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11章 大结局

作者:柯小聂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明无色也不装了, 手中之刃闪烁殷红光芒。他漆黑的披风片片碎裂,露出了属于魔界军师的苍白脸蛋。

    无论是场外的颜绿婉, 还是场内的无启,都忍不住骂了声无耻。

    堂堂魔界军师居然这样搞事情,脸都不要了。

    一个人实力强横并不要紧,关键是这个人还是个不要脸的人,那就很可恨了。

    可叹元凤梧本来猜出几分真相,无启后悔自己居然忽略了去。

    当然如今,什么都晚了。

    玉空又祭出了自己的那把断,断在白日宛如太阳一般耀眼。沈灼也抽出了自己的蕊心剑,如常化出了玄莲剑阵。

    只不过有了上古魔神之力加持, 那朵莲花比曾经幻化的大上百倍。

    一朵硕大的剑莲向着无启逼去, 夹杂着无上的威势。

    蛇身的无启也感觉自己被一张绵绵密密的大网就这般笼住。

    与此同时, 三道神识将她锁定, 使得她逃脱无能。

    光芒交融之际,沈灼感觉无启凄厉的惨叫声充盈了自己的耳朵。沈灼眸光沉润, 眉毛也没挑一下。

    她神识奇妙的感觉到了无启如今的存在。

    在沈灼精神力的凝视之下,无启的灵魂被一点点吞噬。也许眼前这个生灵, 当真是上古遗留的极具力量存在, 可到了如今终究也是逐步消融。

    因为她已经不合时宜, 因为无启太任性。

    无启是个聪明的人生灵,却不愿意改变。这世间环境在不断的变化,可是无启却始终不愿意改变自己的凶性。

    也许这股凶性在曾经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可是现在却不能如此了。

    沈灼并没有半点迟疑, 反而更向前一步。

    一点小小的血污飞溅,飞向了沈灼。

    而沈灼也是个小心谨慎的人,轻巧以幻珠接纳。

    什么聚体重生那一套, 沈灼不打算给无启这个机会。不过这一滴血,似乎和无启没什么关系,而是宁无缺的心思。

    宁无缺死前的心情,沈灼也感知到了一些。

    那就是宁无缺已有自毁之念。

    无论宁无缺有什么心思,他都是一个极端自律的人。似他那样子的人,却被无启驱动,渐渐沉溺日深。包括他对纪雪君的游戏般恶意,也是受了无启影响。

    他们在一起久了,渐渐也会同化。

    这一点可怕之处,宁无缺心里也有数,隐隐有些明白。

    说到底,他终究是无启血肉所化。无启现在吞他可能还有排异反应,可是天长日久,也许自己终究会跟无启同款的心绪。到时候无启再将他吞噬,可能也未必会有什么排异反应了。

    这一点无启未必不知,所以故意诱惑宁无缺行一些玩弄人心的游戏。

    玉空那一番话,终究是有些用处。到了最后关头,宁无缺终于还是多了几许清醒。

    三道力量浇灌之下,无启灵魂伴随身躯都渐渐消融,消失于天地之间。

    如此巨大力量引起的天地之变,终于也开始恢复正常。

    天边的乌云渐渐消散,阳光终于也开始亲吻大地。

    那个祸世的妖异凶徒,终究也是消失于天地之间。

    玉空一头银发轻轻散落,收敛眼中狠戾之一。想到了死去的宁无缺,她心里终于轻轻叹了口气。说到底,这是他们妖族幼崽的心理问题。

    其实宁无缺也未必是真心想要造反的。

    他就像是无启最后一件祭品,伴随无启就此消失。

    无启一死,女帝心里又防上了明无色。可她窥见明无色瞧沈灼的眼神,心里倒是莫名的放心几分。

    就像明无色猜的,女帝也考虑要不要将沈灼永久性留下来。

    命运阴差阳错,自己妖力送都送了,也许这便是天意使然?

    沈灼与其当一个魔后,不如来妖族当女帝,后宫三千不知道多舒服。

    玉空一接受现实,就觉得三成修为自己合适当个监督者。仔细想想,那样儿也不错。

    明无色心里不是滋味,又觉得不妙起来。

    他是个聪明且善于摆布口舌的人,可这位渊神此刻却沉默下来。

    难得阿灼有此机缘,自己若是阻了她,岂不是对不起老婆。

    这晚月色盈盈,明无色掏出了碧色的翠箫,轻轻的吹奏。

    有人靠近了他,伸手蒙住了明无色眼睛。

    “猜猜我是谁。”

    明无色唇瓣微微一笑:“阿灼,回来了?你要是答应了女帝,也没什么不好。咱们夫妻二人,便掌握整个世界,岂不是十分快意?”

    只不过这话说出来,明无色却没有想象中那么开心。

    幕后大魔王人设,给全世界生灵写剧本之类固然酷炫。可比起这些,他似乎更渴望和自己老婆在一起腻歪。

    神秘人设搞久了,也没那么有意思。

    就好像他当秘境之主时,也当得并不快乐。

    沈灼松开手,轻轻在他身侧坐下来:“我拒绝女帝了,没有答应。我告诉女帝,若是她挑中妖族什么人选,便让她改造那人体质,将凤凰之力还回去。”

    明无色:“你瞧瞧你,你就是太舍不得我了。”

    这么说着,明无色的脸颊却禁不住微微一热,一股喜悦之意顿时冲上心头。

    沈灼给了个跟你没关系眼神。

    沈灼解释:“我呀,并不是真正妖修,对妖域没有那种刻骨铭心的感情。我对建设妖域,没有那种急切的心情。”

    一个人爱一行,才会干一行。

    明无色叹气:“早知道,就别吧上清界击得粉碎了,留下来让你当仙主。不过现在,你要想讨个人族修士的一域之主当当,也来得及。”

    毕竟如今人族修士不是在重建吗,沈灼去当个创世神也挺不错。

    沈灼手指绕了头发,又轻轻松开:“好啊,若不是我现在身负凤凰之力,我还想去争一争。不过现在,那就算了。”

    靠着女帝能力,自己争来也没有什么意思,更不是自己能耐。

    女帝现在身体承受不起,除非女帝使得第二个妖修身具容器之能,沈灼才能去传功。

    明无色瞧着沈灼,有个念头也越发鲜明。

    也许,自己该对魔界放手了?

    他一直像个老保姆,操心苍龙界大大小小事情,担心他们没了自己不行。

    明无色还想起玄昭,这个孝顺徒儿有些话也仿佛有些道理。

    幽冥界前任界主已死,由万鬼令炼化的白魅正在搞重建。

    上清界被沈灼一剑劈碎,人族修士在创建新的乐土。

    罗刹女帝玉空准备另择传人,正绞尽脑汁挖掘新的妖族领导者。

    明无色这位兼任前任秘境之主、苍龙界创世小能手的多重身份戏精也生出了点懒散念头。

    他轻轻侧过脸孔,亲亲沈灼唇瓣。

    阿灼,我退休好不好?

    沈灼听到了他脑内音,灵魂深处发出疑问:我们家碗谁洗?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