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52章 正文完

作者:抹茶丸子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线人》赶在暑假档的黄金时段上映了。

    同档期竞争的有一部漫威的大片, 还有另一个号称华语喜剧之王的鬼才导演出的搞笑片。

    都是大导演大制作, 海内海外同台竞争, 可谓说是厮杀惨烈了。

    《线人》虽然第一天第二天的票房比不上漫威大片,但上映后,在网络上获得了极高的口碑和自来水们的卖力安利,一周后, 票房过亿,反超漫威大片,坐稳了票房第一的位置。

    而因为这可观的票房,《线人》的排片量也开始上涨。而排片量的提升,又为影片带来了更为客观的票房收益……如此进入良性循环。

    所有《线人》的主演和制作人员,至此终于松了口气。

    《线人》的高口碑,也让姜以柔受到了高度关注。这是她第一次, 正面意义上的,不是因为什么劲爆的八卦和噱头, 而因为演技而获得的广大关注。

    姜以柔所扮演的女警察吴莉的形象深入人心,而她的演技也得到了许多专业人士的赞赏。

    剧中她以外表飒气亮眼, 内心果敢坚强职业警察形象出现。

    有网友把她在电影里的三场哭戏特地减出来,做成了一个短视频。

    第一场哭戏,得知男友在任务中牺牲后,崩溃的哭。

    第二场哭戏, 在得知与她亦师亦友的线人间接造成了男友的死,纠结而愤怒的哭。

    第三场哭戏,线人为了大局牺牲后, 姜以柔站在他的墓前,无声的落泪。

    三场哭戏,人物情绪层层递进,像剥洋葱似的,将这个人物的不同面展现在了观众面前。姜以柔用细微的表情和眼神变化,精准地传达了三种内心感情。

    《线人》的成功,让姜以柔收获了大量的粉丝。甚至于那些每次有点风吹草动就出来跳脚的黑粉,这次都哑口无言了。

    这次网友们对姜以柔的评价,展现出了惊人的一致性。

    【这演技我可以吹爆了,真的随便秒杀90后的这些小花。】

    【喜欢我们姜坚强可以,拒绝拉踩,拒绝招黑!】

    【我艹,小姐姐真的是个被综艺耽误了的好演员。】

    【我就想问问,她怎么这么晚才出来演戏?早干嘛去了?】

    【胖友,你是村通网吗?‘黑心经纪人捆绑消费,卖身还债为哪般’的故事了解一下?】

    【我错怪你了,姜以柔!收回前言,你才不是什么花瓶!】

    【其实我早就想说了,这是什么宝藏女孩儿!上次《盗亦有道》里的石青也演得超好的!金表奖欠你一个最佳女配!】

    【希望姐姐这次可以冲一下最佳女主吧……祝福。】

    【祝福姜姜!+1】

    【+10086!】

    与此同时,姜以柔也顺利进入《思凡》剧组,开始为期四个月的拍摄。

    一切都似乎走上了正轨……

    除了之前暂时没有答案的那个问题。

    面对顾骁,姜以柔还是不知道应该如何开口。

    两人的关系越来越稳定,越来越默契。

    姜以柔本来以为,在生活习惯上,两人多少会有些摩擦。毕竟顾骁多年习惯和训练出来的,都是军事化的那一套。

    但她除了在自己感兴趣的事情上很拼,别的时候本质就是一个死宅。

    而且还有些拖延症。

    然而,事实证明,他们磨合得竟然还挺好的。

    姜以柔能感觉出来,在生活习惯上,很多时候都是顾骁在迁就她。

    这也挺不容易了。

    最神奇的是,这个以前在军营里铁面无私,没规矩不成方圆的男人,面对她的时候,总是出乎意料地有耐心。

    姜以柔终于了解到,被人宠着是怎样一种感觉了。

    而且,这种感觉,很容易让人上瘾。

    面对这样的顾骁,姜以柔觉得,也许自己也应该耐心一点。等到他觉得合适的时候,他一定会跟她说的。

    虽然,午夜梦回,心底深处,总还是有那么一丝隐秘的……失落。

    这日,姜以柔忽然接到一个陌生的来电。

    一般对于不认识的号码,姜以柔都是置之不理的。

    毕竟这年头狗仔啊私生什么的层出不穷,经常会有一些人从非正常渠道搞到明星们的电话号码,借此给他们打毫无意义的骚扰电话。

    然而这一天,在看到那个不认识的号码时,姜以柔心中一动,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就鬼使神差地摁下了接听键。

    大约是,因为认出那个电话开头号码的地区号是来自港城,这让她下意识地多了一分留意。

    “你好,请问是姜以柔小姐吗?”电话那头是个温婉沉静的女人的声音,听声音,感觉大概年纪比她也要大上一些。

    姜以柔礼貌地答:“我是。请问您是?”

    “我是顾骁的妈妈。我最近因为有些事,到北城来处理。”

    “方便的话,能见一面吗?”

    “……”

    彼时,顾骁正在纽约出差。

    姜以柔直觉上感觉,顾妈妈应当没有让顾骁知道她来北城的事情。

    并且,专门挑了一个顾骁不在的时间过来,不就是想要单独约见她的意思吗?

    姜以柔答应了和顾妈妈见面,而且也没有告诉顾骁这件事。

    首先,她那不太准顾妈妈单独找她的意思,最好先按兵不动。其次,顾骁这次过去是忙旗下一个游戏公司IPO的事情,她也不想让顾骁分心。

    如果真的对方来者不善,到时候再和顾骁商议也不迟。

    说到底,丑媳妇儿见公婆,本就是她需要自己面对的一关。

    两人约见的地方是一家喝英式下午茶的Tea House。因为比较高端,又是会员制的,所以人少,清净,方便谈话。

    姜以柔提前了十分钟到达,服务生领着她走到她们预定的包房时,顾骁的妈妈已经先到了。

    顾骁比姜以柔年长六岁,姜以柔猜测他妈妈应该也是年过半百的年纪了。

    然而真正见到顾夫人本人时,她还是微微吃了一惊。

    倒不是因为她身上自带的那种豪门贵妇的气质,而是她看起来,实在是有些太年轻了……相较她的年龄段来讲。

    说她不到四十,大概别人也会信。

    而且看着她,姜以柔就明白顾骁的优良基因是哪儿来的了。

    姜以柔大大方方地走上前去打招呼:“顾夫人,让您久等了。”

    顾夫人站起身,冲姜以柔微微笑了:“不久,我也刚到。不用这么客气,以柔。如果你愿意,可以叫我‘伯母’。”

    她的语气温和而不失优雅,虽然出身高贵,却不会咄咄逼人,让人有任何不适的感觉。

    姜以柔没想到竟然是这样的一个开头,于是也卸下了心中的武装和防备,坦然笑道:“伯母好。”

    两人坐下,点好餐,顾夫人先开了头:“我想你一定很好奇,我为什么会突然找你出来。”

    姜以柔点了点头。

    顾夫人:“其实我确实是因为他爸爸公司的一些事情需要处理,才来的北城。但我也真的很想见见你,见见这个我儿子愿意为之放弃梦想和财富的女人。”

    姜以柔:??!

    姜以柔不自在地握紧了手里的茶杯。

    这算是……先礼后兵?

    她一时间,不知道应该回复些什么。因为她都不知道,顾骁母亲所说的,究竟是什么意思。

    而显然,顾夫人并没有打算让她尴尬,只是用平和的语气继续娓娓道来。

    “你知道吗,顾骁其实是一个特别固执的人,只要自己认定了的事情,就不会改变。十头牛都把他拉不回来。从小到大,一直如此。”

    “小时候他喜欢自己组装模型,别家财团的小公子到咱们家来玩儿,看上了他的飞机模型。我们自作主张,把飞机模型送了出去。顾骁知道后,一直追到了别人家里去……直到讨回来才罢休。”

    “当初他执意要去参军,我和他父亲极力反对,将他软禁在家。他竟然揍了守在门口的保镖,连夜离家出走,自己北上报考了军校。”

    “我曾经怀疑过,这世上究竟有没有一件事,能让顾骁稍微做出妥协,让他不再那么固执。”

    “我本来以为是没有的。后来我才知道,并不是这样。”

    姜以柔:“……”

    “三年前,他的上级,忽然到港城,到家里来拜访。”

    “我和他父亲当时很惊讶,因为顾骁没有告诉过我们关于他在部队的任何事情。这么多年来,我们甚至不知道他究竟隶属哪个部队,在做着什么样的工作。”

    “他只告诉过我们,这是他一生向往,想要从事的事业。我和他父亲虽然很难过,毕竟我们就这么一个儿子,却不能继承家业……但我们最终还是决定支持他。”

    “但是他的上级,却凭空出现在我们家……还带来了一个噩耗。”

    顾夫人说到此处,忽然停顿了一下,端起茶杯,慢慢地喝了一口茶。似乎直至今日想起这件事,依然会触碰到她内心深处难以愈合的伤痛。

    姜以柔的心,也随着她的叙述,一下子悬到了喉咙口。

    不知为何,在那一刻,她感同身受地体会到了,心口压着千金巨石的那种沉重感。

    “他的上级告诉我们说,他在一个任务中MIA了。失联已经超过大半年,多半是……当然后来,万幸……他还是活着回来了。”

    姜以柔的心一沉,忽然想到重逢时见到的,顾骁身上多出来的那些伤疤。她知道MIA什么意思,Missing in Action,任务中失踪。大部分MIA的军人,都一去不复返。

    而最终未能寻回的MIA人员,会被自动认定在任务中牺牲。

    姜以柔说不出心中是何种感觉,像是被人狠狠撕开了一条豁口,一直凉飕飕地灌着冷风。

    原来,他曾经离死亡那么近。

    她却什么都不知道。心中只有埋怨。

    顾夫人叹了口气:“军方交给我们几样东西。他的勋章,遗书,和遗嘱。”

    “遗书是给我和他父亲的。因为有地址,所以军方很容易就找到了我们。而遗嘱……是给一个叫‘姜夏’的姑娘。他在遗嘱里说,要把他名下所有的财产,都留给这个叫‘姜夏’的姑娘。”

    姜以柔胸口一痛,难以忍耐的似的,眼前忽然一片模糊。

    “我们当时不知道‘姜夏’是谁,顾骁在遗书里让我们替他处理遗嘱的事情。后来我才想到……‘姜夏’应该就是你吧?你改名了?”

    “嗯,是我。”姜以柔飞快地别过头,擦掉眼角渗出的泪,深吸了一口气,竭力平复着心情。

    顾夫人沉默了片刻:“这件事我本来不应该告诉你。因为在顾骁当时的那封遗嘱里说得清楚,让我们想办法用别的方式以‘资助’的形式将财产转给你,不要让你知道这比财产来自他。”

    顾夫人抬眼,认真地看着姜以柔:“知道现在……他其实也一直没跟你提过这件事吧?”

    姜以柔缓缓摇一摇头,再次悄悄擦去难以抑制的夺眶而出的眼泪。

    其实那个时候,她和顾骁什么关系都没有,他们什么都不是。

    于她来讲,那也不过是年少时一场轰轰烈烈的单恋。除了一头热,一腔痴情,她其实也并未给过他什么实质性的东西。没有陪伴,没有承诺,什么都没有。

    他大可不必如此。

    她不知道,他走前在纸上留下的那句话,原来竟有这等分量。

    顾夫人:“我跟你说这件事,其实也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出于一个母亲的私心吧,我觉得这件事情,你应该要知道。”

    姜以柔哑声道:“我明白的,伯母。今天我们交谈的内容,我不会告诉他。”

    顾夫人看着她:“顾骁其实早就将你们的事情跟我和他父亲说了。我也必须跟你实话实说,你其实并不是我和他父亲心中最合适的婚配人选……各种意义上的。”

    姜以柔不卑不亢地答道:“我知道。”

    “其实这半年来,顾骁一直在做我们的工作……当然,主要是说服他父亲。”

    姜以柔:“……”

    姜以柔知道,顾夫人嘴里说的‘做工作’,也许不是那么轻飘飘一句话的事情。只是这背后的努力,和压力,顾骁都选择一个人背负了。

    这一点,他还是和之前一样——有什么事,总喜欢一个人扛。

    姜以柔叹了口气,也不知道是心疼多一点,还是无奈多一点。

    顾夫人顿了顿:“你知道吗……当我和他父亲得知他决定退伍的时候,我们也是很震惊的。因为他曾坚决地对我们说过,这是他要追求一身的事业。”

    顾夫人看着姜以柔,之前有些犀利的眼神忽然转为柔和:“所以我说……你于他的规则里,真的是个例外。”

    顾夫人:“不管怎么说,我们其实都要感谢你。如果不是因为你,他也不会离开军营。诚然,那是个神圣而严肃的职业。但是对父母来说,谁又希望承受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呢?”

    “因此,即便你不是最合适做顾家媳妇儿的人选,我认为,你却是最适合顾骁的人。”

    姜以柔微微睁大眼。

    顾夫人笑了一下:“他说服我了。无论如何,我都希我儿子能快乐。据我所知,顾骁已经着手在筹办婚礼的事情了。我了解我儿子,他大概是真的很着急,恨不得立刻将你娶进门。毕竟……他都等了这么多年了。”

    姜以柔脸颊微微一烫,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当着长辈的面,她脸皮还没那么厚。

    顾夫人又顿了一顿:“但是他说,他还想再等一等,等到你也觉得合适的时候……说实话,我不太明白他这话的意思。我今天来,其实就是想替我儿子问一句,你是怎么想的?”

    “你是认真的,想要和顾骁共度一生吗?”

    姜以柔忽然正襟危坐,面上的表情前所未有的严肃。

    “是的,伯母。我很爱顾骁,非常爱。我曾经以为,不和他在一起,这辈子我也能生活得很好。但是现在我觉得,没有他就是不行。生活虽然能够继续,但心里的空洞,只有那个人能够填满。”

    “伯母,也许我并不能为他带来任何事业上的帮助。但我觉得,家庭的温暖,和长情的陪伴,并不是事业有成就能够替代的宝贵东西。”

    顾夫人捂嘴,微微笑了:“你们这些小年轻,说起情话来都是一套一套的。我们真是跟不上了。”

    姜以柔脸颊和耳朵都不可抑制地烧红,似乎方才意识到自己在长辈面前说出了何等惊世骇俗的言语。

    “我本来心里还不是很确定……今天见过你后,我放心了。我回去会尽力说服家里那个老顽固。顾骁的固执,也是有遗传基因的。不过你放心,假以时日,老头子会慢慢想通的。”走之前,顾妈妈这样对姜以柔说。

    她走后,姜以柔一直在想,她说的那句话——‘他还想再等一等,等到你也觉得合适的时候’到底是什么意思?

    难道顾骁也会有不确定、不自信的时候?

    姜以柔忽然想起了近几个月相处时,一些被她忽略的细节——

    “我在西郊有一套别墅?要不要干脆搬过去住?”

    “不要了吧……”——她当时只是单纯地觉得太远,又嫌麻烦。

    “你以后向往的生活是什么样的?”

    “唔……让我拿个奖吧?哈哈,没有了,我想和洛铭辰,林卿妍,杜晓他们一起演戏……嗯,最好能和四大导演都合作一遍……哈哈,最好能走出国门,到好莱坞去发展。路漫漫其修远兮咯……”——她当时刚看完美国终身艺术家,三金影帝,汤姆狄金斯的纪录片,顺便就发了个感慨。

    “以前的事,你原谅我了吗?”

    “这个嘛~看你表现了。”——她觉得那是开玩笑和情趣。

    但是她没想到的是,说者无意听者有心。这些看似不经意的对话,会成为顾骁心中不确定的路障。

    他一直在等着她,等着她下定决心,全心全意地信赖他,然后把后半生安心地交到他的手中。

    他已经走了九十九步,这最后一步,她愿意替他完成。

    顾骁从纽约回来的那天,姜以柔专门跟剧组请了假去接机。

    在接机大厅等待的时候,姜以柔几乎是数着秒过的,从来没有觉得时间会这么漫长、难熬。

    是以,当姜以柔看到一个高大而熟悉的身影拖着行李箱从门内走出来的那一刻,她忽然觉得整个人都像是被点亮了一般,浑身的血液都在欢呼雀跃着。

    她没忍住,几乎是小跑着冲上前,直接扑进了顾骁怀里。

    顾骁一下子就抱住了她,沉声笑:“哇,这么热情……我真荣幸。”

    姜以柔抬起头,摸了摸那张因为长途跋涉连续出差而略显疲惫,却依然俊美无俦的脸,心口一热,忽然踮起脚尖,主动吻了一下顾骁的唇。

    顾骁愣了一下,而后看见女人鼻尖和耳垂迅速爬上一抹绯红,低声道:“我们去领证吧。”

    顾骁瞳孔骤然一缩,心脏砰砰狂跳。

    他不由自主地紧紧握住了姜以柔的腰,像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男人激动得,甚至于声音和手指都有在微微的颤抖。

    在他专注而灼热的视线注视下,姜以柔有些不好意思了:“喂,你明明听到了。”

    顾骁将她搂得更紧,贴着她的唇,认真道:“我听见了……但我还想听你再说一次。”

    姜以柔拗不过他,于是用更小的声音说:“我说……我们去领证吧。”

    两人对视着,姜以柔在男人眼里看到了自己的倒影,有些羞怯的却坚定的样子,她也看到了,这个铁血硬汉眼底,刹那间浮起的水光。

    还没等她仔细看清,下一秒,顾骁忽然紧紧抱住了她,像是抱着什么宝藏不愿松手的狂徒,像是要将她整个人嵌入自己生命的力道。

    “好。现在就去。你没有机会反悔了。”男人用有些微哑的声音,在她耳边坚定地宣布着他的决定,霸道而刻不容缓。

    姜以柔哭笑不得,她没有打算反悔啊……

    包里的手机忽然响了。

    姜以柔:“等一下,电话……”

    顾骁似乎是片刻都不想等待似的,立刻握紧了她的手:“待会儿再回,先去领证。”

    姜以柔有些无奈:“是萧远山的电话……马上,就说两句,万一是急事呢?”

    “你放心,我不跑,也不反悔。”

    于是在顾骁‘咄咄逼人’的目光下,姜以柔接起了电话。

    “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你入围金叶奖最佳女主角了。”

    姜以柔愣了一下,而后抑制不住地,嘴角就微微上翘。

    窗外阳光正好,身边的人也正好。

    一切都刚刚好。

    作者有话要说: 正文到此完结了,感谢大家的一路陪伴。休息两天,开始写番外。说实话这本书其实有点冷,没上过什么好榜单,看的人也不多。如果大家还喜欢的话,能帮我随便宣传两句就感激不尽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