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311章 番外 新生

作者:悲剧初始化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轰隆!”另一个世界突然炸裂的巨响, 直接隔着遥远的时空,传到了宗安大世界来。

    原本正与几位心腹下属一起, 忙碌于处理商行事物的钱茜茹手上的笔突然掉落。

    “啪嗒!”一声,引起了几位下属的注意。

    他们一抬头, 就见钱茜茹已然晕倒了。

    “主上!”瞬间慌乱的几位下属一边手忙脚乱地扶起钱茜茹,一边赶紧派人去通知容御。

    容御得到消息,急急赶来。

    “见过容御宫主。”几位下属冲着主家的夫婿行礼,被容御随意地挥手驱离。

    知晓主家夫妻现在不宜被打扰, 几位下属识趣了行礼退出门外。

    他们并不敢走远,只立于门外不远处的廊下等候,免得主家一会儿若有需要, 却叫不到人。

    钱茜茹已经被几位女下属搀扶到软榻上躺着,容御小心地侧坐于她床边,怜惜地抬手轻抚她额前被汗水湿透的秀发。

    此时的钱茜茹状态很不好,面色苍白如纸,周身冷汗如雨, 整个人像是一下子被什么东西抽走了精气神,瞬间灰败了下去。

    容御已经为钱茜茹仔细检查过了, 判断得出是一瞬间的惊惧过度。

    具体为何如此……

    他沉默地从怀中掏出一块碎裂成两半的魂牌,看着这枚魂牌, 饶是容御堂堂一个大男儿, 也忍不住红了眼眶。

    糖宝,他们的女儿……

    陨落了!

    这一日,成了容御与钱茜茹夫妻之间最不能被提及的一日。

    也是在这一日, 寻糖商行撤销对唐糖的搜寻令,并更名为思糖商行,同时将凌云剑宗列为黑名,从此不再与其合作,也不欢迎凌云剑宗门下弟子踏进思糖商行半步。

    知情的人都知晓钱茜茹是在迁怒,但谁都阻止不了一位母亲痛失爱女的怒火,也无人胆敢阻拦。

    因为玄安宫也同样宣布与凌云剑宗断绝来往,态度鲜明地站在思糖商行背后。

    在两大顶级势力的威胁下,加之凌云剑宗也并非全然无辜,所以根本没人敢出头。

    特别是,在失去了隐瞒与镇压的力量之后,掠食者的累累恶性尽数暴露出来,更是让整个修真界内有智慧的生灵彻底厌恶仇恨上了这个靠掠夺他人为生的种族。

    在天坑事件之后的百年间,被暴露于明面的掠食者们与其他族群爆发了一场持续上百年的大战。

    这场大战几乎波及了三千大世界将近半数的世界,范围之广,世所罕见。

    其中在战争中出力最大的要数玄安宫、思糖商行与凌云剑宗。

    特别是凌云剑宗,在新上任的锦焱(贺嘉)宗主带领下,整个宗门几乎以一种极度疯狂的势头,见掠食者就杀,从不留情!

    也好在天坑事件中,无数掠食者莫名被葬身于坑底,导致掠食者族群失去了大量族人,元气大伤。

    所以在这场百年大战之中,他们最终以惨败告终。

    当战争宣布结束的那一刻,玄安宫宫主与思糖商行东家齐齐宣布退位归隐。

    新一任玄安宫宫主会由宗主首徒赫连明月继任,而新一任思糖商行东家,则是钱茜茹最为得力的心腹下属,原本商行的二把手。

    归隐之后,钱茜茹与容御只安心在一处深山之中安家,一边过日子,一边修炼。

    时间细水长流地消逝,很多东西都被时间的长河改变得面目全非。

    唯一不变的,便是容御夫妻家中餐桌上一直多出的一幅空碗筷,与一间布置温馨的闺房。

    ***

    黑暗,四周都是无尽的黑暗,阴冷的死气充斥全身,却意外地给人一种安心感。

    真好啊,心终于不会再痛了。

    对了,我是谁?

    不知道呢。

    这里是哪里?

    不清楚。

    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不明白。

    算了,睡吧,好累……好困……

    不知又过了多久,这抹游荡在黑暗之中的意识被一个奇怪的声吵醒了。

    这声音冷冰冰地,听起来一板一眼,好像是什么机器的播报声。

    【滴滴滴……滴滴滴……警告警告,宿主身死,宿主身死,开启应急保护备案!】

    【叮咚,应急保护备案开启:死神降临!】

    【叮咚,特殊人物图谱自动展开。

    特殊人物:死神。

    介绍:角色破产认输或者死亡时可召唤死神附身,死神降临后,角色身上所有道具卡片全部消失,财气值清空,拥有财富清空,同时也能清空一切现实中与虚幻中的债务,例如:业障、厄运等,角色恢复初始白板设置,系统等级掉落为初级,所有升级附带功能关闭,一切清零!

    死神附身三千年后,角色即可由系统随机选定地点重新降生。】

    【叮咚,死神附身倒计时开始。

    已进行:1秒。

    剩余时间:两千九百九十九年三百六十四天23小时59分钟59秒。】

    ***

    仙界,东离玄境,云寒仙尊之领地。

    天际一抹流光从下界飞来,盘旋在正高高端坐于九天之上悟道的云寒仙尊身侧。

    他缓缓抬眼,伸手接过这缕由自身神魂所化的流光,任由其携带着庞大的记忆与情感融入自己体内。

    突如其来的记忆与情感冲击,使得云寒仙尊都忍不住晃了晃身子。

    他凝神稳住自身,重新闭目调息,缓缓接纳那缕来自于世俗凡尘的分神所反馈而回的感悟,任由自身沉溺其中,借此提升心境。

    转眼数百年过去,云寒仙尊才终于从这片感悟之中回神。

    不在意自己大大增长的心境与修为,他直接起身,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原地。

    等他再次出现之时,已然站在了一座华丽威严的宫殿之内。

    殿内的侍者们一见到他,立即恭敬下跪,口呼:“奴,见过仙尊。”

    “唤连岂过来。”云寒冷声道。

    “喏。”一位侍者恭敬退下,快速转身去寻了连岂仙帝过来。

    得到消息,连岂仙帝立时赶来,一踏入仙宫大门,迎面而来的便是一幅画像。

    “你化出三千分神,去下界帮本尊寻到此人,带回仙界来。”

    “是,属下遵命。”连岂问都没问,甚至连画像都并未当场展开,得了命令便恭敬行礼,转身匆忙离去。

    连岂离去之后,云寒到底还是有些不放心,便自己分出三千道分神,令其下界去寻人。

    等分神全部散光之后,他才端坐回了御座之上,翻手凝出一道仙力,变成了一只娇憨可爱的小貔貅。

    小貔貅在云寒掌心中蹦蹦跳跳地,时不时还撒娇般地用小脑袋蹭蹭他的指腹,极为可爱。

    不知不觉,云寒冷峻的面容稍稍柔和几分,一声低低的轻笑声溢出他的唇边:“也不知本尊走了,糖宝会不会哭?”

    ***

    三千年后,仙界,南谣之境,神兽貔貅一族族地。

    布置温暖的产房内,不断传出闷闷的痛呼声,产房之外,是一位着急地不断渡步的俊美男子。

    实在是被那无头苍蝇一般的俊美男子晃得头晕,同样守在病房门外焦急等候的貔貅族大长老忍不住捂住头,冲着男子喊道:“容御仙帝,能否请您消停一会儿?您在这里晃得老夫实在头晕。”

    “我这不是着急嘛?”容御急得都要原地跳脚了。

    “着急也给老夫忍着,就你着急,老夫也急啊!”大长老已经忍不住开始跳脚了。

    这两个活宝跟兔子一样在产房门外蹦跶来蹦跶去,好不滑稽。

    “你们两个可安生点,别惊扰了茹儿生产,这可是我们貔貅一族上万年来唯一一只新生幼崽,容不得半点闪失!”

    身为女性的貔貅族二长老怒瞪容御和大长老,只将两个在外呼风唤雨好不得意的大男人给硬生生瞪得缩了缩肩膀,不敢再乱出声了。

    不过安静是安静了,依旧抵挡不住他们频频往屋内张望的目光。

    不知过了多久,产房内正在生产的钱茜茹突然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哀嚎,紧接着璀璨的金芒大绽,随之而来的是一声婴儿啼哭声。

    “哇哇哇……”

    产房大门被打开,一位帮忙接生的仙奴连忙跑出来报喜。

    “恭喜仙帝,仙后生了个小公主。”

    “真的!”容御面色一喜,就想冲进去看望刚刚生产的妻子,结果却被二长老给拦下了。

    “不许进去,女人家刚刚生产,正是体虚之时,进进出出带了寒风进去,若是让茹儿受了寒可怎么办?”

    被训得狗血淋头的容御丝毫不在意,只傻乎乎地站在门外傻笑。

    他就站在原地,等着里头一切料理好,产房外围又被里三层外三层地设置了无数层防御结界之后,才被允许入内。

    小心翼翼地推开门,绕过屏风,来到内室。

    只见一脸苍白虚弱的钱茜茹正躺在床上,怀中抱着个小襁褓,脸上的神情……分外地复杂。

    “怎么了?”

    第一时间注意到妻子神情不对,生怕她有哪里不舒服,容御连忙快走几步上前,小心地扶着钱茜茹,柔声问道。

    “孩子……”刚刚说了一个词,钱茜茹就忍不住落下泪来。

    她无法再多说什么,只能小心揭开襁褓,让容御能看清他们女儿的模样。

    容御垂眸,当视线触及婴儿那雪白的胎发之时,忍不住瞳孔一缩。

    但下一刻,一股希翼般的惊喜从心底升起,他勉力压抑住这股喜意,半抱半扶着钱茜茹,柔声说道:“这许就是天意,我们的女儿,便唤作容糖,小名糖糖,可好?”

    “好。”喜悦充斥心房,让钱茜茹脸上的泪水怎么都止不住。

    她的宝贝儿啊,终于又回到了她身边。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部 正式完结!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