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完结

作者:牧荑黄黄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也不知顾大夫给她敷了什么药, 初时没有丁点疼痛, 药效褪去之后便是一阵阵由内而外的疼, 宁姒半夜也睡不好觉,生生被疼醒。

    她侧躺着,只见姜煜阖着眼,一只手轻轻搭在她腰上。

    他的眉眼间带着一丝疲惫, 户部放了假,他却仍不得闲,整日整日地照料她。宁姒不愿扰了他,于是静静地忍着疼。

    不知是不是怀孕叫人多愁善感,宁姒被这闹人的疼痛以及寂静的深夜裹挟,竟觉得很想哭,眨眨眼, 泪珠唰地落下来,滑入耳际, 凉凉的。

    宁姒微微一动,姜煜的手便摸索起来, 好似在确认她的位置。

    触到她脸上,摸了一手的眼泪,姜煜睁了眼,凑过去轻轻吻她面颊, 声音带着低哑,“嗯?疼了?”

    宁姒慢吞吞点了头,眼泪又涌出来。

    姜煜爱怜地捧了她的脸, “日后还挡在别人身前吗?”

    宁姒倔强道,“我没后悔挡了那一下,只是有些后怕。”

    姜煜咬了咬牙,“你这样单薄的身子为何总想着保护别人?”

    他起身下床,宁姒还以为他生了气,下一瞬床前的烛光亮起来,姜煜从暖光中走来,掀开被子拥住宁姒,半坐着说,“既然不好睡,那阿煜哥哥给你讲故事。”

    宁姒悄悄勾唇笑。

    “前朝有一位侠士……”姜煜说了一个侠士为救百姓而死的故事,“侠士死后,他的妻子姜氏痛不欲生,随他而去。”

    宁姒一愣,姜煜又开始说下一个关于殉情的故事,“江南有一位县官,为替百姓主持公道得罪了大官,大官给他罗织了莫须有的罪名,而后冤死狱中。其妻姜氏……”

    “停停停!”宁姒抚了抚胳膊上的鸡皮疙瘩,“怎么妻子总是姜氏?怎么又殉情?”

    姜煜眨了下眼,“许是因为姜姓之人,长情。”

    宁姒扑哧一笑,正要说什么,便见姜煜的目光聚焦到她面上,眼里藏着某种执着,“所以,姒儿妹妹千万珍惜性命,连我的也一起。”

    宁姒怔住,只觉得他像是许下了什么诺言。他看上去这样认真,宁姒半句玩笑话也说不出口,气氛一时凝滞。

    “好。”宁姒重重点了头。

    姜煜立时笑了,凑过去亲她额头,动作透出一股爱重意味。

    又伸手去摸他未出生的“闺女”,满足地叹道,“我的姒儿妹妹,我的晏晏。”

    “我做了一个梦,梦里一个十分貌美的少年喊我娘亲。”宁姒伸手覆在姜煜手上,“我们的晏晏以后再生好不好?”

    姜煜难得幼稚起来,“貌美少年?可有我好看?”

    宁姒没忍住笑,“我梦见的是个十二三岁模样的少年,如何与你比?”

    “等等,我去取画来。”姜煜说着,便起身去桌案一旁的画篓里翻找,没多久便拿着一卷画走来,“这是幼时母亲为我画的,前几日在书房里寻到了,便带回了屋。”

    他慢慢地展开了画,眉眼带笑。

    宁姒偎在被窝里,看见姜煜的笑容,心想他到底是在意与谢夫子的母子之情的,只是长久得不到满足,便生出了怨怼。

    “如何?这是我十二岁时候的模样。”

    姜煜出声,宁姒才回过神来,凝神看向画卷,只见其上一个雪衣墨发的少年正跽坐着弹琴,眉眼精致,神情专注,午后的日光为他披上一层暖色的薄纱。

    好看极了,不知是不是错觉,宁姒觉得画里的姜煜和她梦里的少年生得十分相像。

    第一眼便觉得惊艳,再看一眼却叫她想起了姜煜赠与她的那幅画,梨花林中的她,模样娇憨可爱,日光也是这样亲吻着她的脸颊。

    宁姒一瞬间酸了眼眶,谢夫人不是不爱姜煜,若是不爱,她笔下的姜煜不会是这副模样。

    “比之你梦里的少年如何?”

    宁姒笑容温柔,“很像,阿煜哥哥,日后我们的儿子一定和你一样好看。”

    姜煜收了画,轻轻拥住宁姒,“惟愿女儿像你,我很喜欢你的模样,从小到大。”

    “嗯?”说了这会儿话,宁姒几乎忘了疼痛,困意再度来袭。

    姜煜笑了笑,说,“你幼时胖乎乎的模样也可爱极了,颊肉很软,眼睛很圆,手背上还有一个个小窝。”

    所以姜煜对闺女这样热切,泰半原因都是宁姒幼时的模样叫他又爱又怀念。

    离京三年,再回来时,宁姒已经蜕变成了一位纤巧美丽的少女,昔日胖乎乎的模样随着他缺失的三年一并消散了。

    他不无遗憾。

    “还好,你没有忘了阿煜哥哥。”姜煜说完,偏头一瞧,宁姒已经阖上眼睡了。

    正月十四的夜晚,宁姒收拾了一番却并不出府。

    之前的每一年宁姒都会逛灯市,只是今天行动不便,哪怕已经可以缓慢走动,姜煜仍不准她上街,以免被人冲撞了。

    遂早早地置办了花灯,挂在将军府的屋前檐后,将府里映得亮如白昼。

    他扶着宁姒慢慢地走,宁姒目光新奇地四下望,仿若孩童一般雀跃,脚步却那样迟滞,又像个老人。

    在后院小径上一步一步走,头顶树梢一晃,枝桠上残留的积雪扑簌簌落下来,将宁姒的头发也染白了。

    宁姒嗷了一声,伸手去摸,姜煜好笑地拦住,而后为她一一拂去。

    “今年冬天也走得晚。”宁姒想起两年前的那个花灯节,冬天也走得晚,护城河上还有厚厚一层冰,姜煜在岸上,她的冰面上,两个人牵着手慢慢走。

    那时十分满足,只觉得再快活不过,后来才知那年江南等地遭了雪灾,不少百姓饥寒交迫,过了十分艰难的一年。如今又见寒冬不走,宁姒难免忧心,“父亲还有哥哥仍在西北,也不知冻着了没有,什么时候才回京。”

    姜煜拥着宁姒,“你怀有身孕之后我立马给父亲去了信,想必他无论如何也会快一些回来,他很早就想抱孙了。”

    这时,远处忽地传来一阵琴音,是以往从未听过的曲子,意境平和,只是在热闹的节日里显得有些寂寥。

    姜煜驻足听了一会儿,“应当是母亲即兴所作,这时的母亲最不喜旁人打扰,我们走那边。”

    而后扶着宁姒走上水榭,湖心亭中三面都置了屏风,宁姒走近亭子,桌上铺了软绸,其上置了果盘茶壶,桌旁一圆凳一美人榻。

    姜煜搂了她的腰,慢慢将她放躺在美人榻上。

    往湖面一看,一盏盏河灯搁在冰面上,由近及远,一直延伸到湖对岸,灯火辉煌仿若天河。

    姜煜坐在她身旁,捉了她的手把玩,“好看吗?”

    怎么会不好看,简直是将灯市搬进了将军府。

    宁姒轻轻点头,而后勾勾手指示意姜煜过来些,待姜煜凑过来听她说话,宁姒却仰起小脸亲他一口,“很美。”

    姜煜眼里笑意更浓,“我头一次见你便是在花灯节……”

    “嗯?”宁姒疑惑地眨眼,“不是在我家吗?你和哥哥商量事情。”

    姜煜拿了个橘子剥起来,“并非如此。头一次见你比这更早,只是那时我戴着面具,你不知道是我罢了。”

    说着递了一瓣橘子凑到宁姒唇边。

    宁姒越发喜酸,吃了一瓣神清气爽,努努嘴示意他接着喂,“我有些记不清了,你戴着什么样的面具?我想想。”

    姜煜却不答,轻笑着说,“我那时便觉得这小姑娘真可爱,只是……有一点重。”

    -正文完-

    后面不论是姜煜升官,还是宁姒产子,两人的小日子都在继续,只是我以为停在这里刚刚好,不必写尽了,感谢读者小可爱们这段时间的陪伴,鞠躬~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