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36章 番外 今生今世(3)

作者:公子歌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生物课上老师说人的体温到了晚上的时候最高,体温高了就容易滋生糜烂情绪,两个人磨叽的久了,难免擦枪走火。林琅想从沙发上站起来,奈何男人抱得紧,他试了几次都没能挣出来,只好态度强硬起来,板着脸说:“松开松开,我还有事呢。”

    “你能有什么事,白天那么多空闲也没见你忙着。”韩俊抱着他吃豆腐,林琅躲来躲去反倒变得跟发情一样,脸都红了,说:“你知不知道两个人要是整天腻在一块,过不了半年就烦了。”

    “哪会。”韩俊笑了出来,把他压在沙发上闷笑道:“我恨不得天天都缠着你……”

    “可是……可是……”林琅边躲边喘道:“可是我会啊……”

    韩俊身子一僵,立马不动弹了,然后猛地松开他。林琅瞧他神色难看,慌忙解释说:“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

    “我整天腻着你你烦了?”

    “我不是……我就是顺嘴就说出来了,我……”

    “顺嘴说出来才说明你真心这样想。”韩俊似乎很生气,看他的眼神冷冰冰的带着委屈。这是林琅从来没有见过的韩俊,三十岁的人了,却好像一个要糖吃却被大人训斥的小孩子,愤怒又无辜,可是两个人一大早的时候才做过,韩俊当时太亢奋,还让他后头出了点血,林琅现在是真心不想再做。他拉着衣领坐正了身体,红着脸说:“反正……反正我不是那个意思,你心里也知道,用不着故意在我面前装受伤,你脸拉得再长我也不会愧疚的,因为咱们说好的一天最多一次,今天的次数你已经用完了。”

    “可是我昨天没做啊!”韩俊皱着眉头,一脸欲求不满的样子:“我昨天不做就是留着今天用的。”

    “哪有你这样的,”林琅红着脸说:“这又不是攒钱。”

    韩俊不说话,只是一动不动地盯着他。林琅红着脸站起来,说:“我要去睡觉了。”他说着就跑到卧室里头去了,其实他下午睡了那么久,现在真的一点都不困,翻来覆去也睡不着,也没见韩俊进来。他穿上拖鞋悄悄溜到卧室门口,扒着门悄悄看了一眼,发现客厅里依旧亮着光,男人好像是在看电视,在看新闻联播。

    他趿拉着拖鞋,故意跑到客厅里去倒水喝。可是韩俊当他是隐形人,看都不看他一眼,他原本还有点引以为耻的小心思,心想韩俊这时候要是厚着脸皮扑上来,他象征性地挣扎几下也就从了。可是韩俊一门心思看着新闻联播,林琅心里涩涩的,看到新闻联播的那个老主持人王宁居然戴了眼镜,老态一下子显出来了。时光匆匆不饶人,当年他刚听说王宁是金龟子的丈夫时,王宁还正年轻,正儿八经的主播脸,在那几个新闻联播的主持人里头最属他好看呢。他站着喝了口水,装作不经意地说:“他什么时候戴眼镜了,老花镜还是近视眼镜?”

    可是韩俊还是不理他,而且那种敌对的情绪表现得非常明显,拿起遥控器换了个台,不肯再看新闻联播。林琅笑了出来,轻声说:“幼稚。”

    他咕咚咕咚喝了几口水就回房间睡觉去了,躺在床上玩游戏。他游戏上没有天赋,连死了好几盘,想以前玩游戏的时候,韩俊就趴在他身边当指挥,从来不会嫌他笨。可是今天明显是不可能把那个“指导员”给叫进来的。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林琅看看表,已经九点半了,就洗洗刷刷准备睡觉。洗漱好亮着灯在被窝里躺了一会,他估摸着韩俊也该进来了,就熄了灯躺进被窝里头。可是左等右等,他估计着都要十点了,也没见韩俊进来,心里烦躁的厉害,蹬着被子就坐起来了,把事情的前因后果想了两三遍。想第一遍的时候还理直气壮,第二遍的时候就有点心虚了,等到第三遍的时候,他就觉得自己确实是过分了一点,还是应该道个歉,要不两个人一直这么僵着也不是个事儿。正在犹豫间,门却咣当一声被人撞开了,只见抱着枕头的韩俊耷拉着一张脸走了进来。林琅心惊胆战,还以为他要使用非法暴力,抱住被子就缩到一边。韩俊瞪了他一眼,还是恨恨的样子,拉开被子就躺了进去,只留给他一个冰冷的后脑勺。

    林琅大感意外,愣了半天才回过神来,急忙小心翼翼地躺好。韩俊窝在被子里:“还不关灯?”

    “哦。”林琅急忙起身关了桌上的台灯。谁知眼前刚一黑,一个人影就扑了上来。林琅吓得大叫一声,胳膊和腿都伸了出去,只听“扑通”一声响,房间里就没有了声音。他急忙打开灯一看,只见韩俊气急败坏地坐在地上,一双眼睛能喷出火来。

    “这这这……这不能怪我谁叫你突然扑上来的……你不用这么看我,我……我可不怕你!”

    话虽然这么说,可是林琅外强中干,探头看了一眼,心里就怯了起来:“你……你没事吧?”

    韩俊盯着他站起来,像盯着一只猎物一样:“反了你了……”

    韩俊说着就扑了上来,手脚并用,不一会就扒掉了他身上的睡衣。林琅光着身子扭动,像一条勾人的泥鳅,男人喘着气说:“看我今天不玩死你。”

    韩俊以前在床上很疯狂,每次都野蛮而粗俗,现在随着年龄的增长到了三十岁,男人的魅力更胜以往,在床上既能保持成年男人运筹帷幄的气度,又不失骨子里散发出来的野性和疯狂,两种截然相反的感觉掌握的恰到好处。他喜欢在做爱的时候说几句粗俗的话来表达自己的兴奋,可是那些话不仅不会让人觉得下流,反而每次都让林琅很兴奋。经过这么久的磨合期,他现在所有快乐的密码都掌握在男人的手里,他们在床上无比契合,彼此都能让彼此陷入失控。林琅伸手护住自己的欲望,可是胸前的乳尖却失陷了。林琅想反抗,可是身体却不听使唤,仿佛不是他的,一味沉迷于男人的抚弄里面,乳尖娇俏俏要命的敏感,他像一只受虐的小绵羊一般,喘着气哭了出来,两只眼睛含着泪,激起男人心中无限的恶趣味,捏搓了一会问:“怎么这么硬,是不是想叫我舔一舔?”

    林琅只是一味地抽气,就是不肯说话,身体却背叛了他,向上拱起了胸膛。他身上最舒服的地方就是乳尖了,要命的舒坦,男人咬过去的时候,像过了电一样刺激的他浑身发麻。他觉得自己臀缝湿湿的,难堪地扭动起来,喘着气说:“你……你别舔了……”

    可是男人不听,还拿硬硬的胡茬子去扎他,林琅身子像筛糠似的抖,知道自己这回是逃不过去了,只好认命地闭上眼睛,喘着气说:“你……你这回轻点,我后头还没好全呢……嗯……”

    林琅越是难耐,韩俊越是兴奋,倒了点润滑剂在掌心里,林琅的后穴从只能勉强进出一根小小的指头变成了两根,不断翕动张开的穴口使得男人能清楚地看见里面艳红的内壁,软软的湿湿的,男人不禁兴奋地浑身打颤,腿间的巨硕也突突直跳,看得林琅一阵脸红心跳,体内的感觉更加清晰敏锐起来。韩俊终于忍不住了,抽出自己差点被他里面高温给融化的手指,双手紧紧地扣住林琅秀长的双腿,将他的俏臀抬高,一举将自己耸立的巨硕送进了那不断开合、蠕动的滑腻菊花。

    林琅又羞耻又气愤,抓着被单呻吟:“真……真是个种马。”

    韩俊一听这话笑了出来,噙着他的耳垂问:“那我跟你交配了那么多次,撒了那么多种儿,你怎么还没怀上?”

    林琅觉得交配这个词太粗俗,红着脸骂道:“流氓……嗯……”

    男人坏笑着换了个姿势,贴着他的后背律动,握着他的手指放到两个人胶合的地方,做的时间长了,那部位流出了好多黏黏的肠液,抽插起来淫靡作响,男人噙着他的耳垂问:“你摸摸,撑得那么大,进的那么深,而且也是从后头进,这不是交配是什么?”

    林琅怕男人再说出更粗俗的话来,自作聪明地扭动起来,企图转移男人的注意力。他反手抱住男人的脖子,被男人顶得不住颤抖,好像内脏都要被捣坏掉。男人每一次都抽至穴口再整根插至深处,时快时慢,时疾时缓,又粗又长的性器刚猛而有力,使得艳红的内襞也在男人的抽插中闪着湿润的光泽快速地翻拉回缩,林琅浑身泛着粉红光泽,叫声像野猫一样凄厉,微张的红唇不自觉地流淌着透明的口水,紧闭着的双目胡乱地摇头,一副既痛苦得要命又舒服得要死的癫狂模样。

    “我……要……要……死了……啊哈……啊……”他支离破碎地浪叫着,在一阵强过一阵的狂猛高潮中高昂着优美、满布汗水的脖颈,浑身抽搐着双手突然一软,一下子瘫倒在地上。

    他的失控刺激了韩俊,男人双目赤红地握紧他窄细的腰,开始疯狂地摆动着腰部,直把身下的男孩操得死去活来,胡乱摆着头尖叫不止,一把捞起他瘫软的身子以背跪式的姿势不住地往上顶弄,喘息着说:“再敢惹我,我就操得你下不了床。”

    林琅流着口水哭,叫喊的力气都没有了,他又到了高潮的边缘,男人加快了速度,喘息说:“乖,再忍一会,咱们一块射!”

    眼前火花飞溅,林琅咬着手背叫直了腔,男人就着这个姿势在他体内抽插了好几百下,终于低吼着叫了出来,林琅在喷射的瞬间感到肠壁上也一阵滚烫,男人大幅度摆着腰身,囊袋打在他臀上的时候“啪啪啪”响了三次。

    林琅淫荡的身子依旧保持着跪趴式——高高翘起的屁股雪白浑圆,中间那艳丽无比的菊花却大大地洞开着,红滟滟的像婴儿的小嘴,还一张一翕地贪婪的蠕动着,流出了白色的粘液,还有润滑剂的白沫子。

    林琅不住地颤抖,头发湿漉漉的黏在脸上,无声喘了出来,刚才的感觉太可怕,好像死了一回。

    其实韩俊很少会做的这么疯狂,他眯着眼看了看表,他们做了一个多小时。男人抚摸着他的身体,不住地亲吻他的脸颊:“你流了好多汗……”

    高潮过去之后,后穴就疼了起来。林琅趴在床上不能动弹,只是无声地哭。韩俊趴上来抱住他,贪婪地亲吻他红肿的乳尖:“怎么了?”

    “你……”林琅拉过被子盖住自己的身体,沙哑着声音说:“你不尊重我。”

    他是真的生气了,他禁受不住韩俊的撩拨,是因为他深深爱着他,可是韩俊却控制不住自己,可能是因为他爱自己不够深。

    可是韩俊显然没有意识到他的伤心,亲吻着他的肩膀说:“林林,林林,说出来真怕你笑话我,每次跟你做,我都觉得像上了天堂一样,要命的舒服。”

    林琅鼻子一酸,认命地闭上眼睛,然后转过身,投入到男人的怀里面,胶合的汗水湿漉漉的,男人身上的味道更明显,仿佛闻多了就会上瘾。两个人赤身相拥,是这天底下最亲密的事情,他深爱着他,即便有时候做爱不是他愿意的,心里也很喜欢。

    他喜欢看韩俊喜欢看的杂志,喜欢吃韩俊喜欢吃的菜,听韩俊常常听的轻音乐。他会为了韩俊去锻炼韩俊最喜欢的自己身上的某个部位,他以前那么讨厌虚伪的人,现在为了韩俊,他有时候也会故意装一装,以期望博得韩俊的欢喜。

    爱一个人,就是卑微到这个地步。他是如此没有出息的人,眼里只有韩俊,没有四季和阴阳晕晓。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