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83章 【大结局】情深不倦 (2)

作者:雨凉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瞪我我瞪你。

    ”都是你~“

    ”都怪你~“

    瞪完之后,两人迈着小腿一摇一摆的往竹屋内走。

    叶小暖正将抱回来的月晗哄睡,就见自家俩儿子屁颠屁颠的跑进来。

    ”娘亲~云儿错了~“

    ”娘亲~哲儿错了~“

    俩小屁孩异口同声的牙牙脆语,眨着水蒙蒙的大眼就跟被抛弃似的别说有多可怜了。

    对于俩双胞胎儿子,叶小暖别提有多头疼了。这一胎她同时生了俩,老大叫龙寒云,老二叫龙寒哲,老大像他们爹,老二像她,可是这俩小崽子的性格却是不知道像谁,整天皮得要死,老欺负比他们小半岁的月晗。不欺负妹妹的话,俩崽子就会跑出去钻人家院子捉别人家的鸡,戳别人家的狗。坡下张嫂家的十几只芦花鸡,几乎毛都快被这俩崽子扒光了。溪边王三娘家的看门狗看到他俩连叫都不敢叫了,只要他俩一出现,比老鼠见了猫还躲得可怜。

    别看这俩娃才两岁多,每天干出来的事那是真心让人头疼。

    叶小暖都恨不得把这人前喜欢装萌、人后喜欢作恶的俩崽子塞回肚里重造了。

    ”给我小声点,你们是想把妹妹吵醒不成?“

    ”娘亲~疼~“龙寒云胖乎乎的小手指着自己的小屁股。这是刚刚被自家娘亲用笤帚打的。

    龙寒哲也不落后,背对着叶小暖把屁股撅得高高的,带着哭腔的委屈唤道:”娘亲~疼~“

    叶小暖真想将俩兔崽子给扔出去算了。

    他们像是疼的样子么?

    哭声呢?眼泪呢?

    正常孩子该有的,他们统统没有!

    今日挨打,明日照旧,这叫知道疼?

    今天,龙沥和月扬晨、墨子仙到城里采买去了,留下叶小暖在家看孩子。

    当墨子仙背着小背篓回来的时候就看到俩小娃可怜兮兮的小摸样。

    ”小暖,怎么了?他俩又调皮了啊?“将背篓放下,墨子仙赶紧走了过来,一手牵起一个,低声问道,”云儿、哲儿是不是又惹娘亲生气了?“

    ”大伯母~疼~“龙寒云继续指着自己的小屁股,眼眶里终于有了湿意。

    ”大伯母~疼~“龙寒哲再次不甘示弱的撅起小屁股。

    尽管知道这俩小鬼有些故意,可到底是孩子,墨子仙没法不心软、不心疼的,赶紧将两人牵着往另一间竹屋走:”来来来,大伯母给你们擦点药,一会儿就不疼了。“

    叶小暖看着那两道小身影,咬牙。

    疼什么疼啊,她刚才都是虚张声势的,那笤帚落他俩身上时,根本就和弹灰一样,怎么可能疼啊!

    臭讨厌的!真是气死她了!

    替床上的小晗儿掖了掖被子,这才往屋外走。

    院子里

    龙沥和月扬晨正将从集市上采买回来的东西从马车上搬下来。

    ”沥哥。“叶小暖远远的唤了一声,小跑了过去。

    龙沥放下手中东西,转身将她扑过来的身子揽住,”怎么了,可是云儿、哲儿又惹事了?“

    叶小暖‘哼’了一声:”知道你还问!这俩兔崽子生来就是气我的!“

    他们夫妻俩性子都沉得住,可偏偏生两个小捣蛋,这根本就是基因突变!

    龙沥摸了摸她的头,低声安慰道:”无事,晚间为夫亲自与他们说说。“

    叶小暖扁嘴:”说有啥用啊,说了还是老样子。“

    龙沥叹了口气,蹙眉。

    想到什么,叶小暖突然看向月扬晨:”大师兄,师父他老人家去接乐儿了,你不是说他们这几天就会回来吗?你收到消息没有,具体是哪天啊?“

    月扬晨笑着看过来:”应该昨日就到的,想来他们应是在路上玩耍耽搁了。“

    叶小暖‘哦’了一声。这小女婿两年前她见过一次,白白胖胖的可招人喜欢了,嘴巴也甜,性子也好。比她生的这俩儿子都要好!

    龙沥带着她往他们房间里走。

    没看到自家闺女,他不由问道:”香儿呢?去何处了?“

    提起女儿,叶小暖这才稍微舒展了蹙起的眉头。”她听说爷爷要回来,今日就把小风四人带去河边抓鱼了,说是要给爷爷做下酒菜。“

    龙沥抿唇,深邃的眼眸中也带着些柔和,一看就知道他对这个闺女极为满意。

    坐到桌边竹椅上,他将女人牵过来坐在他腿上,看着越发明艳的脸庞,眸光更加深邃。

    三年时间,他已过了而立之年,可她由当初的娇嫩到如今的妩媚生艳,这三年的田园生活,她没有一句抱怨,这个女人,似乎到哪都能适应得当。

    ”过阵子,九弟和四哥或许会来岐山,为夫有意让九弟将云儿、哲儿接去京城。不知你意下如何?“

    闻言,叶小暖一惊。

    ”你想把云儿、哲儿送走?“这怎么行啊?虽说那俩小崽子调皮了一些,可是年纪尚小,要是没父母在身边照看,那岂不是更加无法无天?

    抬手抚上女人诧异不已的小脸,龙沥缓声说道:”他们是沥王之子,子承父业,这是不可避免的。九弟书信与我,也有意想栽培他俩。“

    叶小暖皱起了眉:”可是沥哥,你都不喜欢朝中的生活,万一云儿、哲儿也不喜欢呢?我们把责任强压在他们身上,他们将来怪责我们怎办?“

    ”人各有志,为夫当然不会强求他们将来做何。但不让他们接触,又如何知道他们是否会喜欢?你无须担忧他们没人管束,父皇与母后也在京城,他们自然会教导好云儿、哲儿。“

    叶小暖撇嘴,心下鄙夷。得了吧,就那太上皇公公,她根本就不信他能教导好人,瞧瞧他的几个儿子,没一个有多正常的。这么失败的父亲还能指望他教导好孙子?

    不过有珠儿和母后在,她倒也不用担心太多。

    他们也有一年回去京城一次。几乎就是几处安家几处小住。虽然路途有些遥远,并不像现代坐火车、坐飞机很快就到达目的地,可是坐着马车去去这里、到到那里,不赶时间,一路游玩,倒也惬意无比。

    之前她还担心过不惯这种来来往往的日子,可现在,她却爱上了这样逍遥和自由的生活。就似旅游一样,各国巡游。

    想到什么,叶小暖突然有些兴奋的问道:”沥哥,你说小叔他们要来,那珠儿和玉尺呢?还有于浩和秀珍,他们也会来吗?“

    ”嗯。“龙沥微微颔首,看着她喜笑颜开的样子,深邃的眸光不由的转柔。心思一动,他突然抱起叶小暖就朝他们睡的竹床走去。

    ”沥哥,你干什么啊?“叶小暖瞧到他眼眸中涌出来的一簇火苗,顿时不依的嚷了起来。”放我下来,这大白天的,要被听到就不好了!“

    特别是那两个小崽子,谁知道他们会不会闯进来?

    龙沥将她放床上,压在她侧身,眸光灼热的看了她一眼,随即低头吮上她的红唇,”无事,他们不会进来,为夫不做,只是想亲亲你罢了。“

    有他在,那俩小崽子会躲得远远的,哪会自己找上门来挨训的?

    叶小暖脸红的抱上他脖子,嗔怒道:”你天天亲还不腻啊?“

    ”腻不腻,亲了才知道——“语毕,他将她深吻住,不再给她开口的机会。

    两人缠着彼此,忘情的拥吻在床——

    某爷虽说不动她,可随着越来越缠绵的深吻,那大手渐渐的就不受理智所控制,悄然的爬进了女人的衣裙之中——

    ”二师兄——啊——“破门而出,墨子仙尴尬的看着床上快叠在一起的俩人,还某爷掌风还没劈过来之前,她红着脸赶紧跳到了门外,在外面扯着嗓子说道,”二师兄,办事最好等天黑以后哈,大师兄现在让你过去呢,你们先缓一缓哈!“

    喊完话,她一溜烟的跑了。

    竹屋内

    ”噗!“叶小暖一把将龙沥推开,又羞又窘的瞪着他,”看吧,又闹笑话了!“

    这子仙也真是的,不敲门的习惯怎么总改不了啊!

    活该她丫总被欺负!

    龙沥那脸可谓是又黑又冷,自己刚兴起,就被打断,任谁来都不好受。

    无奈,他只得伸出手替女人把衣裳拢好,理了理她微乱的发丝,然后掐了一把那鼓鼓的小腮帮子。”看为夫出丑,可是得意的很?“

    叶小暖瞄了一眼他鼓鼓的地方,笑得猥琐:”沥哥,少吃一顿,不会怎样的。你先消消火,别顶着去大师兄那儿让他看了笑话。“

    龙沥垂眸看了一眼,随即将她抓到身上,一巴掌拍向了她屁股:”小妖精,晚上看为夫如何收拾你!“

    叶小暖无语的白了他一眼,捂着屁股嚷道:”谁小妖精了,我看你就是个老流氓!孩子都好几个了,还整天想着这事。羞不羞啊?“

    她没就明白,他哪来这么好的兴致,夫妻生活虽不是天天都有,可是一旦有了那就是没玩没了,绝对能要人命的那种。

    那体能绝对不输二十几的毛头小伙子!

    龙沥突然将她下颚抬了起来,眼底有些寒意,俊脸也绷得紧紧的,凝视着她:”你嫌弃为夫老了?还是你觉得为夫没满足你,所以才心有怨言?“

    闻言,叶小暖一头黑线:”……?!“冤枉啊!

    在男人动手之前,她赶紧八爪鱼似地攀到他身上:”沥哥,我、我没嫌弃你啊?我、我是说你老当益壮!“

    说完,叶小暖都想刮自己几个大耳光。这‘老当益壮’不也同样说他老么?

    果然,某爷浑身冷气蹭蹭直冒,就着叶小暖八爪鱼般攀在他身上的姿势,瞬间翻身,将她压在身下。

    ”老当益壮?不错,爷是该证明一下,看是否是老当益壮!“

    ”别……沥哥……啊……沥哥……我错了……你不老,一点都不老……你英勇无敌、攻无不克战无不胜,是男人中的男人,极品中的极品……“

    这门还没关呢,要是这个时候跟他做起来,那会惹来多少人围观啊?

    似是也考虑到这一点,龙沥只是威胁了一下,并没深入动她。

    冷脸对着她,沉声问道:”那你说,为夫老吗?“

    ”不老不老,沥哥你当真一点都不显老,和几年前一样,真的,我要说半句假话,就让我——“

    眼看着那毒誓就要从她口中溢出,龙沥猛然将她嘴巴捂住,俊脸更冷,眼眸染满了不悦:”不可乱起誓言!若下次再胡说,为夫定好好收拾你!“

    叶小暖眨眼,赶紧将自己的裤子拉上腰。见他生气,认真的点了点头:”沥哥,我知道了,你不用这样,不就是玩玩嘛,嘿嘿,你不喜欢听这些,我下次不说就是。“

    龙沥冷眼相瞪,若不是现在不方便,他定是要折腾够她!

    他竖着旗帜,叶小暖自然不会催他离开,总不能让他顶着帐篷让大师兄那家伙笑话吧?

    ”暖儿,跟着为夫可辛苦?“突然的,龙沥将她抱到自己身上,手掌一下又一下的轻抚着她背。

    叶小暖摇头,笑嘻嘻的:”瞧你问的什么问题哦,哪辛苦了啊?“

    ”跟着为夫四处奔波,一年苍月国,一年金陵国,你可觉得疲累?“

    听得出他嗓音里隐藏的愧疚,叶小暖心里暖洋洋的。继续摇头笑道:”沥哥,我没觉得累,真的。其实这样的生活挺好,我很喜欢。可以在这四季如春的岐山欣赏风景,过田园生活,享受山间的安宁。闲暇时,你又带我去金陵国去苍月国,让我能有出游的机会,也不至于待在同一个地方闷着。你都不知道,在我的家乡,好多人把这种出行当做旅游,宁愿花钱都要四处去走走。你带着我每年都出去走一次,我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可能觉得累?“

    这哪叫累啊,他们结队离开岐山的日子,那可是一路热闹,想玩就玩,路上遇到喜欢的,想买就买,想多耍几天就多耍几天。不用担心上课、上班,不用担心风景名胜之地人挤人,那种惬意、那种随意,当真是乐趣无穷。

    听她一番话,龙沥目不转睛的盯着她,似是不信般,问道:”真是喜欢吗?“

    ”喜欢喜欢!“叶小暖把头点得跟小鸡啄米一样,笑道,”只要有沥哥你在,我都喜欢,嘿嘿!“适当的也要拍拍马屁,让这男人高兴。而且她本身就是真的喜欢,让他知道自己的想法,也免得他胡思乱想。

    闻言,龙沥疏开浓眉,眼底柔和起来。低头在她嘴上吮了一下,满足的喟叹道:”有暖儿在身边,为夫也喜欢。“

    两人调了一会儿情,叶小暖这才推着他出竹屋,龙沥去找月扬晨,而叶小暖则是去看他们近日采买回来的东西。

    ……

    群山之下,一条溪水静静的流淌着,清澈见底,似柔软的飘带一样给这山间增添了一抹飘逸的美色。

    溪水边

    一小女孩挽高裤腿,安静的守在木桶旁看着溪中抓鱼的四人。

    ”哈哈……小风,我终于抓到一条大的了!比你刚才抓的还大呢!“小雨猛的抬起身,双手举着一条大鱼得意的喊了起来。

    ”有什么好得意的?这里鱼多的事,哼,我就不信抓不到比你还大的!“小雷在不远处撅嘴损她。

    ”就是就是,有什么了不起的,瞧那得意的劲,丢脸!“小电紧随其后挖损。

    小风摇头失笑。”别得意得太早,我可是抓得最多的!“

    看着几个姨姨彼此不甘示弱,溪边五岁大的小女孩忍不住的‘呵呵’直笑,站起身朝小雨使劲的招手,甜甜的叫道:”雨姨,快拿过来、快拿过来,别弄跑了……“

    小雨轻功一施,踏着溪水飞了过来,落在木桶旁,将鱼扔进了竹篓之中。

    ”雨姨,香儿也想去抓鱼,行么?“看着大家抓鱼的欢乐样,香香早就想跃跃欲试,奈何大家都不要她下水。

    闻言,小雨赶紧摇头,宠爱的对她笑道:”香儿乖,溪中太多小石子,你可不能下去,要是被小石子划伤了脚丫,回去娘亲又该心疼了。听话,姨姨们去抓鱼,你在这边守着,不能让它们跳出来跑了,好吗?“

    香香眼里露出失望,撅着小嘴有些不甘愿的‘嗯’了一声。两个弟弟老惹娘亲生气,她可不能再惹娘亲生气了。

    小雨满意的点点头,然后飞身又跃到溪中。他们一大家子人特别多,几条鱼根本不够,还得继续抓。

    木桶里不但有大大小小的鱼,还有一只两只小螃蟹,是小风抓来准备带回去给俩个小世子爷玩的。还有一条两指宽的小红鱼,是小雷抓住的,准备带回去给老受欺负的月晗小盆友玩的。还有一只小小龟,是小电抓的,给香香带回去养的。

    大家的东西都在木桶里,香香也不敢走远,只能乖乖的守着,只是那晶莹透亮漂亮得如同琉璃一般的眼眸子一瞬不瞬的盯着众人抓鱼。

    ”咦,这么多的鱼啊?“突然的,身旁响到一道充满好奇的声音。

    香香看了过去,原本还充满失落的眼眸子陡然发亮,更加璀璨如星。只见木桶边不知从哪里冒出一个衣着干净的小男孩,同她差不多大小,可是长得特别漂亮,白白的肤色,黑亮的眼睛,红红的小嘴,看起来又干净又顺眼。

    好想咬一口的样子……

    ”你谁啊?我怎么没见过你?“这谁家的小孩,她可不可以跟他做朋友?

    小男孩抬了抬头,有些孤傲的看了过来。只是一眼,随即就低下了头,又盯着木桶里看,木桶里有鱼有蟹又小龟,也不知道他在哪样。

    ”问你话呢?你住哪啊?“见他不理自己,香香也不恼,抬脚不声不响的朝他挨了过去。

    小男孩再次抬了抬头,眼底飘过一丝不喜,似乎看出她不打不目的不罢休,皱起了眉头不冷不热的说道:”我不住这里,我是来探亲的。“

    ”探亲?“香香一直都盯着他白嫩诱人的小脸蛋。虽然家里两个弟弟也长的很可爱,可是弟弟们太顽皮了,她不想亲他们。这个小男孩长的比弟弟们还好看,不知道会不会像弟弟们一样讨厌。

    又悄然的接近了一些,她咧嘴露出自己可爱的小牙:”你在这里有亲戚吗?是谁啊?“

    ”我未过门的妻子。“冷不丁的,小男孩突然说出这么一句话。看着越加靠近自己的小女孩,他小小的眉头皱得更深,眼中也充满了防备,问道,”你做何?“

    香香突然掩着嘴笑了起来,脆嘎嘎的,似是听到笑话一般,指着他:”不害羞,羞羞羞,这么小就想学大人娶亲了!“

    小男孩黑起了脸,怒瞪过来:”哼!不懂就别瞎说。“

    香香本就好脾气,这会儿有小帅哥在场,她更是好脾气到底,大大方方的走过去,拿手戳了一下他小手臂,说道:”你叫什么名字?我能不能跟你做个朋友?你干脆别找你那未过门的妻子了,你等我长发及腰,我嫁给你好不好?“

    小男孩突然扭过头,像受到惊吓一样的盯着她,顺便看向了她已经垂腰的长发。突然一挥手,打掉了那只触碰他的白嫩爪子。”你别碰我,我可是有妻子的!“

    ”哼!有妻子又如何,休了不就得了,在这方圆百里,还没哪家姑娘长得比我美呢!“第一次被人拒绝,香香心里可气了。说话不由得就冲了起来。事关自己尊严,怎么也要维护的。

    ”哼!“小男孩也不该示弱的哼了哼,压根就不看身旁的小美人。突然伸手将木桶里唯一一只小龟抓了起来,从怀里摸出一锭银子塞到香香手中,有些傲气的说道,”这只小龟我要了,给你十两银子,不用找了。你不用谢我,我不会白要你的东西,否则我爹娘知道了会生气的。“

    小男孩说完,竟然头也不回,脚步瞬移,突然就朝山头飞走了。

    有轻功,香香一点都不觉得奇怪,因为她也会。

    可是有人抢她东西,她就不淡定了。

    看着那消失的小男孩,她傻了一瞬。”……?!“

    待反应过来属于自己的小龟没了以后,她突然就哭了起来——

    ”香儿?!“听到哭声,小风四人想都没想的赶了过来。蹲身将她围住,齐齐紧张的问道,”出何事了?怎么哭了?“

    在她们印象里,小主子可是极少会哭的,从来都是她们心中的好宝宝,乖巧、听话、懂事,一点都不让人操心的孩子,怎么会无缘无故的哭了呢。

    ”有人抢了我的小龟……呜呜呜……“香香小胸脯一颤一颤的,小手背横抹着眼泪,看得小风四人心疼不已。

    四人面面相视,想起刚刚的确有个孩子靠近了这里。只是她们见孩子也小,老远还见俩孩子在这边说话的样子,就没放心上。

    ”好可恶……抢我的小龟……呜呜呜……“谁家的破孩子啊,对她不冷不热就算了,还强买强卖,不经她同意就把小龟带走了!亏她还觉得他长得好看,没想到却是个小强盗!

    看着木桶里的确少了那只小龟,还有香香手中握着的一锭银子,四人都有些明白过来了。

    ”香儿乖,姨姨再帮你抓一只可好?不哭不哭,哭花了脸可不漂亮了,我们香儿可是方圆百里的小美人,可不能让人看笑话的,是不是?“小龟是小电抓的,她首先出声哄了起来。

    ”就是就是,我们香儿可是最漂亮最可爱的美人,咱们不跟别人一般见识好么?回头啊姨姨见到那小孩,定帮我们香儿揍他一顿。“小风也紧随其后的哄道。

    ”对,姨姨们逮着他,定帮香儿好好教训他!“

    ”香儿不哭了哈,姨姨们这就去为香儿再抓一只小龟。“

    几人柔声相劝,香香这才吸着鼻子没再哭了。只是眼眶里包着眼泪,让她白嫩精致的小样子看起来更加招人疼惜。

    ……

    傍晚

    竹子打造的小院里,热闹不已。

    几名大人围着一可爱的小男孩,只见小孩子学着大人的摸样,朝大人们一一拱手行礼。

    ”乐儿拜见奶奶,拜见爹娘、拜见二伯父、二伯母。“

    闽兰欣高兴的将小男孩抱了起来,笑得见缝不见眼,拿自己的脸贴上了小男孩的脸:”一年不见,乐儿都长这般大了,身子沉了,个子也高了,奶奶真是高兴!“

    看着一脸慈爱的闽兰欣,月麟禄也咧嘴笑了起来,那甜腻的一笑,像极了某个温润如风的孩子。”奶奶,乐儿也高兴。“

    突然,墨子仙在一旁抹着眼泪哭了起来:”大师兄,咱们乐儿都不要我们了……“

    月扬晨赶紧将她揽到怀中,潋滟温润的眸光陡然一沉,瞪向了闽兰欣怀中的儿子。

    闽兰欣没好气的将孩子抱过去,同时拿手拍了一下墨子仙的脑袋,佯装恼道:”瞧你这小气的劲儿,师娘还能跟你抢孩子不成?哪天扬晨不在,看我不好好的教训你一顿。越来越没大没小了。“

    ”大师兄……“墨子仙趴在月扬晨怀里哭得更委屈,”你看你看,乐儿不要我了,连师娘都嫌弃我了……“

    众人齐齐掉黑线。”……?!“

    这就是某人给宠出来的结果!啥话都敢说,啥人都敢抹黑……

    闽兰欣是哭笑不得。这次不瞪她了,直接瞪自己的大徒弟。”你就使劲的宠她吧?都多大的人了,还跟个孩子一样哭鼻子!“

    月扬晨嘴角勾勒,拍着怀中女人的背,不应声也不回嘴。反正自己的女人,想怎么宠就怎么宠,没人管得着……

    ”娘亲……“月麟禄在闽兰欣怀中伸出小手戳了戳墨子仙。别看那小摸样有些委屈,可若仔细看,定能看到那眼眸中小小的嫌弃。如果可以,他是真想换个娘亲……

    哪有当娘的人比小奶娃还会哭的?丢脸死了!

    在他不算长的记忆里,就没见这娘亲正常过!

    也不知道爹是怎么看上这女人的,天天哄孩子一样,不嫌累么?

    听到小家伙的声音,墨子仙那哭声瞬间就没了,转过头就跟怨妇似的瞪着自己儿子:”你都不想娘亲的!哼~“虽然那语气怨恨,可还是伸手将儿子抱到怀里。

    月麟禄被骂得那才叫委屈了。都懒得看自己这个长不大的娘了,小眼神偷偷的瞪自己爹。他哪有不想娘亲的,还不都是爹,一直霸着娘亲,一年就回去那么一次。好在他记性好,记得自己还有娘,否则他都以后自己是从石缝里蹦出来的了。

    看着一家人团聚,叶小暖失笑的将龙沥拉远一点。

    而这时俩男一女仨小不点正围着墨孟求抱。

    ”爷爷~抱云儿!“

    ”爷爷~抱哲儿!“

    ”爷爷~抱晗儿!“

    看着三个可爱的小矮墩挣着抱自己的腿,梳着冲天辫的晗儿明显就不是俩小哥的对手,都快要被挤哭了。

    见状,墨孟哈哈大笑,先将晗儿抱了起来。低头朝着抱腿的俩兄弟问道:”爷爷不在,你们可是欺负了妹妹?“

    龙寒云一脸的无辜,摇头:”云儿没有~“

    龙寒哲也跟着摇头,晶莹透亮的黑眼仁一闪一闪的眨个不停,比哥哥还无辜:”哲儿也没有~“

    哪知道被抱着的月晗顿时就扁嘴了。指着下面俩小哥都快要哭了,告状道:”哥哥坏~打打~爷爷打~“

    ”哈哈哈哈……“墨孟忍不住狂笑起来。

    这大的小的、一个个都是不让人省心的!

    ”爷爷给你们带了糖人儿回来,走,跟爷爷拿去!“他主动迈开腿,俩小屁孩因为月晗的告状也不敢玩闹、更不敢造次,极有默契的放开墨孟的腿,然后屁颠屁颠的跟着他往竹屋里走。

    有墨孟在,叶小暖根本不操心俩小崽子会捣蛋,这俩崽子除了怕他们老子外,就怕墨孟这个爷爷了。

    ”沥哥,怎么香儿她们还没回来?“抛开让人头疼的孩子,叶小暖就想到了自己乖巧懂事的女儿,看着小风几人还没带回来,心里不免有些担心。

    而正在这时,小丫头脆跪的声音从院子外传来。

    ”娘亲,香儿回来了!快看,香儿和姨姨们抓了好多鱼!“

    一听那欢快的小嗓门,就知道小丫头极为兴奋。

    叶小暖赶紧小跑过去,替几人打开围栏。

    ”娘亲,好多鱼!“香香主动投到叶小暖怀中,高兴的指着小风手中的木桶。

    ”嗯,娘亲看到了,是好多鱼,宝贝,你们太厉害了,今晚我们能吃烤鱼了。“叶小暖也不吝啬赞美,抱着女儿就在她脸上亲了一口。

    谁也没看到墨子仙怀中的小男孩的反应,应该是谁也没去注意他的反应,都把注意放香香这边去了。

    ”娘亲,我去找爷爷他们玩了,您先放我下来。“小家伙低着头,朝墨子仙小声说道。

    墨子仙不满的瞪了他一眼,也将他放了下来。这没良心的东西,都不知道和她亲热亲热,看看人家香儿,一天到晚小嘴甜甜的,可逗人喜欢了。

    好在她也有个女儿,只是现在女儿还小,话都说不完整,以后长大,要是能有香儿一半讨喜,那她就满足了。

    就在月麟禄正准跑进竹屋时——

    ”站住!“突然的,香香指着那明显想溜的小背影大声喝道。

    月麟禄闻言,头也不敢回,就准备施展轻功飞走。

    只是他没想到,有人动作比他快,看样子,轻功明显比他好。

    当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小女孩、也就是在溪水边的小女孩时,月麟禄也不走了,下巴抬得高高,盯着香香问道:”你做何?没事怎能挡我的路?“

    ”强盗!“香香当着众人的面就骂了出来。然后指着小男孩朝小风几人扁嘴,委屈的唤道,”姨姨,就是他抢走了我的小龟。你们快点过来帮我教训他。“

    闻言,几名大人傻眼了,全是一头雾水,齐齐看向这两个同年同月同日生且定了亲的小孩。”……?!“

    小风四人愣了,看着众人的反应,再看清楚小男孩的长相时,根本就不敢上前了。

    要是她们没猜错,这应该就是苍月国的小太子、她们未来的小姑爷……

    这下有戏看了……

    ”宝贝啊,发生什么事了?这是乐儿啊,你不记得了吗?“问完话,叶小暖才觉得有些傻,女儿三年前见过乐儿,那时才两岁多点,怎么可能记得住?

    走过去,蹲在俩孩子身边,叶小暖拉起香香的手,柔声问道:”跟娘说说,这是怎么了?好好的为什么要让姨姨们教训乐儿,乐儿今天才同爷爷一起到家的,你应该欢迎才对。“

    香香嘴巴一撅,难得的在叶小暖面前发起了脾气,指着月麟禄气愤的说道:”娘亲,他可坏了,姨姨们给我逮的小龟,被他抢走了!“

    闻言,月麟禄挺了挺小胸膛,朝叶小暖解释道:”二伯母,乐儿没有抢,乐儿有拿了一锭银子给她的!“

    ”谁稀罕你的银子?“香香鼓着腮帮子,从怀里摸出一锭银子朝他塞了过去,”拿去,我不稀罕你的银子,你把我的小龟还我!“

    ”不行!“月麟禄突然将衣袖藏于身后,冷着脸拒绝。

    艾玛,这叫啥事啊?叶小暖抚了抚额头。

    这俩以后还要成亲的,可是瞧这不对盘的样子,以后如何相亲相爱?

    ”乐儿,告诉二伯母,你为何要买小龟啊?“叶小暖没想到闺女也有执拗的时候,不得已,只好问向月麟禄。

    月麟禄低下头,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一副不敢见人的摸样。只听他脆脆的声音传来:”爷爷说我漂亮的未婚妻在这里,还跟我说以后要娶她,我不知道她喜欢什么东西,见小龟很讨喜,就想把小龟买来送给她。“

    噗!

    他这话一出,不仅叶小暖喷了,在场所有的人都喷了——

    ”哎哟,奶奶的乖孙,你知不知道她是谁啊?“闽兰欣忍着笑,走过来,指着香香朝他问道。

    ”奶奶?“月麟禄不解。顺着闽兰欣的视线看向香香,突然心中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再看这里除了一个和他差不多的小女孩外,就没其他小孩了。

    ”她就是香儿,你们三年前见过的,还一起玩呢,难道望了么?“闽兰欣直接将答案告诉了他。

    闻言,月麟禄似是很吃惊的瞪着香香看了两眼,不知道为什么突然稚嫩的小脸红了起来,本就肤色白皙,那脸一红挡都挡不住。他突然从袖里一抓,将一团小小的龟壳塞到了香香手中,语气也没刚才那么硬气了,甚至带了几分讨好的味道,说道:”送给你。“

    看着头手都缩到龟壳里的小龟,香香吸了吸鼻子,‘哼’一声,转身就走了。

    刚刚她跟他说话,他都爱理不理的,现在来讨好她,门都没有!

    她才不要嫁给他呢!

    等她长大后,定要找个比他更好看的人做自己夫君!

    叶小暖:”……“

    闽兰欣笑着直摇头。

    龙沥和月扬晨都将头扭开了,似乎根本就没看到刚才所发生的。

    小风四人哭笑不得。这小太子也太心疼人了吧?都还没见面呢,就想着准备礼物了,可是比有些大人还贴心呢。

    只有墨子仙虎着脸走过来,拍了一下儿子的头,训道:”还不赶紧去给香儿陪个不是!你是打算做负心汉、不要媳妇了是不是?“

    ”娘~“月麟禄摸着头委屈的叫道,”她好凶啊!“

    ”凶个屁!人家香儿最懂事了、最温柔了,哪凶了?要不是你惹了她,她会生你气么?还不赶紧去哄哄她!“墨子仙气得将他往竹屋内推。

    ”哦。“嘟着小嘴,月麟禄犹犹豫豫的往竹屋里走了。

    等他一走,外面几位大人突然齐齐笑出了声。

    ”子仙,你家乐儿太、太、太可爱了!哈哈哈~孺子可教、孺子可教啊!“叶小暖不仅是为两孩子的行为举止感到有趣,也觉得这小女婿实在是招人疼。不错不错,这么小就知道疼老婆……

    其实她原本是不看好这桩亲事的,毕竟婚姻大事还是要看当事人的意见,而且都还是小孩子,最好就不要下定断,让他们自己发展,有缘自会结为夫妻,无缘的话,各自幸福就好。可眼看着俩孩子之间的互动,她突然觉得还是挺有戏的。

    竹屋内

    墨孟正给仨孩子发果子,就见小孙女气呼呼的走了进来。他一看觉得挺稀奇的。

    ”香儿,看到爷爷回来,怎么这个样子?“平常这小丫头可都是笑脸迎人的。

    香香走过去,委委屈屈的叫了一声:”爷爷,你回来了啊?“

    墨孟蹲下身子,将她拉到近前,问道:”怎么,香儿不想爷爷?“

    ”没有啦。“香香摇头,”香儿想爷爷了。“

    墨孟正说着话,就见另一个小孙子走了进来,看看他,然后又看看他身边的小女娃。那墨黑的眼仁儿滴溜溜的转着,怎么看怎么心虚。

    ”乐儿,过来!“

    ”爷爷。“月麟禄走过去,站在墨孟身边,精致可爱的小脸上更是写满了心虚。

    ”可是你惹到香儿了?“

    ”爷爷,都是误会。是她自己太小气,我哪有惹她啊!“面对墨孟的质问,月麟禄赶紧解释,一看那小摸样就知道是害怕墨孟生气。

    ”你才小气呢!“香香本就生他的气,听到他说自己的坏话,心里更加不满。

    墨孟看着俩个明显在吵架的孩子,一时摸不清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只好绷着脸,硬声硬气的问道:”到底发生何事了?乐儿,你先说,是不是你把香儿惹到了?“

    见状,月麟禄也不敢隐瞒,赶紧把经过都说了一遍。

    听完后,墨孟突然哈哈的笑了起来,朝香香说道:”就这点事,都是误会,香儿应该想得明白才是。“

    ”爷爷!“香香将手中的小龟塞到月麟禄怀里,瞪着他气道:”小气鬼,送礼有这么送的么?一只乌龟就想当见面礼,你是铁公鸡不成?谁稀罕你的破玩意,拿去,自己养着!“

    看着手中的小龟,月麟禄又低头红起了脸。”我就十两银子,还是爷爷给的,皇爷爷说我还小,不给我银子,我买不起东西送你。大不了以后等我长大了,我买其他的送你就是了。“

    听着俩孩子的对话,墨孟忍不住摸了一把脑门上的虚汗。”……?!“

    看来他是真老了,小孩子的世界他是真不懂……

    晚间

    一大堆人围着一起吃烤鱼,还没等烤鱼宴结束,龙寒云、龙寒哲这俩兄弟就闹腾要去睡觉。

    叶小暖无法,只好让小风和小雨带孩子回屋。

    随墨孟赶了好一阵子路的月麟禄也止不住的张嘴打‘呵’,最后实在忍不住了,才朝墨子仙说道:”娘亲,乐儿困了,乐儿也想去睡觉。“

    墨子仙只好站起身带着他往孩子们睡觉的竹屋而去。

    一排竹屋,大人们都是两两睡一间屋。因为孩子比较多的缘故,考虑到半夜来照看孩子的人进进出出嫌麻烦,于是就将几个孩子安排到了一屋。

    竹屋内,几张小竹床并排在一起。

    墨子仙带着自家儿子进屋,看着龙寒云和龙寒哲已经睡着,忙提醒自家儿子。

    ”乐儿听话,乖乖的在这里睡觉,不要出声吵醒了弟弟们,知道么?“

    月麟禄也不是那种淘气的孩子,在苍月国,月鼎谦和楚云芝宠归宠,可是为人品德还是很重视教导的。以至于月麟禄自小对人就极为有礼,自己的事更是不用大人操心。

    ”娘亲,你去吧,我自己一个人睡就好。“

    墨子仙摸了摸他的头,摇头笑道:”娘亲守着你睡着了才走,免得你怕黑。“

    闻言,小家伙黑起了脸。”娘亲,我是大孩子了,怎么可能还怕黑?“

    墨子仙眨眼,赖皮道:”哼,臭小子,听不出来娘亲是想陪你啊?“

    月麟禄摇头:”娘亲,我是男子汉,只能说‘我陪娘亲’,不能说‘娘亲陪我’,否则会失面子的。

    看着懂事的儿子,墨子仙鼻子酸酸的。忍不住的问道:“爹和娘亲都不在你身边,你可怪我们?”

    月麟禄还是摇头:“娘亲,孩儿不怪你们。皇爷爷说我生来就是小太子,长大以后要做皇帝的,还要掌管江山社稷。既是这样,我就不能学其他小孩动不动就哭鼻子、动不动就找爹娘,否则会让天下百姓笑话的。”

    “乐儿……”墨子仙突然哽咽起来,眼看着眼泪是真的要掉出来了。

    “娘亲~”月麟禄一头黑线,无比鄙视,赶紧抬手用他的小衣袖给墨子仙擦眼睛,小脸严肃认真的道,“娘亲,你能不能收敛一点,以后别这么丢脸?你看看你的样子,明明爹就对你宠爱有加,你偏偏像个深宫怨妇一样,你对得起爹么?以后我做了皇帝,让百姓知道我娘亲是这幅摸样,那我面子往哪搁啊?你不顾及爹的颜面,你总得顾及孩儿的颜面吧?”

    被儿子骂,还是被六岁不到的儿子骂,墨子仙呼哧一下就从哭相变成了凶相,一巴掌拍在儿子屁股上:“小混蛋!敢这样说你娘亲,信不信我告诉你爹,让他揍你一顿?”

    月麟禄撇嘴。看吧看吧,动不动就把爹抬出来!

    真是没得治了!

    “好了,娘亲,我这屁股都被你们打起茧子了,你别再费力了,要不然一会儿爹又该找我说事了。赶紧出去吧,我困死了。”一脸不耐烦的朝墨子仙挥手,小家伙转眼就侧躺到了一张竹床上。

    看得出来儿子是真的疲惫,赶了这么久的路过来,能坚持到现在,她的儿子已经是顶级棒了。

    替儿子掖了掖被子,低头在儿子脑门上亲了一口,墨子仙走了出去。

    外面一群大人夜深才回房。

    香香回房的时候,其他小家伙已经都在小竹床上睡着了。

    看着自己床上的小男孩,她眉头突然就皱了起来。“……?!”

    这人怎么如此讨厌?竟然霸占她的床!

    原本四个孩子五张床,有一张床是为月麟禄空出来的,摆在最外面的位置。并排的最里面三张床是龙寒云、龙寒哲、月晗的,第四张床是香香的,结果现在她的床莫名的就被人霸占,叫她怎么能不气?

    看出了她的不高兴,带她回房的小电只好笑着轻声安慰道:“香儿乖,要不就先睡外面这张小床吧,明日让大伯母给乐儿说说,让他将床还给你,怎么样?现在弟弟妹妹们都睡着了,我们不打扰他们睡觉,好么?”

    听到此,香香心里有气,却没法发出来了。只好嘟着小嘴答应:“姨姨,明天你帮我向大伯母说一声,让他换个地儿吧?他是男的,我是女的,怎么能睡在一起呢?”

    外面两张床一张是她的,一张是长期空出来的,不管怎么睡,她都要和这讨厌的人睡在一起。她才不干呢!

    小电哪会看不出来她的心思?瞧她很是委屈的小摸样,心里想笑,嘴上却不得不安慰道:“小主子别想那么多,先睡下好么?明日姨姨找主子说一说,咱们小主子长大了,是该和他们分开睡了。”

    闻言,香香这才作罢。就脱了脚上的小鞋,衣服都没脱,睡到了小床上。

    小电心里闷笑。不是她不帮着小主子,实在是这小主子太乱想了。这小太子才多大啊,五岁多的孩童能干嘛?

    当然,这些话她自然不会说出来,毕竟小主子还小,现在提还早了一些。

    况且她也不确定小主子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才生气的。

    ……

    半夜,香香睡的正熟,突然间觉得有人在拉扯她的被子,她惺忪的睁开眼,顺便转过身,只见睡在她身后的月麟禄大半个身子都挤到了她的床上。这才不算,他明明有被子的,可他的被子踢到了脚下,他身上盖着的被子却是自己的。

    借着月光,她静静的看着小男孩的脸。长的还算不错,没有爹爹冷酷,也没有皇叔漂亮,可是却很像优雅的大伯父。

    以后她真的要嫁给他么?

    瞧瞧的拿手戳了戳月麟禄的脸,香香满意的点点头。

    先看看吧,要是以后这人变漂亮就嫁给他,要是以后长丑了,她就不嫁了。

    ……

    翌日清晨

    月麟禄睁开眼醒过来,揉了揉自己惺忪的双眼,突然发现被窝里有些不对劲。他定眼看了看,发现自己居然不是睡在原来的小竹床上,当他紧张又心虚的抬头看去时,却看到一双亮晶晶的眼睛正望着自己。

    脑中一下就慌了,以为香香会大叫,几乎是想都没想的,他身子一翻就压到了香香身上,小手将香香嘴巴捂住。

    “唔唔唔——”

    香香根本不知道他的想法,正欣赏‘美人’呢,就被月麟禄突来的动作吓了一跳,瞪大眼挣扎起来。

    “我、我、我不是故意的!我、我、我会负责的!”月麟禄红着脸突然说了这么两句话。

    香香差点被他闷死,而且身上的小男孩也沉,压得她喘不过气来。不由的,眼泪就溢了出来。

    看她还哭了,月麟禄更加慌了。他都说了他会负责的,这怎么还哭上了?

    突然,他想到自家娘亲哭时的样子,貌似他爹是那样哄娘亲的……

    于是乎,小家伙突然松开手,脑袋一低,嘴对着香香的嘴瞬间亲了下去——

    “啊!”进来看孩子的叶小暖、墨子仙站在门口被这‘惊棘’的一幕吓得大叫了一声。

    墨子仙快速的走过去,一把将自己儿子从香香身上提了起来,一巴掌拍在他小屁股上,尴尬的骂道:“你这小兔崽子,居然敢耍流氓?”

    叶小暖也走过去,将女儿给抱了起来。

    “娘亲……他、他欺负我……”香香捂着嘴巴,扑到叶小暖怀里,那小脸红扑扑的,也不知道是何原故。

    “大伯母,乐儿没有……”月麟禄赶紧摇头解释。

    “小混蛋,你还说没有?我们都看到了!”墨子仙差点都气乐了,唬着脸朝他吼了起来。大师兄以前偷偷的占她便宜,好歹那时他成年了,可是这小屁孩才多大啊,就学他爹的摸样,这成什么样子了?

    “娘亲,我没有、我没有……”月麟禄也红着脸,紧张的急于解释,可是却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昨晚的事他都没印象啊!

    香香听到他狡辩,立马从叶小暖怀里抬起头,鼓着小腮帮子:“你胡说,你昨晚分明就有!”

    闻言,月麟禄突然就焉了。

    叶小暖一头黑线,那个风中凌乱啊:“……?!”

    不是她思想邪恶,而是……刚刚她要是没看错,俩孩子是在接吻吧?

    现在又扯出昨晚的事,昨晚他们俩发生了啥事啊?

    昨晚发生了什么事都还不是主要的,主要的是这俩都还是五岁多的孩子,能发生啥事啊?

    就在叶小暖感到凌乱、荆棘时,突然听到墨子仙在一旁说道:

    “小暖,要不让他们俩早点成亲吧?”

    噗!

    叶小暖一头栽到小竹床下——

    ……

    旧识的域国、如今的齐藩

    齐王府

    府里的管家竖着耳朵听书房里的对话,不,应该是骂声——

    “昭风啊昭风,你让老夫如何说你才是?由她这么胡闹的吗?你看看她现在,还有一点样子么?都当娘了,还整天在外抛头露面!开赌坊,老夫不反对,可是那是她该做的事?!有你这么宠的?!”

    龙昭风站的笔直,似笑非笑的脸上挂着一抹邪气,朝生气的中年男人问道:“岳父,那小婿这就将她拉回来痛打一顿?”

    紫康青黑着个脸,背着走,来回在女婿面前走了几圈。突然顿下来,朝女婿瞪眼:“你还在这里做何?还不赶紧将人给老夫唤回来!要打就给我狠狠的打!”

    真是气死他了!

    原本以为女婿是个不靠谱的人,哪知道自家女儿才是个不靠谱的!

    三年前,他想着法子阻拦他们俩,可没想到,女婿居然把女儿带到了齐藩生活,还帮助他发展齐藩的商贸。三年之中,他一直有让人暗中监视女婿,就想着抓他把柄,好让他自动离开女儿,可谁知道,三年来,女婿做事面面俱到,让他不但没抓到一点不是之处,反而还对这女婿另眼相看。

    尽管还是有些不满女婿的过去,可是他也不糊涂,自然知道‘浪子回头金不换’,女婿能对女儿从一而终,他还有何好抱怨的?

    两个月前,女婿要他兑换承诺,他没再多刁难,爽快的让他们成了亲。毕竟女婿在齐藩,口碑的确很好,人身份又高贵、家底又雄厚、对他也是尊敬有加,让他在官员面前捞足了面子。这样的男人当自己的女婿,他还有何好不满的?

    更何况俩外孙都满周岁了,有不少官员早在背后私下议论了。

    可是如今的女婿什么都好,就是太纵容他那女儿了!

    这都成了亲了,哪能让她一个妇人整日抛头露面、这里跑那里晃的!

    龙昭风摸了摸鼻子,邪肆的一笑,随即拱手:“岳父若没其他的事,那小婿就下去了。”

    “快去快去!把那逆女给老夫抓回来!记住,给老夫好好的收拾一番,下次再让老夫知道她出去,老夫连你一起罚!”紫康青瞪眼,不耐烦的挥手。

    ……

    离齐王府一条的冀王府

    龙昭风一回去,就去了孩子们所住的院子。

    老远就听到女人的叫骂声还有孩子的哭声传来,他随即加快了脚步。

    “兔崽子,太不像话,老娘一回来,你就拉屎在老娘身上!”房间里,女人坐在床边,膝盖上趴着一只嚎嚎哭的孩子,女人的巴掌一下又一下的拍在孩子屁股上。

    旁边,还有同样大小的小女娃正睁大着双眼,好奇的看着这一幕。

    龙昭风摇头叹气,走了过去将孩子拧了起来递给了一旁的丫鬟:“带下去,给小世子洗洗。”

    等丫鬟将儿子抱走,他才从床上将女儿抱起来,坐到女人身侧,揽着她肩膀,笑道:“要打孩子也不知道避讳点,你也不怕以后女儿长大跟着你学?”

    紫玉尺‘哼’了一声,看着他问道:“爹又把你叫过去训话了?”

    龙昭风挑了挑眉。不错,她还知道个‘又’字。

    将手中小女儿交给丫鬟,等屋里没人的时候,他突然将女人抱住压到床上,眸光含笑的看着她:“怎么?终于知道心疼爷了?”

    紫玉尺再哼了一气:“爹也真是的,管东管西的,一天不训人,他就不自在!我都多大的人了,他还老像孩子一样的管我!”

    龙昭风没应她话,只是邪肆的笑着,大手爬上了她腰肢,突然说道:“岳父大人说要我打你一顿,你说爷该如何下手?”

    闻言,紫玉尺瞪大了双眼,挣扎着就要起身,怒道:“我爹竟然这样说?太可恶了!到底谁是他亲生的啊!放开我,我要去找那老头儿,看看他到底想怎样?!”

    “不急,等爷按照他的指示将你罚过了再去也不迟。”压着她,龙昭风不让她动弹分毫。

    “混蛋!龙昭风,你敢打我试试?!信不信老娘跟你拼命?!看清楚,我是你妻子,你居然帮我爹不帮我!”

    “呵呵~”龙昭风扬唇,笑得更加邪气,深邃的眸光盯着她起伏的胸部,放在她腰间上的大手顺势上移,低头吮起了她耳朵,笑道,“爷不打你,爷换种方式惩罚行不?否则爷交不了差。”

    他身体的变化,紫玉尺再清楚不过。得空的两只手忍不住的拍打起他的背,“色痞!你敢打着爹的幌子行凶?”

    寻到她的唇,龙昭风笑得妖冶惑众,“你爹的人可能就在外面听着呢,留着些气力一会儿再叫,叫多大声爷都不反对。”

    说完彻底的将她红唇吻住,不给她反抗的机会,没几下就将人剥得一丝不挂——

    没一会儿,屋子内,女人的声音果然是越来越大——

    在齐王府等消息的紫康青听到管家来报,简直是哭笑不得。

    这女婿会不会太无耻了些?

    居然让人带话过来,说是已经‘惩罚’了人,如今‘伤势’过重,正躺在房里养伤……

    这叫哪门子惩罚?!

    ……

    岐山脚下竹院里

    看着齐齐而来的人,叶小暖热泪盈眶,只差上前抱着每个人亲一口了。

    院子的草坪上,五对男女席地而坐,中间的空地上,四名丫鬟摆了矮桌,放上了瓜果点心,几个孩子在他们身后欢乐的蹦着。

    “珠儿,玉尺,你们怎么不把孩子一块带来啊?”对于两家生的孩子,叶小暖还没见过。她只从龙沥说起过紫玉尺生了一对龙凤胎,且将儿子过继给了紫家,而月珠则是生了一个儿子,听说她们太上皇公公龙颜大悦、喜欢不已,并亲自接到行宫里教养。

    月珠抿唇笑道:“二王嫂,你下次回国的时候就可以看到了,孩子太小,泽宇他不让带出来,父皇和母后也不同意。我们只好自己出来了。”

    紫玉尺则是嫌弃的摇头:“我家那俩个,折腾死人了,反正有我爹帮忙看着,我才懒得将他们带出来!”

    叶小暖‘呵呵’直笑。

    三年了,大家都没怎么变,要说变得最多的,那可能就属冀王爷了。

    同样身姿矜贵、优雅潇洒,可若仔细看,定能发现他身上少了一份倨傲,多了一股子居家气。

    他们之间到底相处的如何,叶小暖不用多问,只需要看紫玉尺的神色就知道了,那眼神可是时不时的找寻着某个人的身影,似乎怕对方飞了一样。

    而在这些男人之中,年纪最小的龙泽宇却是叶小暖最放心的一个。他和珠儿之间的一举一动,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对夫妻恩爱如初。

    他年纪最小,却最明白自己要的是什么,也知道自己最应该珍惜什么。

    岁月在向前移步,可他们却始终如初——

    美人小叔依旧会为一两句打趣的话红脸。

    冀王爷依旧会因为失了面子而黑脸发怒。

    于浩依旧喜欢时不时与人顶嘴。

    大师兄依旧笑面如风,淡雅温润。

    而她的男人——

    叶小暖扭头,对上那双深邃的目光,突然笑了。

    她的男人一直都在她身边,不离不弃……

    人生没有十全十美,在另一个时空,她留下了许多许多遗憾,也有许多许多不舍,可在这个时空,她的人生因为有这些人而变得完整无缺……

    她不能扭转时空,落下的遗憾和不舍,只能期待来生去将其补充完整……

    “沥哥,我想弹琴唱歌了。”看着一张张幸福的脸,她的心融化了。

    ……

    “在你辉煌的时刻

    让我为你唱首歌

    我的好兄弟

    心里有苦你对我说

    前方大路一起走

    哪怕是河也一起过

    苦点累点

    又能算什么

    在你需要我的时候

    我来陪你一起度过

    我的好兄弟

    心里有苦你对我说

    人生难得起起落落

    还是要坚强的生活

    哭过笑过

    至少你还有我

    朋友的情谊呀比天还高

    比地还辽阔

    那些岁月我们一定会记得

    朋友的情谊呀我们今生

    最大的难得

    像一杯酒像一首老歌……”

    ……

    小院外面,两个孩子在草丛间飞来飞去,追逐着一只只闪耀的萤火虫。

    “香儿,我们也回去吧?你听,那是你娘亲在唱歌,真好听。”突然的,月麟禄拉着香香的手停了下来。

    看着比星星还漂亮的萤火虫,香香有些不舍:“我娘亲唱歌本来就好听,我从小就有听的。”

    远远的看着那方的大人们,月麟禄继续说道:“你看,他们都是一对对的坐在一起玩乐,我们也去好不好?”

    香香摇头:“有什么好的?”

    月麟禄冷下了小脸,嘟嘴,不由分说拉起人就往竹院里跑。

    “你都是我的人了,我说什么你就该听我的!”

    ……

    【全书完】

    ------题外话------

    不知道大家满不满意这个结局,凉子发文的时候感觉好舍不得!都不想发了。【新文出来了,妞们可以去看看,新文属于宅斗型,大家应该知道,凉子不擅长虐主,所以这会是一本欢乐的宅斗文。跟其他宅斗类型绝壁不一样。男宠女,宠得有些变态那种~嘿嘿】

    /*20:3移动,3G版阅读页底部横幅*/ var cpro_id = "u1439360";

    上一章

    目录

    阅读设置

    下一章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