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37章 番外 今生今世(4)

作者:公子歌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五一三天假期,两个人打算去洛阳和西安,之所以选择这两个地方,是因为林琅上了那么多年学,学了那么多年语文后,被浇灌出来的传统文人的浪漫情怀,一提中华民族泱泱文化,洛阳长安这两个地方基本上是跑不了的了。

    F城是地地道道的北方城市,虽然是老城市了,风景秀丽,很多人也会慕名而来,但说句实在话,还真没有多少古迹可循,最多就那一个老城墙,还在近代翻修过了,补了厚厚的水泥,现在随着时代的发展,越来越多的是现代的气息。

    林琅小山村里出来的,旅游对他来说是一件极其奢侈的事情,别说旅游了,他长这么大,连他们省城都没有出去过,从小到大,他老家,F城,再算上那年跟韩俊看日出去的城市,也就三个而已。韩俊是经常出去旅游的人,而且叫林琅鄙夷的是,就在他们没见面的那三年,韩俊还一个人背着包去了趟西藏,可惜有了高原反应,走到一半就回来了。林琅知道了之后直说活该,他在那行尸走肉地活,韩俊居然还有心情出去旅游。可惜他这火没发多长时间就熄灭了,因为韩俊翻出了他去老校区主持晚会的照片,阳光灿烂,笑得几乎走了形。他解释说那是节目效果需要,表演的小品太搞笑,他笑得忘形,一不小心被同学抓拍到了。结果韩俊说:“我也可以解释,我当时心里憋着一股劲儿没处发,专门去西藏吃苦去了。”

    那三年的光阴对他们来说是一个宝贵的记忆,也是一段谈不上开心的过往,他们两个其实都很少提及,都觉得活在当下最重要。

    旅游一般有两个选择,一个是跟着旅游团走,比较方便和省事儿,到了地方有导游跟着讲解讲解,也有助于个人理解,可是这样行动很不自由,玩也未必能玩得尽兴,几乎是走马观花,看不透一个城市的本质;另一个就是自己单独去旅游,想去哪去哪,待多长时间也没有限定,只是这样的话什么都要自己做,买门票订酒店,比较费心思。两个人讨论了一下,最后还是林琅做了决定,决定他们两个单独去,好好享受一下两个人的时光。

    他们第一站到的就是洛阳,林琅在白马寺和龙门石窟做了选择,结果当天上午就直奔龙门石窟。可是没想到龙门的人那么多,买个票就得排老长的队伍。韩俊转了一圈回来,说:“你拿着包去草地上坐一会吧,估计得排个一两个小时。”

    “没事,咱们一块排,还能说说话。我一个人坐在那也怪没有意思的。”

    韩俊就把林琅肩上的包接了过来,从里头拿了两瓶矿泉水出来,给了林琅一瓶。林琅接在手里,踮着脚往前头看了一眼,突然拉了拉韩俊的胳膊,小声说:“那么多外国人呢,你快看!”

    韩俊笑了出来,按着林琅的肩膀不让他动弹:“你在学校里不成天见,至于这么兴奋?”

    林琅咬着下嘴唇一笑,说:“我就是喜欢。”

    “崇洋媚外。”韩俊刮了一下他的鼻子,却被林琅敏捷地躲了过去,于是笑着问:“热不热?”

    “不热,今儿天气还算凉快了呢,就三十来度,只少不多。”林琅说着回过头来,问:“你热?你要是热的话我来排队就行了,反正也用不到两个人。”

    “我也不热。”韩俊说着忽然往前头倾了倾身子,凑到他耳边说:“再热的天,看见你心里也凉爽。”

    “切。”林琅笑了出来,回头看了一眼,却见韩俊冲着他笑,竟然心里乱了一拍。男人长得高大,在人群里非常扎眼,因为天热脱了外套搭在胳膊上,上身只穿了一件黑色的短袖,长腰长腿,好身材都显示出来了,又是一头短头发,尽显成年男人的魅力。林琅瞅了一圈,好看的男生倒是见了几个,可还真没见过像韩俊那么沉稳英俊的男人,惹得好多女生过去的时候都会偷偷看几眼,估计一是因为韩俊长得好看,二是因为看那气质不像是排队买票的人,因为有钱人大都跟着旅游团走,像他们这样自己排队买票的还是普通老百姓比较多。林琅心想,幸亏当时出来的时候考虑到外头天气热外套会脱下来,韩俊穿了一件不贴身的T恤,要是穿上一件背心,这会儿估计连男人都会看过来了。

    没想到那么长的队,排起来竟然比他们想象的要快,不过四十来分钟的事情。他们拿着票出来,跟着人流进了龙门石窟景区,刚进来就听见赵忠祥那熟悉的声音,介绍的是龙门的历史和景点。韩俊说:“他的声音一听起来怎么老想到动物世界。”

    洛水的风很大,今天天气不热,主要是多云的缘故。林琅看了看天,觉得有点闷热,小声问:“你说今天会不会下雨啊?天气预报说阴转小雨呢。”

    “你别乱说,这么多人来游玩来了,你说会下雨,小心别人骂你乌鸦嘴。”

    林琅立即闭上了嘴巴,可他真的觉得会下雨,心里很兴奋,他喜欢下雨天,觉得要是下了雨,游起龙门来一定更特别。

    其实出去旅游,能不挑在法定节假日是最好的了,因为像这种法定节假日,大凡是有点名气的旅游景区都是人满为患。两个人随着人群往里头,黑压压的前后都是人。那些石窟大都是雕刻在上头,想要细看要顺着阶梯爬到上头去,简直寸步难行,那些什么万佛洞莲花洞的,前头都挤满了人,听导游讲解的,拍照留念的,几乎挤不到里面去,只能隔着人群在外头看几眼,可是那些佛像都雕刻在石窟里头,光线也比较暗,林琅心里又懊恼又着急,最后也没能进去,韩俊拉住他说:“要不咱们等下午的时候再过来细看吧,到时候人就少了。现在咱们去看大佛,那地方空旷。”

    林琅来龙门就是来看大佛的,就随着韩俊从阶梯上走了下去。下头的路人少一些,铺的都是一块一块的石板,看着就有些年头了,一个漂亮的导游正介绍着地上的石板,说这一段是哪朝哪朝铺的,那一段是哪朝哪朝铺的,林琅对这些有古迹的东西最没有免疫力,一听激动得不行,看着韩俊呲牙说:“清朝铺的。”

    韩俊举着相机“咔嚓”给他照了一张,林琅赶紧跑过来看了一眼,皱着眉头问:“删了删了,怎么拍的这么猥琐?”

    韩俊笑出来,举着相机说:“干嘛删掉,我觉得很可爱,眼睛都放光。你三百六十度无死角,怎么照都好看。”

    这话叫林琅听了很舒心,看了看对面的山说:“这边光秃秃的不好看,我要到对面的山上再拍照。对面是什么建筑啊,古色古香的挺好看。”

    他说着从男人肩上的包里头掏出门票来,这一仔细看惊喜不小,他抬起头兴奋地说:“白居易呀。”

    林琅这一腔的文人细胞终于找到了故知:“真是意外惊喜,白居易竟然住在龙门石窟……”

    “你来的时候就没搜一搜龙门石窟都有什么景点?”

    “这有什么好搜的,我以为石窟就是石窟,只有这些佛像呢。”林琅兴奋起来:“那咱们赶紧去看大佛,看完了我要去‘白园’看白居易。”

    韩俊被他拉得踉踉跄跄的,忍不住笑了出来。林琅现在被他宠得越来越像小孩子,仿佛是逆生长,而且林琅是第一次出来旅游,这样的精神头和兴奋劲儿也算正常。龙门的大佛基本上正好坐落在中间位置,要上老高的阶梯,阶梯旁立着一个铜牌子,英汉双语写着“卢舍那大佛”几个字。

    “一直听人说大佛大佛的,我还以为是释迦牟尼大佛呢,原来叫卢舍那。”

    两个人随着人群往上头爬,越往上头人越多,林琅在阶梯上仰起头看去,第一眼看到大佛的时候心里就腾地跳了一下,不过第一个念头却是,也很普通嘛,不算特别大,拍照的人围成了一团,哪儿都是人。

    可是等到他们来到大佛的脚下,那种庄严与温柔的美感瞬间就俘获了他,他仰起头看,心里的感受无法用言语形容,仿佛全身都受到了一种佛光一样,觉得神圣,敬畏,失望与惊喜并存,可是觉得再多的辛苦都值得了。

    林琅想,这个大佛从唐朝就伫立在这里,不知道承载了多少人美好的梦想,欢喜的,辛酸的,宏大的,渺小的。他想许个愿,可是游人那么多,大佛这更是人满为患,拍照留念的人不断,他不好意思双手合十正正经经地许个愿,可是不许愿又觉得心里有遗憾。韩俊拉着他来到一旁说:“咱们在这歇一会吧。”

    他仰头看着大佛的面容,美丽的,端庄的,雍容的,博爱的,总有一种震撼在心里面。他在心里默默地说:“请保佑我跟韩俊能一辈子都像现在这样。”

    这个愿望许出来,他突然觉得很感动,偷偷捏了捏韩俊的手掌,而后快速地撒开,可是还是晚了一步,被韩俊一把捉住,林琅羞得脖子都红了,韩俊这才松开了他,看着他笑了出来。

    是的,一辈子都像现在这样,他这一生,当下就是最美好的时候了,哪怕重新给他一次选择的机会,过去将来,都不会比现在更好了。

    尽管有时候想的多了,也会担心,不知道会不会遭人妒忌,他们的关系大白于天下,到时候又该怎么办,要去哪里,怎么面对。

    可是面前的大佛那么慈祥,仿佛能包容万象,带着若有若无无限慈悲的笑,静静地注视着他们两个。这里地势比较高,放眼望去全都是人,人来人往,彼此互不相识。林琅低头想了想,又觉得很安稳,这天下这么大,总有他们两个男人容身的地方。

    两个人合了个影,大佛底下人太多,日头又毒,他们两个就往下头走,准备去对面的东山石窟。走了几步,已经下了一层了,林琅忽然低低叫了一声。韩俊扭头问他:“怎么了?”

    林琅有点羞愧,看着韩俊说:“我忘了给我奶奶许愿了。”

    他说着又蹬蹬蹬爬了上去,韩俊靠在扶栏上,看林琅边喘气边仰头看着大佛的面容,忍不住笑了出来。林琅装作只是单纯地观看大佛的样子,悄悄在心里头许愿,看到林琅那么虔诚的模样,韩俊突然觉得很自豪,他把林琅保护的很好,这么大的人了,还有一颗很纯净和年轻的心。

    林琅一会就跑了下来,大佛前的阶梯很陡,几乎超过六十度,韩俊慌忙扶住他,笑着问:“都许了什么愿?”

    “这个不能说,说出来就不灵了。”

    韩俊抿着唇笑道:“还挺迷信的。”

    “韩俊……”林琅拍了他一下,压着声音说:“什么迷信,你让佛祖听见了。”

    韩俊扶着他往下头走,噙着笑说:“小封建还不让说。”

    林琅抿着唇欲言又止,身边都是人,韩俊搭着他肩膀的手湿热的一片。

    他想告诉韩俊,他不是迷信,他从小到大,对什么主啊神的都是事不关己,不相信也不反对,纯粹是当做与自己无关的事。他只是觉得现在这样很美好,觉得很美好,所以才迷信。

    他只在事关最爱的人时候,才会迷信,哪怕只是一种可能,他也愿意试一试,用一颗虔诚盲目的心,乞求一个光鲜明媚的未来。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