月大人比以前强了很多!”虚影点头,羡慕的看着新月,这个和小墨都是神器里的老大,但是在虚影看来他更加的崇拜,毕竟他们是同属于黑暗系的。

    “虚影也变强的!”辰语在虚影说的时候看了一眼新月,点了点头确实是变强的了,但是虚影也不差,本来以为只有人类或者是一般有灵智的生物才会在战斗中逐渐变强,但是辰语现在知道有灵智的神器也是一样的。

    “谢谢主人夸奖!”新月其实内心里也挺高兴,但是往时习惯了冷漠对待人,所以说话的时候有些别扭。

    “虚影,你也不错嘛!也变强的不少!”辰语看向虚影,虚影还真的是一个特殊的存在,不是攻击类的神器,但是却也能自己慢慢的转变成攻防兼备,甚至是还有特殊功能。

    “呵呵!那个没有新月大人厉害啦!”虚影感觉自己和新月简直就是没得比,所以听辰语这么一说都感觉有些不好意思了。

    “对了!虚影现在你身体内的能量有多少了?”辰语感觉到自己要进阶,但是这个地方根本就没有任何提供自己进阶的能量,这里全部都是死亡气息,也许这样的环境对于死灵的修炼很有溢出,但是对于辰语或者除了虚影之外的都没有任何帮助,不但没有帮助,是根本就进阶不了。

    这也就是为什么她明明感觉到了要进阶了,但是却没有进阶的原因,这个地方根本就没有提供这么庞大进阶的能量。

    “好多,是上次的千万倍以上!”以前他实力还差能量储存当然没有现在多,而且这大半年里,那些死了的死灵,等级高的不少,所以吸收得到的能量当然不少。

    即使刚刚自己和新月用了不少,但是也也占不到全部能量的万分之一。

    “那太好了!我要进阶了,刚刚好缺乏能量!你的那些能量可以转化给我吗?”辰语高兴的问道,这个地方万分的危险,就这七八个月里辰语虽然没有参与,但是也深切的体会到了。

    增强实力迫在眉睫,只有强大的实力才能真的守护住克莱尔,才能真正的让那个死亡国度之门关闭。

    “当然,这本来就是为了主人才收的!”连他自己都是主人的,更何况是这些能量呢?

    “那好!但是在这里进阶实在是太危险!走我们进入阵法里面去!”辰语说着就往阵里走,进阶过程中不能被打扰,这个阵的面积不算小,她进里面去进阶影响不到克莱尔。

    “主人我在外面就可以了!”新月想起主人说的话,不希望那些死灵消耗这个阵法,这个阵法是为了保护克莱尔的,因为不知道那死亡之门什么时候才能关闭,所以这个阵不到最后还是不要消耗他的能量,他在外面可以抵挡住住大多数的死灵对阵的消耗。

    “不用,接下来他们派出的一定比这次的实力高强,你一个人不行,而且你也需要休息!”辰语直接拒绝,要是为了保护这个阵而伤了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那么她心中会有愧疚,这个阵是用上品灵石,上品数万的上品灵石的能量,也不是这么容易消耗得完的。

    而且辰语想着,等到自己修为提升以后这个阵由他们一起守护,这个辰语并不是很担心。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新月难道认为下次他们在来个上百万,或者几百万的至少灵明以上的高手能自己对付!不行就进来!”辰语没在多话,只是直直的看着新月,这还是第一次新月违背自己,但是这违背却是让辰语心暖,更是感动。

    但是感动归感动,但是辰语并不赞同新月这么做。

    新月皱起那俊秀的眉,想到自己当真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强大,他知道主人是在关心他,担心他出事,心里有些感动,但是最终什么也没说,但是直接以行动表明了自己的决定。

    “走吧!”看着已经来到自己身边的新月,辰语微微一笑叫上虚影一起往阵中去。

    进入到阵中,辰语在离克莱尔比较远的地方示意虚影和她一起盘膝坐下,辰语将手手心向上放在盘膝的膝盖上。虚影不用看也知道自己改怎么么做,在主人运行功法的时候,也将身体内的能量源源不断的输送出来,在辰语像海绵一般不断的吸收时,虚影也配合得相当的好。

    新月知道这个时候没有自己的事情,而且在阵中也不会有危险,也到另外一边去感悟这段时间作战的体会。

    新月虽然活了数千亿年,但是参与过的大型战争还真的没多少回,在大半年中对上至少十几亿的对手,而且这些对手有些还是很高的,相差自己也不是很多。

    这一战下来得到的溢出当然也不少。

    辰语等人刚刚进入阵法中没几天,远处一批至少百万以上上的灵明高手有一名灵将高手带来。

    来之后立刻发现那个被障眼法隐藏在其中的阵法,这次的领头显然是个急性子,也没多话,直接下令进攻。

    但是这个样子的大阵岂是,这样的攻击说破就能破的。

    修炼进阶这是一个缓慢但是有快速的过程,进入到修炼进阶中的辰语根本就感觉不到时间的过去,当最后一次进阶完毕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时间竟然已经经过了半年。

    而且令辰语更没有想到的是,这次进阶不是进一阶而是从重仙四重到了六重,到了重仙以上等级之后每进一级都是相当难的一件事,但是辰语怎么也没有想到这次自己一进阶就是两重。

    虚影感觉到自己已经所剩无几的能量,在看向主人,心里忍不住汗了,要是主人在不停下,也许他就要用上自己本身的能量了,但是主人这到底是进阶还是单纯的吃能量啊!怎进阶竟然要用上这么多的能量啊!

    这些能量可是不少呢?不但不少,简直是多得可怕,可是就是他认为多得可怕的能量竟然被主人一次进阶用完了,这是不是太变态了,现在除了变态,虚影不到还能用什么词来形容主人。

    作为他们这样有器魂的神器对于进阶其实了解的算是很多的了,但是虚影怎么也没有想到会碰上主人这样的。

    对于这点,新月也是十分的震惊。

    “怎么了?”辰语睁开眼睛的时候,看见两人竟然用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自己,难道是他们也知道自己进阶了两重?

    “主人你到底晋级了几层?”虚影看辰语已经睁开眼睛,知道已经进阶完毕疑惑的问道。

    “两重,怎么样你们的主人厉害吧?”辰语得意的说道,修仙界要是知道她这样的进阶速度,那些数万年才能进阶一重的不知道会不会跳楼自杀。

    “才两重,主人不会是记错了吧?”虚影眼里有些不信,这么多能量,都够一万人从神王一级进阶到九级巅峰了。

    “呃!什么意思?”本来以为他们两人会称赞她一下的,没有想到得到的竟然是质疑和疑惑。

    “主人,你可知道这些能量加起来比魔皇陛下进阶创世神还要多上二倍不止。”那青烟灵石虽然能量多,但是也比不上十几亿死灵等级不一的能量总和。

    就比如说,他和新月也算是主神等级高手,两人身体耗空到虚脱,用这些能量补充,也用不到万分之一,他们两人所用的能量可不比一个神王巅峰高手进阶成为主神少多少,但是就是这么多的能量,主人自己一个竟然吸收完了,这还是人吗?

    不这不是人,这是变态,大变态,甚至比克莱尔还变态,因为克莱尔本来就是创世神,他在怎么样都是属于正常的范围,但是眼前的少女可不是,她一步一步起来,他们都是知道的,以前他们还远远的在她前面,但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眼前的少女已经远远的将他们抛在了身后。

    “啊!不是这么夸张吧!”辰语愣了一下说道,她知道自己这次进阶是用了不少的能量,但是不至于比魔皇还用得多吧!

    “这还是按照整个山洞内青烟灵石能量计算的,但是魔皇显然都没有吸收完那些青烟灵石的能量,所以说主人进阶用的能量也许还不止两倍多。”虚影极其认真的说道。

    “啊!这么厉害!”那是不是所她现在比初级创世神还厉害了,创世神等级怎么分辰语不知道,克莱尔没有跟她过,而这段时间经历的事情一件件接踵而至,根本也没有时间去问这些问题。

    辰语知道现在的自己还远远不如克莱尔,但是要是按照虚影的说法,也许自己别魔皇厉害了呢?

    “主人现在是不是已经是创世神了?”对于辰语的功法他们了解不多,但是他们能了解等级最高的也就是创世神,所以直接问了辰语。

    “是不是创世神,我不知道,但是我相信就算是一个像魔皇一样的创世神在我面前,我应该也不会输。”辰语从来没有感觉自己这么有力量过。

    这就是重仙高阶的力量,感觉自己都要战无不胜了。

    两人眼睛一亮,齐齐看着辰语。

    “主人我们出去练练手吧!”新月跃跃欲试,那些个死东西都在外面叫嚣了半年多了,他在这半年多里虽然没有主人这么变态进阶,但是也有些感悟刚刚好出去炼。

    “对啊!主人,我们快去吧!”虚影这半年里除了给主人输送能量之外,倒是和新月一样在感悟中度过的。

    半年对于他们神器来说,其实根本不算什么,有时候他们进阶闭关一次也许都要用上十年百年不止。

    “好!他们也该嚣张够了!”辰语刚刚进阶,也想展示一下自己的新能量,听两人的建议直接站了起来往外走。

    出去之前,回头看了一眼依然盘膝在那里不动的克莱尔,克莱尔你要加油啊!

    辰语转回头,快步的往阵外走去。

    正在攻击防御大阵的灵明高手,怎么也没有想到,刚刚还在自己身边,下一个已经变成了能量光点消失。

    当看到防御大阵上空的三人时,恼怒刚刚想攻击就看见那女子低头看向他们,这一看生生的将他们**前攻击的脚步停了下来。

    “辰语大人万福!”辰语三人刚刚想打开杀戒,却没有想到眼前上百万的灵明高手竟然在辰语的面前单膝跪下了,本来杀气腾腾的地方一下子全部消散。

    新月和虚影同时看向主人,询问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这些死灵高手会认识主人,这些灵明高手可都是相当于神王巅峰高手的存在,而且那个灵将甚至已经到达了主神五级级别,比他们两个还厉害,但是他们竟然向主人跪下了这是什么意思?

    “不知辰语大人亲临战场,属下等未能远迎!”你灵将立刻来到辰语下方恭恭敬敬的说道。

    辰语面上无表情,但是内心却不平静,眼前的这些死灵高手可不像在做戏,但是她自己心里又十分的明白自己不是他们的什么大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有人跟她长得一模一样?这是辰语唯一能想到的答案,看着这些跪在这里的人,到底是动手还是不动手,辰语矛盾了。

    这个死亡国界有人!哦不是!是有死灵长得和主人一模一样,而且地位很高?新月和虚影同时也这么想。

    本来要动手,但是现在人家都跪着主人,到底是动手还是不动手呢?两人询问的看向主人。

    但是辰语现在没空看他们两人,目光直直的看着那个灵将。

    灵将看大人久久不语,也不敢抬头多看,就这么单膝跪着,“辰语”大人是死亡国界亿万年来天赋最好的死灵,现在等级更是一举到了灵王,而且喜怒无常。

    她不出声的时候,最明智的做法就是他们也不出声。

    将领不出声,其他的灵明高手当然也不敢出身了,“辰语”大人在死亡国界是出了名的狠辣,要是一个不小心很容易小命就没了。

    “起来!”辰语看着眼前的人,本来想动手,但是又好奇是怎么回事,目光微微的扫了一下百万的灵明高手,发现只要是靠近自己的灵明高手很多都在微微颤抖。

    这些死灵很怕她!辰语下定论,那么现在就先别杀了吧!先看看他们到底是怎么回事。

    “谢谢大人!”百万人声音一致,震耳欲聋。

    新月和虚影看向主人,微微的靠后站了几分,保持着最佳的守护位置。

    “情况如何?”辰语面无表情的问道,不知道那个“辰语”到底是什么样的性格,辰语只能通过哪些灵明高手害怕她的程度想象,也许那个她是一个冷酷无情的人。

    看到那灵将的样子,辰语知道自己猜对了。

    “报告大人,他们应该在阵法里面,这防御阵太过强大,我们暂时无法击破!”灵将毕恭毕敬的说道。

    辰语不在说话,故意转身看向自己设置的防御大阵,就他们现在的实力想要击破除非防御阵的能量所剩无几的时候。

    “你们确定他就在里面?”辰语想着他们对方的是克莱尔,要是她的话,不可能不知道吧?

    “呃!”那灵将有些不解的看向面无表情的大人,是大人说她在这里,要他们过来将人带过去的,怎么现在反而问他们了。

    心中虽然有疑惑,但是那灵将可不敢乱说,担心自己一个不小心会惹了这位大人不高兴。

    久久没有听到那灵将的回答,辰语回头看了一眼,目光更是冷了几分,淡淡的势压落在了那人的头上。

    “说!”辰语冷冷的吐出了一个字。寒气逼人,那骇人的冷让总灵明高手身体微微颤抖起来。

    灵将的感受最深,毕竟辰语的势压在他身上,感觉像是一座大山压在了他身上一样。

    “大人,这不是您说的吗?她就在这里,既然看不见人,那么一定是在这个阵里面不会错的!”灵将心惊胆战的说道。

    新月和虚影再次对视一眼,看来那个“辰语”很恐怖,要不为什么只是冷冷的一个字就让这些灵明高手如此好怕。两人现在是万分的好奇那个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死灵,竟然能和主人长得一样,这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主人可以说是他们见过最与众不同的女子,也是他们见过最美的女子,比之神皇雨丝尔更美。

    这样的人在他们想法中就是独一无二的,这会儿忽然冒出一个“辰语”而这个辰语和主人长得一样,当然这些他们是看这些死灵的反应判断的。要不是一模一样,能骗得过灵明以上的高手吗?很显然不行。

    辰语身后的两人的心思辰语那里知道,现在她心惊讶着呢?那个“辰语”大人知道他或者是她在这里,这是为什么?难道有什么特殊的方法。

    但是到底说的是克莱尔还是她?

    问到这里,辰语知道在多问就有引起他们的怀疑,不能问只能想别的办法,不知道紫离是否能通过搜魂知道更多的事情。

    看着百万以上的死灵灵明高手,辰语知道自己不能放过他们,辰语可不像让他们继续攻击这大阵。

    而放他们回去简直就是放虎归山,辰语可不想让自己将来的敌人更多。

    所以只能一不做二不休直接灭了他们。

    眼前这些灵明高手正畏惧于她正是好动手的时候。

    辰语人不动,面无表情,目光冷然,通过灵魂连接辰语让新月和虚影做好准备!

    新月和虚影对视了一眼,随即以极快的速度分人去了,当然这里的分人是将他们负责杀的死灵灵明高手了。

    辰语嘴角忽然扬起一个诡异的笑,三昧真火孙坚覆盖住跪在自己面前的百万死灵。

    “啊!”“啊!”“嗞!嗞!”火烧的声音伴随着灵明高手痛苦不堪的嘶吼声,只要是碰到了火焰的灵明高手,疼得在地上打滚,想要灭掉这可怕的火焰。但是怎么灭也灭不掉。

    新月和虚影两人本来做好的攻击手势停了下来,主人啊!一个人都将他们干掉了,那还要他们干什么!

    新月无事了,但是虚影显然开始忙碌了起来,也没有见他怎么动那些本来要升腾到空中的星星点点就这么向着他的身体飞去了。

    辰语本来不想直接用这三昧真火的,但是感觉只有三昧真火效果最好,而且百万之多的灵明高手,要是直接动手去杀,还要耗费很长一段时间呢?

    更重要的是,辰语想知道现在自己的能量运用到底到了那个阶段,毕竟在以前百万的死灵高手,而且都是高手,想要一次击中那是不太可能的,但是看看现在却非常的成功。

    当然这也是有偷袭的结果。

    “为什么?”那灵将身上也被一小股的火苗击中,本来以为是普通的火焰,对于他们这样已经算是站在巅峰高手来说,应该不算什么的,但是当那火焰真的在他皮肤上燃火之后他明白了。

    这个火焰很可怕,能要他的命。

    “你不需要知道!”对于死人辰语懒得解释。

    “辰语大人难道忘了,我砍特维是那位大人的属下了吗?”现在他也会别忘他法,只能搬出自己的后台,希望这个疯狂的女人能有所顾虑。

    “你威胁我?”辰语冷冷的看向那灵将。

    “砍特维并没有这个意思,但是就这么不明不白的让我死我砍特维不甘心!”看着周围很多灵明高手已经化成了光点,砍特维心里发寒,他不想消失。

    他不甘心,真的好不甘心!为什么?为什么自己上亿年的修炼却比不上她数十万年的修炼所达到的高度,为什么?要是自己修为比她高,也不会被那位大人分配给她,更不会莫名其妙死在这里。

    身上火焰在燃火,能感觉到自己灵在慢慢的逝去。疼,不单单是他修炼出来**的疼,更疼的是灵魂上的。

    “不甘心!哼!”辰语意念一动,在灵将身上的火苗变大,将那灵将的**烧得嗞嗞的响。

    灵将目光满是狠毒,本来已经瘫在地上的身体忽然暴起,直接奔向上空的辰语。

    “要我死,你也要付出代价!”本来就嫉妒这个女人,平时因为她的实力,也摄于那位大人的威胁一直不敢对她怎么样,这才是让她发展到这么厉害的一步。

    “你还不配!”辰语冷冷的看着飞奔向自己的灵将,那速度确实很快,这放在辰语进阶以前,也许辰语还真的躲不过,但是现在嘛!

    辰语身影一闪,已经躲过了那个看似危机的致死攻击。

    “你不是辰语那个贱人!”灵将忽然感觉到不对了,原先没有注意到,因为摄于她平时的所作所为,直白的说就是害怕她的残忍手段,但是现在灵将才发现,这女子和辰语不太一样。

    而且她身上的是生人的气息,虽然他隐藏得很好,但是还是被他感觉到了,而且他们这次来的目的就是捉住一个生人女子。

    难道就是这个女子?这是一个人类,活生生的人类!

    这次在看对方的服饰果然和那辰语贱人的衣着不同,那个女人平时最喜欢穿一身金色的衣服,而且表情永远都是这么的高高在上不可一世,但是眼前的女人虽然冷,但是那也只是冷而已。

    和那个女人不一样,但是为什么两人的容貌这么像,其中有什么联系吗?

    虽然身体上很疼,但是砍特维还是细细的分辨。

    “呵呵!被发现了!”辰语忽然一笑,既然被认出来了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辰语大方的承认。

    “你是人类,生人?”辰语这一笑,灵将已经完全肯定这女子不时那个贱人了,灵将看着同样的一张脸,恨!漫漫的恨在胸口,难道张成这样绝色的女子都同样的心狠手辣吗?

    灵将脸上有些狰狞,而且身上被那火焰燃烧着,要不是他修为极高能减慢那火焰燃烧的速度,现在也许已经成为死亡国界的空气了。表情更加的可怕。

    “嗯!怎么有问题?”辰语其实很想从这个灵将的身上知道那个“辰语”,真是不明白自己什么时候成香馍馍了,竟然到处都有人叫做辰语,魔皇陛下魔障里的辰语可以理解,但是现在这个又是怎么回事?而且竟然还和自己一样,这是不是太绯拟所思了。

    但是现在还不是时候,这个灵将的实力比紫离强大太多了,想要搜魂比较难进行,辰语打算等他只剩下一口气的时候在动手。

    “你难道不想知道那个要捉你的人是谁,我可以告诉你?在这里没有人比我更了解她了!”灵将灵机一动说道。

    “想知道啊!”辰语配合的点了点头,看这个灵将已经很虚弱,辰语将威压减轻了几分。

    “那你先放了我,我讲我所知道的全部告诉你!”灵将身体上疼,火焰在继续燃烧,那看见就像是看着自己在慢慢背烧死一样,这感觉从来没有这么的恐怖过。

    “那我还是不想知道了!”辰语仿佛是故意气他一样,眨巴了一下自己拿大大的眼睛,随即天真的回答到。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