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79章 结局。

作者:桃子草莓笑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陆爸爸跟陆妈妈商量了婚礼的日期, 就搁在三个月后。

    陆珒本来不满意这么晚才结婚,但是因为两个人马上要进组拍摄《灯火》了, 这部电影对许宴情很重要, 没办法, 陆珒也只有妥协。

    但是两人进组前,陆珒带着许宴情去看了房子, 陆珒觉得他原先那套房子有点旧了。

    新婚当然要新房。

    许宴情原本不想费事看房子,但是拗不过陆珒。

    没办法,许宴情让乔漾将她的工作往后面挪一天, 空出一天。

    乔漾虽然有点怨言,但是陆珒眼睛瞥向她, 乔漾赶忙答应了,溜了。

    看房子那天,风和日丽, 也真是个偶遇“佳人”的好天气。

    陆珒难得在许宴情面前露出吃瘪的表情。

    陆珒的“前任”跟许宴情她们三个人已经坐在桌子上面, 尬聊了很长时间。

    全程许宴情一直“呵呵呵”的笑着, 陆珒看着就渗的慌。

    过一会, 陆珒就频频看表。

    任苼也是有眼色的人, 陆珒每看一下表, 任苼就表达出想走的意思。

    每到此时,许宴情就“呵呵”一声,然后才像是捏着嗓子一样,脸上堆满虚假的笑,“别啊, 老‘朋友’见面好好聊天啊,还有你们两个还挺有默契的。”

    然后,陆珒就再也不敢看表,只敢看自家媳妇。

    任苼也坐立不安,这种偶遇老同学的情景怎么跟想象中不太一样呢。

    还有,许小姐看她的表情好可怕。

    还有陆珒原来是个妻管炎啊。

    全程只有许宴情呆的最舒适,陆珒就怕自家媳妇乱吃醋。

    关于任苼,陆珒也没有想到看个房子,房地产总经理竟然能是他的老同学。

    但是这个老同学又有那么一丝其他的味道,因为高中的时候,陆珒曾经给过小自己一届的学妹写过一封情书。

    那个学妹就是任苼。

    但是陆珒之所以写那封情书,不是因为他喜欢任苼,只是因为玩大冒险输了,接受的惩罚是随便写一封情书给学妹,学妹的要求还必须是戴眼镜,土里土气的。

    当时陆珒还小,就随便找个戴眼镜的学妹,递上了情书。

    但是后来陆珒给任苼解释清楚了,那就是个大冒险。

    但是自己作死的是,高中的自己喜欢写日记,更作死的是日记本还被保留到今天。

    然后某天,许宴情收拾家里的时候,无意间发现那本日记本,然后看完了整本日记。

    还记住了这个叫任苼的女生。

    今天看房时,售楼小姐跟刚进大厅的任苼打招呼。

    就说了一句,“任苼姐,早上好。”

    然后,女人的雷达就开始发射。

    其实陆珒也不大记得清任苼的长相了,得亏于许宴情的敏感,才造成了老同学相见,却没有泪汪汪的场面。

    许宴情柔柔的在他怀里笑着,娇妗妗开口:“任小姐,既然是陆珒的老同学,就一起吃个饭吧。”

    其实,怀里的小手早就摸到陆珒的腰间,逮着一小块肉掐了起来。

    陆珒疼的后糟牙都发酸,但是面上还得装出一副没什么异样的表情,装冷。

    但越是这样,许宴情掐的越厉害。

    两人想的不一样,陆珒想的是,怎么也不能让别人知道我家媳妇善妒,必须得装出一副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得护住我媳妇的面子啊。

    许宴情想的是,好啊,都疼成这样了,脸上还端着架子,就是不想在旧情人面前露出丑态是吧?那我还偏得让你露。

    两人都在坚持着,任苼觉得两人有些怪,转头看他们。

    陆珒被掐的实在忍不住了,转过头直接抱住了许宴情,低头就亲了上去。

    边亲,陆珒便将许宴情的手抽了出来,总算是结束了这场无声的战斗。

    陆珒以为这件事就这样结束了,谁曾想,他还是低估了女人的醋意持久力。

    战斗没有结束,只不过转移了战场。

    于是,这场饭吃了两个小时,许宴情才放行。

    这一场战斗打的,陆珒都没有力气继续看房,他以为许宴情也会偃旗息鼓,但是没想到的是,这件事丝毫没有影响到她看房的心情。

    逛到最后,许宴情她们终于选好了一套房子,这场老同学风波也算是过去了。

    之后就是选家具。

    这次不是陆珒不满意旧房子里面的家具,反倒是许宴情了。

    她说他那些家具都太冷了,要买些暖色调的家具,装饰个温暖的家。

    陆珒抱住她的腰,低头在她额头上面亲了口,“家里有你就很温暖了。”

    许宴情很开心,于是第二天仍旧拉着他逛家具城。

    等到房间装修都整治好后,两个人进了剧组。

    林韵是个好导演,但是好导演的特征大都严苛认真到到极点,偶尔还会有些疯狂,所以这个电影,理所应当的拍的很辛苦。

    但是许宴情,跟陆珒两个人还好些,因为即使被骂,他们还可以抱团取暖,其他人就不一样,只有埋在助理的怀中哭。

    《灯火》拍到一半的时候,陆怀怀生了个男孩,陆珒跟林韵请了个假,就带着许宴情去看正在坐月子的陆怀怀。

    男孩继承了两人的优点,漂亮的不像话。

    许是许宴情的眼神太炽热,小孩在她手中的时候,忽然哭了起来。

    陆珒在一旁看的清楚,捞着她的腰,将她压在床上,“想要的话,我们就生一个。”

    算起来,两人好久没有亲热,拍摄进度很快,林韵还要求质量,每天能睡的时间很少,就算是想,也没精力。

    此时正放松,陆珒身上躁动起来,许宴情推开他,瞪了眼他。

    房间里面还有其他人呢。

    而且,许宴情看着那个漂亮的小孩,忍不住嘟囔了句,“就算生,也没有怀怀姐家的漂亮。”

    私底下的意思就是陆珒没有程意禛长的好看。

    陆珒听到了,脸色变得有点黑。

    导致晚上会酒店的时候,狠狠在床上折腾乐许宴情,最后种子全都洒在许宴情体内了。

    因为两人都很疲懒,就一觉睡到了天亮。

    《灯火》拍完的时候,天气已经很冷了。

    这部电影,还没有拍的时候,就在网上宣传开了,再加上陆珒跟许宴情的加入,话题度一直不错,两人杀青回本地时,有大批粉丝接机。

    机场内很热闹,许宴情没有多少精神,在飞机上她就睡得不舒服,下了飞机,更加无精打采。

    所以下了飞机,陆珒基本上就是半搂着她走路,但是见到粉丝的时候,许宴情还是从陆珒怀里退出来,脸上挂上微笑跟粉丝打招呼。

    出了机场,上了车子,许宴情又睡过去了。

    她有点嗜睡。

    许宴情心里疑惑,到药店跑了一趟。

    陆珒这几天为了婚礼跑前跑后,晚上回来的时候,许宴情窝在他怀里。

    两人身上盖着被子,许宴情再叠在他身上,他都出了一身汗,但是他喜欢跟他亲近。

    许宴情攀着他的胸膛,一根手指在他胸口画着圈圈,等到他的胸口连带着其他地方都开始发热,许宴情却抵住陆珒亲过来的嘴巴。

    “宝贝,怎么了?不让我亲?”

    “跟你说个事。”

    陆珒含住抵在他嘴边的手指,道:“你说。”

    “我好像怀孕了。”

    “你说什么?”陆珒怀疑自己有点耳聋,但是嘴角已经拆开一个弧度。

    “我怀孕了。”许宴情的声音小小的,像是说着悄悄话。

    确认之后,陆珒却有些无所适从,两边的嘴角差不多裂到了耳边,他想举着许宴情,大喊,‘他很高兴’,又想现在立马分享到网上,让大家一起感受他的喜悦。

    但是现在都不是最重要的,陆珒小心的拦着许宴情的身子,不让她的肚子放在自己身上,防止压倒自己的小宝贝。

    陆珒亲了亲许宴情的嘴巴,“我爱你,宝贝。”

    第二天,陆珒给许宴情戴上口罩,围好围巾,才让许宴情小心的上了车子。

    等到连根从妇幼保健院出来的时候,外面已经蹲了一大堆记者。

    见着她们出来,忙涌上前。

    陆珒护着许宴情,张尹跟安安跟保镖护着两人。

    即使挤不到跟前,记者的问题也一个又一个的抛了出来。

    “请问许小姐,这是怀孕了吗?”

    “请问陆先生现在什么感受?”

    “许小姐怀孕多长时间了?不知道怀孕后还会不会出来工作?”

    “还有,请问陆先生,之前说婚期是在十号,那现在是未婚先孕吗?”

    “请问两人是奉子成婚吗?”

    ………

    面对这些问题,陆珒带着墨镜,没有任何表态。

    在张尹他们的保护下,两人安全的上了车子。

    一上车子,陆珒撤下墨镜,神色紧张的搂着她的腰,问她:“现在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刚才又没有挤到你?”

    许宴情摇了摇头。

    陆珒太过于紧张了。

    不过也对,这是他的第一个小孩。

    回到家后,陆珒发了条微博。

    却是条秀恩爱的微博,是他们的一张婚纱照。

    文字写着:“爱你,宝贝。@许宴情”

    许宴情看到了,知道陆珒的意思,回复了两个【红心】【红心】。

    示意大小宝贝也爱他。

    婚礼那天,许宴情是从她的小房子里面出发的。

    幸亏孕期还短,她本身又瘦,之前订做得的婚纱还可以穿得下去。

    伴娘有章浅,还有许宴情拍戏时认识,交情还算好的女明星。

    不止伴娘团夺目,伴郎团也十分养眼,一水的男神,长腿窄腰的,瞧着就赏心悦目。

    尤其是陆珒扎在一堆男神中,尤其显眼。

    许宴情星星眼的望着陆珒,两人走上红毯,白色的裙纱在红色地毯上面,美的炫目惊心。

    许宴情望着长长的红毯的尽头的婚礼现场。

    陆珒是用了心的。

    色彩缤纷的鲜花如梦如幻,周围的飘着的彩带尽情飞扬,许宴情的心情也像是那彩带,轻飘飘的。

    证婚人让他们宣誓,亲吻。

    亲吻结束时,陆珒靠在她耳边道了声:“还有一句要对你说,珍之如宝,待之入玉。”

    许宴情眼框里面泛了水光。

    她走过很多次红毯,却唯有这一次,她不曾忘记过。

    婚礼结束后,两人正式搬到新房子。

    孕期没满三个月时,许宴情总是疑心疑鬼。

    她的肚子已经显怀,天气变凉,许宴情盖了条毯子在肚子上面,跟前的电视正在放着最近的娱乐新闻。

    电视画面上面,陆珒跟一个艺人正在同框,尽管两人的距离已经基本上是一个在左边,一个在右边,但是在许宴情眼里,两人的距离就被无限缩小了。

    许宴情有些气恼,吃水果时也吃的异常凶猛。

    陆珒回来就看到这样一幅画面,吓坏了,连西装外套都没有来得及挂起来就跑走过去,拦住许宴情往嘴里面塞的苹果。

    将叉子放在果盘上面,陆珒转身就看到了电视上面播放的新闻,是他的新戏的主演。

    还是个长相很妩媚的女演员。

    又想起陆妈妈前天来看许宴情时,交代给他的话。

    “女人怀孕的时候,容易想多,你平常熬夜拍戏的时候,不管再晚,也千万要回家睡。别在外面凑合,不然宴情会想多的。”

    陆珒低头,好笑的望着她,额头蹭了蹭她的额头,然后坐到她旁边,将她抱到自己腿上坐着,“宝贝,怎么了?”

    许宴情这些天吃胖了些,脸上的肉多了些,生闷气的时候,脸颊上红红的,让人忍不住想咬一口。

    当然陆珒是不能咬的,当务之急是先要把自家媳妇哄好。

    “那个是那部剧的女主,平常我们除了对戏,基本上都不说话,你也知道我在剧组的脾气,连主演都很少跟我讲话,更别说其他演员了,你呀,又吃什么醋?”

    “我那么胖,还变丑了,你跟其他演员说话很正常。”许宴情装作理解道。

    陆珒哭笑不得,知道自家媳妇这是在说反话,得哄着,“谁说我家宝贝胖了,丑了,一点都不丑,在我眼里,我家宝贝是第一大美女,要不然当初也不能死皮赖脸追你啊。”

    许宴情心里好受了点,可是没过几天疑心症又犯了。

    陆珒就不见其烦的哄着她。

    ---

    几个月后,第35届百枝奖颁奖典礼现场。

    陆珒扶着许宴情坐在位置上,本来陆珒不愿意让许宴情过来的,因为她月份发了,但是许宴情嫌待在家里面太闷,要出来透气。

    陆珒拗不过她,只得小心的陪着她,护着她。

    典礼进行到投票环节。

    整场的气氛顿时严肃起来。

    许宴情到没所谓,安静的坐在位置上面。陆珒本来也挺紧张的这种投票的,但是瞧着许宴情一脸淡然的坐在那,心里也不由得放松了下来。

    等到投票结束的时候,陆珒还在许宴情小声说话。

    忽然有镜头转向这边,陆珒用眼神示意许宴情转头,于是两人一起进入了镜头里面。

    再后来耳边听到主持人,说出获奖作品。

    两人听了一小会,相视一笑。

    陆珒只在意有没有许宴情,所以在听到主持人口中的说出“最佳女主角奖得主--许宴情”时,陆珒捏住了她的小鼻子,开口道:“真棒,我的宝贝。”

    这一幕恰好有入了镜头,被投放在大屏幕上面。

    这一下又向众人撒了一大碗狗粮。

    就在许宴情要上台领奖时,刚刚站起身,肚子忽然开始抽痛,许宴情猛然攥住陆珒的手,“陆珒,我肚子好疼,疼---”

    周围的人一脸懵,陆珒反应极快的打横抱起许宴情往外面走去。

    主持人不明所以,看着领奖人都走了,马上喊道:“哎,陆先生,陆先生,奖还没有领。”

    没有人回答她,因为入口处已经没有了人影。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