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38章 番外 今生今世(5)

作者:公子歌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旅游回来的当天,已经是夜里了,出了飞机场韩俊就给秘书打了一个电话过来接机,自己搂着林琅的肩膀往车边走。光天化日之下林琅不好意思勾肩搭背的,扭了几下扭开了,说:“我累得不想动,这是要去哪儿?”

    韩俊松开了他,一脸讨赏似的拍了拍兜说:“有个电影今儿个首映,带你去尝个鲜儿。”

    林琅想了一会,坐到车里了,才想起来一部电影,有点不确定,觉得韩俊不像是那么细心的人,就问:“什么电影?”

    “你一直盼星星盼月亮盼着上映的,顾长卫的《魔术时代》……哦,改名了……”韩俊说着看了看兜里的票:“叫《最爱》。”

    林琅想着看《最爱》,已经想了好长时间了,去旅游之前,他几乎每天都要上网搜一搜关于这电影的新闻,想当初这电影刚开始宣传的时候,名字还叫《魔术时代》,对于顾长卫这样的文艺片电影,能请到那么多大牌参演,对他来说也提高了期待,顾长卫的电影不多,可是林琅都很喜欢,当年的一部《孔雀》他看了好几遍,虽然每次看了心里都有股说不出的难受伤感,可还是很喜欢,还有那部《立春》,在他迷茫无助的时候,蒋雯丽扮演的女主角那种一根筋的劲头给了他无限安慰。何况这部新电影里头还有正处在人生低谷期的章子怡,林琅喜欢章子怡,也不是喜欢一天两天的了,因为他最喜欢的爱情片,就是章子怡演的,叫《我的父亲母亲》。

    5月10号是《最爱》第一天公放映,对于一部文艺片来说,上座率非常可观。其实这电影故事虽然凄美,可是导演手法很收敛,几乎没有故意煽情的部分,基本上都是在观众眼看着就要泪眼婆娑的时候,那些感人画面就收住了,可是林琅泪点低,还是看哭了,不过他的泪点跟别人又有些不一样,别人要么是在章子怡在冷水里泡澡然后给郭富城降温的时候哭,要么就是在两个人结婚的那一段里头哭,要么就在影片的最后哭,可是林琅不是,他哭的地方,是在电影前半段,赵得意领着商琴琴在火车道上奔跑,看到那儿,他的眼泪哗地就掉下来了。出了门韩俊嘲笑他,说他比女孩子还能哭,林琅虽然难为情,可是也说不出什么,他自从认识了韩俊之后,泪点似乎就很低了,很多事都能触动他。他红着眼眶,无限感叹说:“章子怡和郭富城一定能靠着这个得影帝影后!”

    这个电影叫林琅心里头有些沉重,晚饭也没有怎么吃。可是韩俊很有胃口,坐在他对面不但把自己的那份吃了,把林琅剩下的那么多也给消灭了,林琅喝了口果啤说:“你怎么铁石心肠,看了那么悲惨的电影还能吃下饭?”

    “这你就理解错导演的意图了,导演导这部电影,主题一定是弘扬人世间的一些美好的东西,濒临死亡也没有磨灭的对爱情的渴望,生死轮回爱恨情仇,不管是什么,一定是一些温暖的东西,要是观众看了就都像你似的难过的不想吃饭,导演也不愿意看到吧?”

    林琅第一次发现韩俊还有这样的艺术细胞,仔细想了一会儿,觉得很有道理,就把自己的那份夺了过来,韩俊笑了出来,问:“突然想通了?”

    林琅点头,吃了一口说:“章子怡和郭富城能得影帝影后就行了。”

    韩俊无语,看着他笑了出来:“这也是一方面,希望你能如愿。”

    林琅吃得慢,有胃口的时候吃的就很慢,现在勉强吃一点儿,吃的就更慢。吃了一会儿他就发现有道目光一直盯着他,后来有点不好意思了,瞅了瞅周围用餐的人,伸脚踢了一下:“你老看着我干什么?”

    韩俊依然注视着他,歪在椅子上,眼神温柔,有些痴迷的意思:“你吃你的,不用管我。”

    深情的男人最有魅力,林琅伸手拨动男人的脸说:“没事你看看楼下的街景。”

    “街景有什么好看的,我就想看你。”

    林琅把手里的勺子一放:“走吧走吧,回家好好看。”

    韩俊一脸愉悦地站了起来,拿起一旁的外套搭在胳膊上往外头走,林琅觉得他们身上奸情满满,是个人都能看出来。

    回到家当然是做爱,这一回林琅很老实,因为他连跑了这几天,累得不轻,不大想动弹,而且他发现了,每次他越表示出抗拒的意思,韩俊越喜欢得寸进尺,可他的过分顺从引来了韩俊的不满,故意把他抱到了镜子前头做,翻来覆去地变体位,就是不肯射。最后林琅实在是受不来了,就浪了起来,这一招果然很有用,他刚扭了两下,韩俊就射出来了,高大的身躯压在他身上,胸膛上满是高潮后的潮红。林琅眯着眼睛看见,心里头怦怦直跳,高潮的男人最性感,又脆弱又有野性。过了三十岁的男人更性感,身上都是成年男人味儿。

    林琅最喜欢做爱之后两个人抱在一块的吻,懒懒的很舒服,像一只温顺的猫。韩俊亲着他的耳朵跟他说话,东扯一句西扯一句,其实他不大记得到底都说了什么,说了就忘,只是喜欢那一种感觉,男人从背后压着他靠在浴室的墙上,轻轻摸他的脖子,肌肤摩擦贴合的感觉很舒服。闭着眼睛享受的时候,韩俊忽然叹了一声,噙着他的耳垂说:“林林,你现在越长越好看了。”

    林琅一听睁开了眼睛,顺着男人的目光往镜子里头看,两个人肤色和身高体格的差异每次都叫他很难为情,觉得很淫靡。已经快二十三岁的林琅确实比以前更好看了,脸庞更俊秀,身材因为特意锻炼了,看着更性感,屁股非常圆润,男人捏了一把,胯下半勃起的东西贴着他的臀缝不住打圈,紫黑色的欲望上头还白乎乎的一片。林琅推开韩俊的身体说:“别看了,再看你又硬了,做这一次已经是法外开恩了。我明天还有事呢。”

    “你能有什么事?”

    “我导师要见我。”林琅打开花洒冲洗,可是腿上有点软,韩俊蹭上来,啃咬他的后背:“乖,再让我爽一次,干完了我给你洗。”

    林琅被男人粗俗的话惹得面红耳赤,还没来得及抗议,就被男人磨着插进来了。既然反抗不过那就认真享受,他嘟囔着说:“那我要看着你做。”

    他喜欢抱着韩俊的脖子做,那样可以抚摸韩俊的肩膀,韩俊的肩膀异常宽厚,是能给他最大征服感的地方,只是这样的时候韩俊喜欢试一些比较高难度的体位,可是林琅食髓知味,身子扭得厉害,不一会就把韩俊给勾引射了。韩俊有些恼怒,对着他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故意勾引我的吧?”

    林琅满面含春地不说话,韩俊突然抱紧了他,喘着气说:“我就是太喜欢你,你稍微勾引我一下我都受不了,再这样我都成早泄了。”他说着又往他屁股上拍了一巴掌:“再这么骚下次XX。”

    回到卧室的时候韩俊关了灯,拉开了窗帘。卧室的窗户很大,外头星光璀璨,说到以前旅游的事,林琅就说到他们刚认识那会儿,他背着韩俊跟关朋去南山玩的那次,想起来觉得有点像做梦,枕着自己的胳膊说:“想起来,咱们两个分分合合那么多次,现在居然还走到这一步了,真不容易。”

    “还不是你能折腾,幸亏我没病没灾的,要不然早被你折磨死几回了。”韩俊把林琅的手拨出去,把自己的胳膊伸过去给他靠着,顺便将他整个人都揽到了自己怀里。林琅笑了笑,说:“现在想起来虽然有点心疼你,可是我自己当时也不好过……还是向你道歉,以后弥补你。也幸亏你抗打压能力强,这点值得表扬。”

    韩俊无声笑了出来,侧过身体看向他,缓了一会儿说:“其实我也不是没病没灾的,有一段时间,我一度以为自己得了精神病,真的。”他说着又躺正了身体,看着窗外说:“我母亲就是得精神病去世的,我怕会遗传。”

    “那时候我都想好了,真得了精神病,也得抓着你不放,得病也是你折腾的,你得养着我。”

    林琅狠劲压了压男人的胳膊,翻过身说:“你看吧,你这不是真爱,你没看电视上演的,主角一个要是得了绝症或什么的,都会不声不响地离开对方,不给对方造成压力,还故意做一些无情无义的事情让对方对自己彻底死心,然后重新去追求自己的幸福……”

    卧室里很安静,韩俊笑了笑,注视着他说:“他们是他们,我本来就是自私的人。你喜欢这样的我么?”

    “喜欢!”林琅回答的斩钉截铁:“我巴不得你得精神病呢,只喜欢我一个人的那种病……”

    韩俊瞬时就压了上来,亲着他意乱情迷:“那我已经病了,病得无药可救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