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43章

作者:僵尸嬷嬷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国庆假期前, 家里打来电话, 询问今萧什么时候买票回去。

    她犹豫了一会儿,把周措的事情告诉母亲,说自己现在和他住在一起,国庆可能有别的安排。

    游母闻言先是讶异,接着好像懵了,竟不知该作何反应。今萧说:“小仲那儿你先跟他说一声,待会儿我再打电话给他。”

    “要告诉小仲吗?”游母迟疑:“还是瞒着吧,好好的, 怕他又闹得不高兴了。”

    今萧声音平淡:“迟早会知道的,我已经把周措当作我们家的一员,希望你们尽早接受他。”

    游母听那语气坚决, 只好勉强应下,没过一会儿又打来, 说:“小仲让你回家一趟。”

    彼时今萧正在周措的车里, 两人准备去外面吃饭, 她开的免提,听到母亲的话, 转头看了身旁的男人一眼,见他点头,便说:“好,我带周措一起回去。”

    他笑了笑, 待她挂了电话,说:“我还没见过你弟弟, 他现在还好吗,恢复得怎么样?”

    “还在康复阶段,每天除了做枯燥的训练,就是看书复习,希望明年可以顺利回学校上课吧。”今萧说:“他是小孩子心性,这一年脾气也变坏很多,如果到时对你不礼貌,请你别见怪,我会教育他的。”

    周措“嗯”一声:“我知道。”

    十一那天清晨,两人驱车前往采河县,路上游母来电,想知道他们中午打算在哪儿吃饭。

    “要不还是下馆子吧,家里地方小,怎么好招待客人呢?”

    今萧询问周措的意思,他说:“没关系,只要不打扰会你们就好。”

    于是今萧对母亲道:“就在家吃吧,估计小仲也不愿意出门的。”

    游母忙应下:“那好,我现在出去买菜,钥匙放在消防栓里,如果你们先到了就自己进去,我怕小仲不给你们开门。”

    不给开门?今萧微叹:“知道了,妈,你不要紧张,只是吃顿饭而已。”

    “没紧张,不紧张……”

    假期出行,路上很堵,到县里的时候已将近中午十二点,周措把车停在小区门口,提着燕窝补品随今萧上楼,她母亲开门,满是局促地笑道:“回来了啊,饭菜都做好了,快进来坐!”

    房屋面积很小,装修简洁,餐桌原本靠墙摆放,这会儿挪出些许,正好够四个人落座。

    席间气氛尴尬,游仲面无表情,游母滔滔不绝地掩饰紧张,一边给今萧夹菜,一边斥道:“小仲你怎么回事,也不晓得打招呼叫人,真没礼貌。”

    “叫什么?”游仲抬头撇一眼:“周叔叔吗?”

    “……”游母倒吸一口气,正要开口骂人,周措却笑了笑:“从年龄上来说,叫叔叔也没什么问题,就是辈分不太对,以后你可能会叫我姐夫。”

    游仲冷笑一声,今萧岔开话题:“妈,周措订了一台按摩椅,大概后天送到家,你留意一下电话。”

    游母睁大眼睛打量他们:“按摩椅?那怎么好意思,很贵的……”

    游仲轻嗤:“姐,我们家那么小,哪有地方放啊,退了吧,消受不起。”

    “你卧室电脑桌旁不就有地方吗?”

    游仲狠狠瞪着她,忍了一会儿,脸色铁青道:“我真不明白你看上他什么了,好不容易摆脱那种见不得人的关系,现在又一头栽进去,他不就有几个钱吗,一个四十岁的老男人,离过婚,还时常出没夜总会,你到底图个什么?”

    “更正一下,他还不到四十岁,”今萧面无表情:“而且不只有几个钱,是有很多钱,包括你烧伤治疗的费用,忘了么?”

    游仲被戳到痛处,脸色愈发的难看了。游母干咳一声:“吃饭吃饭,别讲那些有的没的,你姐姐是大人,她自己的事情自己会处理好的。”

    “她是大人?我看她脑子根本就没发育成功!”游仲气急败坏,两眼怒视着周措:“你现在离婚了又怎么样?她做过你的情妇,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只要跟在你身边,一辈子都会被人骂小三,你想害死她吗?”

    周措面色很淡,手里若有似无转着酒杯,说:“我承认和你姐姐遇见的时间不对,但也没有到死罪的地步,没那么严重。你姐姐和我在一起,至少没人敢当面骂她。”

    游仲冷笑:“那是因为你没见过你小舅子上门骂人的场景,我可是历历在目,永不敢忘。”

    周措说:“我已经教训过他了,这种事情不会有第二次,抱歉。”

    游仲转而盯住今萧:“这种男人你敢跟他在一起吗?他昨天可以婚内出轨,明天照样可以背叛你,别犯傻了,永远会有比你更年轻更漂亮的女人出现,你凭什么以为自己是最后一个?”

    周措沉下脸,眼睛微微眯起,默不作声地放下了筷子。

    今萧皱眉:“小仲,我希望你尊重我,并且不要拿这种语气攻击周措,这是最后一次。”她说:“我只是跟我喜欢的男人在一起,如果你不高兴,那就等想通以后再和我交流吧。”

    这顿饭潦草吃完,每个人都不太愉快,今萧带周措先行离开,到楼下,她问他:“生气了吗?”

    “还好,”他看上去好像真的只是还好:“你弟弟很厉害,每句话都让我不知道怎么反驳。”

    “其实他说的没错,”今萧撇撇嘴:“你这样的条件,原本可以有别的更好的选择,我也一样。”

    周措挑眉:“怎么一样?”他抓起她的手放在唇边轻吻:“你怎么可能再找到比我更好的男人?没可能的,别想太多。”

    今萧摇头一笑。

    他微叹:“交给时间吧,也许以后他会谅解的,我……我不擅长说什么承诺,但我们现在这样挺好的,未来一直这样也很好,你觉得呢?”

    今萧低头静默半晌,淡淡开口:“我并不喜欢听诺言之类的话,不喜欢听,也不喜欢说,以后的事情谁能保证呢?人是会变的,心这个东西连自己都没法掌控,拿什么做担保?”她缓缓呼吸,眼帘微颤:“我能确定的是,此时此刻,我对你的感情是真的,至于将来,喜欢就在一起,不喜欢就分开,我绝不会欺骗你,背叛你,这就是我可以对你做出的承诺。”

    周措从没听过这种话,一动不动望着她,心中万千滋味涌动,胸膛沉沉起伏,最后只剩一笑:“好……那这也是我的承诺了。”

    ***

    入秋以后,周措即将过三十八岁生日,今萧心里打算着,想给他买个什么礼物。

    这天星期五,傍晚下班,他有应酬,正好,她可以自己去商场逛逛。

    “记得少喝酒,”今萧一边上电梯一边与周措通话:“晚上回来我会检查的。”

    “尽量吧,”他在那头笑了笑:“你吃饭没,到家了吗?”

    “还没,正在外边找地方填肚子。”

    周措说:“早点儿回去。”

    “嗯。”

    挂了手机,今萧来到三楼,走进一家日料餐厅,准备吃回转寿司。正值饭点,人满为患,服务生带她到吧台落座,刚放下包,她抬头扫了眼,看见两个人,霎时顿住了。

    那次在电影院见过的,周措的前妻,裴若,和她的孩子,周琰,此刻正坐在对面用餐。

    今萧心下猛地跳了两跳,只见裴若心不在焉地打着电话,周琰对她说了句什么,她敷衍地点点头,那小姑娘擦擦手,跳下椅凳,朝店外跑了出去。

    突然间,她想起小仲的话,所谓第三者,只要做过一次,无论什么原因,她这一辈子都会背负这个罪名,只要见到周措的前妻,她永远抬不起头。

    就是这种感觉。

    好吧,她没法若无其事地坐在这里吃饭,当即拿上包,头也不回地离开了餐厅。

    这下没了胃口,她径直往电梯方向走,远远的,看见周琰从洗手间那头出来,经过一个甜品店,就那么站在橱窗前呆呆看着,两只黑溜溜的眼睛开始出神。

    今萧与她错身而过,正准备下楼,这时发现一个陌生男子四下张望,猥琐鬼祟,他走到周琰跟前,弯腰与她说话。

    小姑娘先是警惕害怕,接着被那人抓住了胳膊,连哄带骗地往消防通道拉拽,她似乎被吓傻了,只一个劲儿地往后躲,却也不知道呼救喊人。

    今萧站在远处看见整个经过,冷下脸,大步上前,听见那个陌生男子口中正说着:“你妈妈去取车了,让我带你下去……”

    “周琰!”今萧喊了一声,拦在前面挡住了去路。

    “你谁啊?”那男的问。

    今萧没搭理他,只对孩子说:“我是你爸爸的朋友,你爸爸叫周措,妈妈叫裴若,对吗?”

    小姑娘不敢回答。

    “别害怕,我现在就给你爸爸打电话。”她说着,一边掏手机,一边又问:“这个人你认识吗?”

    周琰拼命摇头:“不认识,他是坏人……”

    “什么坏人?胡说八道!”那男的见今萧一个年轻女孩子也没放在眼里,咬牙阴沉道:“少管闲事,我记住你的脸了,以后小心点儿。”

    他正要强行把孩子拖走,岂料今萧立即护住,并厉声喊起来:“保安!保安!这里有人贩子!”

    路人被这叫喊吸引,纷纷驻足张望,那恶徒见有几个男人上前,立刻撒腿跑了。

    今萧暗自松一口气,拍拍周琰的脑袋:“不怕,没事了,你妈妈应该还在寿司店里,快去找她吧。”

    正说着,裴若从餐厅那头大步走来:“琰琰……”

    小姑娘哭着扑进她怀里:“妈妈……”

    “你去哪儿了?吓死我了知不知道!”

    “我去上厕所,刚才有跟你说的……”

    周遭路人道:“你女儿刚才差点被人贩子拐走了,你这个当妈的也太粗心了吧!”

    裴若睁大眼,吓得不轻:“人贩子?在哪儿?”

    “早就跑了,多亏这位小姐呼救,要不然我们还没留意呢!”

    裴若闻言望向今萧,正欲开口道谢,不知怎么,忽然愣了愣,下意识顿住。

    今萧很不自在,略别开脸:“已经没事,我先走了……”

    裴若一下子想起前几个月,裴中宇得意地发给她一段视频,说是找到了周措的那个小三,给她出了一口气,那视频里的人不就是眼前这位漂亮小姐吗?

    “请问你贵姓?”裴若不假思索。

    “什么?”

    “你贵姓。”

    今萧抿了抿嘴:“我……我姓游。”

    “哦。”

    这么一下子双方都心知肚明了。裴若也不再看她,面色淡淡地抱着女儿,自顾自地说:“琰琰,我们得去派出所报案,商场里有监控,如果能抓住那个人贩子,说不定可以救出其他被拐的小孩……你也一起去吧。”

    今萧屏住呼吸,动了动唇:“我就不去了……”正说着,手机铃响,她从包里拿出来一看,竟然是周措。

    直接挂掉。

    “我还有事,先走了,”今萧说:“如果派出所需要我做笔录,可以随时联系我。”

    裴若垂着眼帘“嗯”一声,余光扫到她笔直的的双腿,见她离开,暗自松一口气。

    人走了,她心里也不知是个什么滋味,既震动,又沉闷,到最后也就那样吧,压根儿就没有从前想象中的那种恨。

    半晌回神,听见周琰叫她:“妈妈,你怎么没有留那个姐姐的电话?以后该怎么联系她呢?”

    “你还操心这个呢?”

    “我想谢谢她。”

    裴若幽幽的:“想联系她还不容易么,找你爸……我是说你周措叔叔,找他就行了。”

    ***

    周措的饭局持续到晚上九点,没喝多少酒,脑袋却有些昏沉。

    一群人离开餐厅下楼,他抽空给今萧打了个电话。

    “你回家了?”

    “嗯,在家。”

    “刚才为什么挂了?”

    “有点事。”

    “什么事?”

    她安静没有回答。

    周措听着耳边的沉默,也不再继续追问,只说:“我一会儿回去。”

    “嗯。”

    这边刚收了线,身后的李老板轻拍他的肩,笑道:“周总这是要走了?那怎么行?夜生活才刚刚开始,千秋的场子我不熟,你得带着我才行!”

    周措笑说:“真不好意思,家里那位闹脾气了,今晚必须先走一步,李总见谅。”

    “哟,你还怕女人呢?难道她还敢管着你?”

    周措略微挑眉:“未来的周太太,你说我怕不怕?”

    他留下业务部几个年轻人陪客户喝酒,独自抽身,先行离开。

    公寓里,今萧洗完澡,正在沙发上盯着电视发呆。忽而听见门铃响起,忙出去开门,一阵酒精味随之萦绕而来,她略微蹙眉,淡淡扫他一眼,问:“喝酒了?”

    “一点点。”

    “自己开车回来的?”

    “没,小刘送的。”

    她不置可否,弯腰为他递上拖鞋,不言不语转身回客厅。

    周措从后面把她抱住,嘴唇贴在耳边:“干嘛不理人呢?”

    “你浑身都是烟酒味,太臭了。”

    他没好气地重重掐她的腰:“我去洗澡,给我等着。”

    不多时,洗完澡出来,他清清爽爽地擦着头发,径自坐到沙发另一角,双膝曲起,脚踩茶几边,也没搭理她,自个儿看电影。

    没过一会儿,今萧起身,走到他跟前,然后踩上沙发,坐到他怀里去。

    周措似乎笑了笑,不说话。

    两人默然静了很久,他见她始终出神,轻轻推了推:“怎么了?心情不好?”

    今萧表情愣怔,说:“我今天去商场,本来想给你买礼物来着,结果忘了。”

    “就这样?”

    “嗯。”今萧起身:“肚子有点饿,我去做水果沙拉,你要不要吃?”

    “好啊。”

    她往厨房里去,周措一个人在客厅坐着,没过一会儿手机铃响,他拿起来一看,竟然是裴若。

    “喂?”

    “喂,周措,”裴若的声音听不出什么情绪:“没打扰你休息吧?”

    “现在才十点,还早。”

    那边“嗯”一声:“是这样,今天傍晚我在商场碰见你那位小女友了,承蒙她帮忙,我还没跟她道谢,麻烦你转告一声。”

    周措闻言愣了一会儿:“有这事儿?”

    “她没告诉你吗?”裴若说:“琰琰在商场差点被人贩子拐跑了,多亏你的小女友还算有人性,帮我把孩子抢回来。”

    “怎么会这样?琰琰还好吗?”

    “受了些惊吓,没什么大碍,”裴若轻哼:“难得你还会担心她。”

    周措略微叹气,没有吭声。

    裴若也默了一会儿:“还有一句话,请你告诉游小姐。”

    “你说。”

    “我……”她停顿片刻:“我并不想见到她,就算她今天救了琰琰,我还是没什么好感,顶多就是不恨了,所以以后如果在街上遇见,请她务必装作不认识,绕道而行,免得大家都尴尬,都不愉快。”

    周措冷淡地“嗯”一声:“放心,她大概也不会想见你。”

    “当然。”

    周措忽而转开话题,问:“你最近和安华怎么样了?”

    裴若那头显然一愣,接着恼道:“关你什么事?”

    “随口问问。”

    “哼……用不着你费神,也不知安了什么心……好了,再见!”

    那边掐掉通话,周措笑了笑,垂下眼帘,略沉默片刻,起身走进厨房,看见今萧正在料理台前低头切水果。

    他默然上前,从背后抱住她,长久的不说话。

    “怎么了?”今萧喃喃问。

    “有件事。”

    “嗯?”

    他稍微停顿片刻:“我在想,如果我们生一个孩子会怎样?”

    今萧闻言愣了愣,张张嘴:“不是说顺其自然吗?”

    “嗯,既然要顺其既然,那从今天起,我就不带套了。”

    “……”

    没等她反应,周措把人拦腰抱起,转身离开厨房,往卧室走去。

    这夜凌晨,大约两三点,周措从梦里惊醒,后背渗出细汗,他翻身把今萧搂入怀中。

    也许是之前做得有点凶,太累了,所以睡得如此不安稳。

    刚才梦见什么来着?

    天呐,他梦见自己一夜老去,老成六七十岁的模样,但今萧仍是现在年轻的面容,年轻的身体,什么也没变。

    阳光里,她跑着步,不时回头唤他,口中叫的还是“周总”,乖巧极了。他想追,可惜力不从心,年迈体弱,怎么也追不上,眼看着她跑远,消失不见。

    那种感觉真是……

    想到这里,周措把脸埋进她的颈窝,用力磨蹭,毫不讲理地埋怨:“你这个小混蛋,还想跑去哪儿?我看你往哪儿跑……”

    今萧被弄醒,迷迷糊糊推他:“别闹,我很困。”

    “你说!”

    “嗯?”

    “你说,如果我老了,你是不是就跑了?”

    她半梦半醒,答非所问:“你老了,有我在,别怕。”

    周措心尖猛地酸了一下,突然也不闹她了,只紧紧闭上眼,紧紧抿了抿唇:“好,这是你说的,我当真了……”

    等青春老去,年华逝去,到那一天,但愿你还在我身边。

    是的,我会一直都在。

    别怕。

    ——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