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 43 部分

作者:指间风月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刚得知怀孕,心思分外敏感了些,于是更加生气了。

    徐孟玺吻了她额头一下:“抱歉,这次行程比较紧张,没来得及买,下次补上。”

    两人一起用了午餐。然后一同来到余桃沙的住处。

    余桃沙懒洋洋地靠在沙发上,球球也跑过来凑热闹,跳到沙发上,蜷缩在她身边。她一把抱起来扔到了徐孟玺怀里。

    球球噢一声,好不委屈。

    徐孟玺抱着球球,心下觉得异样,她平日可不会拿猫撒气,猫可比他娇贵得多。他看出来了,她在使小性子呢,但应该不是为了礼物。他把球球放到一旁,自然而然地坐在她旁边顺手揽住了她的腰,“又使小性子呢”撩撩头发,摸摸耳朵,一双手就没闲着,不停地在她身上游移。

    余桃沙闭上眼睛,以往每次都是这样的,被他压在沙发上来一次,再抱到卧室来一次。不过这次徐先生像是转了性,吻到一半硬生生克制住了,最后执起她的右手轻轻落下一吻,呼吸还有些急促。

    余桃沙惊讶得不行,“这么正人君子可不像你。”

    徐孟玺揽着她笑:“没有男人对待自己的老婆正人君子的,如果那样,只能证明他不爱。”又是一笑,握住她的手,她的手不是那种骨感的,颇有些肉,但也修长匀称,“我前几天想着给你买个钻戒,但是带着你去买就失了惊喜和浪漫,不带你去吧,你的尺寸我拿捏不准,难道到了珠宝店,对售货员说我要尺寸最大的”

    余桃沙把手抽出来,瞪了他一眼,不过还是笑了:“你这么说,肯定就是买了。刚才说没买,是骗我的”

    徐孟玺说:“是啊。你总要戳破。”

    余桃沙:“是你的开场白太逊。”

    徐孟玺执起她的手,拿出早就准备好的戒指,徐徐给她带上。

    余桃沙说:“你这是买得尺寸最大的”

    徐孟玺哈哈一笑:“尺寸不敢保证是最大的,但是钻石比一般人的都要大。”

    余桃沙左看看右看看,突然间没那么生气了:“好吧,很符合我虚荣肤浅的本质。”

    徐孟玺趁机道:“等你毕业我们就结婚,嗯”

    “不要。”余桃沙很干脆地拒绝,双手环胸,沉痛地表示:“我怀孕了。”

    徐孟玺被这个消息炸弹砸得措手不及,惊愕过后慢慢回过神来,笑容在脸上无限扩大:“unexpected surprise。”

    余桃沙给的回答是:“哼。”

    他笑意一敛:“你不想要”他胸腔里蔓延着一股复杂的情绪。

    “你觉得呢?”余桃沙给了他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

    徐孟玺自认对自家女朋友还算很了解的,她有自己的想法,有自己的追求,但是意外令她怀孕确是他不对,他完全摸不清她在想什么,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他和她暂时都没有生育计划。

    徐孟玺沉思了片刻,收起了他平日的狡诈粉饰,老老实实地说:“沙沙,坦白说,我从来没想过孩子的事,不过,love me love my dog,如果是你,我表示会很期待。这是一个unexpected surprise。”

    余桃沙鸡蛋里挑骨头:“没听懂。”

    徐孟玺微笑着重复了一遍:“love me love my dog是爱屋及乌,unexpected surprise是意外的惊喜,因为爱你,所以期待孩子,他除了是意外的惊喜还能是什么?”

    余桃沙:“所以呢?”

    徐孟玺接道:“我们足可以提供给孩子优渥的环境,所以应该把他生下来,你不想带孩子我来想办法,至于你的学业,我保证将孩子对你的影响降到最低。”

    他一副生怕她会打掉孩子的模样惹得她既好笑又心疼,余桃沙笑了:“说得好像孩子只是你一个人似的,我只负责生就好了。”

    徐孟玺说:“生孩子很辛苦。我负责养就好了。”

    算他会说话。刚得知怀孕,余桃沙有过彷徨、犹豫以及对未来的不确定,她一点也不想当黄脸婆啊。听了徐孟玺的话她就像吃了定心丸,她琢磨了会儿,说:“那我们抽空去把证领了吧。”

    徐孟玺有些不满:“你说这句话的口气怎么跟今天天气不错一样?”

    余桃沙反问:“那要我怎么说?”

    徐孟玺揉揉她的头,笑了笑:“好。”

    结婚证是一辈子要保存的东西,结婚证的照片就很重要了,一定要拍得好看。余桃沙专门跑到离家近的专卖店买了两件崭新的偏休闲的白色衬衣。

    余桃沙给徐孟玺穿上衬衣,她记得他们第一次见面时,他穿得就是白衬衣,清爽干净,温润如玉。她跳起来吊着他的脖子吻了一下:“我老公真帅。”帅到她觉得很自豪。

    徐孟玺顺势加深这个吻,心里有些苦,让她这么早怀孕真是失策。

    徐孟玺先带余桃沙去医院做了检查,检查结果一切正常,出来医院后,余桃沙表示自己想要个儿子。

    徐孟玺问:“为什么”

    余桃沙得意地笑:“儿子像你一样帅,我可以给他男扮女装,别人也看不出来,还以为我又有儿子又有女儿。”

    被黑习惯了的徐孟玺还真不习惯她这频繁的夸奖,他说:“我们可以生两个。”

    余桃沙:“要生你自己生去。”

    “行啊,到时候你别来拦我就行。”

    余桃沙:“……”

    ——

    通知了老爸老妈和徐教授后,余桃沙就和徐孟玺肩并肩手牵手进民政局了。

    从民政局走出来,余桃沙拿着红本本,掩住嘴,眼睛眯成了一道缝。

    徐孟玺揽着她的腰:“嫁给我这么高兴?”

    余桃沙难得没有反驳他,只是道:“我先前还想,你要是美籍就麻烦了,话说你在美国长大,怎么没改国籍?”

    徐孟玺:“当时我爷爷奶奶不同意。”幸亏了没同意,否则领证也没这么顺畅。

    余桃沙哦了一声:“你在国外不是混得挺好吗?怎么舍得回来?”

    这个问题还是蛮复杂的。徐孟玺给了一个人最浪漫的答案:“不回来怎么遇到你?”

    余桃沙撅嘴,摆明了不信。

    徐孟玺想了想又说:“富贵不归故乡,如衣锦夜行。”

    实际意思就是,富贵不归故乡,如何装逼耳?

    余桃沙调侃:“呦,学了不少本事啊。”

    徐孟玺自得:“那是当然。”

    余桃沙:“那这句话是谁说的”

    徐孟玺没回答,自然是说不上来。余桃沙掩着嘴直乐:“一秒破功啊你。”

    徐孟玺说:“我真担心,别人家的孩子都是哭着来到世上的,我们的孩子可别笑着来到世上。”她真的太爱笑了。

    然后余桃沙把结婚证拍了照片,发到微博上——

    有你在,心就安。@徐孟玺

    并附上两张结婚证照片。

    今天蔚市的天空并不蔚蓝,但他们的心情却是一片晴朗。

    全文完。

    指间风月

    2017年3月26日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