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59章 大结局

作者:林知落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郑青川慌了, 看着江秋秋手机屏幕上的照片,他脑海中电闪雷鸣,顷刻之间闪过许许多多的念头。

    难道江秋秋其实一直在偷偷地觊觎他?!

    还丧心病狂地给他p了图片当锁屏!

    她这是要害死他啊, 他跟郑叙好不容易冰释前嫌,可不想因为江秋秋前功尽弃!

    ……不过江秋秋p的图还真不错,他得想个办法偷偷下载过来。

    瞬息之间, 郑青川已经有了决断,立刻露出贞烈的表情,无比坚定地看着郑叙:“叔叔, 你放心,不管婶婶用什么手段,她都得不到我的。”

    郑叙一言难尽地回看他。

    小学鸡别的不行, 加戏的能力一流, 看来天生就是要吃娱乐圈这碗饭的。

    郑叙与郑青川不同, 他看到锁屏画面的时候, 心里便有了猜测。

    锁屏上的人虽然是郑青川的影像,但是仔细看的话,会发现照片中的人要成熟得多,不是那种皮相上的成熟,而是从眼神中透出来的,被时间打磨过的感觉。

    而且人物的造型、姿势, 照片的构图和光影都非常专业,像是明星的宣传照。

    郑叙知道很多女生都喜欢用明星做手机壁纸,结合江秋秋说的郑青川在2018年的时候是红透半边天的大明星, 她锁屏为什么是郑青川并不难猜。

    虽然如此,但不代表郑叙就能毫无想法。

    他十年后在江秋秋心目中是不如郑青川吗?

    郑叙幽幽地看了郑青川一眼。

    郑青川:!!!!

    “快期末考了,我该去复习了,叔叔再见。”郑青川第一次如此迫不及待想逃出郑叙的视线,他挺直背脊,假装无事发生地向门口挪动,在郑叙明明很平静但是就很可怕的注视中缓慢地出了门。

    过了一会,他又弱弱地把脑袋探了进来,提醒道,“差点忘了,我舅舅好像在到处打听舞弊案的事情是不是你给我的线索,我反正没供出你,不知道他会不会找你,你注意一下哈。”

    他飞快说完就把脑袋缩了回去,一溜烟跑没影了。

    以致郑叙想问舞弊案线索与他何关的时候已经找不到人了。

    不过此时此刻,许辉航的事情对他来说无关紧要。

    郑叙看着手上那部巨大的全屏幕手机,想了一下,给江秋秋发信息:【秋秋,你的手机送回来了,我拿去给你。】

    江秋秋很快回了信息:【我在礼堂前面。】

    郑叙到礼堂前的时候,看到江秋秋正坐在云湖边,看着湖水发呆,她还穿着昨晚的衣服,脸色看起来有些苍白,大约也是一夜没睡。

    郑叙心里蓦地一紧,走上前去:“秋秋。”

    “师兄。”江秋秋站起来,看着比她更憔悴的郑叙,眼眶红红地说,“你怎么回事啊,怎么搞成这样?”

    “睡不着。”郑叙想笑,但是嘴里有些发苦,“我在想你说的事情。”

    江秋秋眨眨眼:“想明白了吗?”

    郑叙摇摇头:“明白,但也不明白。”

    他的话有些矛盾,但江秋秋却能理解。

    “你的手机。”郑叙把那部苹果手机递过去,终于还是笑了出来,“如果你说的都是真的,这应该是未来的苹果手机吧?”

    “嗯,这是第八代苹果手机iphone8plus,这个背壳的颜色叫玫瑰金,是女生最喜欢的颜色,很难抢的。”江秋秋边说边把手机接了过去,她这段时间已经习惯了用键盘机,此时再拿到这部体型巨大的全屏智能机,居然还稍有些不习惯,她笑道,“我这部是256g内存的,要七千多块,想不到吧。”

    郑叙神色微动,确实想不到。

    2008年的手机内存都是以m为单位的,专门的移动硬盘的容量才以g计算,256g的内存无疑是一个非常惊人的存储数据。

    当然,七千多的价格也很惊人,现在好的手机也就一千多,两千以上的手机已经是绝对的高端产品了。

    事实上,跨时代产品iphone4上市的时候定价为四千多人民币,在大家眼中已经是天文数字,甚至出现了有些人卖肾买手机的新闻报道,被称为“肾机”。

    上万的手机,放在2008年的大众眼中,跟失心疯大概没什么区别。

    郑叙问:“手机里面呢?是什么样子的?维修的人破解不开锁屏。”

    “哦,我设置的指纹解锁,而且ios系统很难破解的,就算在2018年,一般工程师也打不开的。”江秋秋继续一边给他介绍,一边按了一下手机的home键,屏幕亮了起来。

    显示出锁屏上的照片。

    江秋秋:“……”

    郑叙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原来你还是青川的粉丝。”

    “年幼无知!!真的,我以前根本不知道他的真面目,我也是被明星人设欺骗的受害者!!”江秋秋义正言辞地甩锅,飞快输入密码,进入手机主页。

    主页面上是一个个排列整齐的,郑叙从来没有见过的小方块,不过郑叙最先注意到的却不是这些方块,而是主页的桌面照片。

    是另一个相貌英俊的男人的照片。

    郑叙看了江秋秋一眼:“这个又是谁?”

    江秋秋:“……”是她曾经的另一个老公。

    江秋秋面不改色:“这是手机自带的,我是被迫使用,真的。”

    她说得太自然,郑叙找不到破绽,只好无奈地摇了摇头,假装接受了这个说法。

    江秋秋飞快地开始转移话题:“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些app……啊,就是软件。”

    她把手机桌面上的app简单介绍了一遍,不过因为这些app这时候都还没有面世,手机也接入不到现在的网络,因此app点开后都加载不出来。

    江秋秋早有预料,也没太在意,“反正就是这样,你现在应该相信我了吧?”

    “嗯。”这样一部与黑科技无疑的手机摆在面前,郑叙即使有再多的疑惑,也不得不接受,江秋秋说的都是真的。

    “照片可以打开吗?”郑叙突然问道,他学习能力很快,刚才看江秋秋的介绍,已经基本了解智能手机的界面操作,他注意到江秋秋把其他小方块都点了一遍,唯独避开了一个叫“照片”的小方块。

    他边说边伸出手点了一下那个图标,因为事出突然,江秋秋反应过来的时候手机相册已经被打开了。

    相册不用联网,是可以看的。

    呈现在郑叙面前的,是满满一屏幕的年轻美男照片,虽然是小图,但是明显都是不同男人的照片。

    郑叙:?

    江秋秋:!

    靠,她的后宫暴露了!

    江秋秋一脸正直:“这是网上下载的,用来研究摄影技术的,你仔细看看,是不是都拍得很好,很有细节,很值得研究。”

    “嗯?”郑叙睨了她一眼,顺手点开里面的“相簿”分组,然后他就看到了一个长长的列表。

    列表命名:老公1、老公2、老公3、老公4……老公13.

    整整十三个老公?!

    郑叙:“……”

    江秋秋:“……”

    郑叙缓缓转头看她:“这也是手机自带的?”

    江秋秋坚强地胡说八道:“可能是手机中毒了叭。”

    “是吗?”郑叙修长的手指点了点屏幕,把那十几个相簿逐一点开,他脸上没什么表情,但是当相簿一个个打开来,姿势各异的美男子们逐一呈现,其中还有一些略带裸|露的图片。

    江秋秋觉得自己像在被公开处刑,她双手捂住自己的眼睛,索性破罐子破摔:“好啦,我承认,那些都是我收的墙头,但我就pick了十三个,真的不多,我见过pick八十几个的小姐妹!”

    她说完就等着郑叙嘲笑她,但过了一会,郑叙都没有声音。

    不会是气到失语吧?

    江秋秋双手悄咪咪张开两条缝,却见郑叙还低头看着手机,脸上淡淡的,与平时无异,但莫名地,江秋秋似乎能感觉到他心里的柔软。

    她低头看去,才发现郑叙此时打开的是“老公7”的照片。

    老公7,是郑叙在江秋秋后宫里的排位。

    之所以被排到第7,不是因为前面6位比他更好,而是因为郑叙不属于娱乐圈,曝光相对要少得多,照片也少,自然无法长期得到江秋秋的宠幸。

    相册里只有寥寥几张照片,都是江秋秋从财经新闻和郑叙的采访里下载下来的。

    照片上的郑叙看起来矜贵、冷峻,还有无人能撼动的上位者的气场,与十八岁的郑叙不尽相同,但仔细看,又隐隐能重叠在一起。

    “秋秋。”郑叙抬起头,看向身前的少女,他的眼里充满了坚定,因为有了决断,嘴角也带出了微笑,“我想没有关系的。”

    江秋秋一怔:“什么没有关系?”

    “不管你是来自什么时间。”郑叙声音徐徐,带着令人信任的力量,“都没有关系,留在我身边,我们一起生活下去,看着我慢慢变成照片上的样子,好不好?”

    他眼睛如水,渐渐将少女的倒影浸润,“我也想看着你,慢慢地,变成二十岁、二十五岁、二十八岁的样子。”

    她何尝不想。

    江秋秋感觉自己的心仿佛也被包裹在他的眼睛里,温暖而湿润,她几乎要点头答应,但她不能。

    她没有忘记让她辗转了一整个晚上的时间悖论,没有忘记十年后郑叙向她求婚的情景。

    二十八岁的郑叙说,“江秋秋,和我结婚吧。”

    他们在2008年的时间线上最终没有在一起,这个世界,只能有且只有一个江秋秋。

    如果现在八岁的江秋秋终将抵达2018。

    那这个站在错乱的时间里的十八岁的江秋秋又去哪里了?

    江秋秋看着郑叙,欲言又止。

    郑叙把揣了一夜的银白色戒指拿出来,轻轻将江秋秋的手掌握住:“我本来想让你先用链子穿着,但是现在我改变想法了,秋秋,戴上,我们一起走到2018.”

    银色的圆圈抵住江秋秋的指尖,冰冷的金属触在她的指腹上,令她蓦地惊醒过来。

    “不行,不对。”江秋秋手指微曲,挡住了戒指的进程。

    郑叙抬头看她,这是江秋秋第二次拒绝了,“为什么?”

    江秋秋看着那个戒指,忽然间明白了一直困扰着她的问题。

    这个世界,从头到尾,都应该有且只有一个江秋秋。

    她和郑叙在2008年的时间线上最终没有在一起,最大的可能是,她回到了自己正常的时间线上,因为2018年后的世界,应该也要有一个江秋秋。

    这是唯一符合逻辑的解答。

    虽然她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又是怎么发生的,但是她不可能凭空出现,更不可能凭空消失。

    她必须赌一把,别无选择。

    江秋秋看着郑叙,说道:“师兄,等我十年,去2018年,向我求婚。”

    郑叙先是愣了一下,接着反应过来她的意思,他双目一沉,将她的手腕紧紧扣住,脸上的表情前所未有的认真:“我不答应。”

    他必须答应,这是一个时间闭环,他们别无选择。

    可是江秋秋不知道该如何跟他解释,这只是她的一个推断,如果实话实话,郑叙绝对不会答应。

    因为但凡推断,就有失误的可能。

    而一旦失误,她可能不是回到自己正常的时间线上,而是彻底消失。

    郑叙绝对不会同意。

    江秋秋看着郑叙的眼睛,她想起二十八岁的郑叙求婚的时候说的另一句话。

    他说,“江秋秋,你说过会答应我的。”

    她答应过他,他们早有承诺。

    “郑叙,我会回到2018年。”江秋秋决定隐瞒一点小小的真相,她反握住郑叙的手,微微仰起头,神色无比坚定,“所以,请你一定要去2018年向我求婚,在我的开学典礼上,我会坐在礼堂里等你。”

    “2018年9月1日,珠川大学云珠学院,我是金融系的新生江秋秋。”

    半年前,郑叙把她从湖里拉起来的时候,看到过她的校卡,当时他以为那是江秋秋找的□□人把日期写错了。

    原来那是真的校卡,来自2018.

    江秋秋一字一顿,“相信我,一定要去,我会答应你的。”

    郑叙却表现出从未有过的固执:“我不同意。”

    就在这时,不远处突然传来一个声音:“郑叙,总算找到你了。”

    郑叙回头,就看到许辉航气急败坏地冲了过来。

    不过短短时间,许辉航的头发白了许多,整个人的精气神也像是散掉了一般,不复往日的意气风发。

    郑氏在业内向来以管理严格而出名,对相关的亲戚虽然会有资源上和晋升上的优待,但是对于犯事的亲戚,处理起来也更加严厉。

    这是杀鸡儆猴,是对那些得了郑家好处的亲戚的警示,让他们知道,即便是郑氏的关系户,也是有可为有可不为的。

    而许辉航犯的事尤其大,一条精心布置了数年之久的腐败链,堪称触目惊心。

    郑文显对许辉航的处置方案也是前所未有的严厉。

    如今许辉航什么都没有了,撤职、索赔这些都是轻的,公司里原来和他一条船上的人一个个被警方带走,虽然还没有轮到他,但他知道那只是早晚的事情。

    而他妹妹,也即郑青川的母亲至今不肯见他,许辉航无论如何都坐不住了。

    他实在想不明白,郑青川怎么会发现他的事情,他做得那么隐秘,郑青川又从未真正接触过公司的事物,怎么可能一击即中,如此精准地找出他的要害。

    联想到最近郑青川和郑叙的关系突然好了起来,许辉航心中一下子有了答案。

    一定是郑叙从中搞的鬼。

    他找来郑叙学校,一路打听郑叙的踪迹,亏得郑叙在学校里是个名人,不少人认得他,正好被许辉航问到一个刚好看到郑叙往这边来的同学,他便一路寻了过来。

    郑叙没想到许辉航会找到这里来,神色一冷:“有什么事?”

    “什么事?”许辉航冷笑,“郑叙,你少装傻了,我为什么找你,你还不清楚吗?”

    郑叙想起郑青川早上离开前说的话,微微蹙眉:“舞弊案的事?”

    许辉航听他这么一说,脸上顿时露出怨毒的表情:“果然是你!我就知道,凭青川一个人怎么可能查到那些东西,你可真是好手段啊。”

    郑叙心里一下子有了想法。

    郑青川查出舞弊案的速度太快,且有些东西非常隐蔽,绝不是以郑青川的能力所能触及的,之前郑叙猜测或许是郑文显在背后指导,但是现在,郑叙知道了江秋秋的来历,结合郑青川的话,他很快有了答案。

    郑叙站到江秋秋面前,将她挡在身后,漠然看着许辉航:“我知道了,你有什么问题找我就是了,我们可以慢慢对质。”

    许辉航眼神渐渐危险了起来:“郑叙,你少得意,别以为把我扳倒了你就高枕无忧了,别忘了,兔子被逼急了也是会咬人的。”

    江秋秋察觉到不对,从背后拉住郑叙的手:“师兄,是我……”

    就在这时,许辉航突然怒吼一声,竟是从衣袋里掏出一把水果刀来:“郑叙,你别以为我不敢怎么样!”

    他也是豁出去了,姓郑的不放过他,那他也不让姓郑的好过,反正他都要坐牢,干脆一不做二不休,进去之前捅郑叙两刀,给他点颜色看看。

    郑叙和江秋秋没想到许辉航居然这么丧心病狂,一时防备不及,差点被刺了个正着。

    郑叙下意识地要侧身避开,但又想起背后站着江秋秋,动作便是一顿,反倒欺身上前,赤手空拳地去拦许辉航。

    幸亏他从小被送去学过防身术,动作极其敏捷,在这样突如其来的情况下,竟是硬生生扣住了许辉航的手腕,但是水果刀的刀尖已经抵到了他的脖子上,再稍稍往前一点,就要见血。

    江秋秋心脏猛地一跳,脱口冲许辉航道:“你快松手,我报警了!”

    许辉航冷笑:“你报警试试,看警察来得快,还是我动手快。”

    郑叙神色不变,甚至越发沉着:“秋秋,你先走,我应付得来。”

    换在平时,他确实应付得来,但是此时他已经失了先机,让许辉航的刀尖近到了脖子边,任谁都能看出,如此僵持下去,但凡一个失手,郑叙情况都会很危险。

    江秋秋咬了咬牙,突然看向许辉航,说道:“给郑青川信息的人不是郑叙,是我。”

    郑叙喝道:“秋秋,别乱说,你快走。”

    许辉航冷笑:“你以为我会信你吗?”

    “我还知道别的事情。”江秋秋却是冷静了下来,定定地看着许辉航,一字一顿,把许辉航舞弊案件的经过说了出来,这些都是后来被郑青川的粉丝整理好发在网上的,其中还有一些现在郑氏都还没有查出来的细节和证据。

    随着她的声音,许辉航脸色慢慢惊惧了起来,他没想到这个女孩居然知道这些,之前郑氏查的并不是全部,一旦这些被上报上去,他才是真的永无翻身之日。

    郑叙也变了颜色:“秋秋,别说了。”

    江秋秋停下来,冷笑道:“你跟郑叙慢慢耗吧,我现在去找郑青川,把这些告诉他。”

    她说完作势要跑,许辉航果然大惊,猛地甩开郑叙要去拦她。

    江秋秋早有准备,早就看好了路线跑路,打算装完逼就跑,反正只要解开了郑叙的桎梏,郑叙自然能重新空出手来制衡许辉航,许辉航也就不可能追得上她。

    她就不信他们两个还搞不赢许辉航一个。

    江秋秋计划得很完美,但是她忘了旁边还有个云湖,也忽略了自己的空间判断失误。

    许辉航挣脱了郑叙,郑叙却不能让他轻易逃脱,又跟着冲了过去,两人几乎扭在一起。

    许辉航情急之下爆发出空前的力气,竟又是往前扑了一大截。

    “我去!”江秋秋没想到许辉航居然蹦得比兔子还远,连忙又是往边上一蹿,她跑的路线本来已经很靠近云湖,这下意识地一蹿,脚下陡地一个踩空。

    江秋秋:??????

    这个情景是不是有点过于熟悉了?

    跟着“扑通”一声,她整个人砸进了水里。

    “秋秋!!”郑叙心中一紧,也顾不上许辉航了,毫不犹豫地跟着跳进湖里。

    云湖的水很绿,水波翻涌,耳边有“咕咕”的水声,偶有学校养的鲤鱼游过去,带过微微的水纹,湖水腥咸,湖壁长着青苔,摸上去滑腻腻的。

    不知过了多久,随着“哗——”的一声,郑叙从湖水里探起头来,茫然地看着绿色的湖面,惊慌失措地大喊:“秋秋——你在哪?”

    “秋秋——”湖面渐渐平静下来,没有任何挣扎的痕迹,也没有任何人影。

    就好像湖里没有任何人,从来没有人掉下去过一般。

    “秋秋——”郑叙不甘心地又扎进水里。

    冬天的湖水很冷,他的衣服完全被浸透,沉沉地坠在身上,脸上也被冻得苍白,但他完全不在乎,只一次又一次地重新沉进湖里。

    但是无论他重新扎下去多少次,无论他怎么喊,都得不到回应。

    没有任何人回答他,没有任何痕迹。

    除了他自己翻起的那些波浪,整个云湖静悄悄的。

    许辉航开始看到江秋秋掉进湖里,还有些快意,但是随着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却不见江秋秋再浮上来,看着郑叙在湖里不停搜寻呐喊,他渐渐也慌了。

    江秋秋不会直接沉湖底了吧?

    不会真的闹出人命来了吧?

    他虽然带着刀子来找郑叙,可也不是真的要郑叙的命,只是知道郑家的人都练过身手,怕自己打不过才出此下次,他本意只是想让郑叙吃点教训,最好能落下点残疾什么的。

    真出了命案,那可完全是另一码事了。

    只听“哗啦”一声,郑叙再次冒出水面,这一次他终于放弃,扒着湖壁爬了上来,不是他不想继续,而是他已经彻底没有力气了。

    他的眼睛变得通红,眼里迸发出从未有过的阴鸷。

    许辉航手脚一软,刀子掉在地上,他也顾不上去捡,连忙一个转身跑开了。

    郑叙没有去追他,这不是眼下最重要的事情。

    他从衣兜里掏出手机,可惜他在湖里太久,就算是世界上最坚强的诺基亚也撑不住关机了。

    开机开不了,郑叙跑到路边,拦下一个学生:“同学,手机借我打个电话。”

    他狼狈不堪的样子把那学生吓了一跳,学生连忙把手机拿出来。

    郑叙飞快打电话报了消防,又打电话给自己的助理,让他立刻找最专业的打捞救援队伍过来。

    他语速很快,电话另一头收到消息后飞快地运作了起来。

    郑叙挂上电话,把手机还给那学生,声音艰涩:“谢谢。”

    那学生听到他的电话内容,惊疑不定地看着他:“有人掉云湖里了吗?”

    郑叙本来想点头,但话锋一转,改口道:“没有,是我不小心掉了下去,好像……把我最珍贵的东西也弄丢了。”

    “哦哦。”那同学松了口气,又好奇地问,“是什么东西啊?”

    居然这么大阵仗,又是找消防又是找救援队伍的。

    郑叙没有回答,他只带着一身湿透的衣服,又走回了云湖边。

    云湖如此平静,就像以往的任何时候一般。

    谁也不知道湖里有什么。

    郑叙怔怔地看着湖面,他有一种强烈的感觉,江秋秋已经不在湖里了,不然一个活生生的人,不可能一点点的动静都没有。

    他浑身止不住地发起抖来,不是因为冷,只是他无法控制,他缓缓蹲下,一只手撑住石板地面,让自己坐了下来。

    他站不住了。

    江秋秋说过的话渐渐在他脑海中清晰了起来。

    她说,她不小心掉到湖里,然后爬出湖面的时候,就到了2008年。

    她说,她会回到2018年,回到属于她的时间线。

    她还说——

    “请你一定要去2018年向我求婚,在我的开学典礼上,我会坐在礼堂里等你。”

    “2018年9月1日,珠川大学云珠学院,我是金融系的新生江秋秋。”

    “相信我,一定要去,我会答应你的。”

    秋秋,我答应你,我会等到2018年,向你求婚。

    江秋秋触不及防掉进湖里,冰冷的湖水一下子将她淹没,半年前一脚踩空掉进湖里后穿越的记忆一下子涌上心头。

    她心里一慌,下意识手脚并用地挣扎起来,一时忘了自己会游泳的事情。

    但她刚一动,发现水温忽地一变,本来冷得刺骨的湖水一下子温暖了起来。

    眼前一片茫茫的绿色,水波翻涌,带着腥咸的味道。

    江秋秋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连忙冷静下来平衡住身子,正要游动,突然腰上被一只手臂箍住,那手臂力量极大,像是怕失去她一般,在抓到她之后一下子紧紧收住,完全不给她挣扎的余地。

    江秋秋先是吓了一跳,很快反应过来应该是郑叙跟着跳下来救她了,她立刻放弃挣扎,配合着对方一起往上游,蹿出水面。

    “哗啦——”一声,两人从湖里冒了出来。

    耳边传来郑叙惊魂未定的声音:“秋秋,你没事吧……”

    声音是江秋秋熟悉的,略有些低沉,带着生人勿进的清冷,但仔细注意的话,会发现比她经常听到的那个声音要更重一些。

    江秋秋转头看他,两人对望,接着都是一愣。

    郑叙眼睛明显呆了:“秋秋,你是不是哪里变了?”

    他再仔细一看,才发现江秋秋的异样来自哪里,她的头发和衣服都不一样了,明明是九月盛夏,她身上却穿着一件毛衣,发型也跟刚才不一样了。

    江秋秋表情更加崩溃,呆了整整一分钟,才突然失声喊了出来:“师兄,我才掉了个水,你怎么一下子老了这么多啊?!!!”

    郑叙:!!!!又来?

    会心一击。

    郑叙被眼前的一幕搞懵了,但心里隐隐已经猜到了事情的真相。

    无论如何,他们两人都对这个湖产生了巨大的心理阴影,也顾不上心里的惊讶,赶紧先离开湖水,回到岸上。

    两个湿淋淋的人坐在湖边,其中一个还跟个傻子一样穿着冬天的毛衣。

    江秋秋意识到了什么,她看了看周围的环境,那些崭新的建筑已经蒙上了灰尘,地面已经斑驳,路边的绿化带上,小树苗全部长成了参天大树,枝繁叶茂,可以为她遮挡阳光了。

    更远处的礼堂上方,拉着一条巨大的、鲜红的横幅。

    横幅上印着一行白色的大字:珠川大学云珠学院2018级新生开学典礼

    直到此时,江秋秋总算彻底确定了。

    她回来了,回到她正确的时间线上,回到了2018年,并且很幸运,正好回到了郑叙向她求婚的这一天。

    所有的一切,时间早已安排好。

    郑叙也明白过来了,他认出了江秋秋身上的衣服。

    虽然对他来说,时间已经过去十年之久,但江秋秋落水消失的那一天给他留下的记忆太深刻。

    十年来,他无时无刻不在回忆,江秋秋那天的样子,她说的每一句话,一点一滴,被不断重复,不断加深。

    甚至有一度,他几乎产生了幻觉,只要一闭上眼睛,就会看到江秋秋出现在他的面前。

    她消失前最后的样子,就与此时一模一样。

    ——虽然眼前这个是泡过水的。

    十年前,江秋秋落水以后,消防、专业救援队都来了,但正如郑叙的预感,最终湖里什么都没有打捞到。

    而十八岁的江秋秋,也彻底从他的世界里消失了。

    他给身边的人解释是,江秋秋借读时间结束,已经办理好手续离开了,珠川大的借读生借读时间一向不长,这并不奇怪,大家只是惊讶江秋秋离开不跟大家打一声招呼,也没有任何告别,甚至事后,就再也没有了消息。

    和她关系好的那些难免还有些生气。

    但慢慢地,大家也就都接受了,他们班关系不错,但是同学毕竟只是同学,大家都有自己的生活,不会为了一个同学的离开纠结太久。

    后来,大家毕业,相聚的机会变得十分稀少,大家渐行渐远,开始为工作烦恼,为生活奔波,愁房子愁车子愁对象愁孩子,渐渐连学校里的人都记不太清楚了。

    再后来微信兴起,大家也不太用q|q了,拉了新的班群,群里没有江秋秋,偶尔有人提起,大家倒是会感慨一句,我们班曾经有过一个很有趣、很厉害的借读生,但是她待的时间太短了,只一个学期,那些记忆,慢慢也被别的事情所覆盖。

    十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足够让大家遗忘很多的事情,除了那些真的亲密过的,真的要好过的,真的有过深刻的交集的。

    更多的人,其实并没有时间与精力去回忆一个很久以前的,短暂出现过的同学。

    郑叙曾经很痛苦,他有时候觉得自己像做了一个梦。

    但是身边的人,所有正在发生的,朝着江秋秋描绘的方向在发展的事物都在提醒他,这一切都是真的。

    他与一个2018年穿越而来的少女谈了一场恋爱,他那么喜欢她,可是她消失了。

    她说她会回2018年,她还在。

    可是他却被留在了2008,与她的时间,横亘着十年的历史巨壑。

    他去查过八岁的江秋秋的信息,他也查到了,但是他很清楚,这个还没有长大的江秋秋还不认识他,还不是他的江秋秋。

    他更知道,他无论如何,都不能去打扰那个与他相差了十岁的江秋秋,不能去破坏她的时间线,不然,或许一切都会改变,或许属于他的那个少女,就真的彻底与他失之交臂了。

    他沉默地等,后来实在支撑不下去了,他便出了国,去了国外投行,让自己远离熟悉的城市,让自己把所有的精力投入到工作中去。

    他原本就有强大的分析能力和专业技能,又有江秋秋消失前告诉他的那些关于未来的发展历程,他的投资几乎从未失手,业界说他拥有“能看到未来的眼睛”。

    但其实他根本看不到,他看不到他的女孩去了哪里,在做什么。

    不能看,不敢看。

    他不知道江秋秋会在什么时间截点穿回去,他只能牢牢记住她的嘱咐——

    “请你一定要去2018年向我求婚,在我的开学典礼上,我会坐在礼堂里等你。”

    “2018年9月1日,珠川大学云珠学院,我是金融系的新生江秋秋。”

    “相信我,一定要去,我会答应你的。”

    他终于等到了这一天。

    却又眼睁睁看着江秋秋被他的求婚吓得惊慌失措,跑了出来。

    当他看到江秋秋再次掉进湖里的瞬间,他的心跳差点停止。

    幸好,这一次,她没有再消失。

    不过……

    郑叙看着江秋秋身上的毛衣,以及一脸懵逼的样子。

    准确来说,不是江秋秋没有再消失,是消失后又回来了。

    以郑叙的智商,以及他这些年来对时空悖论的研究,也很快想明白了前因后果,在他刚才求婚的时候,江秋秋还是正常时间上的那个江秋秋,还没有经历过穿越,因此被他吓得落荒而逃,跌进了湖里,这才回到了2008年。

    然后现在,他捞到的这个,才是刚刚从2008年穿越回来的江秋秋。

    这是一个时间闭环,现在一切终于回到了正轨上。

    郑叙仍然后怕不已,心跳如同擂鼓,牢牢看着江秋秋,许久,才试探着开口:“秋秋,是你回来了吗?你记得我吗?”

    江秋秋内心的惊诧并不比郑叙的小,她想过自己或许会回到正确的时间线,但没想到会是这个形式,这个时间。

    这也太巧合,太狗血了吧?!!!

    就在刚刚发呆的时间里,她脑子里已经把所有事情过了一遍,她第一反应是十八岁的郑叙该怎么办?

    他看着她落水,然后找不到她,他该多担心,多难过,有那么一刹那,她甚至有冲动跳回去,看看能不能再回到2008年,回去找他。

    但是她很快冷静了下来。

    眼前的郑叙,就是她的郑叙。

    她落水的时候,他就看着,他已经伤心过、担忧过,他已经等了整整十年,才终于等到了现在。

    他们终于在正确的时间线里相遇了。

    虽然但是。

    江秋秋扁了扁嘴,说道:“对不起,师兄……”

    郑叙以为她在为她落水的事道歉,正要说没关系,就听她哭唧唧道:“我知道我不应该这样子,我知道你等了我十年,但是对我来说,这件事才刚刚发生了十分钟……”

    郑叙不解:“所以?”

    “十分钟前,你才十八岁啊。”江秋秋仰天流泪,“师兄,你再给我十分钟时间,让我适应一下你现在的样子吧。”

    郑叙:“……”

    珠川大学云珠学院2018年的新生开学典礼因为郑叙的突然求婚被迫中断了一下,眼看着江秋秋和郑叙先后跑了出去,礼堂里也混乱了起来。

    最终校领导当机立断,坚强地走完了典礼流程。

    典礼一结束,同学们立刻一哄而散,迫不及待地冲出去,想看看江秋秋和郑叙还在不在,他们到底是怎么回事。

    尤其是江秋秋的舍友们,以及江秋秋的前男友和前闺蜜,更是心急如焚。

    人群从礼堂里涌了出来。

    然后所有人脚步一顿。

    只见礼堂前的空地上,郑叙握住少女的手,将银白色的戒指慢慢推进她的手指,严丝合缝,大小正好。

    少女在阳光下闪闪发光,脸上的笑容无比灿烂,跟小鹿一样扑进郑叙的怀里,“师兄,虽然你有点老了,但在我心里还是最帅的。”

    同学们:“……?”

    少女,你刚才可不是这样子说的哦?

    还有,你们两个怎么回事啊?怎么都湿成了这样,少女短短时间还去换了一身毛衣?

    同学们满脑门的问号没有影响到江秋秋和郑叙。

    江秋秋听到旁边的声音,转头看了他们一眼,举起带着戒指的手扬了扬,得意地说道:“大家好,我们订婚了。”

    郑叙摸了摸她的头。

    阳光灿烂,将时光里的阴霾全部驱散。

    -正文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