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53章 孩子爸53

作者:艾鱼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在和顾婉怡吃完饭回家的路上,宋菱搂着宋意意感慨说:“你可真是个治愈人的小天使呢!”

    宋意意扑闪着眼睛看向宋菱,笑得格外开心。

    小孩子显然并不知道宋菱话语里的深意。

    今晚在饭桌上要不是因为宋意意那句话,楚让断然是不会管顾婉怡的。

    后来也是因为宋意意很迷惑地疑问了一句,楚让才破天荒地开口喊了顾婉怡一声妈。

    这应该是他第一次叫顾婉怡妈妈。

    宋菱知道楚让是怎么想的。

    他想给自己女儿最好的教育和环境。

    哪怕是他自己,都不能影响到这一点。

    所以他不愿意把自己曾经经历过的事情,带到女儿面前来,让她察觉到异常。

    也是因此,他才肯为了宋意意去艰难地改变。

    如果不是宋意意,楚让绝对不会松口。

    小孩子并不知道,她只是无意的一句话,就让两个成年人之间冰冻的关系,出现了融化的痕迹。

    这晚回去后没多久楚让和宋菱就带着宋意意休息了。

    可在夜深人静的大半夜,他俩却被突兀的来电铃声给惊醒。

    夏云给宋菱打电话来,说“楚让姐弟恋”这个词条上热搜了,可是被曝光的女人不是宋菱,而是顾婉怡。

    宋菱以为自己听错了,“哈?”

    夏云也很无奈,所以才在第一时间就给宋菱打了电话过来,想看看她和楚让要怎么解决,毕竟,顾老师其实是Ace的母亲啊!

    怎么能这么荒谬地报道这种不实的新闻。

    宋菱挂了电话后扭头对楚让说:“你澄清一下?”

    她说话的时候楚让就从旁边拿了手机过来。

    他和宋菱都打开了微博,试了好多次才勉强点进去那条已经爆掉的词条。

    爆料的微博里有楚让和顾婉怡距离很近说话的场景,还有顾婉怡在上车前又转身抱了抱他的动图。

    如果只看图,真的是实锤。

    可,这条新闻只会让知道楚让和顾婉怡是母子关系的知情人笑掉大牙。

    被吵醒的楚让情绪不太好,而且又是因为这么荒唐的新闻。

    他直接编辑了几个字,发了出去。

    Ace楚让V:“谢谢你们夸我妈年轻【作揖】”

    楚让把微博发完就将手机放了回去,搂住宋菱躺下,闭上眼低声道:“睡吧。”

    宋菱无奈地笑了笑,在他怀里找了个舒服的位置,两个人相拥着再次睡了过去。

    根本没有管微博上又是怎样一场腥风血雨。

    在楚让的微博发出去之后,本来对楚让失望至极的一大批粉丝又霎时兴奋起来,简直都能欣喜若狂。

    “哈哈哈哈哈哈让崽儿亲自下场辟谣!”

    “我的天喔!妈妈也太年轻了吧!!!怪不得我们让崽儿都快三十岁了看起来还像个在校读书的大学生,原来是遗传基因太好【酸】”

    “啊啊啊啊啊啊原来是妈妈!呜呜呜呜吓死我了,我就知道我们让崽儿不会和顾老师是那种关系!”

    “惊了,让崽儿的妈居然是顾老师……”

    ……

    很快楚让亲自辟谣的热搜就上了第一。

    直到第二天早上,都还在第一的位置挂着。

    错过深夜大乌龙的网友们也吃到了完整的瓜。

    甚至于这条完全不属实的绯闻,都把将近十年没有上微博的顾婉怡又给召唤了出来。

    大家亲眼看到顾婉怡僵尸了多年的号居然除草发了一条微博。

    演员顾婉怡V:“太荒唐了。”

    因为这件事,顾婉怡迅速涨了很多“儿媳粉”,评论区瞬间就是一片笑声和心疼她的。

    当天。

    又有人不知从哪里得到的消息,爆料说楚让就是天之骄子,母亲是国家一级演员顾婉怡,父亲是世界五百强企业的董事长楚鸿远。

    这一下子就让网友们集体酸成了柠檬精。

    大家都在羡慕楚让,父亲是商界大佬,母亲是娱乐圈前辈,自己还这么有成就,据说她的姐姐曾经在国外一家知名医院做护士,现在回了国内,在帝都最好的医院做护士长。

    所有人都觉得楚让是名副其实的天之骄子。

    楚让无意间发现网友们在他的家庭背景被曝光出来后对他无比钦羡,面无表情地退出了微博。

    这世界上有一个真理,那就是,你所看到的,不一定就是全部。

    也没必要去羡慕。

    这件乌龙过去后没多久,有一家娱乐新闻工作室的记者在微博发了一条似是而非的消息。

    “有一位近两年大火的知名男星其实在好几年前就有了孩子,最近已经和孩子的母亲领证结婚了。”

    不过因为这位记者说的没那么明确,大家也都没有想到楚让身上。

    时间就这么一分一秒地流逝着。

    一天又一天过去。

    楚让在五月初正式发售了他的第一张数字专辑《我们一起》。

    里面收录了他这几个月来辛苦创作出来的全新歌曲。

    除了主打歌《我们一起》之外,还有另外四首歌《意中人》、《余生漫漫》、《时光走慢些》、《我世界的光》。

    这张数字专辑在各大音乐平台一销售就遭到了楚让的粉丝飞快抢购。

    仅仅一天的时间,楚让新专辑的销售量就要突破五千万元。

    自从楚让去年出现在歌唱界,仿佛就引领了新一代的歌手潮流,成了新生代里最具有实力的歌手。

    将近一年的时间而已,他就已经发布了九首歌曲。

    对粉丝来说,真的是个高产的Ace。

    楚让这一年来除了解决自己的私人感情问题,偶尔会参加推不掉活动,其他绝大多数时间还是把精力放在了音乐上。

    他心里是热爱音乐的。

    从始至终都是。

    如果不是真的喜欢,他也不会在错过了一个五年后选择重新起航,冲进娱乐圈。

    也因为新专辑的发行,楚让首次个人巡回演唱会也即将被提上日程。

    五月二十号这天。

    楚让工作到很晚才回家,他回去的时候宋菱和宋意意已经睡下了。

    楚让进了主卧,看到女人搂着孩子,躺在床上睡的安稳。

    他走过去,坐在床边垂眼凝视着她们母女俩,俯身亲了亲他们。

    然后才下楼去另一间浴室冲澡。

    回来后楚让从自己脱下来的衣服外套兜里拿出一个盒子来,打开。

    取出那个小东西,走到床边,蹲下来。

    他轻轻地拉起宋菱的手来,将钻戒戴到她的左手无名指上。

    随即低头在她的手背上轻轻落下一吻。

    做完这件事,楚让才绕到床的另一侧,上来,把女人和孩子都揽进怀里。

    一家三口拥在一起睡下。

    一夜好眠。

    隔天清早。

    楚让被旁边一直不断扭动的小孩子给弄醒,宋意意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醒了过来,正在试图扭着屁股往床尾缩。

    楚让睡眼惺忪,低沉的嗓音染着刚刚睡醒的慵懒和微哑,问小姑娘:“干嘛去?”

    宋意意非常无辜地说:“嘘嘘。”

    楚让坐起来,把她抱到床边,拿过她的小拖鞋来给她穿上,“去吧。”

    宋意意哒哒哒地跑进了卫生间里去。

    楚让坐在床边,瞥眼看了看时间,六点半了。

    他往回扭头,看着躺在床上还睡的女人。

    几秒钟后,楚让向后侧身,手撑在床上,凑近宋菱,低头吻上去。

    宋菱迷迷糊糊地被吻醒,她迷蒙地睁开眸子,轻推了他一下,微微蹙眉。

    “意意呢?”

    “卫生间。”

    宋菱轻哼了声,嗓音很细,又软,勾着他想要做点什么。

    但是不行。

    楚让克制着,还是没忍住又靠过去,啃了几下。

    随后“啪嗒”一声,卫生间的门被打开。

    宋意意站在门口,看到了这幅场景,立刻就抬手手捂住了眼睛。

    又好奇地伸开手指,透过指缝偷看。

    楚让在听到门声响起来的那一刻就撑起了身体,拉开了和宋菱的距离,他扭头看过来,发现宋意意那个小人精站在门口捂着眼睛,正在从指缝里偷偷往这边看。

    楚让登时觉得好笑,他坐在床上,对宋意意招了招手,“意意,过来。”

    宋意意这才放下手走过去。

    然后小孩子就被楚让一把抱了起来。

    她坐到他的腿上,楚让开始当起了奶爸,他拿起宋菱昨晚就帮宋意意搭配好放在旁边的衣服来,给小孩子换着衣服,温声问道:“昨晚睡的好吗?”

    宋意意点头,“梦到被老师奖励小红花了呢!”

    “是吗?”楚让给她理好衣服,笑着摸了摸宋意意的脑袋,自豪地说:“我的女儿这么乖巧懂事,肯定会拿到小红花的。”

    说着就拿起那一双薄薄地带着花边的小白袜子,正要给宋意意穿,宋意意就自己拿过去,对他说:“老师说我们可以自己穿袜袜。”

    宋意意坐在床上,很认真地自己穿上了袜子,虽然一点都不整齐,最后还是楚让帮她弄好的。

    宋意意下床后要去洗漱的时候对楚让放轻声音偷偷地说:“爸爸,你有没有发现妈妈越来越懒了!”

    “她都不起床!”

    楚让低笑,“是啊,太懒了。”

    父女俩一唱一和,然后楚让就蹲在宋意意面前,在小孩子的耳边说了句什么。

    随即一大一小就分别到了宋菱的两侧。

    在楚让的手指伸到第三根的时候,宋意意和楚让同时扑向宋菱。

    两个人一左一右,一人给了宋菱的脸颊一口。

    宋菱直接被他们俩给吓清醒过来。

    楚让就伸出长臂,把宋意意直接给抱了起来,看着宋菱皱眉又无奈的模样,笑着带着女儿进了卫生间:“走咯,去洗漱啦!”

    宋意意趴在他的怀里向后看宋菱,咯咯笑。

    宋菱拽了下被子,刚想躺回去,再赖个几分钟,忽然愣住。

    她低头看着抓着被子的那只左手,无名指上多了一枚钻戒。

    宋菱伸开手,反复看来看去,都不知道楚让什么时候给她戴上去的。

    宋菱轻轻摸了摸这枚戒指,嘴角抑制不住地上扬起来。

    在率先被楚让服侍好的小公主跑出来下了楼等早饭时,宋菱进了卫生间。

    她透过镜子看着正在刷牙的男人,伸出手指来给他看。

    然后说:“就这样?”

    楚让的眉尾轻扬,“不满足?”

    宋菱刚要轻哼,就被满嘴是泡沫的男人给蹭了一嘴的牙膏泡沫。

    宋菱嗔了他一眼,“都没有求婚也太敷衍了吧?”

    他用水漱口完,抬手帮她擦掉嘴巴上的零星泡沫。

    抵过来,唇相触。

    男人的嗓音低哑,略带笑意,“你急什么?”

    宋意意在楼下等了好一会儿,宋菱和楚让都没下来。

    小丫头就自己一点一点地吃了起来。

    等她慢吞吞地吃完,才想起来爸爸妈妈还没下来!

    宋意意又蹬蹬蹬地踩着楼梯跑上楼,刚进卧室,就看到了从卫生间里出来的妈妈脸色潮红,眼里充满了水光。

    宋意意跑过去,仰头看着宋菱,问:“麻麻你怎么啦?你委屈吗?为什么快要哭了!”

    宋菱哭笑不得,跟在她后面出来的楚让更是无奈又好笑。

    宋菱坐到床上,搂过宋意意,嗓音里还有一丝未褪去的娇媚:“妈妈没有要哭。”

    “只是刚才洗了个澡,水温调的热,蒸的。”

    她撒谎糊弄着小孩子。

    宋意意点头,然后就对他们说:“我吃好了,你们快去吃饭呀!不然我上学要迟到了!”

    哪里还有时间再去吃早饭。

    宋菱和楚让换了衣服就把宋意意送去了学校。

    回来的时候宋菱饿的肚子叫,用另一种方式吃饱喝足的楚让听到了来自她肚子饿抗议,勾了勾唇。

    宋菱翻了个白眼,“笑什么?要不是你我现在也不至于饿肚子。”

    楚让慢条斯理道:“原来你胃口这么大。”

    宋菱在头顶缓缓打出一个问号。

    过了片刻,反应过来的她说:“楚让,你还真是深藏不露啊。”

    “你是不是从一开始就故意装的一副清冷孤傲的样子骗我上勾的?”

    楚让笑笑,没说话。

    如果我会预见在十八岁那年遇到你。

    我一定会提前了解清楚你的所有信息。

    这样,也就不会错过你五年了。

    楚让的戒指买的是一对,但因为现在他们还没有公开,所以他就没有戴上。

    六月份有一个含金量很高的音乐盛典。

    楚让入围了多个奖项,包括最佳制作人、最佳作曲人、最佳男歌手……

    当晚,一身限量版高定黑色西装的他出现在了音乐颁奖典礼上。

    这次的颁奖典礼还有线上直播,所以会有成百万千万的人同时在线见证每一位获奖者的辉煌时刻。

    “下面我要宣布的这位获奖者真的厉害了,他是第一个同时拿下六个奖项的人。”

    随即,主持人笑道:“让我们欢迎被人称为‘撩人低音炮’‘行走荷尔蒙’的Ace楚让!”

    “恭喜Ace是这一届音乐盛典选出来的最佳制作人、最佳作曲人以及最佳男歌手!”

    “同时也要恭喜Ace的第一张专辑销量已经破了亿元,也拿到了最佳国语专辑和年度专辑两个专辑奖项。”

    “除此之外还要恭喜Ace的新专辑主打歌《我们一起》获得最佳新曲奖!”

    楚让站起来,对坐在周围的其他明星微微颔首,步伐不疾不徐地往台上走去。

    这会儿正在家里看直播的母女俩坐在一起,宋意意吃着橘子开心地拍起手来,语调上扬地大声喊:“爸爸好优秀呀!!!”

    “爸爸好厉害!!!”

    宋菱在旁边乐不可支。

    宋意意简直就是楚让粉丝的翻版。

    楚让走到台上,和颁奖嘉宾握了握手,接过花束来,但因为奖杯太多,他无法一一拿在手里,只能让礼仪小姐帮忙拿着。

    按照流程,楚让转过身来,走到立式话筒前,稍微弯了弯腰,开口说:“谢谢,谢谢大家的支持和厚爱。”

    他刚说了这一句话,底下就发出一片惊呼和感叹。

    不愧是传说中的低音炮杀手,他一出声在场的嘉宾就瞬间被他那低沉慵懒又性感的嗓音抓住了耳朵。

    “能荣获这么多奖项是我的殊荣,今后的路还长,我会坚持自己做热爱的音乐,希望不负大家的期望。”

    他说完这些,停顿了一下,又开口道:“其实我今天,在这里要感谢一个人。”

    “这些年来,我错过了她很多,但好在我还有机会能弥补她,还有我们的宝贝。”

    “我真的要感谢我的老婆和女儿,如果不是她们,我不会创作出这么好的作品来。”

    全场寂静。

    一秒、两秒、三秒。

    随后就躁动起来。

    因为绝大多数人都不知道楚让结了婚,还有了女儿?!

    知道他的真实情况的,基本都是媒体记者,还是拿了封口费要保守秘密的那种。

    而直播间里根本没有寂静,本来大家都在欢呼让崽儿优秀,结果下一秒就听到了他亲口说“感谢我的老婆和女儿”,直播间一下子就炸了。

    弹幕快到根本看不清,所有粉丝都在质疑,楚让是不是开了个玩笑。

    可谁会在这么盛大又荣耀的舞台上开这样的玩笑话。

    况且楚让在所有人眼中就不是会说笑的那种人。

    甚至在家里看直播的宋菱都懵了。

    因为楚让就没有跟她提前商量过他会在颁奖典礼上公开他们的婚姻。

    也是由于这个插曲,大家的心思都不在颁奖典礼上了。

    全网观众全都把注意力集中在了楚让什么时候结的婚和谁结的婚什么时候有了女儿为什么一点消息都没有。

    其实大家最好奇的还是楚让的老婆到底是谁。

    楚让在颁奖典礼上宣布了重磅消息之后,这天晚上的微博瘫痪了,全网爆炸了,楚让的粉丝疯了。

    就在所有人都在猜楚让的老婆到底是谁时,坐车回家的楚让自己发了一条微博。

    Ace楚让V:“你和女儿,我来负责@木木木”

    大家立刻纷纷点进这个叫“木木木”的微博主页去看是谁,结果就看到了此人的认证信息:“嘉盛娱乐公司总裁”

    网友:???

    粉丝:???

    这个女人,不就是去年年底上了第一大杂志封面的那个美女总裁吗?

    这不就是楚让曾经解约的那家娱乐公司的老总吗?

    不是说他俩闹掰了吗?!

    随后。

    很多人都从楚让和宋菱的微博里发现了各种秀恩爱的蛛丝马迹。

    包括楚让曾经提及的择偶标准和宋菱在杂志采访最后说的择偶条件。

    全都在告诉他们:我俩是一对!

    楚让抱着六个奖杯回了家,宋意意非常喜欢,他就直接把奖杯给了女儿,让她拿去玩。

    宋菱把楚让拉到卧室里,皱着眉问道:“你怎么就这样说出来了?”

    “都不担心你后面的路吗?”

    楚让低叹,“我跟你说过,我知道我想要什么。”

    “对我来说,事业固然重要,可是你跟女儿更重要,其他皆不能比。”

    宋菱说不感动是假的,但是她还是有点担心楚让接下来的路。

    毕竟他才踏进这个圈子一年而已,刚刚成名一年就自爆已婚而且有了孩子,对他的事业绝对说不上是铺路石,甚至可能是绊脚石。

    因为真的说的太早了。

    楚让把宋菱搂进怀里,低声安抚:“不用担心。”

    “比起颜值,用才华吃饭才更能长久。”

    宋菱也伸手搂住他,轻抿了下嘴唇,无奈又感动。

    片刻后,楚让摸着她后脑的秀发,在她的耳畔问:“这个求婚可以吗?”

    宋菱笑了笑,故作揶揄:“吓到我了。”

    随即又轻声道:“谢谢你,我很喜欢。”

    宋菱知道这个颁奖典礼对楚让意味着什么。

    这是他人生第一次在这么盛大的典礼上拿第一张专辑的奖项,这对他来说,是一个莫大的肯定。

    对他有着非同凡响的意义。

    可他却在这么重要的时刻,向全世界宣布了她和意意的存在。

    在他心里,她们母女有多重要,根本不用多说。

    楚让听到她的话后松开宋菱,他从自己的衣兜里拿出一直放着另一枚戒指的盒子,打开,举到宋菱面前。

    “帮我戴上。”

    宋菱的眼中水光流转,她轻翘起唇来,拿起那枚戒指,缓慢地套在了他的左手无名指上。

    “你好,楚先生。”她放轻声音,笑的肆意。

    一如几年前的少女,明媚又阳光。

    楚让轻捧住她的侧脸,在与她额头相抵时,低缓地吐字:“楚太太你好。”

    这一生,只为你疯狂。

    我曾倔强地站在原地等着,等着那个,是我生命里唯一归宿的意中人,执拗地确信她不会和我走向陌路。

    而你,就是那个我一直在等的人。

    遇见你之后,我才觉得这个世界并非囚笼,

    也是因为你,我才对未来充满了无限向往。

    错过了一个五年,我会用剩下的五十年来弥补你。

    余生的漫漫长路,一想到是我们一起,我就想让时间过得慢一些、再慢一些。

    我世界的光,一直都是你。

    我在冬季的黑夜里长眠,等不到春天,遇不见阳光。

    终有一天,我看到身披温暖光芒的你走来,

    我的世界开始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枯木逢春,黑暗遇光。

    我看到光秃秃的枝丫上冒出了翠绿的新芽,远边的天际处绽破一片光亮。

    从此,春天不走,白昼不消。

    而爱绵绵,永无绝期。

    (正文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