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19章 结局

作者:南林烟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当太阳升起的时候,困在阵中的人,不管是正道还是万鬼宗的修士,都明显感觉到那无时无刻不在增加的压力慢慢减轻。

    能量不足,压力不增反减,这令众人都松了口气。

    方漓是在中午苏醒的,当她挣扎着下地,寻到野外,被拦住时,她也倒吸了一口凉气。

    天上……那是什么?

    那是阿无?她其实看不出来,因为太大了,她只看见一个圆滚滚的肚皮,头尾都在云里。

    别人不明白,她却是清楚了,这是阿无在关键时刻,不但突破,而且进化了。

    不但进化了,还突变了!

    这下可好了,他不用担心作为虚空银鱼的天赋会带来灾害,倒是要担心家里会不会给他安排个联姻对象,保证血脉的延续。

    方漓没发觉自己咧开了一个傻乎乎的笑,并且思绪已经不知道飞向哪去了。

    眼前困境未解,但她好像,已经笃定阿无能够解决了。

    阿无还是没有醒,本凭着本能在抢夺能量。

    夜间是月华之力,日出时旭日东升那一抹肉眼不见的紫气,白天则是灵气。

    除了白虎和大阵之外,没有人与他抢日月精华,也感觉不到。但灵气却不一样。

    这一天,所有耗力巨大打算修炼养伤的修士都惊讶地发现,自己修炼起来变得事倍功半了。

    渡劫期长老还能正常修炼,不过他没这个心思,眯眼看着若隐隐现的那似鸟似鱼的妖族,心想妖皇那一族知道的话,不知道会兴奋成什么样。

    不过听说那位原本是被放逐的?还和天璇宗一名弟子交好?啧,可惜不是我们聆月宫的,不然……

    再到夜晚,月色正好的时候,如果大阵有灵智,只怕要哭出来。

    阿无经过一天一夜的吞食,胃口好像变得更大了。

    这次,他不但抢光了月华之力,连阵法本身储存的能量,也被他抽取了出来。

    如是两天,压力全无,连禁制也放开了。

    众人欢呼之后,在各自门派的组织下撤回,但这一界却是谁也不会放弃,既然威胁已除,各派又重新组织了人手进驻,跟万鬼宗的仗还有得打。

    任苒与方漓暂时未回,因为阿无还没有醒。

    他这一突破,足足过了半个月,才慢慢睁开了眼。

    这时他化为了大鹏,正借着风力浮在天空,睁眼时还有点懵,因为眼前的景象很奇怪。

    他不是抱着阿漓坐在高台上吗?眼前这蓝天白云是怎么回事?

    往下一看,更是吓了一跳,他什么时候飞这么高了!

    意识一回来,本能控制的浮空之术就失了控制,一只巨大的鹏鸟呼地往下坠落。

    下方巡视的人感觉到什么,抬头一看,吓得魂飞魄散,大呼小叫着四散逃开。

    阿无下意识地挥胳膊动腿,翅膀扇动了两下,又飞了起来。

    心慌未定的时候,就听见身上传来熟悉的声音:“阿无,你醒就醒了,上上下下地乱飞做什么?”

    “阿漓,我怎么了?”他大喜,赶紧问。

    方漓还没恢复,是找同门帮忙,停在了阿无身上陪着他。这时也不方便飞到他眼前对视,只能继续趴在他背上说话。

    “我昏迷的时候,你不知道怎么突破了,你没发现你有翅膀了吗?你在天上,一会变成大鹏一会变成鲲,把月华之力吸干净了,阵也破了。阿无,你要不要试试,现在还能不能变成鲲?”

    方漓说到这又赶紧改口:“不对,等等,先让我下去再变。”

    阿无只觉得在做梦。

    他,一个虚空银鱼,怎么会变成鹏鸟,还能变成鲲?

    这不是鲲鹏一族心心念念想要恢复的先祖血脉吗?再怎么着,也不能在他一个虚空银鱼身上恢复啊。

    不管那么多了,先把阿漓放下去吧。

    他还有点不适应,小心翼翼地扑扇着翅膀,然而觉得不太对,这轻轻一扇,周围风力大起,简直扰民。

    静下心感受了一回,他发现他多了不少传承记忆,于是调动风力,轻轻松松就浮在空中行动自如了。

    原来翅膀虽然不只是个摆设,但对他这个体积的鹏鸟来说,也就是个辅助作用了。

    不过他一时还控制不了体型,缩小了很多,仍然像座山丘,他只得找了个没多少生灵的地方慢慢下落,临落地前还拼命挥动翅膀,能赶走多少是多少,这才落在地上。

    方漓顺着他的翅膀落地,催他:“快看看能不能变回鲲。”

    阿无发了一会呆——其实是在翻看记忆,然后血脉力量发动,当真变成了一条巨大的鱼——鲲。

    不过落在地上感觉好奇怪,他赶紧又努力了一把,变回人身,这才觉得舒服。

    再看方漓,脸色苍白身体虚弱,颊上却染上了奇怪的红晕。

    阿无紧走几步扶她坐到没被他压坏的一棵树下,关切地道:“你怎么跑出来了,这时候应该休息。还有,出什么事了,我怎么就破阵了?”

    方漓慢慢将事情又详说了一回,不过她再详说,其实过程仍是稀里糊涂,毕竟当事人自己都糊涂着。

    只大致说了经过,方漓嫣然一笑,悄声道:“现在大家默契着,还没把消息传去妖域,要看你醒了之后决定怎么办。你想怎么办?”

    阿无这才醒悟,他现在不是被忌讳的虚空银鱼,而是觉醒了血脉的鲲鹏,真正的鲲鹏。

    回去?可是他不想做妖皇,说实话,他对妖域有爱,但是并没有归属感。比起让他做妖皇去统治妖域,他更喜欢在无离界做人间的王,在自己手上慢慢实现阿漓的理想,也是他的理想。

    当然了,当设想变为现实,他连人间的王也不想做,只想和阿漓在一起,随便干什么都好。

    至于回到妖域会不会成为妖皇?那几乎可以肯定了。

    鲲鹏族念了多久,想了多久,又努力了多久的事情,这回在他身上实现了,绑也要把他绑回去吧。

    阿无头疼地按了按眉心,不回去还不行,这么多人看见,虽然消息暂时没往回传,但绝对封锁不住。

    “我还是得回去说一声,态度强硬一点。我虚空穿梭的能力还在,让他们知道留不住我,多闹几次他们总会放弃的。”

    方漓点点头,这是阿无的家事,族事,逃避不是问题。

    只是她脸上嫣红未褪,阿无心中一动,悄声问:“你在想什么呢?”

    方漓白了他一眼,不理他。

    其实她是在想,阿无回家可以问一问,现在他想生孩子的话,总是可以了吧。

    只是这话,终究没好意思说出口。

    回到无离岛休养,师徒俩都有伤在身,对门派下一步的行动有心无力。

    尽管为了争夺小千界,与万鬼宗的战争还在继续,但是被血傀宗摆了一道,这个亏也不能白吃。

    方漓听说正道与万鬼宗已经有了默契,这次争出结果之后,各自会对血傀宗出手,报这一箭之仇。

    对此,方漓也只能感叹没有永远的敌人了。

    阿无陪她休息了几天,就启程去了妖域。不走也不行了,消息迟滞了一阵,终是传到了妖域,妖皇已经派人来接他了。

    方漓情知这一去如何,其实也不由他二人想如何就如休,只有赶紧养好身体才能应变。这一想,便闭关,日以继夜,连空间的时间一块利用上,修炼养伤去了。

    于是,闭关不到半年,再出关时,她不但伤势全愈,修为也到了出窍期。若非岛上人少,只怕要惊掉无数同门的下巴。

    但奇怪的是,阿无还没回来。方漓问了问,反而是祁远来过一趟,见她没出关又回去了,想来是给阿无带话的。

    “真是,给我写封信不就成了。还让祁远带话。”方漓抱怨着,心里却十分不安。

    又问了问师父,任苒可没她那延长时间的能力,现在仍在闭关休养,不过并无大碍。方漓等不得了,匆匆交代了几句,就往妖域而去。

    这次可说得上熟门熟路了,出了传送阵她便直接去找祁远。祁远仍是一身太子服饰迎出来,先冲她苦笑:“嫂子,你可算出关了。”

    “阿无呢?”方漓没心情跟他玩笑,劈头就问。

    祁远早就准备好了,双手奉上一枚玉简:“我哥给你的信。”

    “你怎么不留给我,还等我来?”方漓一边接过一边奇怪地问。

    祁远咳了一声:“你闭关未出,我看你们人族写的故事,经常有信件被调包啊遗失啊之类的事造成误会,所以想亲自交你手上比较好。”

    方漓拿着玉简的手都僵了,就为这个?

    “那……到底出什么事了,阿无不能等我出关,还要写信。”她有些不敢看,声音微微抖着问祁远。

    祁远赶紧给她宽心:“说有事是很重要,但也不是你想的那么可怕。”

    看方漓仍抖着手不敢看,祁远叹了口气,把事情一一说来。

    要说,仍是鲲鹏血脉惹的祸。

    当初阿无冒充祁远一段时间,正是因为祁远冒险将先祖精血全部融合,以期刺激血脉,却失败而造成昏迷。

    那么,祁远冒这个险又是为何呢?还不是为了解决魔石之灾。

    现在有现在的鲲鹏血脉,阿无就必须承担起这个责任了。

    “本来大家想等一等的。族里想让他先成亲,留下后嗣再去,他死也不肯。父亲说他想娶谁就娶谁吧,结果还没等你出关,那些闹灾的大洲就等不得了。”

    阿无现在得天独厚。

    当初古鲲鹏们是和其他大妖一起碎裂古陆,封锁大洲,镇压地脉的。除了祈石之外,还有一些有空间天赋的大妖出了大力。

    现在阿无既恢复了鲲鹏真身,又保留了虚空银鱼的天赋,坐在专门建立的阵法中,很容易就能感应到那些被封锁的古陆碎片,用自己的血脉力量遥遥镇压。

    危险不至于有,只是不得自由,说个难听点的,迟早得累死。

    族中老人痛苦于得来不易的先祖血脉又要消耗在这魔石之灾中。而作为阿无的父母和兄弟,他们伤心的却是阿无最终却要承担起这个原本不属于他的责任。

    “我一出生就是太子,这本应是我的责任。我哥从来没享受过妖族赋予的荣光,却最终要承担这样的重任,我觉得很不公平,可是偏偏只有他有这样的能力。”祁远最后叹道。

    他们分析过阿无血脉异常的原因,最终认为,其实父母的联姻确实在他身上起到了作用。阿无一出生,身上来自父亲鹏之一族的血脉,与来自母亲鲲之一族的血脉,都非常强盛。

    然而正是因为双方都极强,就像朱印白虎的祖先一样,反而互相压制,不得体现,让体内另一族大妖的血脉显现出来,成长为虚空银鱼。

    只是,鲲与鹏毕竟本是一族,用了秘法才分为两族,这两脉力量本就有合流的可能。

    阿无后来从方漓这里得到的功法,正是最适合妖族体质的,长久修炼之下,其实他的本源血脉不断受到刺激。最后服下丹药,激发了出来,又是危机时刻,冥冥中求生的本能又再度刺激,最终使之融合,恢复了鲲鹏本色。

    方漓已经听不进去了,心里难过之极。

    祁远说得不错,阿无从来没有享受过妖皇之子的待遇。相反,小小年纪就被流放到灵域,作为妖族甚至长期处在吃不饱无法进化的状态。

    可是偏偏,就算她也不能将阿无抢走,她无法坐视魔石之灾再度爆发。

    为什么偏偏只有阿无有这个能力,为什么如此不公!

    一时间思绪万千,有一个念头冒了出来,似是荒诞,却怎么也驱逐不去。

    方漓捏紧了玉简,深吸一口气,绷紧了脸:“我知道了。我先回去,请你们照顾好阿无,我回去想办法。”

    “方漓……”祁远追了一步,方漓却毫不犹豫地转头就走。

    其实她可以去探望的。祁远想。她应该也知道吧,却这样毫不犹豫地离开,是真的想到办法了吗?

    祁远手指无意识地摩挲着一个玉瓶,里面装着三滴精血,是阿无凝练出来留给族里的,却被他偷了出来。

    “我得再试一次,试一滴就好,如果能成功,至少可以换一换……”

    方漓的修行开始了。

    无离岛上,诸事不问。无离界内,所有杂事都托给了师父。

    她只有一件事,修炼。

    甚至剑术也放下了,只追求境界的提升。

    一年,十年,百年……

    方漓的境界先是超过了母亲,接着追上了师父,然后超过了师父。

    任苒看着她疯了一样的修炼,心中焦虑,却没有阻止。

    方漓修炼得虽急,速度也快得不正常,但是气息中正平和,显然没有修炼邪法,也没有走火入魔。

    作为师父,他自然希望方漓能按部就班,境界修为与剑术技艺齐头并进。

    但阿无的事情他也知道,虽然不知弟子为什么疯狂修炼,但他很清楚,阿漓必然是想帮上阿无的。

    阿漓有秘密,他也知道。

    所以任苒只做了一件事,封闭无离岛,除了孟铭,就是严野也不能进了。杂役管事更是被打发到无离岛的附属岛屿上生活。

    他要把阿漓修为不正常增长的事瞒下来,直到她不在乎让别人知道为止。

    时光飞驰,方漓甚至没有去探望阿无,只依稀听说,祁远好像也觉醒了鲲鹏血脉,与阿无换班轮值。

    还有妖族带信过来,说阿无想回无离岛,却被妖皇强留了下来,因为他很虚弱,妖皇要抓紧时间给他进补。

    又有消息来时已不知过了多久,是祁远的孩子诞生了,可惜还不是鲲鹏,是血脉力量很强的大鹏。不过鲲鹏族内并不担心,有一就有二,有他们兄弟俩恢复了先祖血脉,迟早还会有的。

    方漓托人带去了贺礼,间或让人带去给阿无进补的灵药。自己仍不出无离岛,她现在脑子里只有修炼二字,其余不问。

    终有一天,当她踏出闭关静室时,连任苒都露出了惊色。

    “渡劫……”他喃喃道出二字,几乎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己的弟子。

    他自己,还没到大乘期啊。

    但是没关系了,他的徒弟现在已站在这一域的顶端。就算人人都知道她身怀秘宝也没关系了。

    任苒不觉微笑了起来,仍像当初那样摸了摸弟子的头发,道:“去试试吧。”

    方漓点点头,又向任苒绽开一笑:“师父,你什么时候才去提亲啊。我娘抹不下脸,你不去提亲光等她同意,等到你飞升都不行了。”

    任苒认真想了想,有道理。

    “等你回来。”我就去。

    方漓挥了挥手:“师父,别担心,我是有一个想法,但是应该没危险,顶多是不成功罢了。你就准备好聘礼等我回来吧。”

    她说得自信满满,其实……没什么底气。

    再度来到妖域,现在是祁远在值守,阿无在休息,还是妖皇接待了她。

    妖皇其实也不敢相信,这个他曾经以威势压人的小姑娘,准儿媳,居然已经是渡劫期的大能了?

    “我要和阿无一起去那些被污染的古陆碎片。”方漓单刀直入,提出了要求。

    妖皇皱起了眉。方漓不等他拒绝,又道:“我可能能解决问题,你让我试试。不过我得和阿无用祈石才能去。”

    “阿无现在很虚弱,你确保无事?”妖皇慎重以对。

    “有事也是我出事,阿无不会有事,我也不知道能不能成功,但我必须试试。”方漓咬住了唇,“我不能让阿无永远被这件事困住。”

    是的,她不能让阿无永远被这件事困住。当方漓看见阿无时,她再度这样想。

    阿无瘦了好多,看见方漓他惊喜地站起来,还好,步子和气息很稳,看起来还没什么大碍。

    方漓来得巧,阿无休养了一年多,也快去换祁远了。

    “阿漓,你真的有把握?”听了方漓的要求,他不太确定地问。

    “没有。”方漓直视他的眼睛,实话实说。

    她不想骗阿无,不想她万一出事时他猝不及防来不及逃命。

    阿无张了张嘴,看见方漓坚定的眼神,却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我必须试,如果我有危险,你就抱着我快跑,在祈石失效之前逃出来。”方漓不管他怎么想,一口气交代了,拉着他,“我们走吧。”

    阿无就这么被拉着去了,最终没有说出劝阻的话。他知道,劝不住。

    长久未见,默契却未消,两人的祈石光晕已有六色,看得方漓不禁展颜一笑。

    阿无的空间天赋已用得如火纯青,对魔化碎片的位置这些年也摸得极清楚,带着方漓瞬移到最近的大洲,从天然通道走了过去。

    就如同上一次经历的一样,几无正常生灵存在的魔域,黑压压的雾气无处不在。

    方漓在祈石的保护下站定,闭上了眼。

    阿无紧张地看着她,却见黑雾突然搅动起来,向着阿漓飞去。

    他紧张地伸手,却抓了个空。

    雾气飞向方漓,然后就消失了。

    接着是周围的土地、植物,水,乃至一切。

    阿无不得不抱着方漓飞到半空,亲眼看见这个古陆碎片缓慢而坚定的消失,惊得目瞪口呆。

    他已有一些猜测。方漓可以将人或物带入她的空间,但是境界不能超出她,这他是知道的。

    现在方漓是渡劫期,所以,连外部的空间都可以吞噬了吗?

    不,不对,空间还在,只是大片的土地和空气被吞噬了,进入了她的空间。

    可是听阿漓的形容,这个空间与她神识关系密切,不会会让这些魔气影响她?

    阿无不敢打断,焦虑得难以言说。

    半晌,方漓睁开了眼,她神识都耗尽了,当初的设想也成功了,只是……累死她了!

    眼一闭,她歪在阿无身上睡着了。

    阿无看看四周,方漓还不足以将整片大陆移走。现在土地削去厚厚一层,魔化的土壤连着四处散落的魔石不见了,露出了深处尚未被浸染的土地。

    水源也消失了,统统被她移走。那些魔化的生物并没被方漓移入空间,她怕力有不逮。

    果然,移这些死物,包括那些魔石和雾气,还在她能力范围内,她试着移入生物,明显吃力了很多,最终放弃了。

    空气都稀薄了很多,那些魔化生物如果没憋死,就让妖皇组织人手来杀好了,她顾不得那么多了。

    方漓这一睡,就睡了十天。这十天里,她享受到了无微不至的照顾,无数珍贵的灵药堆在她的屋子,无数天材地宝被送上作为谢礼。连妖皇也亲自守在她的屋外,等待她的苏醒。

    方漓醒来的第一件事,却是去查看自己的空间。

    叹气,果然是毁了。那魔雾不断向外扩张,看来得用祈石封锁才行,但她现在没时间。

    不过好在对她没什么影响。方漓靠在阿无怀里想了想,拽了拽他:“我要是出现魔化的症状,你不要舍不得。那个已经不是我了,你明白吗?”

    阿无含泪点头,在她额上亲了一下:“我会杀了那个魔化的阿漓,然后去陪你。”

    “别傻了。”方漓也没有再劝,人心哪是劝得住的,只希望这样的结果不要出现。

    又休息了一阵,神识恢复之后,两人再度出发,用了三年的时间,她终是将隐患一一清除,这才腾出手来以祈石封锁空间内的魔石区域。

    她特意飞了很远,找了一个极偏僻的地方移入这些魔化之物,但愿能将它们永远留在此处。

    又或者,这空间的神奇,能将它们也能彻底净化,从此不再造成影响。

    只是最后的最后究竟如何,也不是她现在所能猜测的了。

    天劫将临,而她空有境界。好在空间目前还是能用,她有足够的时间补上落下的课。

    只是……她的境界提升得太快,一旦天劫临身,飞升上界,她又要是孤零零的一个人了。

    “我会尽快修炼。不要怕,等我来找你。”阿无郑重地承诺,给她插上一支钗。

    这是他亲手打造的,借鉴了那个合欢宗化神真君收藏里的式样,又重新设计。

    “这是我的聘礼,阿漓,等我去娶你。”

    方漓知道,孤独只是短暂,终有一天,她会等到一家团聚的时候。

    作者有话要说: 结束了。结局其实是我很早就想到的,不过当时想得很悲剧。但是故事写到三四万时,就觉得我无法写一个悲剧,最终还是团圆。我喜欢团圆的结局。

    本书由 靖贵妃 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