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93章

作者:home毒步天下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若是以往,青璃其实也可以不理会,但今天沈母说的最过分,因为终于有个人认同她了,她就恨不得将之前积蓄的所有不满都表达出来。

    当然还有一点,青璃也明白怎么回事了。

    就像原主会因为剧情的影响,控制不住生出一些妄念将原本好好地生活打破一般,这个沈母,也是被剧情影响了,所以这是剧情也看不下去她过得比陆芙好,让原本好好的人移了性情?

    青璃忽然觉得看着如今的沈母,就跟鬼上身一样,莫名诡异,既然剧情非要这么折腾,她还真的要过得比陆芙好了!

    她其实是第一次遇见这种情况,以往就算是穿书,原剧情也不会有丝毫影响任何人的行为。

    所以这个世界怎么回事?

    她不想顺着剧情走,因此来了这么一下,让沈母未说完的话语,全都咽下去,再也说不出来。

    沈母则惊呆了!

    她真的没想到赵青璃还敢这样!

    关键是她做的这么迅速,让她都没反应过来,再这么一威胁,她心脏都狂跳,赶忙拍着胸脯,大喊道:“哎哟,杀婆婆啦!”

    见青璃面无表情的看着她,她心头反而越发害怕,嚷嚷道:“我非要家栋跟你这泼妇离婚不成!”

    张秀秀也在一旁看愣了,心中酸溜溜的嫉妒,当初她当儿媳妇的时候这个老东西还会摆谱,如今居然被这个城里来的知青踩在头上还不敢反抗。

    不过面上,张秀秀还是拦着她:“离婚这事也不好,婶子你别冲动。”

    “怎么不好了?!”沈母气急指着青璃,被她眼睛一扫,又下意识缩回手,老脸通红,恨声道:“你看看她做的都是什么事啊!哪家媳妇跟她一样?”

    青璃冷声道:“好,那我去找沈家栋,一切当面说。”

    沈母一听顿时精神了:“好,那你快去!”

    青璃转头就走。

    沈母惊喜的回头拉着张秀秀的手,直说:“好啊,等家栋见了你,肯定很高兴,到时候我说让你们俩复婚,她肯定同意,两个孩子也自然是向着你的……”

    说起孩子,张秀秀笑容勉强了一点,别的不说,这两个小兔崽子可真的是被那女人养成了白眼狼,也不知道他们会不会让沈母也改变想法。

    她心头发毛,却不能动。

    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若是不能一鼓作气,那往后就更难了,趁着赵青璃忍不住做错事,这个最好的时机!

    另一边青璃也没真去镇上,而是去的大队里接了电话。

    沈家栋厂子里是有电话的,打个电话过去,就可以了。

    刚好今天沈家栋没有出车,还在厂里,一听说家里出事了,他立马道:“你别急,我这就请假回来!”

    青璃道:“注意安全,回来时,顺便去小学,将大宝二宝也带回来。”

    沈家栋当即眉心一跳,等挂了电话还在想着,不会是他爸妈出事了吧?

    不然怎么叫两个孩子回来?

    他着急请假,家里有事,好在这两天厂里并不忙,因此很快就给了假,让他回去。

    中午

    青璃只做了自己的饭,将她买的肉全都做了,香喷喷的,张秀秀听着沈母的抱怨,吃着粗粮,看着那边美味佳肴,口水都流出来了,要不是为了接下来让沈家栋看清楚对比,她一定闹起来。

    真没想到这老婆子几年不见,这么软弱了,儿媳妇将肉都做了,她也只敢抱怨两句。

    因为惦记着待会儿的事,又有鼻尖那浓郁的香味做对比,两人吃饭都食不知味。

    等到下午两点多,院子门被打开,熟悉的孩子清脆的嗓音在大喊着:“爷爷奶奶!”

    沈父早就等着了,一见儿子出来,赶紧迎接上去,拉着儿子说:“你妈疯了,她居然想要那女人回来!你赶紧跟你妈说一声。”

    沈家栋还是茫然的,听了这话,心中隐约有些猜想,又觉得不敢相信,直到他往前走了两步,就见堂屋出来一个身影。

    穿着跟电影里的摩登女郎一样的女人正含泪看着他,颤声喊了一句:“家栋~好久不见。”

    沈家栋下意识后退一步,看向屋子里:“阿璃呢?”

    沈母扬起的笑容顿时垮下来,没好气道:“她好着呢,你看看,之前不是一直念着秀秀吗?现在秀秀回来了,大宝二宝!”她快步出来,拉着两孩子上前:“你们亲妈妈来看你们了,赶紧叫人啊。”

    原本在外面叫的已经十分自然的两个孩子却在短暂的面面相觑过后,也跟着后退两步。

    沈母正要发怒,忽然看着二宝的脸:“哎哟,我的乖乖,你脸怎么了?”

    那左边红了一块,像是跟人打架留下的印子。

    张秀秀脸白了白,祈求的看向二宝。

    二宝低头不说话,大宝眼眶一红,也不说话了。

    张秀秀松了口气,院子里几人静默不语,就剩下沈母肉疼孙子的话语。

    青璃也在此时出来。

    沈家栋立马放松,快步到她跟前,低声道:“怎么回事?”

    青璃淡声道:“你前妻回来,希望和你复婚,让我让位,你母亲挺高兴的,一路拐弯抹角说我站着位置没履行责任,我就让你回来将这件事了结了,你要说想复婚,我们的约定就可以提前结束,要是你说不想,那还可以继续,但我指不定哪天就真的走了。”

    她说话的声音不大不小的,让人听得清楚。

    她也是第一次在众人面前明确的说出自己和沈家栋有约定,沈母一听这话,直接炸了,顾不得孙子了,拉着沈家栋就说:“你听听,她也说她要走,这样的媳妇要来干嘛?养着浪费粮食?要我说还是秀秀好,最起码她是大宝二宝的亲娘,亲娘才会疼孩子,后娘总归不会真心……”

    沈家栋被母亲这一通教育震得目瞪口呆,等沈母说完好一会儿,他才慢吞吞说:“妈,家里的粮食,肉,大部分都是阿璃自己花钱买回来的!”

    沈母一滞,脸色有些难看。

    沈家栋继续道:“两个孩子如今能这么乖巧还不是她教得好?要是你,你有这个耐心教他们做作业?不早就上手打了?”

    “你看看别家的孩子,再看看大宝二宝,这可不是我生得好,他们原本什么样子,你应该心知肚明。”

    沈母别人的话听不进去,儿子的话还是听得进去一些的,听进去了,就有些气弱,语气松缓了许多,急道:“可她在家里不干活,也是应该的啊!”

    沈家栋板着脸看她,说:“之前那个在家里也不干活,住了两三年,她有往家里拿过一点半点吗?”

    沈母回过神来,一时无语,无法辩驳。

    张·之前那个·秀秀:“……”

    她银牙一咬,委屈道:“家栋,你是在怪我?是我没本事,但是我现在不一样了,虽然赚的钱不多,但都是我的血汗钱,给二宝上学也是没问题的,我还想着让他们高中去镇上。”

    沈家栋刻板道:“这个我来操心就好,我虽然没大本事,但就是砸锅卖铁,我也会让两孩子上学的。”

    沈母说的话一点点被儿子怼回来,如今看着儿子这样子,有些沭,一时张张嘴,没敢说话。

    青璃在一旁看笑了。

    张秀秀眸光剧烈闪烁,直觉不能这样,沈家栋明显不想要她再回来,肯定是介意当初她跟人私奔的事,再多说无益,只能换个方向。

    她柔柔一笑看向两个孩子,拉着大宝的手说:“大宝,我听你们老师说你成绩非常好,可以跳级去初中了,不过你家人不让,妈妈觉得你既然有这个能力还是可以跳级的,妈妈去跟你老师说好不好?”

    大宝飞快摇头,挣开她的手,跑到青璃身后躲着,只露出一个脑袋,低声说:“不要!我不要跳级!”

    她说着仰头看向青璃,可怜兮兮道:“你说的,让我好好享受最后这一年时间的,等到初中学习任务就重了!我很听话的,你能不能别走啊……”

    青璃揉了揉她的小脑袋,笑着摇头:“抱歉,要是能离开,我肯定会离开这里的,但我们也不是一直不能见面,你努力学习,等你大学时,我一定会去送你上学。”

    这个时代是靠着推荐信上工农兵大学,但推荐信大队长这里也有,每年大队里都会有人去上大学,这对他们来说虽然遥远,却并不陌生。

    大宝心狠狠一沉,她比二宝敏感一些,自然早就猜到了,她一直不和自己爸爸同房间,这根本不正常!

    只是大宝一直忽略这一点感觉,谁知今天明确说了。

    不过这个结果比她想象中要好很多,她用力点头:“嗯!我一定好好学习的!”

    哪怕上不了大学,也能有个念想。

    二宝赶紧跑过来,红着脸说:“那我也会努力上大学的!”

    青璃也笑了笑。

    沈家栋看着这一幕,心头安慰,两个孩子不是白眼狼,谁对他们好都知道,他看向沈母:“妈,不是孩子亲妈也没关系,阿璃比亲妈好得多。”

    张秀秀脸上火辣辣的,两手紧紧握拳,两个孩子这般作为,不正是一巴掌打在她脸上一样吗?

    她浑身发颤,想要生气,可理智告诉她,现在不能生气,生气会让沈家栋对她越发介意,那个女人想离开,这对她来说是好事啊。

    她深吸一口气,仰起头说:“可是家栋,明明有亲妈在,为什么还要个后妈?我对他们会比谁都好的!”

    沈家栋神色淡定:“那你问大宝二宝,想跟着谁。”

    两孩子一人拉着青璃一只手,不愿意动。

    结果不用说都知道。

    张秀秀咬牙:“他们现在还小不懂事,被人蒙蔽了,而且她不是要走吗?我不会走了,我是为了孩子回来的,你给我一个机会好吗?”

    沈母终于回神,赶忙说:“对呀,假如她明天就走,你忍心让孩子没妈?”

    “她不是说不走吗?正好想孩子了,我也不阻止她过来看孩子。”沈家栋说。

    青璃全程围观,原主傻乎乎亲自撕张秀秀,实际上最终决策对象还是沈家栋,看现在让他亲自来多好,根本不用她做什么。

    张秀秀快哭了,这人怎么油盐不进啊。

    她含泪道:“家栋,你是不是还在怪我?”

    青璃轻咳一声,她说错了,这人不是绿茶,是白莲。

    好在沈家栋确实是不喜欢她了,尤其是从外面回来的这个人,他非常直男的点头:“是啊,难道不应该?你跟人私奔,可想过我会落到什么地步?大宝二宝被人嘲笑没有妈,现在你愧疚回来了,我就该接受你?”

    张秀秀:“……”

    她震惊的看着沈家栋,一时间仿佛被扒光了给人看似的,羞得她恨不得钻到地下去。

    沈母也觉得不高兴,但相比起赵青璃,她宁愿为了两个孩子要个亲妈:“家栋,虽然秀秀之前是做错了,可现在悔改了,你也不要计较那么多啊,为了孩子,就算了!”

    “噗!”青璃这回真忍不住笑了。

    沈家栋更是一脸无奈:“妈,我看你糊涂了。”

    他拉着沈母,一脸认真道:“我不可能再和张秀秀复婚的,大宝二宝也离不开阿璃,这话别说的。”

    沈母还想说什么,人已经被儿子拉到了屋子里,直接关起来:“妈,你还是冷静一下。”

    这话要是赵青璃说的,她肯定骂骂咧咧的,可儿子说的,她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能干着急,房门一锁,她就真的老老实实坐在房间里。

    张秀秀唇瓣抖了抖,有心想要辩解一下,却被沈家栋那完全没有任何情谊的眸子看着,沉默了。

    也是,她做的事是不可能改变的。

    要是孩子非闹着要她,要是他还对自己保留一点情谊,那她成功可能性很大,可都没有,就只有沈母一人,他不可能松口的。

    沈家栋从来都不是愚孝之人,不然当初也不会顶着沈母的不同意娶了不干活的张秀秀。

    要不是有张秀秀在前面做例子,又有两个孩子,赵青璃也不可能一来就真的什么活都不敢,被养着。

    事情就这么被解决了。

    沈家栋的话比赵青璃的话有分量多了,沈父也松了口气,说:“你妈就是糊涂了,让你媳妇受委屈了,家里如今这么好,你好好跟她道个歉,让她别介意这个事。”

    沈家栋点点头,笑道:“我知道,她不会介意的。”

    从她看戏看笑了就能知道,她是真的并不难受。

    沈父安心了,背着手出门干活,今天算是荒废半天,但能多干一点是一点,为儿子节省一点负担。

    沈家栋敲了敲门。

    青璃过去开门,让他进来,也没关门,问道:“怎么了?”

    “来跟你道个歉,我妈不知道怎么了,糊涂了,以前她明明也很生气张秀秀这件事的。”沈家栋认真道,面上出现了一点疑惑:“不知道怎么了,一下子改变了态度,难不成她给了我妈什么好处?”

    青璃哑然:“不用在意,这个事对我造成不了什么影响。”

    沈家栋看着面前女人白皙漂亮的容颜,她神色清淡,真的是一点不在意刚刚发生的事。

    他眼眸里闪过一丝黯然,其实有些后悔,如今自己能做的这么果断,还是因为她。

    这两年他逐渐开始后悔当初没说清楚自己心里头还没忘掉那个人,也后悔自己没认真对待这个婚姻,抱着一种有些消极的态度,以至于发生了这个漏子。

    沈家栋慎了又慎,还是说:“其实我已经忘记她了,阿璃,要不我们好好在一起吧?”

    青璃歉意的笑笑:“抱歉,我不太适合相夫教子。”

    沈家栋眸光暗淡了些许,没有再说,转而问起两个孩子跳级的事。

    因为已经请假回来了,沈家栋就没立马回去。

    下午收工时,沈母才被放出来,她本是一脸怒气,可看着自己儿子,又憋回去了,只恨恨道:“她有什么好?!要你这样护着?”

    沈家栋失笑,这话当初沈母也说过,不过对象是张秀秀,如今反过来了,他觉得奇怪,但又觉得应该是夫妻分房睡让母亲心里不舒服,因此并未多想。

    张秀秀早在沈家栋当时说的那么决绝的时候,就已经回去了。

    但这并不代表她放弃了。

    赵青璃说会离开的事,她牢牢记着,她坚信,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怕沈家栋不理自己?

    她长这么好看,能迷住他一次,就能有第二次。

    再说她坚信男人绝对会偷腥的!

    现在失败了,是她心急,只要她继续等着。

    然而这一世的沈家栋并不是上一世在村子里跟着众人一起上工的那个人,他现在是厂子里的货车司机,绝大部分时候都不在家。

    于是等张秀秀想要再找机会时,发现自己在好不到机会了!

    她去沈家等,一开始沈母十分热情,希望自己挤走赵青璃,然而她只要一动作,赵青璃就动手了。

    张秀秀打不过人家,也不敢太过挑衅。

    在那边吃着喝着,就是沈母也觉得不高兴了,尤其是她自己还在干活,跟儿媳妇闹僵了,中午回来还得自己做饭,因为没有她的份。

    她气急骂了,没人理自己,只能自己做饭,还要给张秀秀做,这是再深的滤镜,也没了。

    没一个月,沈母就开始看张秀秀也不顺眼了。

    之后就不给她吃的,也没时间陪她唠嗑,说赵青璃的坏话。

    再过一阵子……

    张家不干了。

    这闺女回来两手空空还在娘家白吃白住,哪行啊?必须嫁出去!

    张秀秀现在长这么好看,即使是二婚,也有很多人喜欢,愿意给彩礼的也不少,因此没两天,张秀秀就被她娘给订出去了。

    青璃以为会看到一场狗咬狗,谁知转头就听见张家闹到大队里,说自家闺女又跑了!

    他们收了人家的彩礼,现在那人过来要钱,但是他们给不出来了。

    因为彩礼被张秀秀拿走了。

    这件事闹得整个大队茶余饭后讨论了一个月才渐渐消停。

    沈父听说了,虎着脸看着老伴儿:“你看看吧,这就是你要的儿媳妇!真要是跟你想的那样,那不得将咱家掏空了?”

    沈母终于想起了之前张秀秀第一次逃跑时干的事了,那次就将她气病了,这一次,她也病了一阵。

    发烧了好几天,沈家栋特意回来带她去镇上打针,休息了好些天才缓过来。

    这个时候沈母目光清明,再看青璃,眼含泪花,满心愧疚:“我前段时间糊涂啊,让你受委屈了,是我老婆子不对,你要打要骂只管动手,放心,我不跟家栋说。”

    青璃自然不会介意,沈母只不过被剧情牵着走了,她笑着安慰了她两句,更是让沈母感动不已。

    现在她回想起来,真觉得自己当初是猪油蒙了心,儿媳妇这么好她看不见,就顾着那些鸡毛蒜皮的事瞎折腾。

    这事之后,家中重新恢复平静,让没能看着赵青璃下堂的张红琴等人遗憾不已。

    青璃也彻底不接任何工作了,专心复习。

    一直到了1977年十月,高考恢复的消息正式传来。

    青璃因为提前知道消息,弄了不少复习资料,等消息传来,她就将自己整理的资料送到知青点让他们用。

    在别人紧锣密鼓的复习时,她反而一如既往的悠闲。

    保持着之前的步调,不疾不徐。

    沈家栋这个旁观者都看得着急,劝她多复习一下,青璃嘴上答应着,却并不行动。

    直到高考结束,所有人都松了口气,等着结果公布。

    没多久,录取通知书来了。

    青璃是大队这些人中考得最好的,陆芙也考中了首都学府,但分数没她高。

    在一众羡慕的目光里,青璃和沈家栋离婚了。

    所有人都说沈家栋傻,唯有沈家栋自己笑着说:“阿璃将两个孩子都教好了,以后他们肯定也能考上好大学。”

    他从张秀秀走了,就想好了,这辈子,就守着这两个孩子过。

    中间动摇过,但又坚定了,因此心情一片平静。

    两个孩子就平静不了了,他们没想到这一天这么快来临,通知书下来后,就一直哭,等她收拾东西真的离开那天,更是一人一边抱着她的大腿:“妈妈!呜呜……你别走好不好?”

    这还是大宝二宝第一次当着青璃的面叫妈妈,她有些短暂的不自然,不过很快又淡定了,一抬手,就将两个十多岁的孩子扶起来,温声道:“不是说好了吗?我在首都等着你们,好好读书,考过来了,我还是送你们去报名。”

    大宝哭泣声稍弱一点。

    二宝闻言却哭得更大声了:“哇哇哇,首都学府好难考啊!”

    爸爸说大队里那么多人参加高考,就她和另一个人考上了首都学府,可见多么困难,让他们努力上学,现在玩心重的二宝便觉得一座山压在自己头上,沉得他心慌,没底气。

    沈家栋看笑了,过来打了儿子屁股一下:“你有点出息啊!怎么就难了?还没考呢!这还没做就放弃的性子,学谁的?”

    二宝瑟缩了一下,瘪瘪嘴,不说话了。

    青璃跟他们俩拥抱了一下,又重复了一遍约定,拿起行礼,离开了。

    大队长弄来了拖拉机,将拿到录取通知书的知青全部带走。

    青璃去的是首都,首都大学多,同行的人不少,一路上倒是没出现什么意外,等她一个人的时候,就遇到扒手了。

    还好她练的身手有用,直接将人逮了送派出所。

    一出来,又遇到几个跟过来为那小偷寻仇的,前后不过半个小时,青璃又给派出所送人了,引得派出所的公安都笑了,说想招她过来,这样这片治安就绝了。

    也是因为青璃表现好,又是首都学府的新生,公安们聊了两句,听说她想租房子,立马纷纷帮她介绍。

    都不用浪费时间住旅馆,当天就租好了一个房子,让她能安顿下来,还就在学校附近。

    安顿下来后,青璃没有联系原主父母,原主在第三年她的父母就再没联系她,估计也是想忘记这个女儿,那干脆两不相扰,只等到了她父母养老的年岁,按时寄点钱过去就够了。

    两个孩子不负她的希望,真的在几年后考到了首都学府,就是二宝专业要稍微差一点。

    青璃也履行约定,亲自送他们去报名。

    此时她已经是一家开了无数分店的服装公司老总。

    带着孩子走在校园里,青璃意外碰见了早就毕业的陆芙,两人这些年在商场上碰见过不止一次,但可能气场不和,两人从未深交。

    这一次也不列外,仅仅一个点头,双方便错过。

    陆芙身边的男人沈勇军看见熟悉的面孔,本想打招呼,却发现妻子已经走过去了,想了想,还是没有打招呼,但也问了一句。

    陆芙小嘴微撅:“我和她总是竞争关系,没办法多交流。”

    沈勇军诧异,好奇问:“那你们谁赢得多?”

    陆芙羞恼的捂着丈夫的嘴:“闭嘴!不许问!”

    沈勇军宠溺的笑笑,揉着她的长发,温声道:“不要紧,我钱够用就好。”

    陆芙放下手,抿唇笑笑,这才说:“其实也不是,我和她这个感觉,就像是天定的敌人,总有一种冥冥之中的感觉让我不停的努力超过她,虽然每次都没成功,不过没什么大不了,日子哪一天不是过呢。”

    “说得好!”沈勇军用力点头,欣赏的看着面前的女子。

    不会外物所移心智,便是最好的。

    这一世结束,青璃没有再回到虚无空间,而是在闭眼的那一瞬间,心中道:“暂停任务,申请长期休息。”

    话一出口,便有人回答她:“请问是选择长期休眠,还是转世投胎。”

    “长期休眠。”

    “好的,您会在一个合适的时机,重新醒来,继续新的旅程。”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