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65章 番外

作者:红芹酥酒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门外,“咚咚咚……”

    “请进。”里面传来一道温和清冷的声音。

    门被推开,有人从外面走进来,脚步有些陌生。

    俞锡臣疑惑抬起头去看,就对上一张年轻的面孔。

    男人穿着朴素,个子不高,看着他的时候一脸怒容。

    认出了人后,直接皱起眉头,声音冷淡道:“出去!”

    年轻男人听了后,脸上怒色加重,垂在身侧的手紧紧握拳,压抑着声音道:“我也不稀罕来找你,只是我妈要死了,她想见你最后一面。”

    说完便冷冷一笑,“你要是有良心,就来省医院一趟,不过我觉得像你这种狼心狗肺、抛妻弃子的人,恐怕心早就被狗吃了。”

    他也不明白,明明这个男人当初抛弃他们母子俩,让他们受尽了生产队里的人嘲笑,外公和舅舅他们也经常落井下石。

    他妈居然一点都不恨,甚至还忘不了这个人。

    心里有些气他妈不争气,但又有些心疼。

    抬头看了眼对面人模狗样的男人,也不给他说话的机会,直接转身离开了。

    出去的那一刻,甚至用力将门给带上,发出“砰”的一声。

    俞锡臣看着被关上的门,坐在位子上皱紧眉头。

    随即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上露出一丝嘲讽。

    也不知道这孩子哪来的底气跟他说出这样的话?

    狼心狗肺、抛妻弃子?

    比起钟家做的,他连十分之一都不够!

    当年他娶钟二妮,确实是有些自己的算计,但也付出了真心,没想过要亏待她。

    但钟二妮和钟家是怎么做的?

    婚前钟二妮就和田驴蛋就关系混乱,甚至还搞大了肚子,但因为田驴蛋并不愿意负责,还有钟妈怕自己男人跟田寡妇有来往,所以钟家人盯上了他。

    最可怕的是自己被钟家人那副老实嘴脸骗惨了,婚前还将盖房子的钱交给了钟家人,有去无回。

    不仅房子没盖成,还住在钟家受尽了气。

    最让他无法接受的是,自己第一年的大学通知书也被钟家人先拿到手,卖给了别人。

    还有外公的寄来的信和钱,他从来都没有拿到过,外公收不到他的回信,忧心忡忡,身体也愈加虚弱,他连最后一面都没见到。

    他隐忍了一年又一年,才终于脱离那里。

    他没有对不起任何人,更没有对不起钟家。

    下午,开完会俞锡臣从会议室里出来。

    去了办公室后,助理拿了一份报告过来,“市长,这是我下午整理出来的。”

    “嗯,放桌子上,你先回去。”俞锡臣头也不抬便道。

    “好,市长明天见。”

    “嗯。”

    门随后轻轻被关上,俞锡臣继续埋头工作,也不知写了多久,发现手有点痛时,才抬起头来。

    顺便伸手揉了揉胀痛的额角。

    看了眼桌子上的闹钟,已经六点了。

    便直接收拾东西起身。

    人拿着东西往外走,下楼去了后面车库,里面已经空荡荡的一片。

    熟练的倒车,出了院子,但在上马路时,却不知想到了什么,方向盘一转,朝另一边去了。

    ……

    人漫不经心的走到病房门口,门是开的,从门外往里看,就见到一个满脸皱纹的黝黑妇人靠在枕头上。

    大概是听到了动静,妇女虚弱的喊了一句,“小磊啊,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

    半天没听到回应,才扭过头来看。

    见到人后,忍不住怔愣了下,视线最后落在男人那张几乎没有皱纹的脸上,尴尬的低下头。

    感觉他比以前看着更沉稳了些。

    “你……你怎么过来了?”

    手撑在床上,努力想要爬起来。

    俞锡臣冷冷看了她一眼,发现她还是和以前一样让人觉得恶心。

    没说话,脚步一动,直接准备离开。

    床上的钟二妮有些着急,忍不住直接喊出声,“俞锡臣……对不起……”

    “……”

    俞锡臣身体一顿,随即抬起脚走人。

    这句话并没有让他心里起任何波澜,他不需要什么道歉,更不会原谅这些人。

    自己曾受过的委屈、吃过苦,一句“对不起”就想抹平,就想获得别人的原谅,简直可笑!

    看着人头也不回的离开。

    钟二妮张了张口,呐呐的说不出话来。

    她其实很想和他好好说说话的,她知道钟家以前对不起他,但她从没想过害他,甚至一直都喜欢他,是田驴蛋缠着她不放。

    当初的录取通知书,她一开始也是不知道的,还是后来嫂子无意中说漏嘴她才晓得,至于他外公的事,她也被爸爸瞒了好久。

    她是女儿,家里重男轻女,很多时候她也无能为力。

    只是现在,看着依旧年轻俊俏的人,她都有点不敢抬起头来。

    ……

    俞锡臣往外走,下了楼出了门,忍不住抬头看了看有些暗下来的天色,忍不住吐了口气。

    他也不知道自己来这里干嘛?

    刚才看到那么苍老的钟二妮,突然有些说不出话来了。

    他甚至在想,世上是不是真的有报应?

    忍不住冷笑一下,果然,做人还是不能做亏心事。

    敛下心神,抬起脚继续往前,大概走了两三步的样子,看到一对夫妻从不远处迎面走来。

    女人脚似乎受了伤,打了厚厚的石膏,一蹦一蹦的。

    男人则憨憨的在一旁小心翼翼扶着,嘴里还不停喊:“你慢点……”

    “慢你个大头鬼!”女人似乎脾气不好。

    但男人听了却一点脾气都没有,还笑了笑。

    俞锡臣目光从他们脸上掠过,便没放在心上,继续往前。

    只是擦肩而过时,却忍不住皱起眉头,感觉这两人似乎在哪里看过。

    虽然心里疑惑,但脸上依旧平淡。

    不过却在那男人的一句话中停下了脚步。

    “娇娇,要不我来背你?”

    “不要!”

    “娇娇……”

    走远了的俞锡臣突然回过头来,愣神看夫妻俩的背影,心里莫名有种空荡荡的难受。

    感觉自己好像丢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

    外面锣鼓喧天,清霜紧张的扶着一身嫁妆的陈玉娇往外走。

    感受到手下小姐的抗拒,都快哭了,“小姐呀,这时候可别再闹脾气了,要是耽误了时辰,可就不吉利了。”

    “……”

    盖头下的人没说话,但看着藏在袖子里死死握着的拳头,不敢再停留,愣是下了力气托着人往外走。

    去了门口就好了。

    旁边几个丫鬟脸上也笑得僵硬,手下都偷偷使了力气,推着人往前。

    清瑶精明,看着快到门口了,赶紧上前把门拉开,亮着嗓子对外喊道:“新娘子来咯。”

    门口的新郎已经等在院子里了,平时清幽安静的小院,此刻站满了人。

    侯府的那些夫人小姐,还有新郎带来的伴郎。

    新郎是这次新科榜眼,同期的进士差不多都来了。

    还有看在侯府面子上过来凑热闹的京都公子哥,一个个钟灵毓秀,看得周围未婚的少女都羞红了脸。

    新郎官同样一身红衣,上前过来接人。

    手里牵着绣球,俞锡臣看了眼比自己几乎矮一个头的新娘,到现在还有些不可思议自己怎么会在这里娶妻生子了?

    前几年莫名其妙穿越到这个朝代,本来在那个世界就没什么挂念,亲人几乎都不在了,也不知自己以后有什么盼头,所以来到这里后就想着活一天是一天。

    原身是个家境贫苦的学生,他来了后努力学习,考上了秀才后为了减轻家里负担,便给当地一个官员千金当私教。

    他一开始以为是给人当老师补课,听着那管家吹的天花乱坠,加上给的钱不少,也就同意了,哪知道后来才明白原本是给人千金写作业作弊。

    听着外面关于这家千金“才貌双全”“诗词歌赋随手拈来”的夸赞,他当时还想着,也不知道以后谁娶了这家千金,到时候就有意思了。

    没想到最后却落到了他头上。

    新娘被媒婆背着,现在还不能下地走路,两人牵着绣球往正厅那里走去。

    侯府的长辈都已经坐好了,下首左上方是陈玉娇爹娘。

    新人磕头告别长辈。

    老祖宗和侯爷坐在最上面,喝了茶,说了几句漂亮话,然后是陈玉娇爹娘。

    “我家娇娇以后就交给你了。”陈父倒是对俞锡臣没有什么不满意。

    这孩子聪明能干,现在还考上了榜眼,以后前途不可限量,他自然是满意的,尤其是这些年的相处,总觉得女儿嫁对了人。

    旁边陈母也是满意的点点头,“你们俩以后好好的就行了。”

    “小婿明白。”俞锡臣认真点头。

    婚礼继续,磕了三个头后,俞锡臣和陈玉娇出门。

    这次是世子爷来背,算起来,世子爷还是陈玉娇的表哥。

    上花轿、停轿、跨马鞍、拜堂、送洞房……

    锣鼓震耳欲聋,宾客喧哗热闹。

    陈玉娇被送进新房,坐到床上后,旁边传来细细的呼吸声,知道有外人在,也不好出声叫丫鬟过来。

    压襟、撒帐,还有福人不停说着吉祥话。

    臀部下坐着坚果,硌得有点难受,但又不敢动。

    心里气呼呼骂着人。

    撒好了后,福人唤人端来喜称,“新郎官快挑盖头。”

    “好。”

    眼前突然一亮,陈玉娇下意识眯了眯眼,还没反应过来,福人再次撒帐,嘴里还不停唱着撒帐歌。

    喝合卺酒、吃生饺……

    热热闹闹过后,新郎官跟着人一起出去了。

    陈玉娇则被丫鬟扶着去了隔间洗漱。

    看着她拉着一张脸,丫鬟忍不住劝,“小姐,姑爷挺好的,我感觉不比世子爷差,别不高兴了。”

    “对呀,姑爷长得也很俊俏呢,配得上小姐。”

    “我心里难受,侯府那些姊妹还不知道在心里怎么嘲笑我呢?”

    气死她了!

    也不知道当初谁把她推下荷花池的,真是歹毒。

    说起来也是陈玉娇命大,当初那个紧急关头,俞锡臣刚好路过,他是被侯爷叫过来的,侯爷看他文采斐然,特意让人把他请上门,想要结交打好关系。

    当时那会儿没人会水,听到有人落水,他想都不想就跳下去救人了。

    其实,陈玉娇除了不太满意俞锡臣家世不好外,更多的还是觉得臊得慌,她是知道的,这人可是给她写了好几年的课业呢,平时在诗会上出够了风头的诗,也是他给写的。

    如今要跟这个知道她底细的人过一辈子,她就觉得没脸活了。

    丫鬟倒是不知道小姐到底在别扭什么,将人伺候好后,陈玉娇也不等人了,直接往被窝里一钻睡大觉。

    反正老底都被他知道了,还装什么装?

    看得几个丫鬟头痛不已。

    心里都有些同情姑爷,娶了这么个祖宗,以后恐怕要被折腾死了。

    俞锡臣跟人喝完酒,又把想要过来闹洞房的同窗劝走后,才疲惫的回了新房。

    揉了揉胀痛的额角,进屋时丫鬟准备过来伺候,直接让他挥手拒绝,“我不习惯人伺候,你们下去休息吧。”

    丫鬟犹豫的看了眼新姑爷,但也不好违背,乖乖应道:“好。”

    出去前还有些担忧的看了眼里间床上的人。

    有点怕待会儿闹出事来。

    陈玉娇听到声音时就已经醒了,人没动,但竖起耳朵仔细听。

    发现人没过来,直接去隔间洗漱了。

    等了好一会儿,听到往这边来的脚步声,立马把屁股往外撅了撅,想占多点地方不给他睡。

    不过她估摸错了俞锡臣性子,淡淡扫了眼床上的人,直接伸出手将她往里面一推。

    跟着便躺在外面,拽过被子往自己身上搭。

    陈玉娇背对着他,羞红了脸,他刚才碰到她臀部了。

    扭过头来气呼呼瞪他,胡搅蛮缠道:“你干嘛?吵着我睡觉啦!”

    俞锡臣没说话,而是侧过头来似笑非笑看着她。

    似乎已经看穿她刚才装睡的模样。

    陈玉娇咬了咬唇,把被子用力一卷,“你个色胚子,莫要挨我。”

    说完还抬起下巴娇滴滴道:“我知道你早就倾心与我,我可不是好娶的,哼!”

    “……”俞锡臣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她。

    不明白她从哪儿看出来自己早就倾心与她?

    没想到这人还挺自恋的。

    陈玉娇误会了,还以为他震惊于自己的美貌看呆了眼,没好气嗔了他一眼,“娶到我是不是很得意?”

    “是不是很高兴?”

    “你就心里偷着乐吧,你以后要是不好好对我,我可不会喜欢你。”

    “哼!”

    说完就又翻过身去了,留给他一个嚣张的背影。

    俞锡臣看着她的后脑勺,忍不住哭笑不得。

    原以为古代女子都是斯斯文文、温言细语的那种,没想到还有这么自恋活泼的。

    嗯,他感觉自己以后的日子应该不会无聊!

    作者有话要说: 好了,这篇文到这里结束啦!

    番外里的男主是上辈子过苦日子的俞锡臣,想给他和娇娇一个甜甜的未来。男主在这里也是从底层开始往上爬,又开始从地方官做起了,哈哈哈,我感觉我是后妈……

    预收文《女配搞事手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