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55章 又两个番外

作者:吗塔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万野&行行】

    说好听了,那是一次研究社交网络的行为艺术。

    说不好听了,是吃饱了撑着想来打发时间的无聊点子。

    十二张卡牌。

    每张后面都写着一个QQ号,号码是发起人随手编的。

    十二个人。

    每人随机抽一张牌,然后与对应的号码加为好友。

    如果好友请求能被通过,就用同一个话题开场,看谁能聊最长时间。

    毫无疑问,获胜的人是万野。

    他把这称之为,一场命运安排下最完美的巧合。

    当时,他随手拿了离自己最近的那张牌。

    因为实在懒得把胳膊伸出去。

    翻过来一看,那串数字很顺溜,大眼一扫,就记下了。

    几个人同时把号码输入搜索框,同时点了“加为好友”。

    四人被秒拒。

    万野一直没得到回复,石沉大海一样,被默认为失败。

    他毫不在意地笑了笑,晃晃荡荡地回了家,晃晃荡荡地去洗澡。

    边冲着淋浴边引吭高歌的间隙,依稀听到手机消息的声音。

    他一个人住。

    裸着身子就大咧咧地走了出来。

    头发往下滴着水珠,他用手抹了一把,甩掉,拿起手机,发现那条请求被通过了。

    他哼着小曲把约定好的开场话题发了过去。

    隔着十几个小时时差的陈行行刚上班。

    她还在第一个公司做维护客户的工作。

    前辈交代过她,这两天有个重要的高级大客户会在QQ上跟她联系。

    她把工作号码登了上去,打开对话框就懵了。

    这高级客户可真是够高级的。

    一上来就问她蟑螂的耳朵长在哪儿。

    头上啊。

    她打好了字,想要发出去时,又犹豫了。

    高级大客户的问题,其中必有深意。

    应该不会是这么简单的答案。

    她勤勤恳恳地对着电脑查了半天资料,惊出了汗: 竟然不是头上! 竟然是在两只腿之间!

    还好自己认真。

    她带着种骄傲与荣耀感,把自己的回答发了过去。

    万野拿毛巾擦着头发,一看回复,很是惊讶。

    对面是个什么物种。

    居然也不问是谁,直接就回答了,关键是,还答对了。

    他把毛中一扔,来了兴致。

    开始搜刮各种稀奇古怪的问题去问。

    这便成了陈行行日常工作里士分重要的一部分内容。

    她甚至买了本百科全书来专门应对。

    慢慢的,两个人在这种诡异的一问一答里,生出些诡异的小默契。

    最后,这种诡异的小默契,在千回百折的发展中,变成了传说中鼎鼎大名的“见光死”。

    见光后确实是死了会儿的。

    陈行行拒绝相信,这个漂亮的特立独行的万野,是她暗暗寄予情意的很知心的朋友。

    不过,尽管变成了这样的万野,他还是可以裹着人造的皮毛,站在烈日下,为一只小羊战斗。

    然后,拍着自己晒到发红的脸颊,眉开眼笑地解释道:“我还记得你说过,小时候有只很喜欢的羊。”

    陈行行在感情上是个近乎于麻木的人。

    她几乎没对现实里的人动过心。

    但那一刻,她打心眼里觉得,万野这人,真是纯净又美好。

    她不知道的是,纯净美好的万野,在最终放弃掉家里公司的前夜,去跟万山做了番长谈。

    末了,他说,我从来没想过跟你抢公司,既然这样,那你顺便答应我一件事吧。

    “你说。”万山应了。

    万野低头笑道:“陈助理有个职业理想。”

    万山愣了一下,没想到会跟陈行行有关。

    回过神后,他说:“我知道。”

    "所以,等你真的成了万氏的霸道总裁,她的这个理想,是不是也该能实现了? ”万野问。

    万山笑了笑:“她跟着我这些时间,一直在进步,就算你不这么提,位置应该也是她的。”

    “哎呀,”万野喟然长叹,“那早知道就不提了,差点就走了个后门。”

    万山把桌上的茶杯往他跟前推了推。

    他知道万野担心的是万氏集团水深,行行一个单枪匹马的小姑娘会吃什么亏。

    “不会的。”他向他保证。

    【一个生日】

    “竟然下雪了。”

    周璘拉开窗帘,小声惊叹。

    声音压得低。

    但成九叹本就已经在睡醒的边缘了。

    他睁开眼,一只手按着额头,偏头看了看窗外。

    入眼一片白茫茫。

    白茫茫中有个周璘。

    她看了会儿外面,又回头看成九叹,正对上他的眼睛。

    “醒了?”她问。

    ”嗯。”成九叹的声音还带着点久睡的沙哑。

    他直了些身子,靠着床头半坐着,然后拍了拍身侧的床:“过来。”

    周璘坐了下来,惋惜道: “下雪了。”

    “嗯。”成九叹捏着她的手指,应得漫不经心的。

    “惨不惨,”周璘说,“为了能好好过个生日,昨晚上忙到那么晚,结果下雪了。”

    成九叹扯扯嘴角:“惨。这会儿还头蒙。”

    周璘抬手摸他的额头。

    成九叹拍了拍她的手背:“去给寿星倒杯热茶。”

    “好嘞。”周璘颠颠儿地就去给倒了杯茶过来。

    成九叹笑着接了过来:“今天怎么这么听话。”

    “我哪天都很听话。”周璘骄傲地说。

    成九叹扒拉了下她的头发。

    喝了几口水,又问道:“小猪还没醒吧?”

    ”没,待会儿呢,”周璘说,“也不知道是像谁了。”

    成九叹笑起来:“你说像谁,小猪精。”

    周璘在他胳膊上锤了一下。

    他喝完茶后,周璘也爬到床上,两个人拥着被子,看着窗外纷纷扬扬的大片雪花,屋内有些昏暗,雪又落得慢,时间缓缓流着,格外静谧。

    周璘打了个小哈欠,脑袋在成九叹身上蹭了蹭。

    “困了宝贝儿?”成九叹低声问。

    周璘摇头:“感觉不打哈欠有点对不起这个氛围,就象征性地做做样子。”

    成九叹啧了一声:“待会儿谁睡着谁是狗啊。”

    “我才不睡。”周璘说。

    大概是有点心虛,说完后,她坐直了,捧着自己的脸揉了揉。

    成九叹看了她一会儿,说:“我一直挺想这么过次生日的。”

    “嗯? 哪么?”周进问他。

    "雪,床,你。”成九叹言简意赅。

    周璘乐起来,凑到他嘴上亲了一口,然后纠正说:“应该把我放在最前面。”

    成九叹说:“最后的都是压轴的。”

    “我压不住,我太瘦了。”周璘拒绝。

    成九叹笑了起来。

    过了会儿,说了句:“哎我怎么越来越喜欢你了啊媳妇儿。”

    “那说明你以前不够努力,”周璘笑道,“还能有进步空间。”

    “这玩意儿永远也到不了头吧。”成九叹说。

    周璘静了静,捂着脸躺倒在床上,声音从指缝里传了出来:“成九叹你简直了。”

    脸红了会儿,她又坐了回来:“我忽然想到一首歌,特别适合唱给你听。”

    “唱。”成九叹说。

    “怕你听不清,我先给你念一遍歌词。”

    周璘一本正经地清了清嗓子,说:“我在你眼中是最美,每一个微笑都让你沉醉。”

    成九叹笑着,屈起手指,在她脑门上弹了一下。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