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33章 番外:道听途说(下)

作者:公子歌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我叫王涓,家里是##县城的,第一次看见林琅的时候,我上高一,他已经高三了,我算是他的学妹。

    我第一次见到林琅是在学校的春季运动会上,已经是四月的天气了,学校大门旁那一溜的柳树吐出大片大片的柳絮,我被宿舍的老二强拉着来到操场上给我们班的比赛运动员加油,到那的时候正巧有几个人拼着命往终点冲,旁边有个高大的男生好像是个陪跑的,边在跑道外头跑边大喊说:“林琅,加油,林琅,加油!”

    我们宿舍的老二看到之后还特别不满意,觉得这样不公平:“现在不是不让陪跑么,那人怎么还陪着跑?”

    我笑了笑,拉着老二来到了终点上,我们班的那个李靖第一个冲到了终点,大家都忙着拿着毛巾矿泉水围了上去,刚才在外头陪跑的那个男生已经冲到了我身边,挥着手大喊说:“林琅赶紧赶紧!”

    他长得很高,但是言行举止兴奋的跟个小孩子似的,我忍不住笑了出来,顺着他的视线看了一眼,结果看到一个很清瘦的男生正拼了命地往终点冲过来,脸色憋得通红,真的是挥汗如雨。

    我对林琅真的是一见钟情。人对人的感情很奇怪,就是那么突然。我们宿舍的老大说,相对于男生喜欢一见钟情的爱情,女生更偏向于日久生情,我以前很相信她的话,可是我对林琅,真的是一见钟情,他几乎符合我所有对男生的幻想,我当时心里头怦怦直跳,林琅跑到终点的时候对着我身边的那个男生笑了一下,我却以为他是在看我,慌忙扭过头去,假装去看我们班在一旁喝水的李靖,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里。

    我身边那个男生很快就跑过去了,他们是高三的学长,那个班长我还认识,是我们学校的风云人物。

    我小心翼翼地去看刚刚比完赛的那个男生,汗水顺着他光洁的脸颊流下来,湿漉漉的头发被他一掳乱蓬蓬的,露出了光洁的额头,眉毛显得更加清秀和漆黑,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看的男生,像电视里走出来的一样,那么俊秀。阳光强烈地我睁不开眼睛,我们宿舍的老二拉了拉我说:“帅哥呀帅哥呀。”

    她这么一说,我反倒不敢再看了,怕她会看出我的心思来,红着脸抱住她的胳膊问:“他们是高三的吧?”

    我不知道别的学校是怎么样,可是我们学校里头高三的学生都不喜欢找高一的学妹做女朋友,不知道是不是嫌高一的学妹年龄太小,那时候我们普遍只有十四五岁。作为一个小县城的高中,学校对早恋的事情查的很严,学校里明目张胆的情侣很少,但每个班都有那么几对,我们宿舍的老七,男朋友是她邻居,今年高二了,对她特别好,几乎言听计从,我们都是看着言情小说长大的一代,都很羡慕她。

    我们学校总共有三座教学楼,高一到高三,正好分开来。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头,我都会在夜自习之后偷偷跑到三号楼去,那时候学校是晚上九点下晚自习,九点半教学楼就熄灯了,大家就回宿舍楼睡觉,可是他们高三的学习任务重,下了晚自习也都会点着蜡烛学到学校保安过来催。

    我对于高中最深刻的回忆,就是夜晚那个样子。因为大家都是在点着蜡烛学,整个教学楼都泛着盈盈的光,暗黄色的,看着很静谧。我几乎每天晚上都会在三年级二班外头转一圈,高中的时候是按学习成绩排位的,可是林琅成绩那么好,却都是坐在倒数第三排南边数第三个位子那儿。我站在二班和三班交界的栏杆那,可以透过最后排的窗户看到他。有一天可能是太阳西斜窗户透过的光太强烈的缘故,那窗户上面竟然贴了一张报纸,我还难过了很长一段时间。

    林琅学习的时候很用功,而且他身边总是坐着那天我在运动会上见到的男生,也是很英俊的一个男生,林琅学习的时候,他经常在一旁趴着静悄悄地跟他说话。对我而言,那是短暂而宝贵的一段岁月,他不认识我,不知道有一个高一的学妹名叫王涓,可我一直偷偷喜欢着他。

    过了两三个月之后就是高考,暑假的时候我去县城,还特意去了一趟学校,结果就看到学校大大的光荣榜上,写着他的名字。其实他高考的时候发挥的不是特别的好,考到了省里的一所重点大学,我一直以为他会考上清华北大那样的名校。

    我想,我也要好好学习,考到和他同样的学校里头去,我甚至幻想当我考上了之后,以学妹兼老乡的身份去见他,和他会有怎么样的谈话,我想,无论他当时身边有没有女朋友,我都要告诉他我从高中的时候就一直喜欢着他,而且因为对他的这么梦想,才考到了这么好的一所学校。

    家里的人对我成绩的突飞猛进都很惊讶,其实我不属于那种以前不学习然后突然知道学习了,一学习成绩立即就突飞猛进的那种人,我以前也很用功,现在只好更用功,有时候特别累的时候,我就跑到三号楼的三年二班,我想,我也要坐到那个位子上,考上和他一样的学校。可是第一年高考我没有发挥好,距离F大的录取分数线差了五分,被调剂到另一所大学里面,知道分数的时候我在网吧,当时就趴在桌子上哭起来了,我那么努力,抱了那么大的希望,吃了那么多的苦,为什么还要再差几分,我的身体都是抖的,脑子白花花的什么都想不出来。家里人和朋友都希望我能走,说女孩子用不着为了上一所好大学浪费那么好的青春,何况接收我的那所大学也是不错的了,是个一本,而且是在省外。

    我想了四五个晚上,最后还是决定复读一年,那一年我几乎把一辈子都赌上了,我怕自己考不上,也怕自己考的还不如第一年好。幸运的是因为我在复读生里头成绩数一数二,学校不收任何学费,还给了我够我一年花费的奖金,更幸运的是,一年之后,我终于如愿以偿来到了大学里面。

    到了大学的第一件事就是参加老乡会,我又不敢明目张胆地打听,几乎所有的跟我们市有点瓜葛的老乡会我都参加了,有天我去自习室上自习,结果在教学楼的大厅里头,突然看到了林琅。

    我想也不想就跑了过去,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勇气。我觉得我已经有些魔怔了,跑过去叫道:“学长学长。”

    他比以前更好看了,身材也高挑了很多,穿的更是跟高中那么朴素的样子没法比,又贵气又温柔,看着像个王子一样。他吃惊地看着我,随即淡淡一笑,问:“叫我么?”

    我呆呆的,感觉眼泪都要从我眼眶里涌出来,我暗恋了那么多年的人,就那么美好而温和地站在我面前,问我:“叫我么?”

    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好笑了笑,说:“我……我是学长的老乡,也是英语系的。”

    他愣了一下,接着便笑了出来,点点头说:“是么,你好,找我……有事?”

    “我……我高中的时候就很崇拜学长……所以想跟学长认识一下。”我脸色通红,昂起头用家乡话说:“我叫王涓。”

    林琅笑了出来,同样用家乡话说:“学妹好。”

    可能是很久没有说过家乡话的缘故,他说的有些青涩,唇角微微提起来,恍而还带着高中时的那种青涩和腼腆。我心里突突直跳,抱着书说:“那……那我不打扰学长了。”我说罢就朝教学楼外头跑,跑到外头回头看了一眼,却见他仍站在那里看着我,朝我笑着挥了挥手,一个女生从一旁的阅览室走了出来,跟他有说有笑的上了楼。

    我站在夜色里头,心里仿佛海潮汹涌,眼泪从我脸颊上掉下来,觉得这几年的坚持都算没有白费。我能站在他面前,告诉他我的名字,即便他不知道我曾喜欢过他,也很满足。

    我想,他现在这么优秀,那么帅,成绩又那么好,几乎集中了所有他那个类型的男生应该具备的品质,这样的男生,我怎么配得上呢。

    我在大学里学习依然很用功,用功学习,几乎已经成了我的一个改不掉的习惯,我想我喜欢的人那么好,那我也更优秀一些,总归是好的。我加入了学生会,一开始竞选演讲的时候很害怕,当时的学生会主席是个很英俊的男生,叫关朋,我觉得很熟悉,可就是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我第一眼真是没有认出来他是谁,可能是学生会历练的比较多的缘故,他看着非常成熟,因为学生会换届是很正式的,大家都穿着西装,我有些不敢认他,可是当我站到讲台上的时候,突然发现后排观众里头坐着一个人,是林琅。

    后来我才知道,他应该是陪着关朋一块来的。我一看见他,紧张得话都说不出来了,我只是在心里告诉自己,我不能在他面前丢人,不管怎么样,我都不能在他的面前丢人。可我依然很紧张,甚至于有点激动,说的我自己眼眶都红了,评委们似乎也很感动,我却记不得自己都说了些什么,到最后的时候,我望着后头的林琅大声说:“谢谢大家,我是来自英语系的王涓。”

    我说得很大声,想叫林琅记住我的名字,评委们都笑了起来,校领导还开玩笑说:“这个嗓门大。”

    结果也很圆满,我顺利进入了校学生会,选举结束散场的时候,林琅过来和关朋笑着说话,关朋脱了外套搭在肩上,揽着林琅就要往外头走,林琅扭头看见我,突然笑着摇摇手说:“老乡加油啊。”

    那时候我正在听上一届的一个学姐说话,眼睛一下子就红了,那学姐笑着说:“你们去哪,伊然不是说待会要请吃饭么?”

    林琅指了指关朋,笑着说:“我正怕一个人当电灯泡呢,约了你正好,那一块吧?”

    我傻笑着看着他,学姐突然冲着我一笑说:“那就先这样,明天有空你来找我。”学姐穿的是正式的职业套装,非常漂亮的一个女生,抱着一堆文件低声笑道:“可别喜欢他哦,要不有你伤心的。”

    我脸一红,学姐已经笑着下了讲台,林琅又冲我笑了一下,可能是白天光线充足的缘故,样子感觉有些疲惫,可是依然那么好看,我看着他,常常说不出话来。我觉得即便以后我结了婚,有了很相爱的人,也不会有这样强烈的,不知所措的悸动。

    再见到他,便是大二时的那次迎新晚会了,那时候他已经考上了我们学校的研究生,我身边也有了一个追我的男生,每天晚上都给我发短信。可我总是不拒绝也不接受的态度,有时候自己都厌恶这样的自己,可是没有办法,就是觉得少了点什么。他作为系里的学长,从研究生院过来主持晚会,他的英语真的说得非常好,很难让人相信他是农村里出来的,我们那教学从来不教口语,老师说的都不怎么标准,他能达到那个水平,真的让我非常吃惊。那台晚会林琅无比耀眼,又帅口才又好,恍而还带着当年青涩的影子。连我们教授都说我们这一届就没有像林琅这么肯学习有有天分的学生。奇怪的是,我眼里的林琅越是优秀,我对他的迷恋反倒淡了下来,因为觉得自己跟他不可能在一块,那种迷恋就变成了一种对偶像的向往,埋在心底深处,淡淡的,只是不能深挖,碰到了还是觉得很疼。

    知道林琅是个同志是我大三时候的事了。但我并没有觉得多吃惊,真的,如果这个消息是突然而至的,或许我还一时接受不了,但他的事是一点一点透出来的,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一开始是因为喜欢他的女生那么多,他却一个女朋友也没有,大家有时候就会开玩笑,说他是不是同性恋呀。再后来,玩笑多了,就开始有了风言风语,不过都是捕风捉影的一些事,林琅在这一块很谨慎,旁人根本抓不到什么把柄,而且那时候他已经跟着导师到处跑了,研究生院又不在本校区,大家基本上都见不到他,认识他的人也没有几个,都只知道他长得很帅,成绩很好之类的。我也开始怀疑起来,但也只是怀疑,而且怀疑的对象是他身边的那个关朋。后来听说他那一位叫做韩俊,我还觉得不可思议。

    2011年春天的一个早上,我去研究生院见导师,想要报考经济学院的孙教授的学生,出来的时候,突然看见林琅在我前头走着,正要出大门。我紧跑了几步,突然看见他在一辆黑色的轿车的前头停了下来。研究生院坐落在老城区的教工家属区附近,老树遮天蔽日,非常安静,街上几乎没什么人。车子从我身边驶过,开得很慢,而且有些不稳,我心里突然漏了一拍,因为我看见林琅被车里的男人压在座位上,红着脸被男人吻得喘不过气来,声音断断续续地说:“不是我让你等的……窗户……窗户没有关严……”

    我吃惊地说不出话来,那还是我第一次见两个男人亲在一块,其中一个还是我暗恋了那么多年的人。我真是不知道自己当时是怎么想的,五味杂陈,看到他身为一个同志,也生活得那么好,心里又欣慰,又失落,又觉得很妒忌。想要哭,又找不出要哭的缘由,想要笑,又笑不出来,委屈而茫然,似乎还有一点点的兴奋,心想他爱的果然是个男人,不爱我也是可以理解的。

    我悄悄地走了过去,走了好久才敢回过头来,结果看到那车子却在路边停了下来,我猜测他们在车里做些什么,心跳震耳欲聋,让我无法呼吸。

    我的眼泪,终究还是掉下来了,还在路旁蹲了一会。青春扑打着翅膀呼啦啦就那么过去,从我高一到大四,整整八年的时间。这世上有一种人,就是给女生暗恋的,那么美好,因为一点也不了解,更到了接近完美的地步,林琅于我而言,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那天的阳光很好,中午十点多,春花烂漫的一片,空气也弥漫着花香。我想,那个男人也是很英俊的,跟传言中说的一样,我有些难过,可还是希望他们的感情,也像传言中说的那样好。

    我喜欢了那么多年的人,我怎么能不祝福他。

    祝他和韩俊,能一直这么幸福地生活下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