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61章

作者:黄三_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开车去容城,也就两个多小时的路程,还了车,众人吃了个饭,叫车去机场。

    寄完行李过完安检,距离登机还有一个多小时,大家伙聊着天,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夏藤平时聊天话不多,但她也会参与一两句,会倾听。今天却不行,她的脱离感越来越重,可以听到自己的笑声,但她和这笑声没有一点儿关系。

    她觉得自己心上空缺了一块,正在嗖嗖窜风,眼前怎么热闹也填不满。

    今早走的时候,她就隐隐有这种感觉,此刻越来越明显,连原本属于她的平静和寻常的快乐都在流失。

    她想过走的这一天可能会不舒服,没想过,会这么严重。

    天色将沉,到达登机时间,广播的女声温柔报站,前往上海的旅客开始登机。

    夏藤随着人流前进,走过长长的走廊,尽头连接着舱门,巨大的机械声轰着耳朵。

    她和乔西同排,她靠窗,乔西坐中间。

    把背包放上置物架,夏藤插好安全带,带上耳塞,跟乔西说:“我睡一会儿。”

    乔西点头,打开笔记本剪片子。

    夏藤合眼,耳边吵吵嚷嚷的。

    困意袭来。

    睡过去就好了,希望睁眼的时候,她已经离开这里了。

    乔西的肩被人拍了把,她扭头,眼睛顿时瞪大,差点儿掉出来。

    “你——”

    他食指放唇边比了下,然后给她看座位,低声说:“换一下。”

    “我靠。”乔西兴奋不已,“你什么时候……”

    “你快点。”

    得。乔西抱着笔记本起来,跨出去,往他肩上重重一把,“你比我师哥狠,我服。”

    他扯了下唇角。

    夏藤已经陷入半沉睡状态,一边耳塞突然被人摘掉,有人说了句“别睡了。”

    她睁开,眼睛不满地斜过去,然后定住。

    她以为在做梦。

    可是不是。

    她说不清这一刻是想哭多一点,还是想笑多一点,她断片了,大脑停止运作,一片空白,身体只剩本能的呼吸。

    祁正看着她整张呆掉的脸,笑出声,“你至于么?”

    怎么不至于?

    “你……”她好不容易找回自己的声音,都不知从哪里问起,愣了好一会儿,“你什么时候买的票?”

    他还穿着早晨她走时的衣服,什么都没变,变得只是他出现在这里。

    “昨天晚上,你和你师哥在门口谈情说爱的时候。”他说得云淡风轻,买了张飞机票像买了瓶水。

    纵然知道他做事完全随性,夏藤还是没有回过神来,“……去上海?”

    “嗯。”

    “……干嘛?”

    他看着她,“你说呢。”

    她不敢自作多情,又忍不住自作多情。

    “因为我?”

    这一次,他没反驳。

    “你说是就是吧。”

    夏藤脑子里乱成一锅粥,“可是你走了,那么多店怎么办?”

    他说得轻淡,“不要了呗。”

    “不可惜吗?”

    “那我等下找人都砸了,当我没开。”他眨眼睛,“还可惜吗?”

    夏藤被堵的说不出话,忍不住打他,“你到底要干嘛啊。”

    永远都是他恣意妄为,她在旁边担惊受怕。

    他一把攥住她的手,“我外婆家人那么多,扔给他们就行了,你瞎操什么心。”

    那也是他经营出来的啊。

    说不要就不要。

    情绪渐渐平复下去,夏藤想到一件事,其实不该在现在说,但还是说了。

    “祁正。”她盯着他的眼睛,“我下学期要出国进修。”

    她做不到祁正的决然,抛弃自己拥有的东西,她追求能力,能让自己更强大的东西。得到这个机会的时候,她以为自己不会再需要爱情。

    现在,一切推翻。

    她坦白,因为不想辜负他的诚意。

    他眯起眼,“别是跟那姓许的一起吧。”

    祁正的重点果然跟别人关注的不一样。

    夏藤实话实说,“是他推荐的,但他已经从那个学校毕业了,我自己去。”

    “哦。”

    不和那人一起,祁正脸上的阴霾散去些,“几年?”

    “两年。”

    她又说:“如果你不能接受,也可以……”

    可以了半天,没可以出来。

    她不想,也说不出口。

    “可以什么,让我落地再买张票回去?”

    她以为他生气,低下头,“不是。”

    “头抬起来。”

    她再抬头,眼睛一点一点移上去。

    与他的碰上,原本浸入冰冷的心又渐渐回温。

    祁正好像,从来没有怪过她。

    他骂她,刺激她,言语羞辱她,多过分的都说过,却没有怪过她,埋怨过她,她做得每个选择和决定,他都没有阻止过。

    “不是。”她又说了一遍。

    他说:“夏藤,你记好,我过来不是只为了你,我的生活里也不是只有你。”

    苏池要他去上海发展,尤其他民宿开得风生水起,她想捞他进她的公司帮忙。

    苏池不想结婚,把祁正当儿子养,这几年她拼够了,起了退意,她不想祁正一辈子只活在昭县。

    提了好几次,他都拒绝。

    他知道自己去了上海就会忍不住找她,他说过不会再为她这种人不要脸。

    不过现在,随便了。

    不要脸就不要脸,反正只对她这样,早点认清,少受点折磨。

    “是我追你,你爱去哪儿去哪儿。”他说,“你争点气,别到时候回来,还得我养你。”

    他知道她是不服输的人,她喜欢往高处走,他不会阻挡她追求她想要的东西,更重要的是,他是从零开始,过往的一切都为空,他不能让自己站在她身边的时候,什么都没有。

    她那么漂亮,他给她的东西,要配得上她。

    飞机穿过云层,飞向高空,阳光洒满云端之上,天空分层,夜与昼交替,美得像另一个世界。

    夏藤的眼睛被照亮了。

    认识的那年太早,分别又像一个世纪那么漫长,他们似乎都忘了,他们还年轻,可以放下,可以开始,可以有无数种未来。

    前半段独自行走的黑暗已经过去了。

    他们一定会在更高处相遇。

    ……

    ……

    夏藤的工作室成立一周,便接到了大单。

    快回来的日子里,她和乔西商量着创立这家工作室,在她回国前一个星期,风风火火地开起来了。

    客户挺多,夏藤名声在外,人脉算广,丁遥和许潮生私底下帮着宣传,很多人找他们拍片。

    他们也有意挑选符合要求的客户,想给工作室的服务群体定位,一切高标准。

    没想到仅一周,就接到了一家私企的邮件,给他们公司拍宣传片。

    对方来头不小,开价高,指定掌镜人,夏藤还没回国,工作室先推荐了几位过去,想商量一下,全被婉拒。

    做的拍摄计划发过去,也通通不行。和对方沟通,人家说不是他们挑刺儿,是他们老大说不行。

    乔西网上搜了搜,这家公司挺牛逼,老板是个中年女人,照片上很漂亮,她琢磨着,隐隐觉得有点眼熟。

    乔西做事经常粗中露细,再往下翻一点儿,就能看到熟人的名字,她不,关了网页,说估计就是冲着夏藤来的,明星效应,就算是前明星效应,也是好用的。

    于是拍摄暂搁,等夏藤回国,对方竟然也同意,说这样是最好的。

    一晃眼,夏藤回国。

    回家连口水都没喝完,乔西的电话就打过来了,“你快,非要今天让你去。”

    夏藤要摔杯子,“我他妈两小时前刚落地,都没合过眼。”

    “我也纳了闷,平常愿意等,我当这甲方多好说话呢,今天就催上了,夺命催。”乔西开着车,“我快到了,你收拾好就下楼吧。”

    坐到车上,夏藤还在气头上。

    乔西给她扇风,“别人回国不黑也胖一圈,你怎么还跟以前一样。”

    她侧头看一眼,“哦,头发留长了。”

    “过两天去剪。”夏藤靠着车沿,“怎么就这么急?”

    “谁知道。”乔西问,“看过他们的要求了吧,指定要你拍,你不能给我们丢面。”

    夏藤从包里翻出粉饼和唇釉,唇色加浓,再把鼻翼花掉的妆补了补,叹气,“这就要遭受甲方的折磨了。”

    目的地离得蛮远,乔西跟着导航走,停车场在楼顶,停好车后,坐电梯去楼层。

    装修挺后现代风,他们被人接进接待室,对方说他们老大还没到,让她们先等等。

    催成这样,本人都没到。

    乔西暗自翻了个大白眼。

    夏藤面前推过来一纸合同,对方让她看看,他们有意与夏藤这边建立长期合作关系,条件不会差,只是要求她的工作时间与他们高度配合。

    乔西都要被他们这一系列人傻钱多的操作弄迷糊了,“你们不先合作,也不了解了解,直接就……这样啊?”

    对方还是那句话,提要求的不是他们,是他们老大,他们老大人比较奇怪。

    乔西回忆了一下那张中年女人的照片,估计这个奇怪得是难搞的意思。

    夏藤把合同一溜儿扫下来,她严重怀疑这根本就是他们老大随手在电脑上打的,字里行间充满了强行安排和理不直气也壮的要求。

    除了给的钱多。

    她笑了一声,“这是卖身契吧?”

    “这怎么能是……”

    话还没说完,被一道男声打断。

    “就是把你卖给我啊。”

    夏藤回头。

    门口,站着一身黑色西装的男人。

    她见惯了他的少年模样,他在那个县城里,混在街头巷尾的模样,她似乎不太能相信,他现在也可以站在这里,以一个全新的身份,完全介入她的生活。

    看样子,他融入得很好。

    他不差,他这样的人,应该去更广阔的地方。

    他手里拿着一株花,路过她身边,别进她头发丝里,然后挑起她的下巴,旁若无人地说:

    “你本来就是我的,我现在还给你加钱,是我亏。”

    他开口,那个坏劲儿从未过去,笑得肆意而张扬。

    夏藤知道,她这一辈子,都会被这个人欺负。

    但是她也知道,他爱惨了她。

    就像她一样。

    他们不必像世上千千万万对悲情男女,需要诉明心意,需要仪式,需要一个名号,称呼,身份。

    当一段羁绊越过这些时,彼此存在于这个世界,已经是最好的结局。

    ……

    世界好或不好,他们经历过。

    侮辱,冷眼,不信任,憎恶,巨大的恶意之下,熬过一段必须独自行走的日子。

    好在他们没有放弃,在被世人抛弃的黑夜,他们痛苦,但也珍惜自己。

    终于,云开雾散。

    遇见对方的那一天,像遇见一个完全相反的自己。他们封闭的世界被撞碎。

    从此,光照了进来。

    这是最好的时代吗?

    不是。

    但我们仍然可以与之共舞,去抗衡,面对,冲破,呐喊。

    永远不要停止。

    ——全文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