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389:大结局(爱泥萌!谢谢。)

作者:嘉霓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君家经历这场小三突袭的经历之后,更加注意自家家训了,那就是君家的男人不能离婚。

    若离婚,必须净身出户。

    对于君家老爷子君成临做出这样的决定,君长鹤和君长鸣都没有任何意见。

    两兄弟都非常坚信,自己的媳妇不是那种卷款逃跑的女人。

    而且外人,那些妄想着钻空子觊觎君家男人的女人们则个个不敢再伸头做蠢事,因为谁都不想做安知悦第二。

    而且,就算有胆量做安知悦第二,那也得君家的男人肯看她们一眼才行。

    也因为这件事,于锦被正式提升为君氏财团的执行董事,被真正的推到了和君长鹤平起平坐的位置上,得到了全盛京市商界和那些曾经和君家交好的豪门世家们的一致认可。

    于锦也展现了她商业女强人的一面。闲暇下来的时候,她一边一个抱着自己的两个外孙,不无感激的对唐简说道:“简简,你为妈妈做的太多。”

    “还不是我爸爸打电话给我了,说你受了委屈。之前我怎么问你,你都不告诉我呢。”唐简坐在一旁看着妈妈抱着她的两个孩子,自己便扶着于锦的肩:“你本来就是我的亲妈,君长鹤是我的亲爸,我本来就是你们共同的孩子。”

    “嗯。”于锦心满意足。

    “妈妈,你看着君宝和糖果,我上去看看我二婶。”唐简将两个小坏蛋推给妈妈,然后蹬蹬蹬的跑上楼去看又已经孕五个月的二婶去了。

    “怎么样,二婶,这次打算工作到什么时候再休产假?”唐简看着二婶犹如七八个月大的孕肚,问道。

    “嗨!简简,二婶上次怀的是单胎,不知道双胎的辛苦,这双胞胎,才五个月就跟快临盆的似的,走路都费劲。”温晴被君长鸣扶着,就跟扶老佛爷似的。

    “嘿嘿嘿……”君长鸣突然坏笑。

    “你笑什么?”唐小简就不懂了,看二叔那个不怀好意的样子,好像心中有鬼似的。出自内心里,唐简总是跟二婶亲一些。

    “我终于找到掣肘你二婶的方法了,简简,我跟你说一个不争的事实,你没发现咱家现在有个不好的状况吗?”二叔好不保留的对侄女说道。

    “嗯?什么状况?”唐简不明的问道。

    “你看咱家,咱们君家,你妈管着你爸,你二婶管着你二叔,你爷爷虽然管着你爸你妈你二婶你二叔,可是,你爷爷归你奶奶管。”君长鸣说这话的语气特憋屈的样子。

    “噗……好像是这个样子。”唐简笑。

    “所以呀,我要拯救咱们家的状况。”君长鸣轻巧的摸着温晴的肚子:“我找到了让你二婶退居二线的方法,就是让她不停的怀孕,不停的生双胞胎。”

    “噗……”唐简简直笑喷。

    “说什么呢你!”温晴一把揪住了君长鸣的耳朵:“你真当我是母猪呀?”

    “媳妇,别把我耳朵揪成了蒲扇。”君长鸣求饶:“我这也是没办法呀媳妇儿,你说你现在跟我一个公司工作,虽然你是我的下属吧,可是开会的时候,那些高管们都是直接把我越过去,讯问你的意见,公司里没人把我当成老总了都。”

    “你以为,你让我怀孕,闲置在家,你就能重拾光彩了?”温晴笑问道。

    “那当然,你怀孕在家,不能去上班了,公司的人自然而然是听我的了。”

    “你……”温晴还真无话可说,她现在孕着,五个月跟**个月的似的,她能怎么办?

    哼!气呢。

    电话突然响了。

    “媳妇媳妇,先接电话,你说你怀孕在家,每天端给你吃,端给你喝,不用操心,多好?生活多悠闲?没事煲个电话粥什么的。”君长鸣哄着媳妇儿说道。

    温晴没好气的接通电话:“喂,你好,哪位?”

    “那个,温总,我是咨询部的总监老孙呀。”电话那端是个中年人的语气。

    “老孙?”温晴和君长鸣同时愣了。

    “肯定是找我的吧?媳妇儿?”君长鸣在一边听着。

    “那个,温总,我不着君董,我就找您,我跟我老婆一起在外面逛街呢,正好我手机没电了,我用我老婆的电话打的,我老婆看到一个很好的项目,突然有了灵感,让我跟公司汇报一下,我老婆说,君家的媳妇都很靠破,让我先跟温总汇报,不用跟君董汇报,说温总点头比君董更管用。”

    “哈哈哈……”唐简笑的腰都直不起来了:“二叔,看来你这个算盘珠子打错啦。”

    “……”君长鸣好无语啊。

    这帮人!

    势利眼!

    他刚把全部资产过户给自己孩儿妈,公司的下属就开始见风使舵了?虽然他在公司的职位比媳妇儿高,可媳妇儿比他股权多。

    这事全公司人都知道。

    “看来咱们君家,要女人掌天下啦。”唐简一边下楼,准备把二叔这个囧事事儿告诉绍钦。

    “女人掌天下好啊。只要是好女人,像你妈妈,你二婶这样的,就该女人掌天下,女人比男人更指导家庭的稳固性。”君老爷子掷地有声的说道。

    “爷爷。”唐简看着年逾七十岁的爷爷。突然明白了他为什么能把君家的事业发扬的那么光大。

    爷爷是一个怀揣着极大的包容性俯瞰着众生的老人。

    “简简,是不是也想回来君家掌管你的家族公司?”爷爷问道。

    “我才不!我喜欢设计,喜欢自由。”唐简紧忙推辞,想了想,又探口气:“话说我都在家休息大半年了。也该去上班了。”

    新的上班环境让已经松散半年的唐简猛然间的感觉了一股子紧张清新欢快的节奏。同事们都没有大变样。

    她的办公桌依然是她的,而且没有落下一丝灰尘。

    好的心情让灵感迸发,一星期内,一切合成了三四十款新款,足足可以组成一个小型系列了。

    款式摆在同事们面前的时候。

    所有人都会心的笑了。

    婚前和婚后。

    生了孩子和没生孩子,真的还是大不一样啊。

    唐简此时的设计风格,比一年前她小少女时候的设计风格改变了很多,这时候的风格依然洋溢着青春气息,可明显的更有包容性,对身材,对色彩搭配的包容性都很强。

    “这些款式很定大卖。因为看上去又时尚又经典又百搭。”顾雅莹高兴的说道。

    “简简,你的进步太神速了。”同事们羡慕她。

    “想不想知道我为什么进步那么神速?”她神秘的说道。

    想啊。

    同事们围笼了过来。

    “那就结婚,生孩子。”

    “这个……”

    “哪能都像你似得,遇到那么好的男人。”同事们羡慕的说。

    “嘿嘿嘿。”唐简毫不谦虚的说道:“我家的男人,的确是好男人。我俩孩子都跟爸爸可亲了呢。”

    想到自家的男人,唐简的脸上笑容掩饰不住。别的不说,就说自己的一对双胞胎吧,才七八个月而已,原本该是最喜欢要妈妈的。

    可是,俩孩子都跟爸爸亲。

    尤其是女儿糖果。

    更是贴爸爸贴的不要不要的。

    别看小君宝才八个月大,可已经懂的让着妹妹了,每天爸爸一回家,在床上乱爬爬的两个小家伙都惊喜的叽叽喳喳。

    而每次都是雍糖果小淑女先爬到爸爸身上,跟爸爸亲热一阵子之后,雍君宝小绅士在笑嘻嘻黏牢老爸。

    嘿!

    别看才几个月的小家伙,绅士着呢。

    “唐小简童鞋,我们想去你家看望你的小君宝和小糖果,什么时候方便呀?”同时张倩笑嘻嘻的问道。

    “对呀对呀。每天看你在微信上发你家的那两个萌娃纸,把我们的心都萌晕了,可你就是不来上班,你这好不容易来上班了吧,又埋头苦干的出稿,你说你什么时候才能让我们看看你们家的那两个宝贝?”

    “去可以……”唐小简心虚的说。

    “怎么了?还有条件不成?”

    “我们可都给君宝和小糖果买好礼物啦啊。”

    “那个……容我把我和绍钦我们俩的卧室,以前使我们的卧室,现在是俩捣蛋鬼的游乐场,你……你们得先让我把我们家游乐场清理清理,嗯,表示清理干净了再邀请你们来家里。”唐小简几乎是捂着脸把话说完的。

    “不是吧……唐资本家,你一全盛京市最大的资本家小姐,你家的佣人无数,都没人收拾你的房间?”

    “那个我家的佣人是无数,但是一直以来照顾我的只有芸儿一个人,前不久我让我妈妈给芸儿介绍了个对象,她现在正在热恋中呢,说不定好事将定。”唐小简笑嘻嘻的说道。

    自从她结了婚生了孩子,她发现她特热衷一项事情,就是撮合她身边的人。

    唐依诺被她撮合成功了之后,紧接着就是芸儿。其实也不是她有这项癖好,而是她希望她身边的女孩,都能找到疼爱自己的另一半。

    “哇……”

    女同事有好几个开始流起口水来。

    “唐小简童鞋,什么时候能把我们也登记在册?”

    “嗯,等我收拾好家里之后,你们来我家一一登记。”说的跟她真的就是个红娘似的。

    结果那天,她真的早早的被逼着回家去收拾自己脏乱差的卧室去了。

    其实是同事们觉得她刚一上班就这么辛苦体恤她呢,看看时间还早,她就真的开始收拾起的卧室起来。

    其实不脏。

    就是太乱了。

    三米宽的大床长,到处扔的都是两个宝贝的笑摇鼓,小人画书,还有尿片什么的。

    “你们俩!都给我乖乖坐好,在到处乱翻东西,就打你们屁股!”唐小简噘着嘴吓唬两个小萌宝。

    两个小家伙那滴溜溜的小眼珠一点都不害怕妈妈,看着妈妈的眼神萌死了,唐简忍不住就想笑。

    两宝贝也跟着笑,继而继续乱爬乱拉,唐简刚收拾好的床没等一分钟,又乱了。

    哎!

    直叹气呀。

    不管了,热了一身汗,先洗个澡再说。

    没过几分钟,自家男人下班了回来了,刚一进门就看到雍老爷子和王巧环妈妈一副急吼吼的样子。

    “爸,妈?怎么了那么着急?”雍绍钦问道。

    “刚才小涛打电话来了,说是诺诺要生了,我们赶紧的得过去,给简简打电话简简也没接,我敲了敲门她也没开门,不知道干嘛呢。”王巧环焦急的说道:“来不及了。”

    “别着急,妈妈。”雍绍钦笑着说:“小涛给我打电话了,刚才打的,在咨询我那家医院的产房比较好一点呢。我这不也早点回来准备带着你们一起去呢。诺诺还没进产房,不着急。”

    “噢噢噢,那就好,那就好。”

    “妈妈,我先上楼看看简简在干嘛?”雍绍钦一边说着,便上楼了。

    心里想着,小女人在干嘛呢?

    打电话也不接,妈妈上楼来喊也不开门?

    该不会是背着他,偷偷的跟那个小鲜肉火聊呢吧?

    哼!

    看不抓她个现形

    雍绍钦偷偷的推开门。

    猫着腰儿,蹑手蹑脚的进去。

    就看到,大床上,两个小人儿噘着肥肥嫩嫩的小屁屁在哪儿趴着,等滴溜溜的瞪着四只圆圆的小眼珠子看着他。

    嘿嘿嘿。

    雍绍钦的一颗心立即被两个小家伙给勾走了。

    “糖果,君宝,快来,爸爸抱抱。”雍绍钦直接包扔地上,张开两只手,朝俩宝儿走过去。

    俩宝儿去没有像往常一样,张着胖乎乎的小胳膊要他抱。

    今儿这是怎么了?

    雍绍钦纳闷。

    “糖果小乖。”寻常都是糖果妹妹很不讲理的一定要比哥哥先让爸爸抱抱才行。所以雍绍钦摸清了两兄妹的脾性,都是先抱糖果。

    可今天,糖果却是愣愣的看着他。本来趴着的小身板儿,突然向后坐了坐。

    反倒是一直都知道让着妹妹的君宝向前爬了两下,挡住妹妹。

    咦

    好奇怪。

    雍绍钦将君宝抱了起来,没想到,下一秒君宝小男子汉竟然又扣他鼻子,又挖他眼珠子,彪悍的很。

    哇!

    这臭小子!

    要造反吗?

    雍绍钦左右看了看,唐小简辣妈呢?

    正想着,浴室的门打开了。

    唐小简湿漉漉的头发出来了:“老公,你今天回来这么早?”

    “媳妇儿,为,为什么孩子们对我又踢又打,不要我了?”雍绍钦忘了跟唐简说正事儿,而是十分不解的问道。

    “嗯?”正擦着头发的唐小简突然眯着眼,夸张的表情来到雍绍钦面前,左闻右闻,然后瞪着眼睛问他:“说,你在外面干了什么坏事?”

    “我,我哪敢呀,媳妇儿。”雍绍钦立即举了手,蹲了膝,然后两眼虔诚的看着媳妇:“媳妇,您,可以当场检验。”

    “噗……”唐小简笑的要命:“那你到底哪里变化啦?宝儿们可是比我这个当妈妈的还敏感呢。你千万别在外面给他们找小妈,否则我俩宝饶不了你!哼。”

    “媳妇,这玩笑可不能开,你知道老公对你多忠心,老公是为你打工的,你忘了。”

    “说的也是……可是,为什么俩娃儿今天不要你呢?”唐小简仔细看着老公那张峻脸:“哇,你刮胡子了?”

    “嗯,半下午接到小涛的电话,说诺诺要生了,我急着回来,路上顺便刮了个胡子,想着一会儿去医院,胡子拉碴的形象不好。”雍绍钦很自然的回答道。

    突然他摸着自己的胡子,看着两个拒绝他的宝儿。

    不是吧?

    爸爸刮了个胡子而已,你们就不认我了?

    看来我以后要么每天刮胡子,要么就不刮胡子了。

    “诺诺要生了?”唐简惊喜的问道。

    “嗯,我提前下班来,就是来接爸妈去医院的。”雍绍钦这才接过毛巾,快速的替唐简擦着。

    “那带上孩子,快去。”唐简火速的换上衣服,抱了俩娃儿,和雍绍钦一起,带上雍爸爸,王巧环妈妈一起出发去了医院。

    医院内,唐依诺还在待产大厅里来回的走动着。头上出了一头的汗。

    “诺诺!你怎么还在走路?”唐简都心疼唐依诺了,看她脸上的汗都知道她已经开始宫缩阵痛了,还在坚持走路。

    “躺在床上也是疼,还不如这样走走宫口开的快一点呢。”唐依诺笑着:“马上就能和孩子见面了,我高兴呢。”

    “我陪你。”唐简扶着她。

    坐在一旁的唐家三婶和大伯母立即来到雍君宝和雍糖果的面前哄孩子。

    没过多一会儿,于锦也君长鹤也赶了过来。

    “二伯母,君叔叔,你们也来了,其实没事,来这么多人干嘛呢?我一个人能生。”唐依诺心嘴上这么说着,心里其实很甜的。

    “别说我们了,还有一个人,也来了。你看。”于锦立即回头,看着那边姗姗来吃的温晴。

    “我二婶?”唐依诺笑的眉头都皱起来了:“不会吧,我二婶肚子都这么大了还来看我。”

    “你二婶说,她和简简都刚生过不久,有经验,跟在你身边给你打气,让然少点恐惧。”于锦笑着说。

    “嗯。”唐依诺开心:“哦……又疼了。”

    “待产妇进来准备一下。”助产士将唐依诺叫了进去。

    所有人在外面有说有笑的等待着。

    一个小时后,唐依诺被轮椅推了出来,怀里抱着刚刚出生的新生儿。

    “男孩女孩?”好几个声音共同的问道。

    “女孩。”唐依诺笑的合不拢唇:“我的小棉袄,”

    她激动流着眼泪:“妈妈,我有了自己的小棉袄。”

    “诶,孩子。你当妈了。”

    “二伯母,我当妈了。”唐依诺看着于锦,不无感激的说,一年半以前,在老家邙山市的她已经迷茫到看谁都跟仇人似的了,是二伯母和唐简给了她支撑点,让她有勇气重新开始。

    而今,她有了自己最爱的人,有了自己的事业,还有了自己的小棉袄。

    “开心吧。”唐简满脸的笑容问道。

    “嗯。”

    正说着,唐简的电话响了,她从兜里摸出手机,看了一下又笑了:“是芸儿打来的,一定是请我们吃喜糖的吧?”

    “喂,芸儿姐。”唐简接通。

    “少奶奶。”芸儿兴奋又幸福的声音传递了过来。

    “是不是要结婚了?”唐简未卜先知的问道。

    “是的,定在十月一号,到时候,你们都要来参加我的婚礼。”芸儿邀请到。

    “十月一号,还有几个月呢,给你在四季酒店办。”唐简脱口而出。

    一旁的雍自淳和雍绍钦也不断的点头。

    芸儿是没有什么亲人的她他们都知道。

    “真……真的?”芸儿的声音激动了。

    “当然了!你是雍家孩子,给你在四季酒店办一场婚礼,有什么不可吗?”雍自淳接过芸唐简的电话说道。

    “谢谢,谢谢老爷。”

    从现在到十月一日金秋时节还有几个月呢,正好照顾了唐依诺出月子,然后紧接着等待着温晴二婶的双胞胎出生再出了月子之后,也差不多就到时间了。

    芸儿的婚期选的真不错。

    八月中旬的时候,温晴顺利产下一对龙凤胎,如此以来,君长鸣便有了两儿一女,一天到晚的在雍绍钦面前嘚瑟的。

    那叫一个趾高气扬。

    雍绍钦气的,就想扣他工资!

    可人家,不在乎那点工资。

    “芸儿婚礼的时候,你不准参加!”雍绍钦毫不讲理的对君长鹤说道。

    “你管着吗?芸儿邀请我了!”

    “哼!那你别跟我做一个桌子,我看到你就烦!”

    “我不跟你坐一个桌子,我跟我侄女坐一个桌子!”

    “……”雍绍钦还真无语了,芸儿婚礼那天,不可避免的和君长鸣坐在了一个桌子上,唐简坐在他们两个人的中间,一会儿看看喜笑颜开的嘚瑟不已的二叔。

    一会儿又哄小孩似的安慰着自家老公:“老公,你别跟我二叔一般见识呀,回头我悄悄的跟我二婶第小话,我让她回家罚我二叔跪搓衣板去。”

    “媳妇儿,咱要争气,咱不能让君二货给打败了,咱争取再怀个双胞胎!”说着雍绍钦把一个大螃蟹用筷子夹了递到唐简的面前:“媳妇儿,这个大,母的,一看蟹黄就多,快吃!吃了补身体,好多生。”

    “……”不是吧,老公?

    唐小简吃的好撑啊,看着面前这个肥肥美美的大闸蟹,她突然:“呕……”

    “你怎么了?媳妇儿?”雍绍钦喜滋滋的问道:“是不是有恶心的反应?”

    “我真的好恶心。”唐简往老公的怀里一歪,懒洋洋的说道。

    “真……真哒?媳妇你忍一忍,芸儿婚礼已结束,我们马上去医院查一查。”雍绍钦一张脸上都笑成了一朵大喇叭花儿。

    芸儿的婚礼圆满结束的同时,雍绍钦便开车带着唐简来到了医院内。

    等待的时间很短,可俩人都觉得很漫长

    “唐简,你的B超单子。”医生的脸上挂着祥和的笑容:“恭喜你呀。”

    “啊?”唐简张大了嘴巴。

    所有人都走了上来,一脸的期待之色,尤其是雍自淳,于锦,君长鹤,他们个个一脸期盼的神色看着一声。

    “医生,你是想告诉我我怀孕了吗?”唐简问道。

    “没错,恭喜你,你又要当妈妈了。而且……”

    “而且是宫内双活胎?”唐简未卜先知的问道。

    “没错,而且……”

    “而且是异卵双胞胎?”唐简又问道。

    “没错!”

    “欧耶!”拥着唐简的雍绍钦突然一个飞吻送给了天空。

    然后疯狂的拥抱所有人:“我雍绍钦又得了一对双胞胎,我太幸福了呀。”

    “长鸣,对不起啊!”雍绍钦终于心里平衡了。

    “恭喜你,绍钦。”君长鸣同样很高兴。

    “媳妇,说吧,想要什么?老公都送给你?”这一刻,雍绍钦想抱着唐简转一圈,可他不能啊。

    “哼!”

    没想到唐小简小嘴一噘:“再过几天就是我们结婚两周年的纪念日了,我到现在还没度蜜月呢!”

    噗!

    怕是

    唐小简童鞋的蜜月之旅要无限延期了吧?

    全书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